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董明珠连任格力电器董事长几无悬念,银隆怎么办?

2018-05-07 17:47 | 作者: 梁宵

 

在营收和利润创造历史新高之后,格力电器却做出了一个让人出乎意料的决定。

4月26日,格力电器发布公告表示,公司2017年度不进行利润分配,不实施送股和资本公积转增股本——打破了11年连续分红的记录。有人就此联想起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2016年在股东大会上怒斥中小股东的“往事”,当时董明珠一气之下放了狠话说“我5年不给你们分红,你们又能把我怎么样?”

不过事实上,在此事发生之后的2017年4月,格力电器公布的2016年年报显示当年格力实现了营收和利润的双增长,同时也宣布了高达108亿元的现金分红计划——破格力电器历年来的现金分红纪录。

由此看来,“不分红”并非是董小姐“任性”的决定,而如果考虑到一个月之后就是格力电器董事会换届的节点,董明珠这一举动就更加耐人寻味,何苦要“触犯众怒”呢? 

连任已无悬念?

时间回到2016年,那年不是董明珠的本命年,但确是她异常“不顺”的一年。

上半年,2015年的业绩“低谷”引发的质疑盘旋不去,她做手机的决定成为批判的靶子,下半年,她力推的格力电器收购银隆的计划“流产”,离任格力集团董事长的事件也带来了更多的猜疑——与珠海国资委的关系紧张会导致她在2018年连任格力电器董事长“凶多吉少”,本届任期将在2018年5月31日到期。

那个时候,恐怕董明珠自己都没有想到,剧情会在一年的时间内反转。界面新闻在近期的一篇报道中表示,有接近格力电器高层的消息人士透露,董明珠有望获得格力电器第十一届董事提名资格。连任格力电器董事长或许成为大概率事件。《中国企业家》记者曾就此事咨询了格力电器董秘望靖东,后者拒绝回应。

但“不分红”的这件异乎寻常的事情,似乎在一定程度上做实了这个消息。

对于董明珠来说,连任格力电器董事长的筹码之一就是业绩。2016年,格力电器实现了反弹,当年营业总收入为1101.13亿元,同比增长9.50%;利润总额185.31亿元,同比增长24.29%,净利率14.10%;2017年,业绩又被大幅增长刷新,营收1482亿元,同比增长36.92%;净利润224亿元,同比增长44.87%——双双打破了历史记录。

在业绩收入上,董明珠已经向全体股东作出了交代,也赢得了后者的信心,但是这依然不够。

根据格力电器《公司章程》(2017年4月公布)第4.6.8条规定,董事、监事候选人名单以提案的方式提请股东大会表决。公司董事会、监事会以及单独或者合并持有公司3%以上股份的股东,有权提名董事、股东代表监事候选人。界面的报道指出,根据格力电器八届二十四次董事会决议公告及九届二十次董事会决议公告,董明珠及其他3位格力高管的董事席位均由格力集团推荐。

因此,董明珠是否能够连任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占比18.36%的大股东珠海格力集团的态度,背后起决定作用的是100%持股格力集团的珠海市国资委,众所周知的是,一直以来,格力集团与格力电器之间的关系就很微妙,“父子”矛盾不断升级,董明珠还曾公开“吐槽”国资委:“格力遇到困难的时候找国资委,国资委不搭理,让我们自己解决。但是遇到利益问题的时候,珠海政府手就伸得很长,什么政府决定、国资委要求,可能就会出来。我随时准备跟他们斗,一定要坚持原则。”

在这样的关系下,珠海市国资委希望将格力电器掌舵人的董明珠“取而代之”似乎更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因此,调离董明珠、引入“市政府重点培养的年轻干部” 周乐伟担任格力集团董事长更被外界解读为一个前期铺垫。

不过,今非昔比。

2018年2月,原深圳市委常委、秘书长郭永航出任珠海市委书记。在珠海市国资委的网站上,一篇标题为《郭永航在格力电器等企业调研时强调 把发展经济的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的内容指出,3月29日,郭永航首先来到格力电器,考察工业机器人、数控机床等自动化设备和空调设备及系统运行节能国家重点实验室,并召开座谈会听取格力电器董事长、总裁董明珠关于生产经营、技术研发、人才引进和未来发展规划等情况介绍。根据报道所说,郭永航要求各级党委政府要全力以赴支持格力发展,做到“有叫必到、有求必应、有需必供”。

有消息人士称,珠海新领导班子非常认可董明珠,认为格力电器在她的带领下能实现更多目标。

尽管业绩突出,但格力电器的发展压力也显而易见。董明珠在2018年年度干部会议上特别强调了多元化,指出未来五年要在智能装备发力,使之成为格力电器未来的第二主业。但目前从营收角度来看,依然空调独大。2017年空调收入占比为83.22%,生活电器占比仅为1.55%,智能装备占比1.43%。

