|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十年前,她被一种耻辱感驱使创业,十年后,这种感觉仍未消除

2018-04-16 14:48 | 作者: 陈睿雅

。。

沱沱工社生态农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董敏  来源:中企图库

“我觉得这个责任扛在我肩上,十年都不能释然。”沱沱工社生态农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董敏说,“因为食品问题依然非常非常严重。”

10年前,是一份“耻辱”的感受促使了她去创业。2008年,她出国,有人问她中国发生的三聚氰胺奶粉事件,质疑中国人是否有道德底线,为什么在孩子的食物里放毒。“作为一个中国人,我感受到了那种耻辱。”于是,她决定,做一件跟食品健康有关的事情。

转眼10年过去了,沱沱工社也经历了转型。此前,沱沱工社试图打造一个品类丰富的食物电商,找不到好的产品,就自己耕种和养殖。如今,为了克服冷链、物流的成本,沱沱工社的大量商品进入了京东、盒马等平台。此外,沱沱工社分化出子品牌——筷子会,专注于高净值人群——精英与母婴群体。

“今年是第十个年头了,沱沱工社还是想解决食品安全的问题。”董敏说,创业先要问是非,然后论成败。

2018年4月14日,在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木兰汇公益基金会主办的全球木兰论坛暨2018(第十届)中国商界木兰年会上,董敏分享了她的创业故事。

以下是董敏在全球木兰论坛暨2018(第十届)中国商界木兰年会上的演讲:

接到这个题目的时候,我想了半天,商业新物种,怎么解读这个题目呢?后来我仔细一想,就开心地笑了。我第一次创业,做了一个别人从来没用过的软件,第二次创业,是第一家生鲜电商,都是新物种,我去年开始做高端的服务品牌——筷子会,更是一个新物种。我知道应该怎么去讲述这个故事了。

互联网已经发展了20多年,不再是一个新鲜的概念,大家可能觉得它越来越像基础设施,就像我们的高铁、高速公路等等。依托互联网,衍生了非常非常多的新行业,如果是从0到1,那就是从无到有,如果是从1到N,那就是在既有基础上发展出新的业态、新的商业模式。实际上,有了互联网这个基础设施以后,可能每一个传统行业都值得重新做一遍,因为你有了新的工具,过去你不能触达的地方,借助互联网现在可以触达了。

创业要选择一个什么样的事情?是不是你自己的想象?还是来源于一个真正的社会需求或者是民生痛点?我觉得,创业先要问是非,然后论成败。

2008年,我们国家发生了很多大事情,有让我们特别骄傲的奥运会、载人航天,也有让我们特别悲痛的汶川地震,以及让我们特别耻辱的三聚氰氨事件。我那年在北大读书,出国后到处跟人家讲我参加奥运会是如何激动、如何骄傲。但是老外反复问我,让我讲奶粉的事。

有的时候,大家会说爱国,你在国内可能觉得这是说教。但是,当老外用特别质疑的眼光,问你们中国人有没有道德底线?为什么在孩子吃的东西里放毒?作为一个中国人,我感受到了那种耻辱。所以后来我想,我一定要做一个跟食品安全有关的事情,于是我创办了沱沱工社。

这一路走来,今年是第十个年头了,沱沱工社还是想解决食品安全的问题。很多人说,为什么食品安全出现了这么多的问题?究其根源,是因为我们人太多。人口从几百发展到十亿,用了几百年的时间;从十亿发展到七十五亿,只用了不到一百年。这么多人在地球上要吃要喝,逼着我们想尽一切办法,用农药、用化肥、用转基因、用各种防腐剂做加工食品来延长售卖时间,各种手段都用了。本来是在田里生产的食物,要挪到车间、工厂,这样一来,食品安全事件伴生而来。

很多孩子吃的动物食品,养殖时这些动物就被使用了大量抗生素和激素,孩子体检时,被发现体内有60%的抗生素超标,有很多孩子早熟。化肥的大量使用,或许导致自闭症的儿童越来越多,因为他们在母体内的时候,神经系统就受到了破坏。包括恶性疾病的发生,因为我们吃的很多油很便宜,但实际上它们使用了大量的棕榈油,花生油只是调香剂。

我一直觉得,2008年的耻辱到现在都没有消除。我当时发了一个宏愿,希望有更多的人和我们一起在食品安全这个问题上做点什么。木兰学院的创始人何振红社长说过一句话,什么叫社会责任?社会责任不是你想象出来的,是那个大石头砸下来了,你能在那儿站着、扛着,能够让别人安全,这就叫责任。我觉得这个责任扛在我肩上,十年都不能释然,因为食品问题依然非常非常严重。

沱沱工社是第一家在网上卖菜的创业公司,这一路走来非常非常艰辛。本来想做一个简单的交易平台,因为找不到放心的蔬菜,我们不得不涉农去种。我们做自己的电商,却发现,除非是像阿里、京东这样的大型电商,否则无法克服冷链和物流的成本。怎么办?我们做了自己的深度思考,决定必须聚焦我们最有价值的人群——高净值客户。所以,我们在转型,我们把大量的产品放到盒马、京东平台上去卖,然后自己聚焦到精英和母婴人群——他们是我们的高净值客户。

消费在升级,我们聚焦精英和母婴人群,成立了一个高端的服务品牌叫筷子会。筷子会实际上是这些精英、母婴家庭的食材管家。你可能忙,没时间买菜,或者你不知道该买什么菜,什么食品是符合安全标准的,这需要专业的人帮你做。我们公司有专业的生产团队、种植团队、养殖团队,有学食品工程、做品控的团队,有负责全球美食采购的专业人员,解决了精英家庭的后顾之忧。

筷子会这种模式,就是新的物种。我们有严格的品控、精耕细作,帮会员做一年四季的家庭食材定制,用非常专业的人做非常专业的事情,而且我们让贫困和富有连接,消费了很多来自于贫困地区的食材。这些食品不仅能够让家人健康,而且让你通过好好地吃,把环境吃好。因为有机食品拒绝农药化肥,于是,我们的土壤和水源就得到了保护。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