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这家公司估值约50亿美金,创始人突破的秘笈是“死磕到底”

2018-07-10 18:03 | 作者:

刘自鸿.webp

 

柔宇科技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刘自鸿。来源:中企图库

 

有时候你会发现在创新的过程当中,你会受到诱惑,也会受到委屈,也会受到不理解,但我觉得最重要的是,要能受得了委屈,熬得住寂寞,经得起诱惑。

 

文 | 《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雷生

编辑 | 马吉英


刘自鸿拿出一个手机,双手轻轻一掰,手机马上弯曲成了C字型,变成手环一样可以戴在手腕上。舞台下瞬间爆发出一阵惊呼和掌声。


2018年6月30日,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2018(第十八届)中国企业未来之星年会暨粤港澳大湾区南沙论坛在广州南沙召开。论坛上,柔宇科技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刘自鸿和他展示的柔性产品,成为了全场关注的焦点。


十几年前,刘自鸿从清华毕业到斯坦福读书的时候,在草地上天马行空想到创业。2009年博士毕业之后,他又去IBM工作了3年,2012年,他拉了两个清华+斯坦福校友一起创立柔宇科技。


创业的过程也是艰难的从0到1、从1到N的过程。刘自鸿坦言,在这个过程里有自己和团队日以继夜研发和工作的艰辛,也有被质疑和不被理解,甚至也面临过巨头的诱惑。


“0到1这一段通常会成为非常非常决定性的一段。当然也有很多不理解,有时候还没有到达足够大的N的时候,很多人就有质疑。”刘自鸿回忆,“只有0到1也不够,很多时候就会被误解为只是一个概念。我们团队还应该努力,把0到1变成足够大的N。”


最新的量产线事情,是柔宇在1到N方面一个很好的证明。

 

就在6月6日,柔宇宣布投资约110亿元的全柔性显示屏大规模量产线成功点亮投产,且具有自主知识产权。“我们是国内唯一一家没有采用国外主流曲面显示技术路线的公司。”刘自鸿演讲时表示。他透露,公司统计了一下,总共开过的技术会、产线规划会议、采购会议等等,加起来两年的时间一共有3000多次。


生产线正式点亮投产的那天晚上,刘自鸿一夜没睡。点亮之后他坐在产线外面的地上坐了很久,“有时候自己都不敢相信是怎么走过来的”。


眼下,柔宇科技已经完成E轮融资,估值达到约50亿美元,其发布的“柔性+”解决方案已经应用在消费电子、智能家居、智能交通等多个行业,同时也发布了自有品牌的柔记等产品,形成了“B2B+B2C”模式。


刘自鸿在演讲最后称,“我今天非常自信地把话放在这儿,5年之内,消费电子行业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让提问嘉宾、山水创投创始人王跃春对柔宇如何取得这些成就很好奇。她问刘自鸿:“柔宇能在无人区里实现突破,你们的秘笈是什么?”


刘自鸿几乎没有迟疑地回答:“死磕到底。”

 

以下为两人在2018(第十八届)中国企业未来之星年会暨粤港澳大湾区南沙论坛的对话整理:

 

王跃春:在智能硬件的领域,特别一芯一屏,创新都非常难,柔宇能在无人区里实现突破,想问一下你们的秘笈是什么?


刘自鸿:死磕到底。


其实过程也没有大家想象得那么快,我们做柔性手机、柔性传导这些,有很多基础性工作,包括对这些行业的理解,其实也做了有10年了。


柔宇成立之后非常专注,就是做这一件事情,我们没有去跟风,我们也从来不做跟风的事情。


有时候你会发现在创新的过程当中,你会受到诱惑,也会受到委屈,也会受到不理解,但我觉得最重要的是,要能受得了委屈,熬得住寂寞,经得起诱惑。

 

王跃春:创业中你最艰难的时刻是什么时刻?


