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企业如何“硬创新”?

2018-07-10 18:19 | 作者:

创新01.webp

 

拥抱“硬创新”论坛现场。来源:中企图库


转型过程中,企业如何发挥自身禀赋进行“硬创新”,在创新过程中又会遇到哪些挑战,是每一个企业都面临的现实问题。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陈睿雅 

编辑 | 尹一杰


“技术优势并不是一个能够达到最终目标的关键因素,它只是关键因素之一。”广州云从信息科技副总裁伍楚芸表示。

 

2018年6月30日,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2018(第十八届)中国企业未来之星年会暨粤港澳大湾区南沙论坛在广州南沙召开。皇冠集团董事长江永雄、爱学堂创始人汪建宏、三角兽科技创始人、董事长马宇驰、万魔声学合伙人&1MORECEO林柏青、北明软件高级副总裁王进宏、伍楚芸以及星创视界运营长刘冀忠等参与了“创·投圆桌”论坛讨论,畅谈企业如何“硬创新”、以及创新过程中遇到的诸多挑战。


硬创新指企业在硬科技方面的创新,但也不仅仅局限于在科技领域。“硬”还体现在业绩增长、市场地位、市场竞争力等方面。


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依赖的是政策红利、人口红利、劳动力成本红利以及市场扩张红利,但当红利趋于饱和、经济增长态势进入拐点时,下一波红利将来自于企业家不懈的创新。在这一转型过程中,企业如何发挥自身禀赋进行“硬创新”,在创新过程中又会遇到哪些挑战,是每一个企业都面临的现实问题。


企业如何“硬创新”?

 

皇冠集团引进了一项对于关于食品安全的技术,简单说,买回来的肉品或者海鲜,吃不完放在冰箱冷冻室里,一段时间过后就会开始变质,解完冻的口感也变得不好。“为了应对这样的情况,我们用物理性的方式让动物性蛋白的产品冷冻之后,再解冻,跟原来的口感基本没有差别。”江永雄介绍,这项技术可以不使用超低温和液氮,在零下18-28度即可达到比超低温还要好的效能。“未来这个技术会改变过去130年的冷冻行业。”他说。  

 

爱学堂是一家教育内容创新公司。汪建宏认为,教育行业有两个市场,一个叫体制内市场,一个叫体制外市场。体制外市场,就是培训,通过培训把小朋友的分数提高,提高他的竞争力;体制内市场则是常规的公立学校。“我们已经在做一个模式创新,就是把体制内好的教育资源通过互联网的形式分享出去。”

 

在业务上,第一,爱学堂把自己的内容提供给政府类平台,他们可以直接把教育资源输送给公立学校。第二,爱学堂也可以把自己的教育资源输送到学校,学校借助资源自行创新它原本的教学。“经济条件好的地方,它更多是用创新提高教学质量;经济条件不好的地方,它其实可以通过互联网资源来提高教育的公平度。”


林柏青认为,不是因为技术创造了行业的机会,而是因为有消费升级、产品升级,才导致技术有落地。万魔声学是一家耳机制造商,耳机要如何消费升级?事实上,基于消费升级和市场发展,万魔声学正在挖掘电竞耳机和蓝牙运动耳机等品类的市场空间。

 

北明软件近年来的战略业务主要聚焦于智慧城市,是典型的2B或者2G业务。王进宏表示,在做2B的业务过程中,首先要技术融合,没有一项单项技术可以把一件复杂的事情做得很好;第二,要数据融合,各行各业的数据、整个城市运转的数据,先要聚合起来,“才能对整个城市的运转有一个透彻的感知”;第三,有业务融合,跨领域、跨行业、跨层级的业务,才能真正实现一个城市智慧化的管理。最后是跨资源融合,各种各样的资源,公的资源,私的资源,有营利的、有非营利的资源,要把所有的资源融合。

 

云从科技是一家人工智能公司。伍楚芸表示,一方面,云从在技术上需要探索更多未知的可能性,力求把整个视觉技术的准确度快速提升;另一方面,通过与合作伙伴横向、纵向地去做整合等方式,实现技术上的融合。

 

“事实上,公司还是要盈利,要发展,单是有技术往往是不可能的。”伍楚芸说,一个非常重要的方向,就是公司需要去做产业的融合、垂直行业研究,“在我们认为重点的行业去做垂直性的行业解决方案”。

 

