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刘二海:京东、摩拜这些公司能够快速崛起,有一个共同原因

2018-07-10 17:45 | 作者:
 

刘二海

愉悦资本创始人刘二海。来源:中企图库


基础设施构建者成了巨型的企业,中国依然存在着基础设施级别的创业机会。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玄璇

编辑 | 米娜

 

京东、神州租车、摩拜、瑞幸咖啡这些公司能够快速崛起、脱颖而出,有什么共同原因?

 

有一个共同原因是“基础设施”。

 

“基础设施的变化会引起商业业态的巨大变革。”6月30日,愉悦资本创始人及执行合伙人刘二海在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2018(第十八届)中国企业未来之星年会暨粤港澳大湾区南沙论坛上说到,京东的发展与自建物流体系密不可分,瑞幸咖啡的崛起得益于移动支付与短距离配送的成熟,摩拜单车的普及离不开移动支付的发展与物联网模块成本的下降。

 

刘二海表示,基础设施是做另一件事的基础,包括支付、物流等,上述公司业务能够真正做起来,“要么自己构建了基础设施,要么就等基础设施完善了”,而基础设施的构建者,往往都成为了巨型企业。

 

对投资者来说,要去挖掘基础设施级别的公司,也要去发现基础设施发生变化后产生的机会。一个很重要的原则是看它的商业本质,是否在创造价值、分享价值。

 

创造价值的纬度可以用“一横”“一竖”来分析,“一横”是指价值链的创新,即原始创新、硬科技,有了这些就能够生存,不被其他人吃掉。“一竖”讲的是运营,团队如果在竞争中非常勇敢,能够占据更大的市场,也能够创造价值。拿美国黄石公园里的狼群来举例,狼群分布每年都会发生变化,每个狼群都在争夺领地,它们必须找到一块不被其他狼群所攻击的地盘,这就是竞争。

 

刘二海认为,中国的产业结构就像千层饼,里面有各种各样的业态,构成了和美国不一样的价值体系,这些价值体系得以重构的根本原因,就是基础设施的变化。“中国依然存在着基础设施级别的创业机会,完善基础设施是中国创新的重要形式。”

 

以下为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刘二海在2018(第十八届)中国企业未来之星年会暨粤港澳大湾区南沙论坛上的演讲:

 

今天在接下来10分钟左右的时间,我只讲一个话题,叫“基础设施重购引发的产业剧变”。为什么要讲这个话题呢?我这里说的基础设施并不是水电煤、道路交通,我这里讲的基础设施是指支付、中国制造、物流等,这些基础设施会带动、引发整个行业发生剧变。

 

京东大家都清楚,京东经常做的广告,尤其在投资人中经常做的广告是刘强东自己骑着电动三轮的这张广告。实际上在京东之前咱们都知道有卓越、当当,京东之所以能够发展起来与大件物品的物流有非常大的关系,有些时候在基础设施不甚发达的年代,他自己完善了基础设施,使得这家公司有机会脱颖而出。

 

另外再看瑞幸咖啡,它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迅速崛起、迅速发展,为什么能发展呢?第一个与支付有关系,它的每一个门店现在都没有POS机,你到那里去也就是用APP来下单。当然,短距离之间的配送也非常发达。还有人们熟悉的APP的使用,基础设施发生变化之后,导致咖啡这个行业也进行了重构。

 

还有我们投资的摩拜单车,里面也有非常大的基础设施的变化。一个是支付,如果每一辆车还要有一个终端,把钱塞进去,然后拿到一个密码再去开这辆车,我估计这个车肯定普及不了。另一个是IoT,也就是物联网的模块成本在迅速下降。还有太阳能电池板,现在单车的前面往往会有一个太阳能电池,其实是给IoT供电的。

 

刚才说的这几个例子都是基础设施发生变化之后引发产业发生了巨大变化,所以我这里说基础设施的构建者成了巨型的企业,包括支付、物流。

 

基础设施是一个非常广泛的概念,包括支付,包括中国制造,我们都把它称之为基础设施,它是要做另一件事情的基础,包括咱们这个途虎养车、瑞幸咖啡等等这些事情。

 

里面可以看到,包括京东、阿里巴巴、神州租车、神州专车,都是由于基础设施,要么自己构建了基础设施,要么等基础设施完善了,这项业务才能真正地发展起来。愉悦资本做了很多跟汽车出行相关的投资,包括早年的易车、神州租车、神州专车、蔚来汽车、摩拜单车、途虎养车,前一段上市的优信二手车,就像滚雪球一样,在一个领域不断地滚,近期我们在局部空间领域也做了非常多的投资。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现象呢?实际上非常重要的就是,商业的本质是价值创造、价值分享。

 

我们说价值创造的一个维度是价值本身,我们讲“一横”是在价值链条中的创新,像一个围棋盘中的一条龙一样,你不能被其他人吃掉,你能够生存。另一个是“一竖”,我们讲运营。在竞争中都是各种各样的狼,但是你能够占有更大的地方。一横一竖创造价值。

 

当然,如果在一横中创造价值,我们刚才不断地讲硬科技,讲原始创新、核心,如果有这样的东西,像原子弹一样的东西,你有硬科技,当然会非常地有帮助,所以技术扮演了不得了的角色。你再会武功,敌人有重机枪,那你也受不了。

 

“一竖”里,我们指的是企业在竞争中,像海豹突击队一样,你的团队勇敢无比,那当然也是非常能干的事情。

 

在中国有非常多的机会,除了技术之外还有价值链,构建了独特的价值体系,其实中国很多创新源于此。中国的技术、新模式,还有产业和社会的发展,多个维度孵化出了中国和美国不一样的产业结构。中国更像一个千层饼一样的产业结构,把千层饼打开之后,你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业态,有科技公司,有科技跟产业相结合的公司。

 

有些公司构建了独特的价值链,像途虎养车构建了供应链和流量,把线下网络串起来也做了几十亿的收入,也是行当中优秀的公司。也有像小猪短租这样的公司,像美国的Airbnb一样,做了平台型的公司。也有蔚来汽车这样的公司,做了非常多的科技创新。

 

所以我说,正因为中国有了很多基础价值链条重构的创新,当基础架构发生变化时,整个产业就会发生变化。

 

随之也产生了魔鬼通道,这么多公司拼命地在里面竞争。竞争核心的原因是由于基础设施发生变化后,演化出了很多新的机会。我们列了几种:一个是企业的竞争加剧,另外一个是企业激素成长,最后一个在AT之间你还要选择一下。

 

所以,当基础设施本身发生了变化之后,整个行业都会发生变化,对投资人来讲非常有价值,所以说要发现基础设施级别的公司,这种公司不只是普通的独角兽,往往会对行业产生巨大影响。

 

所以我们总结一下,基础设施构建者成了巨型的企业;中国依然存在着基础设施级别的创业机会,完善基础设施是中国创新的重要形式;最后一个就是基础设施的重构会带来产业的剧变。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