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现在是中国电竞的黄金时代吗?

2018-05-24 14:21 | 作者: 谢芸子

屏幕快照 2018-05-24 下午2.19

对于LOLer,RNG夺冠绝对不亚于中国球迷看见国足踢进世界杯。而在刚刚过去的“520”,在巴黎举行的英雄联盟季中冠军赛(以下简称:MSI)总决赛上,来自中国的RNG战队以3:1战胜来自韩国的KZ战队。

双喜临门,同一天内,DOTA2项目的战队LGD以3:0的好成绩拿下了MDL·金鹰电竞站的总冠军。中国电竞战队两次夺取世界冠军,捷报在各大平台快速蔓延开来,一度占领了微博热搜。同样激动的,还有中国的无数年轻人。

“我们整个宿舍都沸腾了,我们是合租楼,但我还是控制不了吼了几嗓子,隔壁舍友被我们吓了一跳”,网友“一只鱼”告诉《中国企业家》。粉丝们等待这次夺冠足有3年之久,3年前,EDG战队也曾站上MSI冠军的位置,不过RNG的这次夺冠没有外援,靠的是“全华班”。而在Uzi拿起奖杯之前,人们见证了他所有的失败。

知名体育媒体人克韩在转发一条大学欢庆的微博时写道:1981年,中国队在世界杯预选赛3比0击败劲敌科威特,大学生欢呼上街。2018年,RNG赢得电竞冠军,整个学生楼欢呼,这就是时代感。

世界第一ADC

Uzi是RNG的灵魂,本名简自豪,别名“小狗”,1997年出生于湖北省宜昌。

2012年,简自豪15岁的时候因为家庭原因,搬到惠州,办理转学的间歇让他接触到了英雄联盟这个游戏,以惊人的适应能力迅速冲到了1700分,后来被OMG电子竞技俱乐部女队经理陈芳辉发现并介绍到皇族战队Royal,由此展开了自己的职业生涯。

起初做游戏竞技,简自豪也曾经受到父母的阻拦,后来则用自己的努力证明了自己,得到了家人的认可和支持。加入皇族后的简自豪一路劈关斩将,但似乎一直与“亚军”结缘,在业界,甚至有“千年老二”的称号,而“中韩”之间的电竞恩怨也由来已久。

2014年,Uzi担任队伍内ADC一职,连续第二年代表中国LPL赛区参加全球总决赛,最终在决赛以1:3憾负于韩国OGN赛区的SSW战队再次获得亚军;

2015年,Uzi转会到OMG担任OMG电子竞技俱乐部ADC一职,参加获得S5英雄联盟LPL春季赛职业联赛,然而在季后赛中,Uzi止步八强,赛后情绪一度失控痛哭。

而彼时的简自豪也一度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本就脾气急躁的Uzi曾在直播游戏的期间挂机洗澡,该事件被广大网友诟病,称其为“电竞巨婴”,但实际上彼时的简自豪也仅18岁。

2016年,Uzi宣布转会至RNG,参加S6英雄联盟夏季赛职业联赛,Uzi已小组积分第一的好成绩进入季后赛,然而却又在决赛中0:3惜败;

2017年,EDG站队奇迹般赢得了LPL夏季总决赛的胜利,RNG再次痛失冠军,这也给了Uzi当头一棒。同年10月,LPL S7半决赛正式的在上海打响,RNG再度惜败于韩国战队SKT。

有评论称,该次失败,或直接导致RNG的著名教练辞职,而Uzi也萌生了退意。随后,网络传出Uzi发布微博“再见了,我的青春”的消息,该消息虽不辨真伪,但足以让诸多LoLer倍感苦涩,不少玩家也因此弃坑英雄联盟。

2018年5月20日,RNG卷土重来,Uzi带领“全华班”以3:1的比分战胜韩国站队KZ,问鼎MSI季中赛冠军。

一时间,Uzi捧杯的照片刷爆朋友圈,媒体纷纷以“中国战队赢了”作为标题,而Uzi也有了“世界第一ADC”的称号,然而好成绩的背后总有故事值得被铭记,这个冠军的背后,是无数个“亚军”的堆砌、6年的等待以及Uzi的诸多伤病。

黄金时代

伴随着此次RNG的夺冠,英雄联盟又再次找回了它的热度,而中国的电竞产业,似乎也进入了黄金时代。

据相关数据统计,RNG夺冠当天的百度搜索指数高达52万,比2016年4月14日科比退役战的50万还要高。而根据Esports Charts的数据,在本届MSI上,决赛RNG对阵KZ观看人数的峰值为1.27亿人,其中超过1.26亿人来自中国。

