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创造101》台前幕后全曝光,用这几招找到了普通女生的共鸣

2018-05-21 10:52 | 作者: 李佳

屏幕快照 2018-05-21 上午10.50.35

参加《创造101》之前,张楚寒作为女团Hello Girls的成员之一就已经出道。尽管曾跟随聚美优品的陈欧上过一次《天天向上》,但大众对于这个女团依旧感到陌生。

这也让张楚寒的父亲感到担心,女儿从小就学习舞蹈,如今22岁的年纪如果去考个北舞的研究生,毕业之后还能当个舞蹈老师,这显然要比加入一个女团稳当得多。

父亲的担忧在于国外的女团能做好,是因为成员起点高,而且背后有一个庞大的专业性队伍来打造,运作体系也非常成熟,“而我们没有。”

前期在走访女团时,《创造101》制片人、企鹅影视天相工作室副总经理邱越也受到了这样的冲击,她看到很多女孩子把青春消耗在这个行业里面,却无法出头。但事实上年轻人有消费男团女团的需要,只是中国还没有本土的好产品。

基于这样的现状,《创造101》得以诞生。目前播出到第四期,从成员、赛制、导师到投票,都引发了讨论热点。只是喧嚣热闹背后,这些女孩子会如何突围?女团的出路又将指向哪里?

流动的金字塔

在上周的《创造101》里,成员们整整哭了一期,但引起最大争议的还是杨超越。这位被称为“实力不行还爱哭”的女孩儿,反倒超过此前“能力C位”排第一的孟美岐,成为第三名。

从节目一开始,101个女生就要争夺金字塔的顶尖位置,她们经过各种各样的赛制选拔,最后通过观众票选,只能有11个人胜出组团出道。

几期节目下来,金字塔始终在流动。

《创造101》总制片人、企鹅影视高级副总裁马延琨认为节目的核心赛制从来没有变过,一切以用户点赞为逻辑确定顺位。但模式引进中国后,本土化的改造率在50%以上。

这个过程中,从总编剧、总导演到制片,一度觉得压力很大,“你不敢照搬,第一不一定能赢,第二也不一定比现在更好,对赛制改造我们团队的态度就是这样。”

马延琨意识到前期会引起一些粉丝的看法,但节目要做的是要保证最后11个人得是观众喜欢的,而不是导师和节目组的喜好。因为最终成团之后,能否走得长远,依靠的关键还是粉丝。

但粉丝是谁?他们的口味又是什么样?

前期策划时,团队经过多次争执和讨论,毕竟大众印象里,男团要比女团更容易吸粉,而在粉丝里,“得女性者得天下”。

2017年10月,团队开始为《创造101》选成员,在那之前,马延琨和邱越刚刚做完《明日之子》。这档腾讯视频原创的偶像养成类节目最后收官总播放量超40亿,单集播放量超4亿,也成功打造出了毛不易这样的偶像。

邱越所在的企鹅影视天相工作室是腾讯视频的综艺制作团队,从2016年开始,“创造偶像”成为腾讯视频综艺立志要做的事情。邱越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示:“当下艺人太少,价格太高,中国的市场那么大,链条各个环节都急缺新偶像。”

而在市场上,不仅缺女偶像,更缺女团体偶像,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团队纠结了一番之后,决定还是做女团。

他们找到由《歌手》原班人马构成的七维动力联合研发制作,龙丹妮的哇唧唧哇负责出道女团的首席运营。导师方面选择了黄子韬、胡彦斌、Ella、张杰、罗志祥、王一博。而之所以让黄子韬担任发起人,马延琨认为有过练习生经验的黄子韬,对于偶像练训的模式和过程都能感同身受,而且他敢于说出自己感同身受的点。

之后,团队走访了大量经纪公司以及专业院校,最终在400多个团体、13778名练习生中选出了101个选手。

找到普通女生的共鸣

导师Ella曾在节目中透露,SHE的粉丝中女性占到70%。《创造101》播出到现在,后台观看的男女生比例比较平均,但是点赞的七成也是女性。

前期调研行业时,团队就发现一个问题,市面上做得比较好的SNH48,是典型的以男生消费为目标的模式,“这类团体很难让女生产生共鸣,女生没有共鸣就很难传播,所以我们一开始就很坚定地要给女生做女性偶像的产品。”

邱越认为,《创造101》的原版在海外能火,本质在于模式本身能和当地的行业痛点和社会痛点结合得非常紧密。因此,团队一开始最需要解决的也是这个问题。

有人在《创造101》里看到了阶层流动,也有人看到了职场映射,但关键都是关联起普通人的生活,引发他们的共鸣。在制片人眼里,节目的逻辑本身就带有非常强的年轻人走入社会的投射。“当面对尖锐问题的时候大家应该怎么处理,当别人落后的时候她应该怎么合作,当别人比她好的时候应该怎么面对,这是普通人未来会面临的所有问题。”

