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余建军:用声音分享人类智慧

2018-07-10 18:10 | 作者:

余.webp

 

喜马拉雅FM联合创始人兼联席CEO余建军。来源:中企图库


知识付费未来有两个方向:一个走向纵深,变成全IP链条运营,从线上扩展到线下;另一个是横向细分赛道的扩散,从单一赛道向周边拓展。

 

文 | 王雪琦

编辑 | 米娜

 

“一个人获取的很多文化知识,学校获得的只是其中很小很小的一块”,余建军用自己的例子阐述了这个观点,这个毕业于西安交大,专业是力学的学生,日后成为了音频分享平台喜马拉雅的创始人之一。

 

成立于2012年的喜马拉雅,今年将走过它的第6个年头。根据今年年初的最新数据,喜马拉雅平台激活用户量达到4.5亿,主播总数超过500万,日均收听时长达128分钟。

 

余建军表示,喜马拉雅正在变革内容的分发方式,除了手机APP,还在和国内80%、90%的车厂合作,把喜马拉雅平台直接集成到汽车中。2017年推出的智能音箱小雅,则会成为家里的有声图书馆。

 

“听音本质上是一个阅读的行为,音频是这个时代的竹简,作为传播文化、知识的手段,它契合我们每人每天的生活场景。”余建军认为,音频通过更加口语化的语言,可以为用户提供低门槛的深度优质内容。

 

谈及知识付费未来的发展方向,余建军表示,一方面是走向纵深,进行全IP链条运营。喜马拉雅上最初的爆款产品,马东的《好好说话》,已经从音频衍生到了图书,未来还可以在线下展开各种教学、培训、咨询等相关的活动。

 

另一方面是横向扩散,从单一赛道向周边拓展。因为在喜马拉雅讲《创业股权》节目而走红的律师王英军,就从这个领域,拓展到婚姻法、劳动法等其他法律细分赛道。

 

余建军说,内容正在逐步成为用户获取信息和知识的入口。

 

2018年6月30日,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2018(第十八届)中国企业未来之星年会暨粤港澳大湾区南沙论坛在广州南沙召开,喜马拉雅FM联合创始人兼联席CEO余建军发表了演讲。

 

以下为余建军演讲节选(有删节):

 

做喜马拉雅和知识付费是一个非常好玩的探索过程,我先分享一个小故事,在刚开始做喜马拉雅的时候,我们就后面要不要加FM两个字,内部吵得一塌糊涂,我当时是坚决地反对派,绝对不支持加FM,后面和其它的同事商量下来,我还妥协了,为什么不希望加FM?我觉得我们做的这件事情肯定不是广播,不是电台,但是同时我们又面临一个困境,没法跟用户说清楚到底是一个什么东西,没办法跟普通的需求对接上,跟音频相关的东西是广播电台,所以不得不用这样一个词。


做了五年多下来,我可以再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对声音的一些理解,回到几万年前甚至十万年前,我们说人类还在非洲草原上迁徙或者从非洲迁徙到欧亚大陆的过程当中,当时还没有文字,人和人之间都是用声音来沟通的,我说你听或者你说我听。用声音来传播知识、文化、信息是一个比文字还长得多的时间,我看过很多国外的书,基本上十万年前以上都是用声音、语言。文字才有几千年的历史,从甲骨文开始,到后面的纸、印刷术,整个后来书籍的出现。但过去的声音有一个问题就是声音没法被记录、传播,在今天这个时代,我们觉得非常地幸运,所有的声音都可以被记录、传播、分享。声音还可以转成文字,被搜索、被推荐,所有的处理能力跟文字都是一样的。


整个人类传播知识、文化的过程中,从最早的甲骨文、报刊、广播、电视、移动互联网,我们在迎来一个物联网+人工智能的时代,这个时代信息的传播会是什么样的方式?


我们从2016年的6月6号开始做所谓的知识付费,当时第一个产品是马东的《好好说话》,第一天就有500万的收入,我当时就觉得不一样的时代来临了。所以后来我们很快地组建团队,在北京、上海开始做了。


这两年多如火如荼的知识付费的进程,后面有很多老师的年收入应该可以到千万级,不同领域,各个领域的老师,也有草根。


我这边简单分享两个例子,我最近特别喜欢听余秋雨讲中国文化课,每天在听,大家知道他是一个学者,他自己同时也是畅销书作家,他在一个学校里面有个二级的学院叫秋雨书院,他在里面招硕士生、博士生,今年开始就不招了,全部的精力放到喜马拉雅上来讲中国文化课。


我前天晚上刚跟他吃了饭,他就说现在谁找他去讲课,“对不起,我去不了,我在喜马拉雅上要做节目,你要听到喜马拉雅上听去”,基本上是这样一个状态,所以一个月时间拥有超过300万的播放量,我跟他聊的时候,有很深刻的感受,学校是个小课堂、社会才是一个大课堂。


