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中兴事件后,如何进行芯片投资?投资人分成两派

2018-05-07 17:53 | 作者: 李碧雯

摄影:邓攀

中兴事件仍在发酵。

4月17日,由于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激活拒绝令,中兴通讯宣布临时停牌。停牌前一天,美国商务部宣布,未来七年将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兴通讯销售零部件、商品、软件和技术。

中金公司研究报告表示,目前中兴有1-2月零部件库存,如果不在1-2月内再次达成和解,会影响其通信设备和手机等业务的正常生产与销售。据悉,中兴在中国电信设备市场占有近30%的份额。这对中兴通讯来说,无疑是致命打击。

来自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统计,2017年国内集成电路进口价值为2601亿美元,是我国第一大进口商品,集成电路贸易逆差创历史新高。

中兴被美国制裁事件的背景是3月23日开始的中美贸易战,中兴此时的困局也引发了投资人的广泛讨论。一些投资人表态未来将加大对于底层芯片的投入和研究,而另一些VC投资人却对此持谨慎态度。为何过去中国没有诞生好的芯片公司?对于投资人来说,过去是否忽略了技术创新的投资机会?VC是否适合参与芯片投资?如何更好利用资本力量发展芯片行业?

最近两天,我的朋友圈充满各种各样的争论,关于怎样来看芯片和底层创新。我认为需要回到商业本质。10年前我们内部基金的策略是不看所谓的原创性底层科技创新,而今天我们大胆地提出,要非常积极关注底层的科技创新,为什么?

我们来回顾一下科技创新每一次成功的要素。从PC、移动互联网到今天的人工智能,每一代的科技公司都面临一定的窗口期,这个窗口期给科技公司建立的真正壁垒是生态和整个市场,领导型的公司都能利用窗口期建立起巨大的科技壁垒。

以前的中国是以市场换技术,我们错过了70年代的芯片大发展,90年代的PC大发展,在2000年的时候,我们仅仅赶上了互联网模式创新的窗口。

但今天中国有机会用市场创造技术,是因为这个timing对了。我们的人才和资本有机会在同一起跑线,依托中国强大的市场规模来创造原创的技术。

2004年我们投了中微半导体。现在这位创始人先生已经70岁了,他做的是半导体里的设备。2004年到今天已经14年了,才刚刚露出水面,大家才在媒体上看到华人如何抵御各种压力回到中国的故事。

在中国有很多这样的人才,只不过他们很小。刚才讲到的是半导体的核心,过去十几年美国不投了,中国也不投了。但是我觉得未来是有机会的,中国流片(试生产)的成本是美国的一半,我不知道有多少企业1-2次流片就能成功,但我觉得很多机会都会留给中国。

我来自深圳,中兴事件最近大家可能对深圳关注比较多。这个事件对创投界有什么启示?我觉得创投机构需要更加关注和投资真正的核心原创的东西,因为核心创新才有生命力和竞争力。

通常来说,能够长期发展不断增长的企业,肯定是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有的是技术,有的是模式。模式创新这波可能已经过去了,但更大的机会在于技术创新,包括大家提到的生物、AI以及芯片行业。(可能)LP不理解,但是我们要坚守,只有这样才能赚得更多。投资技术创新的企业虽然时间长,不像模式那么快增长,但是坚守就能获得回报。

我是学半导体出身的,进入投资行业以后,这个领域一直是我比较关注的方向。过了2001年以后,美国这个行业就已经不投了,道理很简单,整个资本市场不支持高技术芯片行业。

但是中国正好是一个错配,我们知道要投这个行业,但是我在这个行业里的回报是整个类别最差的,不是最差也是倒数第二,为什么呢?因为美国的资本市场已经不支持了,中国的资本市场也是不支持。

最近这块有很大的进展,中国有很多大基金,希望投重要的、有战略意义的行业,比如半导体。但是这里面也有很多问题,就是国有资产的投资是不能赔钱的,所以他们将国外成熟的公司拿回来,然后再拿到中国的资本市场圈一次钱。这也不是很好,引起了美国的注意,不批这样的投资。

现在其实中国市场的机会很大,因为芯片的应用全都在中国,但是挑战更大。怎样能踏实下来,建造自己的能力,耐心地好好投一个对行业有影响的技术公司,这在今天还是具有一定挑战和困难的。

实际上我们不是不投芯片,之前我们投了好几个做芯片的公司都血本无归,也为中国的科技创新贡献了一份力量。

中国的芯片技术我觉得有几个难点,首先中国的芯片公司大部分是单一产品公司,单一产品公司从长远来看回报是有问题的,因为生命周期很短,很快就下降到平均水平。因为前期投入很大,研发人员、流片都是很高的成本,公司的估值都不高,它不像腾讯、阿里市值四五千亿美金,芯片最成功的上市公司也就是10-20亿美金。对VC来说,投入和回报是不成比例的。

其次,从中期来看,任何大的行业都有周期性,先出来的肯定是做硬件的公司,比如说PC时代出来的是英特尔、IBM、思科,人工智能领域英伟达先跑出来了,在人工智能上,中国还有机会。

芯片的投入一旦形成平台,新公司很难做。尤其是芯片公司前期投入非常大,如果你的竞争对手靠先机占据市场,把设备成本摊销掉以后,你没办法与其竞争,成本曲线会远远落后于竞争对手,那你无法竞争,除非靠政府的大量补贴和支持。

但在人工智能芯片上还有机会,最近市场上很火的人工智能芯片公司我们投了一、两家。

此外在我看来,在国内,先积累资金和实力然后走技术路线是比较靠谱的。今天的互联网巨头,不管是阿里、腾讯还是滴滴,花很多钱到核心技术研发上。滴滴在美国建立了实验室,招聘了很多优秀的工程师。这是我觉得比较现实的路径。

中国真正标准的VC在国内做大规模的投资,也就是2004-2011年左右的事情,这期间投芯片的人很多。实际上,现在产生的基础应用芯片的公司很多也是那个时候投资的。

但投芯片有几个问题,第一,它要么成功要么失败,不像有些模式创新的东西,这条路没走通可以立马改。

第二,早期VC并不大,90年代末一亿美元的基金就算是大基金了。当年因为绝大部分的芯片即使投产成功,基本上也就是一个平均利润,它不会带来垄断的利润。因此2000年下半年以后,大家进入芯片这一领域,很难做成这样一件事。

对VC来讲,它喜欢投一些能产生更大需求、更快速把钱收回来的项目,你说是击鼓传花赚钱也好,通过实际利润达到多少倍也行。

2000年下半年的时候,主流VC投芯片公司主要投第三轮,第一轮投进去基本上90%没了,剩下的10%做到第二轮,把东西拿出来,第二轮和第三轮的估值不会相差很远,所以大家投第三轮比较多。由于这样的原因,我们基础层相关的一些东西,基本上是靠国家来投入。因为资本是逐利的,这点无可非议。

谈到芯片问题,除非是现在真正的AI芯片,能够产生中短期的高额利润,其它东西就算你做出来,也就是平均利润,或者是零利润状态。这是实际情况,实际情况会影响到商业投资行为,这一点还是希望大家能够理解。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