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中兴被美国制裁,这些都需要反思

2018-04-19 15:29 | 作者: 张弘一

屏幕快照 2018-04-19 下午3.24.34

美国商务部的一纸“七年”出口禁令,将中兴推向悬崖边缘。

4月16日,美国商务部宣布禁止美国企业向中兴公司出售零部件产品,期限为7年,原因是中兴通讯公司违反了与美国政府2017年达成的和解协议。对此,4月17日,中国外交部和商务部做出回应:“中方将密切关注事态进展,随时准备采取必要措施,维护中国企业的合法权益。”

17日上午8:46,中兴通讯在其官方微博发布“关于美国商务部激活拒绝令的声明”,称中兴通讯已获悉美国商务部对公司激活拒绝令。公司正在全面评估此事件对公司可能产生的影响,与各方面积极沟通及应对。

就在美国商务部发布禁令的同一日,华尔街日报报道称,特朗普政府开始考虑反制中国在云端运算与其他高科技服务领域的不公平限制。

上个月22日,特朗普宣布将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大规模征收关税并限制中国企业对美投资并购。在此特殊背景下,中兴遭遇了有史以来的最严制裁,舆论普遍将此解读为“中美贸易摩擦在通讯技术领域的一个缩影”。

事实上,这不仅反映出新一轮中美贸易摩擦正向技术产业蔓延,更重要的是折射出中国通讯企业在出海过程中屡屡受挫的窘境以及存在的技术“痛点”。

一纸禁令两败俱伤

美国商务部对中兴宣布制裁的消息公布后,首当其冲的是股市。4月17日,深交所发布公告称,因中兴通讯发生对股价可能产生较大影响、未公开披露的重大事项,该股票自4月17日开市起停牌。

受此影响,A股科技板块纷纷遭遇跌停。据券商中国分析,榕基软件、安妮股份等多只个股跌停,海康威视、大华股份盘中也曾一度跌停。有分析数据显示,A股市值仅17日就蒸发近1万亿元。

作为中国最早的手机自主品牌,成立于1985年的中兴通讯是一家以通信设备制造起家的公司,最初通过进入手机制造领域不断拓展电信运营商市场。

目前中兴通讯已成为全球第四大网络设备制造商,美国市场第四大智能手机厂商。财报显示,中兴通讯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1088.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7.5%。其中,以通信设备为主的运营商网络营收占到总营收的58.6%,而以手机业务为主的消费者业务则占到了32.4%。另据Canalys数据显示,中兴的手机业务2017年第三季度在美国市占率15%。

另据界面报道,中兴在芯片、零部件、操作系统等方面与美国有着深度的合作。有媒体统计,目前中兴电信设备中的零件有6成来自外部供货,而这6成中又有至少一半来自美国市场。

据新京报,手机业务对芯片的主要需求为AP处理器,而手机和通信设备对LTE基带有共同的需求,在这一核心技术领域占据龙头位置的则是高通,而高通是中兴手机芯片在美国的主要供应商。Strategy Analytics两份报告分别显示,2017年上半年智能手机应用处理器市场,高通以42%领先联发科、苹果、三星LSI和展讯,且高通有进一步向上拓展的空间;2016年LTE基带市场,高通的市场份额达到了50%,联发科和三星LSI分别以24%和10%紧随其后。

中兴的两项核心业务对高通有着天然的依赖性,且目前国内厂商并没有能力吃下其全部订单。如果这一禁令得以执行,那么这对中兴在美国市场无疑是一记重击。至少从短期来看,在美国签下或者即将签下的全部订单会受到影响。

而美国作为施力的一方,也难逃反作用力的影响。作为全球主要综合通信解决方案提供商之一,中兴通讯与众多美国供应商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为全美近13万个高科技就业岗位提供支持。由于合作关系紧密,此次出口制裁无疑使高通、英特尔等这些中兴在美国的供应商蒙受损失。

出海之路举步维艰

此次中兴被制裁之所以引发舆论关注,除了时间、背景特殊,后果严重,还因为一个特殊的联想——华为进军美国市场的遭遇。

就在今年年初,华为原预计在2018年与AT&T的合作正式进入美国市场,却因美国的得克萨斯州共和党人的一项新法案铩羽而归。后者呼吁美国国会颁布一项禁令,禁止美国各级政府部门与正在使用华为或中兴设备的服务供货商合作,并声称该禁令是维护美国国家安全。