原来我在学校上的本科、硕士,学的是力学,现在叫航天航空学院,如果按照专业我是做导弹、飞行器、航天的一些事情,但是我在学校里面学的东西跟我的创业应该是太多的关系,至少是从知识面上来说,所以后来我想我的知识的获取、学习基本上全是在社会中,要么看书、要么跟别人请教、要么自己在网上去看各种资料或看各种东西。所以基本上就是说一个人的知识,我只是说一个小样本,一个人很多文化知识的获取,其实学校里面只是很小很小的一块,从整个社会角度来说。


这边有一个小孩,他是91年的。他大学二年级开始在喜马拉雅上做有声书,到上上个月,他一个人一个月可以分到130万的收入,他没有公司,可能顶多有几个助手吧,就是在自己家里面做题目,他住在黑龙江的牡丹江也是比较小的一个城市,他就是学校里面做,做完以后不断地把书改变成有声的,就专门做这种看起来挺简单的一个事情,前前后后做了有7、80本书,粉丝非常非常多。所以我们今年有一个计划叫万人十亿,要让至少一万个人的收入可以分到1万以上,总共的收入,分给他们的钱至少要高过10个亿的水平,通过各种方式让他们实现他们的价值,前面讲的是从上游,我们自己理解是变革整个内容的生产方式。


另外一块,内容的获取、传播渠道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们变革内容的分发方式,就是说不只是大家想象的手机APP,包括汽车里面,我们现在跟中国的80%、90%的车厂都在合作,把这个直接集成到汽车里面去,包括去年做了小雅的音箱,就像家里有声的图书馆,你想要说什么,就跟他对话就可以听,有上亿的内容,各个方面的,甚至连党员、党课的学习也可以,然后包括农村里面农民朋友学农业知识的也可以,方方面面的内容。


在移动互联和物联网时代去重塑人们获取信息的方式,改变这种获取信息的方式,我们的使命在两年前,总结了一句话:用声音分享人类智慧。


我们所处的时代,叫内容产业大融合的时代,你会发现说当所有的媒介从过去的纸张、电磁波都变成数字化以后,所有的媒介在变成一个行业,都是一个内容行业,我们说内容产业的大融合。从内容生产来说,用户越来越需要专业化、深度优质的内容。


内容分发越来越智能化,不仅是基于你个人去搜索、寻找,更多根据你的兴趣,有大数据、兴趣图谱,给你个性化推荐,根据你的兴趣、时间、空间给你推荐你想要的内容,包括人工智能的交互也会变得越来越流行,从过去的PC、鼠标、键盘到现在移动互联网用触屏,到下一代的语音交互,现在都已经有共识说语音交互会成为这个时代最主流的交互方式,所以你看每家都开始在进入做这个事情。


关于内容付费,什么样的内容受欢迎?在内容付费时代,内容本质上是一个产品,就跟互联网的产品是一模一样的,所以只要是产品,你就要解决用户的几个核心问题。我们总结所有成功的付费产品,基本上两个特点,第一个就是深度干货,他有很多不仅是知识,他有的时候是知识的迭代、知识的更新、个人的经验、个人的观察。


我们在做内容付费的时候发现有几个非常有意思的规律,第一个我们叫IP叠加的规律,把人和赛道拆分开,我经常打比方,我们做的这件事情,内容付费挺像VC的,我要挑赛道,哪个赛道能出独角兽,哪个选手有机会活出来,我们做内容付费是一模一样的,什么样的内容赛道是大赛道,用户有大众刚需的赛道,赛道里面有哪个选手有可能成为第一名,哪个老师或者哪个人有可能成为第一,我们基本上就跟他,通常发现人和赛道的叠加就有好的效果,如余秋雨讲中国文化,讲《红楼梦》,基本上都是这个逻辑。


从内容付费将来的发展趋势来说,有两块我觉得蛮有意思的,一个叫内容付费怎么走向纵深,变成一个全IP链条运营,一开始他可能做了音频课,99元、199元,做完以后,可能出书,我们发现现在很多书的出版变成我们的下游了,在喜马拉雅变成了爆款产品,这个时候出一个畅销书,《好好说话》一本书卖了半年,所有的图书销售榜上是第一名,你会发现当它从音频变成IP以后,它可以出书,可以做线下的活动,做线下的课、培训、各种咨询的服务。


我上面这个图片叫王英军,他是在中关村的一个律师,他做了一个《创业股权》的节目,这个节目在平台上有几百万的收入,做完以后他发现一个情况喜马拉雅给他带来的用户是他过去做律师积累了十几年的量还要多很多倍,而且很多的客户资源都来自全国各地,所以他不得把他的律所从北京一个地方扩展到全国很多个地方。


同时他发现不止可以讲创业股权,可以讲各种各样的法律节目,所以他就出现了我们第二个案例,他找一个对《婚姻法》研究很深的律师来讲《婚姻法》,对《劳动法》有研究的律师来讲《劳动法》,所以他从单一《创业股权》的赛道就拓展到很多法律的其他赛道,这是我第二个讲的叫矩阵化,从单一赛道往周边拓展,所以王英君的案例特别有意思,就是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是在一个领域往纵深做,第二个就是说除了一个赛道以外,可以拓展到横向的很多赛道。我觉得非常清晰的一个趋势就是内容确实是越来越成为入口,成为用户获取信息、获取知识的入口。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