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王兵:一切脱离工业增长的高科技创新都是空中楼阁

2018-07-10 18:15 | 作者:

王兵.webp

 

北新建材董事长王兵。来源:中企图库


在新经济发展的过程中,很多企业迅速地成名,也迅速地倒下。

 

文 | 《中国企业家》记者  谢芸子

编辑 | 徐昙

 

2018年6月30日,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2018(第十八届)中国企业未来之星年会暨粤港澳大湾区南沙论坛在广州南沙召开。北新建材董事长王兵参加了闭幕式演讲。

 

王兵认为,振兴实体经济不仅是一个口号,对每个行业都非常重要。在他看来,中国高科技的创新,不能都是O2O,都是送盒饭,没有整个工业经济的创新和增长,一切都是空中楼阁。“当然,中国的工业也不能老在低端做,也应该做自己的研发、创新和自己的高端品牌。”

 

以下是王兵的演讲实录(有删节):

 

非常感谢《中国企业家》杂志邀请我参加这次会议,感谢何社长,有一个向新经济时代优秀的企业和企业家学习的机会,我在来的飞机上把这次请的企业都看了看,其实都很有创新性,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东西,但是这个名单我一看更多地聚焦在互联网、IT这些经济的范畴,但是整个中国的经济不仅仅是这些。

 

实体经济包括的服务业、农业都是我们整个中国经济重要的组成部分,大家看到这两天热议的事,中国工业经济前几年的利润对比,到底是增了还是降了,实际上是降了,大家还是越来越关注工业经济的表现情况,咱们今天(6月30日)论坛的主题是中国商业的新动能,我想我汇报的题目——中国的工业创新也是中国经济新动能的一个重要的基础或者组成。

 

工业也要分类

 

前面一个对话的题目叫做人工智能赋能实体经济,我就不太喜欢赋能这个词。因为实体经济是人工智能广阔的服务舞台,如果实体经济做不好,工业经济没有竞争力,没有效益,没有发展,人工智能哪有应用?

 

所以我想中国所有的高科技创新,包括IT、互联网、人工智能、物联网,应该讲没有整个工业经济的创新和增长,这一切的增长都是空中楼阁,不能中国的互联网创新都是O2O,都是送盒饭,在网上热议很多了。

 

首先我想表达的观点,很多人把中国的组装业当成是工业,其实这二者是不一样的。比如芯片是国外的,软件是国外的,你只是组装一样,其实这是最低端的,看起来名字是电子科技,其实没有技术含量。   

 

第二类是加工,就是进来的原材料、设备进行深度的加工,这些是有含金量的。

 

第三类是制造,有一定的技术含量,有一定的研发、设计,我觉得中国未来要做的工业,看着都是工厂,但是有自己的设计、自己原创的知识产权,这样才会有竞争力,我觉得大家对工业的理解、对实体经济的理解没有分类,我觉得要把它分成加工业、组装业、制造业以及真正的工业。看看到底工业的比例是多少?

 

客观地说,整个中国自主知识产权,从配方到材料、设备,整个的创新全是自己掌握的,中国还是不多。

 

北新建材是再一个更传统的产业,是完全开放的,我们的竞争对手有世界500强,有来自欧洲、德国、美国的企业。如果在我们这样一个充分竞争、完全开放的最普通的制造业都能够做创新,那么我觉得中国任何一个行业都有巨大的未来,如果我们在这样的领域里面要打败欧美企业,那么我们中国所有的各行各业都有这个信心去跟全世界的企业去竞争,这是我想汇报的。

 

指标与企业理念

 

1997年,北新建材在深圳上市,然后2004年开始,将近10几年的时间,北新实现了跨越式的发展,目前我们也是新材料行业的龙头上市公司。

 

简单地介绍一下北新建材,我们的体制是一个国有控股的上市公司,但是政策的优势我们没有用,我们不贷款,我们有的只是更多的程序而已。所以这个行业有点特殊,我们的对手全是世界500强的上市公司。

 

2004年的时候我们在中国排第三,那个时候第一名和第二名都是外资企业和民营企业,我们还是做了一点突破。

 

新经济时代比较过于强调增长,今天我们看到很多很多企业开始有新一轮的互联网泡沫,实际上我是觉得不管是什么企业,最后都要回到数字的本身。

 

我们认为这几个指标比较能反映企业的价值。

 

第一个指标是近几年的净利润复合增长率,我们是2014年增长了30%。

 

第二是个反映企业效益的总资产回报率,你消耗了社会多少资源,回报了多少效益,所以北新建材是18%以上,网上都说国有企业的资产不能存银行,银行有5%的贷款利率,如果银行贷5%,我们的总资产回报率是18.3%,这里面不是净资产,因为这里面有杠杆的问题,我们的资产负债率是22%,我觉得这是成长性、回报性和它的抗风险能力。

 

企业在发展过程中一定要考虑抗风险能力,包括新经济其实也是一样,很多企业迅速地成名,但它可能迅速地就倒闭,咱们先别说给社会、国家提供贡献了,你先别捣乱行不行?今天看到网上说,国家搞第二次再转股,巨大无比的规模,那是怎么造成的?就是企业乱投资、乱经营造成的。

 

我们2017年的税后净利润是23亿,借这个机会我再讲一下我们对企业的理念。

 

提供商业新动能要先别给社会添乱,我觉得不管是各行各业,都要把这个作为底线,因为从整个国家的经济,现在已经有很多的危机,国家也提出了防范金融危险,如果企业经营不好,金融就会有风险,整个国家的经济都会有问题。

 

那我们在目前要做的是什么呢?我们也需要关注整个的建筑是否绿色。实际上我们人生最大的时间在房子里面,上班在办公室、开会在会议室、回家在房子里面,我今天早上看到一个朋友发的朋友圈,住在北京的东三环很高档的保利酒店,不环保,我给他评论一下,我说很多人把钱投资在奢华上面,没有投资在环保和健康上面。

 

我们现在做到什么程度呢?简单地说就是要做到个性化设计、工厂化的生产、装配式的施工。

 

未来我们要取消一切湿作业,工厂做好、现场拼装,装完直接入住,再也没有装修完一个房子,要晾味三个月才能住。这个创新技术是我们世界首创的。   

 

简单介绍一下我们成功的经验,不能完全按照矩阵式的管理,也不能完全按照中国传统的金字塔的管理,那么应该是有双线择优的管理模式,这也是我们很大的管理创新。

 

我觉得我们中国的企业要为中国的经济新动能提供动力,要做高端,因为中国的经济整体量很大,但是都属于中低端。北新建材是为数不多敢于做高端的中国品牌,比欧洲、美国的品牌卖得还贵,但是通过整体创新给用户创造价值,然后降低用户的成本,这是我觉得北新建材作为一个传统制造业,给这个行业和社会我们做了贡献,我也希望跟大家一起共同为中国的经济,第一不添乱,第二最好增加新动能,谢谢大家!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