刘自鸿:其实在2012年到2014年两年的时间里,我们团队花了很多精力,经常在实验室里打地铺、熬夜,这些大家也看不到。这个过程以前会觉得很辛苦,但现在想想还好。


2014年之前,我们团队对外面没有做过任何的宣传,有很多同事刚进来的时候,甚至都不知道我们在做什么,可能就是因为有朋友介绍,说这个团队在做一个很牛的事情,他们就加入了。


2014年发布之后,突然间我们被捧得特别高,很多目光过来了,那时候大家希望能不能马上应用到手机、电视机各个地方。


可是任何一个新的技术从诞生到能够全面铺开,会有一个过程,所有产业都避免不了。


比如在点亮投产之前,别人不知道你在干什么。只有拿出成果的时候,大家才会知道你真的在做,在那个过程当中也会被很多人误解。


我相信很多行业里面做创新的公司,可能都会有类似这样的一个过程。当你一下做出来一个东西的时候,会有很多人欢呼,可是如果时间跟别人期望不完全一致的时候,你又会受到很多的质疑。


创业的至暗时刻,其实就是从0到1的过程,你会经历很多挑战,从1到N的过程,你仍然会经历很多挑战。这个挑战过程当中,真的是要面对很多误会,只有你自己清楚地知道你在做什么。持之以恒、脚踏实地才能够实现很多不可能。

 

王跃春:柔宇在整个发展的过程中有没有遇到过巨头的狙击或者诱惑,你们怎么去跟巨头相处?


刘自鸿:有。我们在这几年面对的诱惑和竞争其实挺多的。在我们2014年刚刚发布的时候,就有全世界最大的电子制造公司来找过我们合作,并给出了合同,最后没有签。很多时候你可能做一个选择,今天的状态也许是不一样的。


当然今天我们还是沿着自己现在的方式不断前进。在这个过程中,你的企业到底要怎么发展,你的战略到底是什么,这个是你自己团队是最清楚的。我们经常团队里面提倡独立思考、独立判断,这是我们面对诱惑的一个很重要的逻辑。


我从来没觉得竞争是可怕的事情,当然前提是良性的竞争。说实话我在学校待了那么多年,天天都面对着各种各样的考试,竞争我已经习惯了。我认为一定要保持自己的优势,知道自己最擅长的东西是什么,并且把它的价值发挥到最大,我想我们也都是有机会的。 

 

王跃春:您大概要花多少时间来跟投资人打交道?   


刘自鸿:对于创业者来说,光有技术、产品、想法肯定是不够的。创业真的是非常系统性的工程,天时、地利、人和还有人才、技术、资金各方面共同的努力。

我们一直秉持双轮驱动的方式,技术和资本在新产业发展过程当中都非常非常重要。我们一方面不断地开发新技术,另外一方面也非常需要在关键的时候有资金去支持。


我们在过去几年当中,做了大概六轮融资。我个人其实没有花太多的时间去做这件事,我会跟很多的投资人去谈,但我在2012年到2015年那段时间,80%的时间都是在技术和产品上,说白了就是跟我们工程师、实验室在一起。


最近这一两年,我每年还是要求自己不低于50%的时间在技术和产品上。投资人都非常聪明,其实很多时候我们不需要说太多的东西,只需要把一些关键的理念说清楚了,他们就知道这个公司的价值、技术的价值。


一个企业的价值到底是什么,就是你们团队能不能把技术、产品或者商业模式做好、在社会上创造价值,最后大家都会认可,这个才是核心。


我们整体的融资方式没有非常主动到处找投资人。那样效率并不一定很高,很多时候可能还是朋友介绍或者碰到了,聊得情投意合,我们投资人大部分都是这样的。

   

王跃春:您怎么看待商业模式创新和科技创新的关系,以及科技创新的关键点到底在哪里?


刘自鸿:创新的方式有很多种,科技创新和商业模式的创新我觉得都很重要,他们都是这个社会重要的组成部分。


在2007至2017这10年当中,科技在资本市场上显现的力量也已经很明显,科技真的在改变我们的生活。我个人一直在科学技术领域里面,是坚定的科技创新的拥护者。


我觉得科技创新就像要去开辟一条道路的一把宝剑。如果这把宝剑不够锋利,有的时候你的武术再好,你也是砍不过去的,所以本身能不能打造一把好的宝剑,那就是我们科技的硬实力。


当然模式创新、商业创新,那就是武术,如果有一把好剑,你又能够有很好的武术,你就会天下无敌。柔宇希望的是我们首先有一把好剑,同时又能够练就好自己的武功,在自己的领域里面开辟出来一片天地。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