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许家印入局FF,一盘大棋谁是执棋者?

2018-06-26 14:27 | 作者: 王芳洁

屏幕快照 2018-06-26 下午2.24

围棋上有个概念叫作“气”,即若有一气尚存,棋就不算死棋。现在看起来,FF这块棋的气留住了。

6月25日晚,恒大健康公告称,该公司以67.467亿港元(折合8.6亿美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股份,从而获得45%的Smart King公司股份,成为其单一大股东;卖方为香港上市公司中誉集团的主席兼执行董事赵渡。

根据最新的股权构架,Smart King公司为FF体系的持股平台,其全资拥有Smart Technology Holdings公司(根据俗例,下称该公司为“FF集团”),而FF集团又全资拥有FF香港和FF美国。

屏幕快照 2018-06-26 下午2.25.49来源:被访者供图

去年11月底,香港时颖公司与FF集团原股东订立协议,以20亿美元(已投入8亿美元)获得Smart King公司45%股份,原FF股东以FF集团作价入股占Smart King公司33%股份,22%股份预留着给公司管理层等作股权激励。

当然,恒大健康本身规模不大,截至2017年6月,该公司的总资产仅为52.38亿港元,但它有个非常有实力的控股股东,即中国恒大,截至2017年末,中国恒大的总资产达到1.76万亿,现金余额高达1520亿元人民币。根据公告,恒大健康此次收购的款项全部来自中国恒大的股东借款。

众所周知,FF原股东指的就是贾跃亭,而恒大健康背后站的则是许家印。至此,盛传数月的市场传言终于成真,在贾跃亭这盘棋中,一个比孙宏斌更有能量的地产大佬也入局了。等待他的将是什么?又或者说,等待贾跃亭的将是什么?

制与反制

一切似乎早有征兆。今年2月就有了许家印将投资FF的传言。

3月末,中国恒大的2017年业绩会上,许家印曾披露中国恒大的第八个三年规划,公司将形成一基两翼一龙头的产业格局,即以民生地产为基础,文化旅游、健康养生为两翼,高科技产业为龙头。     

由于前三项产业,中国恒大早有涉猎,听众的兴趣都集中在了第四项。有人问许家印,要怎么搞高科技产业?许笑笑回答说,还没有想好。

4月9日,在中国恒大与中国科学院相关合作协议的签署仪式上,许家印表示,未来10年,将在高科技产业方面投入1000亿元,这一次,许家印圈定了目标细分产业,其中就包括新能源。彼时,有关恒大将入股FF的消息传得更烈了。但随之曝光的却是另一位投资人——名不经传的时颖公司与其背后的中誉集团。

时至6月,中国恒大通过收购时颍公司的股份,终于入局了FF集团,这是一个包含复杂元素的浑浊体系,展示过酷炫试验车的爆发力,却无力解释创始人究竟有多长的耐力。许家印当然是一个精明的生意人,“做的都是愉快的事情”,在此项投资之前,他一定进行过审慎的思考,和周详的尽职调查,开始时间很可能早于2月之前。

根据中国恒大方面提供的信息,该公司主要看中FF全球领先的技术和产品实力,包括在多项技术指标上已全面领先行业标准,拥有大量专利(于中美两地提交申请专利接近1500件,已获得专利数超过380件),顶尖的科研团队,以及顶级产品FF91。

就在6月25日当晚,随着正式投资公告的披露,一件有意思的事情发生了。

FF方面对媒体表示,贾跃亭将出任首席执行官(CEO),他将和现有管理团队继续负责FF的各项业务运营。并且,FF将采用AB股模式,贾跃亭作为创始人和CEO享有“1股10票”的权利。

根据最新的股权构架,恒大健康持股比例为45%,贾跃亭33%,管理层22%。按照AB股安排,管理层持有的股票没有投票权,故贾跃亭的投票比例高达88%,可以说是一言堂了。

FF方面更将贾跃亭与恒大的关系,比喻成了“马云和孙正义”。他们大概忽略了一个事实,由始至终,马云都是阿里巴巴的董事局主席,而随着恒大入股,Smart King公司的董事长则由中国恒大总裁夏海钧担任。

此外,针对AB股安排,恒大方面强调,在FF原股东违约的情况下,投票权将出现反转,特别投票权将回转到恒大手中。

什么属于原股东违约情况?记者从接近FF人士处获悉,若贾跃亭等人无法在2018年底之前兑现首批电动车量产交付之承诺,即视为对恒大健康的违约情形。届时,贾跃亭将失去上述特别投票权,也就失去了对Smart King公司的实际控制。

而现在,距离上述承诺时间只有半年了!