也正是在上述讲话中,董明珠还用了“颠覆”一词,指格力电器的新目标不再是简单的多少千亿,而是颠覆思维,重新定位,2018年是一个“彻底的颠覆点”。

这样艰巨的“任务”,除了董明珠之外,格力内部确实很难再找出第二个人选。目前,现任执行总裁黄辉是普遍认为最有可能接班的人选,他在2017年8月被提任这一职务,是格力电器的“老人”,但与董明珠的履历和风格不同,黄辉技术出身,性格低调。

“我现在不知道,更多的是营造环境和平台给他们,让他们尽情的去发挥自己的组织能力,为什么当初要给他常务副总,就是给他更大的空间去指挥。”在此前回答《中国企业家》记者提出的“黄辉是否为接班人选”的问题时,董明珠回答,她还强调说,“风格是否相同不重要,领导最需要的是组织能力,还有解决问题的应对能力,瞬间就可以拍板的事情,必须要拍板。”

不过,至少从目前来看,还没有人可堪此任。《中国企业家》杂志曾采访过几位格力员工及高管,从他们的角度来看,董明珠管理严苛,动辄发火,但如果不是这样一个强势、果断又对技术创新、细节管理堪称偏执的领导,也很难统领格力的几万员工,更难以让格力获得目前的成绩。同时,也只有霸道的董明珠,可以有足够的资历和决心在众多博弈力量中,代表格力电器去“对抗”。

这些不同的利益诉求,来自于大股东,来自于恶意的资本野蛮人,甚至也来自于普通的投资者。此前投资银隆的决定未获通过之际,董明珠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就批评一些投资者只看重眼前利益,而忽视面向未来的投资。回到此次“不分红”的事情,更像是获得大股东加持的董明珠,想用自己的方式去进行的一次“投资者教育”——让他们更加关注和认可格力未来的价值。

银隆怎么办?

如果连任格力电器的董事长,董明珠曾经为自己铺好的后路——银隆又该何去何从?

在把自己的全部资产押注银隆之后,董明珠现已成为银隆第二大股东,而她对后者的影响力也日渐强化。先是创始人魏银仓辞任董事长,多位有格力背景的高管接手了采购、财务、品质、生产技术等核心业务,占据了银隆七位副总裁之中的四席。而最近的消息显示,继任董事长一职不到半年的孙国华也不再担任珠海银隆董事长和总裁。

孙国华曾是银隆的“元老”,魏银仓多年的事业搭档;继任董事长的卢春泉是银隆第五大股东——普润资产管理公司总经理, 2016年年底,卢春泉曾接受媒体采访表示,普润资本通过下设的私募股权基金在第二轮融资中投资珠海银隆,其投资周期为5~7年,以财务投资人身份履新董事长的卢春泉对银隆日常的经营决策和管理并不会染指太多。

更为关键的是银隆总裁赖信华,珠海工商局的公开资料显示,目前银隆新能源的法人已经变更为赖信华,此人之前为格力电器(郑州)有限公司总经理;同一时间,银隆的董事会秘书一职由曾经担任格力电器财务部部长助理的李志担任。

这相当于,董明珠已经在银隆安排好了自己的“代理人”。

“董明珠已经不是格力集团董事长,不属于国企领导人,只是上市公司的职业经理人,这个身份对于她参股其他公司并没有约束。”一位国企的相关负责人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上述对格力电器的拜访之后,郭永航还到访了银隆新能源产业园,参观了新能源汽车生产线、电池实验室,详细了解企业生产销售、技术创新及锂电池研发等情况。或许从珠海市政府的角度,甚至希望董明珠的影响力能够使银隆成长为珠海又一个如格力一样的明星企业。

但这种特殊的关系不可避免地会引发一些猜疑。

根据财政部2006年颁布的《企业会计准则第36号——关联方披露(2006)》的规定,在企业财务和经营决策中,如果一方控制、共同控制另一方或对另一方施加重大影响,以及两方或两方以上同受一方控制、共同控制或重大影响的,构成关联方。就此而言,格力电器和银隆之间的关联交易也会受到监管层的关注。2017年2月24日,针对和珠海银隆间预计200亿采购订单,格力电器就收到了深交所的问询函。

一位了解上市公司相关法规的业内人士指出,如果符合市场公平原则,不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的话,两者之间的关联交易不会有什么影响。不过董明珠在银隆第二大股东的地位,再加上银隆未来IPO、董明珠借此可以获得较大的利益回报,这或许会让格力电器的股东对未来两者的交易产生更大的警惕。董明珠一定要更好地平衡这种关系。

一次采访中,《中国企业家》记者曾就此问过董明珠“现在双重身份,是不是需要避嫌?”

而她的回答则是,“有什么嫌不嫌,不要干偷鸡摸狗的事情,不要替个人牟利就行了,是吧?”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