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张林:科技赋能医保支付

2018-07-10 17:50 | 作者:
 

张林

 

平安医保科技总经理张林。来源:中企图库

 

成立不到两年,如今的平安医保科技,已估值88亿美元,旗下拥有35家机构,近2000名员工。

 

文 | 《中国企业家》记者 粟灵

编辑 | 尹一杰

 

2016年9月,从控费入手,主打医疗科技概念的平安医保科技成立。平安集团“大医疗健康”战略又落下重要一子。


成立不到两年,如今的平安医保科技,已估值88亿美元,旗下拥有35家机构,近2000名员工,成为一只名副其实的独角兽。


2018年6月30日,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2018(第十八届)中国企业未来之星年会暨粤港澳大湾区南沙论坛现场,平安医保科技总经理张林就“前沿科技引领大健康产业”议题展开讨论。


“我们主要的想法就是帮助支付方把关系理顺。”张林说,“以前医生是一家独大,医生如果说出一些要求,我相信参保人、病人不敢不接受,但实际上是不是合理的,需要一个支付方进行管理,梳理这个关系。”


张林介绍,平安医保科技的思路是,通过先把三方的关系梳理好,通过科技手段为支付方赋能,把服务方所有的服务方式进行优化,帮助社保管控好资金进出,管控好医院的行为,从而发展商业健康险,降低大家的风险,为大家提供更好的保障。


他进一步呼吁政府能够在数据开放合理使用方面给予其利好政策,“我们希望能够开放一些关口给我们,能让我们真正合理用好这个数据,能够推动健康险的发展。这是我们的主要路线。”

 

以下为平安医保科技总经理张林部分发言实录:


医疗健康产业应该是很大的一个风口,包括咱们前几年提得比较多的,将来医疗健康产业会产生新的首富,这一点大家给予很大的期望。


但其实从传统健康行业来讲,它的周期其实非常长,因为医疗健康行业是人监管的,关系到人的健康,要求非常高。但确实科技带来一个机会,比如现在平安医保科技现在估值能够到88亿美金,五年以前平安当时就想要发展健康险,大家都看到了支付方在整个行业当中占有非常重要的位置,但是也有很多障碍,哪些障碍?比如说作为商保公司,你如果定价不准就会赔钱,生意就做不下去。所以定价很重要,但定价必须要有数据才能定价。第二是你要有一个服务的网络,如果你没有一个服务的网络,可能你的消费者得不到很好的服务,你买了保险可能觉得你没有价值,你的参保人本身能够有保险的意识,能愿意买保险。


我们国家前几年,从1998年开始,一直到2012年左右,实际上我们医保铺面工作解决了网络的问题,这个是社会保险底层的问题,因为它有一部分是强制性的,因为职工保险有强制性,居民保险也是半强制性。在这个过程当中基本把我们社会保障的体系是算建立起来了。


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了解,实际上我们研究,现在实际上报销比率,也就是50%左右,我们现在诸位得到的幸福生活还有很大的压力,在什么地方?万一你比较不幸得了一场比较严重的病,去年大家都看到了北京流感下的文章,你会发现他在北京算中高收入的人都有巨大的风险,所以你可以看到医疗现在这个事对于大家现在的幸福生活来讲很重要,必须要有保障才行。


但是我们保险公司发现,平安从保险公司出来的,我们意识到发展中遇到这些障碍怎么办?


所以我们应运而生有了平安医保科技,我们主要的想法就是帮助支付方把这个关系理顺,因为现在三方的关系,比如说以前医生是一家独大,医生如果说出一些要求,我相信参保人、病人不敢不接受,但实际上是不是合理的,需要一个支付方进行管理,梳理这个关系,大家看到了国外一些先进管理经验,这三方要评起来还是最重要的,我们通过科技手段的方法赋能给支付方,把服务方所有的服务方式能够做好优化,这是我们的发展过程。


如果用一些数字来看,我们背后现在的支付方,整个医疗市场大概3万多亿,如果说卫生总费用是46000亿的话,2016年这个时候,其中三分之二是花在医院里面的,其中一半左右是来自于医保的,我们就希望通过帮助社保管控好这些资金进出,管控好医院的行为,这样能够在这个过程中锻炼我们的能力,发展这个商业健康险,能够降低大家的风险,为大家提供更好的保障,这是我们整个思路。


这些年做下来为什么有这么好的估值?也是因为我们在过去这几年有超过200多个城市跟各地的社保进行合作,从最初的国家2014年控费开始做,当时我们还用传统的IT技术,但是这两年通过大数据的分析发展,数据风控的发展,人工智能的发展,区块链的发展,包括我们建设非常强大的底层知识库的体系,能够让我们在这个风控的效果上,在管理的水平上得到更好的提高,我们管这个叫“一降两提”,降低医疗支出,提高服务体验,提高保障水平,这是我们的目标。


所以我想我们这个公司还是比较独特,是从支付方这个方面进行切入,然后获得了市场的认可,但是未来任重道远,因为我们是做B2G和B2B的工作,很多任务非常的基础,这方面特别希望得到大家的支持。


从政府的角度,我们希望在数据开放合理使用方面,能够开放一些关口给我们,能让我们在真正合理用好这个数据,能够发展健康险的发展。这是我们主要的路线,但是过程当中,我觉得特别贴近我们今天的主题,就是特别需要科技的发展,科技在这个环境当中扮演着非常非常重要的作用。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