上述约定似乎只围绕结果展开,但并不意味着,在FF体系运营过程中,恒大将完全撒手不管。《中国企业家》曾在4月获得一份《股权质押协议》,该协议由贾跃亭与时颖公司共同签署,其中显示,贾跃亭对时颖公司进行了双重质押。

第一重质押在于,2017年12月1日,贾将其持有的Smart King公司股权质押给了时颖公司。

第二重质押在于,国内的法法汽车(中国)有限公司(FF中国)95%股权被质押给了时颖公司。该笔股权的持有方为FF香港。

这是一份城下之盟,质押期限设置在了相关投资交割后的很多年,其中更设置了一系列苛刻违约条款,一旦触发则抵押物将自动被确认为时颖公司所有。包括:

1、任何债务人在任何交易文件项下,于到期应付之日未能支付或清偿,相关款项累计超过100万美元时;

2、任何债务人没有适当和按时履行或遵守任何交易文件的任何条款或条件,而并非没有付款的违约行为,相关款项累计超过100万美元时;

3、在上述质押协议中或就该协议,任何债务人作出或视作出的任何声明或保证,被时颖公司认为是在实质性的任何方面,被证明是错误或误导,相关导致损失的款项超过100万美元时。

据此,贾跃亭与恒大方面呈现了“制与反制”的局面,通过AB股安排,贾希望牢牢掌控FF集团,但恒大又通过一系列的约定,反制于贾。   

执棋者谁

下围棋的人都知道,有两个眼,一盘棋就活了。贾跃亭下过一盘很大的棋,包括乐视生态和FF体系。曾经,大家都以为,这盘棋被他左支右绌,下死了,现在真的出现了两个棋眼,并且两个棋眼几乎是同时出现的。

今年4月,《中国企业家》独家获悉,新乐视智家将迎来新投资者。其后,乐视网公告称,新投资者包括林芝利创(腾讯系公司)、京东邦能、苏宁体育、TCL集团、佰亿投资、世嘉控股、弘毅弘欣(联想系公司)和供应商金锐显等多家公司,总投资额达到30亿元。

新乐视智家即原先的乐视致新,后又更名为乐融致新,主要业务为生产乐视超级电视,是整个乐视生态中最有价值的部分。

今年3月,孙宏斌曾对乐视系主要板块进行分析:“乐创文娱,这块还可以做,它和乐视网没关系,今年五六月份,融创可能会进一步增资,这家公司将会正常起来;就新乐视智家,虽然乐视网是新乐视智家的控股股东,但对公司没有帮助,这家公司没有钱运营不下去。下一步,新乐视智家可能会获得增资,请其他方给予支持和合作。这家公司也是可以做的;最麻烦的是乐视网。”孙明确表示,不会借钱给乐视网。

尽管新乐视智家在增资后,乐视网的持股比例仍有33.46%,但融创也不低,有28.23%。若融创略有增资,或与新投资者达成一致行动人,新乐视智家很容易从乐视网出表。此外,由于资产重组计划失败,乐创文娱也并纳入上市公司体系。因此,乐视网虽然麻烦,不断被传要退市,但壮士断臂,也只在孙宏斌一念之间。

根据乐视网发布的2017财年年度财务报告示,乐视网2017财年营收70.25亿元,同比下降68%;净利为亏损138.78亿元,同比下降2601.63%。并且,公司出现了最近两年的审计报告对公司为否定或者无法表示意见,深交所可以决定对公司暂停上市。如公司拟采取的措施在2018年度审计报告未消除无法表示意见影响,则公司可能连续两年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审计报告,存在被暂停上市的风险。

当然,在刚刚举行的乐视网年度股东大会上,由融创委派的乐视网董事长刘淑青表示,不会放弃乐视网,“公司管理层现在正在竭尽全力恢复新乐视所有版块的业务,“我们肯定不会放弃公司发展的机会,会为公司寻找更多未来的发展机会。”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刘淑青为风控专业出身,其上一份工作为融创中国风控中心高级总经理。

更值得关注的是,针对新乐视智家的交易对手繁多,总额庞大,且众所周知,乐视生态账目复杂,相关尽职调查应同样耗时破久。如此推算,新投资人的接洽,很有可能在2017年末或2018年初就开始了,与FF体系的融资大致同步。

也就是说,乐视生态和FF体系几乎同时获得了外援,迎来了转机。并且,新乐视智家的外援之一苏宁,同时也是中国恒大旗下恒大地产的战略投资人。

商场虽大,但顶级圈层却很小。在贾跃亭这盘棋上,它们纷纷落子,也许贾跃亭也只是一枚棋子,谁又能说清呢?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