因此,不同于SNH48等女团,《创造101》其实想做的是大众音乐偶像,这就需要打破圈子,找到更广泛的粉丝。因为只有把粉丝的圈子扩大,商业价值方面也才有更大的想象空间。

当时,小红书创始人瞿芳正是觉得《创造101》的目标受众集中于90-00后的年轻人,和小红书的用户高度契合,能让自己的品牌信息传递变得更高效,因此春节之后就决定赞助节目。到现在为止,小红书社区上,关于#创造101#的话题已经有接近10万篇笔记。

同时,节目也在摸索中国观众喜欢什么样的偶像团体,每个偶像类的节目也都像是在测试。在邱越看来,“女生看男生是带滤镜的,而女生看女生是带刀子的,这样就很容易形成各种审美和价值观的讨论,所以更容易引起话题。”

选拔成员时,节目组最初的标准是“外表美好、内心强大”,像孟美岐、吴宣仪都是在颜值、能力方面占据优势,但也有些成员看上去不那么符合“大众审美”,比如3unshine、Yamy、高秋梓等。

据马延琨透露,当初她们去某家经纪公司选人时,在众多女生中选出了长相并不出众的几个,就连经纪公司都不能理解她们的审美标准。但节目播出后,那个成员反倒获得了很高的人气。“我们节目中很多女孩有争议,一定是有些人特别喜欢有些人不喜欢,最后出来的11个人会代表11个不可替代的方向,而这些方向都代表了现在年轻人的某一种喜好,所以包容性会更大。”

女团如何逆风翻盘?

在《创造101》之前,就曾有过《蜜蜂少女队》、《元气美少年》、《燃烧吧少年!》等一大批偶像团体养成类综艺涌现,其中不乏大牌明星制作的节目,但如今看下来,这些节目并未在市场泛起多大的水花,出道的团体很多也寂寂无名。

还有不久前宣布解散的1931,这是由广州欢聚传媒有限公司联手国内外音乐制作人团队推出的女子偶像组合,号称投资了5个亿打造,最出名的成员是上过《奇葩大会》的马剑越。但是直到解散时,许多网友看新闻才第一次知道有这么个组合。

对于《创造101》来说,真正的目的并不仅仅只是做一个节目,而是要做成一个产业链的项目。节目结束之后,会诞生一个偶像团体,由企鹅影视和哇唧唧哇一起进行两年的管理和运营。

这两年期间,成员会签约企鹅影视,只能接受企鹅影视所有的管理和经纪约的执行。而成员和原经纪公司之间则会进行割裂式合约,但这些经纪公司能与企鹅影视一起享受收益。

此前,邱越介绍过,“目前国内女团配套剧场和常规公演一年的运营成本就在5000万以上。”再加上女团专业上的打造和音乐、演出、专辑、形象定位、商务等等,这已经是不小的压力和挑战。

这些年,国内女团之所以很难做出成绩,很大一个原因也是市场非常缺乏匹配的专业团队。“不是进来的人就能做得好,音乐舞蹈、专业训练、妆化审美,太多环节没有匹配的人才。”马延琨也表示将来是不是能成功还不知道,毕竟“投入大、产出慢。”

早年SNH48也曾遇到这样的问题,他们也是经历了几年的摸索,才让AKB48的模式在中国市场落地。尽管一开始有日本AKB48制作人秋元康担任SNH48的总制作人,成员表演的歌舞也都是来自AKB48的曲库,但因为市场不成熟,最初甚至没有一家公司能制作成员们的表演服装。

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靳文戟在早前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表示,SNH48已经基本打造了一个完善的闭环系统,她们的优势就在于组合人多力量大,再多的商业模式也能包容得下。而且对于SNH48来说,商业模式的起点就在于近距离养成,粉丝依托剧场不断与偶像互动,才可能培养出死忠粉来。

这套模式能建立起来,需要投入的不仅是资金,还有时间成本,所以短时间内很难去模仿,这也是为什么虽然不断有女团冒出来,但SNH48一直能走到前面。

相比之下,尽管《创造101》要走另外一条路径,打造的是大众音乐偶像,但女团的基础都是要依靠粉丝。就看现在热情pick“小姐姐”的粉丝们,能否亲手把自己的偶像送到更广阔的市场,毕竟只有得到更多、更年轻用户的喜爱,她们的偶像才能立得住脚,走得更远。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