早前,企鹅智酷和腾讯电竞联合发布的《2017年中国电竞发展报告》显示,中国电竞观赛用户规模为2.2亿,潜在用户有4.5亿。其中,25岁以下用户占60%,超过一半的电竞用户观赛时长在1小时以上。

有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的电竞市场规模超过了650亿元。庞大的用户规模也意味着电竞拥有极具潜力的价值空间。

首先是选手的个人IP价值。

还是以Uiz为例,因为优秀的成绩和个人魅力,Uiz目前吸引了270余万微博粉丝,成为了中国最具影响力的运动员之一。而此前也曾有消息称,Uzi的转会费用超过2000万元。虽然受限于电竞选手的职业生涯长度、游戏生命周期等各种因素,但毫无疑问,在巨大的流量价值下,电竞选手的商业价值也越来越高。

其二是直播平台。

在获得LPL春季赛冠军后,Uzi是以1.5亿元的价格和虎牙续约了直播合同。而在2017年,有媒体曾报道,虎牙与Uzi签约的价格是5000万,成绩意味着一切,目前已可以想象,Uzi在回国后直播平台上可收到的粉丝礼物数量。

其三便是赛事赞助,而RNG战队的赞助规模或也能因这次比赛再上一个阶层。据体育大生意报道,截止目前,RNG的赞助商曾有狼蛛、战旗、斗鱼、雷柏、罗技、HP、熊猫等。此外,电竞俱乐部也成为重点的体育投资细分领域,各方资本都在投资或布局尖端电竞俱乐部,这其中也不乏CBA、腾讯、京东等各方的身影。

腾讯与阿里的博弈

尽管如此,电子竞技依然受到争议,首先就是该不该将电子竞技划分到体育竞技赛事当中。

2018年5月,官方消息称,英雄联盟、实况足球2018、Arena of Valor(王者荣耀国际版)、炉石传说、星际争霸、皇室战争六款电竞游戏将亮相雅加达亚运会电子体育表演项目的赛场。

这个消息正式发布之后,中国的电竞产业一片欢呼鼓舞,而电竞入亚的背后更多则是阿里与腾讯的博弈。

2016年,阿里体育启动WESG世界电子竞技运动会,100多个国家参赛,阿里体育共投入1亿元人民币,比赛的项目有《DOTA2》、《炉石传说》、《星际争霸2》、《CS:GO》。两款出自V社、两款出自暴雪。

2017年4月,阿里体育同亚奥理事会达成合作,双方共同推进电竞入亚运的计划。同时,阿里体育曾表示,将每年会花上好几亿,在全球范围内模仿奥运赛制举办WESG赛事,希望正规化电竞产业。

然而电竞赛事永远绕不开版权问题与游戏授权,阿里想通过第三方赛事切入电竞十分困难的,几乎所有电竞赛事都被游戏所有方垄断,腾讯在电竞上的优势尽显。在六个游戏项目入亚的消息报出后,更有人戏称这是一次“腾讯杯”,因为有三款游戏来自腾讯旗下。

但另外一方面,作为奥委会顶级赞助商的阿里,曾公开表示,希望能帮助电竞游戏成为奥运会的比赛项目,但前提是不包含暴力内容。对此,阿里体育CEO张大钟在接受《中国企业家》的采访时曾表示,希望通过电竞,将更多人引领到体育中去。双方的博弈才刚刚开始,而二者对于电子竞技的战略思考也出现不同。

在腾讯体育运营总经理赵国臣看来,电子竞技的本质首要应该是竞技而非游戏,是应该符合运动家精神的,“它有一种竞技精神在里头,职业选手或许名校毕业、或许来自草根,但在竞技的过程中都是有一种向上的精神,只不过大家对游戏的这种概念现在还没有改变过来”。

当然,游戏版权放也需要做很多防沉迷的东西,阿里体育目前就希望能将游戏与竞技做一个厘清,在张大钟看来,首先应该先把“射击、拳击、摔跤等运动游戏”定义成一项运动,他们跟奥林匹克的所有运动项目一样”,张大钟说到。

对于这一问题,作为游戏大国,日本的态度却并不积极。

目前,国际奥委会也正在考虑在2024年巴黎奥运会上引入电竞项目,但据东方体育综合报道,日本奥委会理事认为“体育运动是锻练身体,促进健康的活动,而游戏却有可能影响健康生活”,“世界卫生组织已定义网络游戏上瘾是一种疾病,对于有可能对身体构成损害的电竞,不应视为体育活动”。

和日本截然相反,美国在推动电竞的道路上就积极的多。支持者们认为电子竞技属于脑力活动,应该同身体活动同样被视为体育活动。事实上,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已承认西洋棋与桥牌为体育活动,只是该两项运动还尚未在奥运会列为竞赛项目。

(部分资料来自百度百科)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