譬如银行,银行刷脸取款或付款是大家印象中云从擅长的部分。但事实,云从在银行已经落地了46个业务场景。但可能性还并未全部落地,伍楚芸表示,当下银行的理财套餐固定的可能是二三十项,

 

“但是将来,如果我能把一些人的行为信息进行整合,我们就可以帮助银行去做一些个性化的信用定位。所以将来的智慧银行,每个人在每个套餐里面的年化率是不一样的,我们希望做到千人千面。”伍楚芸说。

 

而在新零售领域,云从也与一些国内比较顶尖的连锁企业尝试升级主动营销、定向营销服务。这项业务的重点在于获得人的行为数据,基于“视觉所见的行为”,比如,客户盯着产品看了10秒还是20秒;走的路线是先走到这个商铺,还是那个商铺;看到这个物品的时候,客户表情是喜欢的还是厌恶的。

 

宝岛眼镜在全国布局了100多个都市、1200家直营门。而宝岛眼镜正是隶属于星创视界,一家提供视觉健康的服务集团。刘冀忠提到,眼镜行业是很传统的行业,“过去验光这一块是做得不好的,结果眼镜行业全部是商业化的零售,形成价格战,深度红海。”星创视界试图基于现在消费者用眼习惯或者不同年龄族群用眼需求,让店内的专业化与深度体验做好。

 

“硬创新”的挑战

 

在江永雄看来,对于皇冠集团“硬创新”最大的困难点是观念。例如广东,广东人讲究活的动物,活鱼、活鸡,过去吃活猪,现宰的最好。“但是现在,我们实际认识到,活鱼不等于安全。”江永雄说,第一是,长途运输的问题,需要添加很多化学药物在里面,让它可以存活;第二,生物本身在活的状态下,宰杀它会产生很多毒素,人立刻吃下它,其实对身体的影响也会很大。

 

“我们现在在提,大家吃冷冻的食品会比较好。”但是一提冷冻,大家马上想到冷冻的东西难吃、不新鲜。“实际上,现在的技术已经可以把冷冻的东西保存得跟鲜活的口感一样。但是这个观念的改变过程需要漫长的时间。”江永雄说。


星创视界在硬创新上同样遇到了观点问题。宝岛眼镜在为其引入先进系统和工具时,“大家很多时候还是有比较长的接受过程。”

   

“教育行业也存在认知问题。”汪建宏说。爱学堂做课程是“3大步、21小步”,一节课1分钟投入七八千块钱,每节课做完3-7分钟,投入3-5万块钱。但用户体验反馈,用户不一定觉得爱学堂的内容是最好的。“就是你的产品是很好的,但是他的认知上,好像他用诺基亚用惯了,突然间扔个苹果,他说你为什么没有键盘。”汪建宏感慨道。


三角兽是一家人工智能语义公司,其技术既在2B的平台上使用,也在2C的产品上得到应用。“现在我们背后的服务器接入超过2500万台智能硬件,10月份左右预估会有1.5亿台手机。因为前五的手机后面有三个供应商是我们,单单只是新机,还不算他们OTA之后原有机型的覆盖。”

 

近期,马宇驰观察到一个现象,很多硬件公司去卖硬件时,可能未必有想清楚卖的是什么。“比如说智能音箱,你要卖智能两个字,还是音箱;你卖智能车载,会因为你的车载加了智能,你可以对话,你的车就多10%的价格吗?不会。”因此,很多厂商把“智能”当做一个标签或者是泡沫。

 

因此,他认为,2C产品在进行“硬创新”时,“最终看的是你卖的是什么,你要卖给谁,最终你的模式要不要涵盖一个所谓的智能创新;还是说,我卖的就是150块钱的东西”。

 

万魔声学无疑是一家2C类的硬件公司。在林柏青看来,在硬创新的过程中,万魔声学遇到困难最主要的是供应链的整合。他认为,苹果掌控了技术跟IP,从而整合了供应链。“我们在硬创新的过程中,就算我们自主开发一个新的技术,但是你有没有办法去掌握你的供应链,甚至拥有价格优势、技术优势,这才是最重要的挑战。”

 

伍楚芸认为,硬创新的挑战在于技术、数据、人才、行业落地与生态。“生态非常重要。”她强调道,目前很多技术公司都是在某一块专长,但是行业落地往往需要技术的融合,“这个需要我广交朋友,如果有一个政府的支持帮我们把整个生态圈拉起来的话,这才有可能实现整个中国人工智能对美国的弯道超车。”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