自十年前开始致力拓展美国市场以来,华为在美国市场可谓步履维艰、屡屡碰壁。据新浪科技梳理,华为技术与资产收购毫无例外遭到否决的案例不胜枚:2008年的3com、2010年的3Leaf和2Wire,2011年的摩托罗拉网络部门,2010年收获的60亿美元Sprint运营商订单被迫取消,与运营商AT&T的智能手机销售合同无奈告吹,与零售商百思买的销售合作提前中止等等。

而对于中兴而言,这已是第三次被美国商务部采取制裁措施。2016年3月8日,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BIS)针对中兴通讯及其三家关联公司实施出口管制,要求美国出口管制条例下的产品供应商须申请出口许可证才可以向中兴通讯供应该等产品;2017年3月9日,美国商务部等政府部门就遵循美国出口管制条例及美国制裁法律情况的调查与中兴通讯达成协议,对其罚款8.9亿美元。 

根据美国政府对伊朗、朝鲜、叙利亚、古巴等国家的技术制裁,任何使用美国技术的设备厂商,都不得向这些国家进行销售。而中兴早在2014年,就踩了这条红线。据《财经》报道,2014年,中兴一位高管去美国时在机场被扣下检查被发现在电脑中有两份规避文件,进而偷偷卖电信设备给伊朗的事情被美国发现。

2016年3月,美国商务部以中兴“违反美国出口限制法规“为由,对中兴采取限制出口措施,时间长达7年。后来经过博弈和谈判,2017年3月,双方签署了协议,根据协议的部份内容,中兴承诺解雇4名资深员工,另有35人接受取消奖金或被谴责的纪律处分。

但中兴通讯在今年3月承认,该公司只解雇了4名高级雇员,未处罚或减少35名员工的奖金。外界分析,美国这次对中兴采取重拳制裁是该事件的余波。

而同在伊朗禁售这个问题的处理上,华为的表现似乎更为谨慎。2011年,华为公开宣布不再承接伊朗业务,只提供原有产品的维护。随后,华为主动邀请美国国会来深圳总部调查所谓的“华为与中国政府关系”嫌疑。

但在中兴事件曝光后,美国商务部也在2016年再次要求华为提供过去五年向朝鲜、伊朗、叙利亚、古巴和苏丹的通讯技术出口所有信息,再次调查华为是否违反美国禁运令,把含有美国技术的产品卖给这些国家。

不过,华为开始表现得有些佛系心态了,“有些事情放下了,反而轻松”,华为轮值CEO徐直军在近日的分析师大会上说,“中美之间的问题不是我能说清楚、可以解决的”。

国产芯片任重道远

随着舆论发酵,中兴被美国制裁一事已上升至国家层面的角逐。外界都在等待国家出面解决此事,中兴内部一名市场负责人回复“不予置评此事”,另有中兴内部员工说,“公司现在一片慌乱,大家都在等消息”。

舆论哗然之后,更多的声音开始指向国内芯片市场。一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本刊,中兴看似拥有比较多的专利,事实上大多数产品领域还是很依赖美国的厂商。而据AI财经社获悉的数据称,“甚至高端芯片90%以上依赖进口”,甚至有说法认为中国芯片自给率之低远低于石油。

《财经国家周刊》一篇关于“国产手机芯片路径之争”的文章描述了手机芯片的“三足鼎立”局面:从全球基带芯片市场看,高通以32%的份额位居全球第一,联发科以28%的份额位居第二,展讯则以27%的份额排在第三位;从具体的领域来看,高端手机芯片市场主要是高通,联发科虽然也涉足高端领域,但更多的是中低端。而在低端领域,主要的玩家就是联发科、展讯以及大唐电信旗下的联芯科技。

随着近几年中国对本土芯片产业的扶持力度不断加大,这个“三足鼎立”的状态被尝试着打破。包括最近发布的《中国制造2025》,意味着中国将加强在芯片、人工智能、5G方面的投入力度。

但业内也有分析称,由于技术、人才等欠缺,国产芯片整体上只能在低端领域打转,短期内很难实现突破。于是通过收购与合资加速发展、缩小与外资同行的距离,就成了企业最常用、最好用的发展路线。因此,“全球没有几家企业能做,严重依赖美国进口”成为国内不少缺乏芯片技术自主研发条件的企业的常态。

不过,也需要看到的一点是,无论是企业反躬自省还是自救,在被动制裁的海外市场,唯一能够把握的就是不断加强自主研发层面的投入。但任何一项核心技术的崛起,都需假以时日之功,绝非一朝一夕之事。和中兴同年起步的高通,经过了22年的技术积累和不断创新,才在2007年度一季度首次一举成为全球最大的无线半导体供应商,并在此后一直保持这一领导地位。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