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独角兽的“红灯定律”

2018-07-10 18:23 | 作者:

红灯01.webp

 

成为独角兽的“关键一跳”论坛现场。来源:中企图库


很多人看到红灯可能选择就此停下,有些人可能在红灯将灭时选择冲过去。这种决策能力被称为决断力,也是企业成为独角兽的“关键一跳”。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张弘

编辑 | 马吉英


成为一只独角兽,“关键的一跳”是什么?

 

这是个有趣的问题。“关键的一跳”,这源于成为独角兽的“红灯定律”:当看到红灯的时候,你是决定过,还是决定不过?


通常,很多人看到红灯可能选择就此停下,有些人可能在红灯将灭时选择冲过去。就在冲过去的一瞬间,你或许获得了成功。这种决策能力被称为决断力,也是企业成为独角兽的“关键一跳”。

 

成为独角兽,已经是众多创业者为自己设定的一个重要的阶段性目标,但创业的路途并不平坦,其中必定要经历几个“关键一跳”,才能跨越成长的陷阱。


创业者的决策时刻

 

对于创业者而言,创业瓶颈或踩坑始终是无法绕开的话题,也是他们重要的决策时刻。

 

作为一个连续创业的老司机,魔方商学院创始人、执行院长戴晨深有体会,从汽车维修领域起家,摸爬滚打了16年,期间踩了不少坑。2015年,在雷军的建议下,他又重新开始创业摸索。

 

芬妮科技董事长宗毅也是一位连续创业者,能折腾,这几年写书、开学院,去年又开始办基础教育,致力于新兴的幼教,一直走在创业的路上。他认为,在创业过程中,一个人遭遇了哪些瓶颈、困惑,在突破瓶颈时如何锻炼决策能力以及如何实现自我成长的,这是“关键一跳”。


也有创业者对往事难以启齿。作为一个并不年轻的公司,阳光印网已经走过了它的第七个年头。这是张红梅的第三个创业公司,在公众面前,她甚至有些不愿提起,自嘲道,“我是一个老创业老不成功的(人)”。

 

自如网CEO熊林认为本身遭遇的瓶颈或踩的坑,是创业者需要不断追问自己的问题。

 

其一,对于一些创业者而言,他们或许不知道何为“瓶颈”以及并未养成在恰当的时候去发现瓶颈的能力。“可能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并未形成一个特别好的、高效的习惯,去看待自己的瓶颈在哪里”。每隔一段时间,熊林就会追问自己能量值的瓶颈。

 

其二,在众多瓶颈里,何时应该解决什么瓶颈?哪些是真瓶颈?哪些是假瓶颈?哪些瓶颈是你该坚持的机会?这些都是值得追问的。

 

其三,瓶颈很多的时候,“应该选择哪些事情去突破”。

 

创业的前三年,熊林一直在做自己最不擅长的事情,比如管理大规模的团队。实际上前三年,他一直在死磕一件事——“让大家更好地、更开心地去工作”,熊林说,在众多瓶颈里面找到真瓶颈,并迅速地将其优先次序排出来,这也是过去几年,他发现自己的一些关键变化。

 

轻松筹是一家比较年轻的公司,这个众筹平台自2014年上线以来,曾一度活跃于朋友圈,有医疗资金需求的人会通过轻松筹来筹集资金。最早是想做社交众筹的市场,希望能够通过朋友的强社交关系做背书的方式为小规模的创业团队筹措资金。

 

后来,在发展过程中,轻松筹联合创始人于亮和自己的团队发现了一个市场需要医疗救助的痛点。他和团队认为,资金需要高效透明的传播方式,得到快速的响应,于是就做了轻松筹这款产品。


红灯02.webp

 


来源:中企图库 


一开始最需要突破的就是信任瓶颈,此后也并非一帆风顺。由于产品的公益属性非常强,一方面要应对像腾讯、支付宝提供的不像公益组织的免费率;另一方面,又不能够在这件事情上面收取更多的服务费。另外,有报道称,其“微爱通道”板块令轻松筹麻烦不断,主打社交和轻量化的众筹平台屡遭质疑……

 

好在获得了投资人的信任。“我们也一直在寻找赚钱的方式,去养团队,给投资人带来回报。”于亮说。

 

在创立阳光印网的过程中,张红梅则遭遇了两大瓶颈。彼时,也是她初次做产业的互联网变革。一开始她想将公司安在非常豪华的5A写字楼里来提高效率,很快她发现产业跟互联网人很难融合,最后突破瓶颈还是靠自己。

 

创业七年,张红梅突破了产业互联网化的瓶颈,“它是各个行业、传统产业都会有的一次互联网变革机会”。

 

与此同时,张红梅坦承第二个瓶颈是突破自己。她回忆说,当初做投行时,曾把自己抬得很高,后来决定做接地气的项目后,她每天带着团队去街上发传单,一开始难以接受。后来不仅自己亲自去践行,整个团队也都加入,张红梅形容这种感觉就像“从高跟鞋变成球鞋、牛仔裤的时候”。

 

偶然的、痛苦中的独角兽

 

22年前,豪恩集团董事长陈清锋创立了自己的公司,之后,他又创立了几家企业。而第一次创业时用的公司名字——豪恩科技集团至今仍在沿用。

 

红灯03.webp

 

来源:中企图库

 

富途是一家以技术和产品驱动的年轻的互联网证券公司,目前拥400万海外投资用户。从去年开始,富途开始做企业服务,致力于成为一些新兴公司最好的资本市场的合作伙伴,美图、众安等都是它的客户。他们的创始人都经历过重要的决策时刻。


从事投行两年的王阳,早年在IBM担任全球副总裁。在IBM分管收、并购的经验后来为他加入赛伯乐投资集团担任总裁、做收并购奠定了基础。

 

红灯04.webp

 

来源:中企图库


 

集团旗下有一只做双创的基金,主要培养投资一些独角兽公司,王阳扮演的角色是倾听这些独角兽董事长的心声,并为他们提供帮助,解决问题。

 

在这个过程中,王阳看到了这些公司的困惑。他意识到,这些公司最初并未想到自己会变成独角兽,或出于偶然情况,或是被倒逼出来的产物,“钱快要烧完了,非常痛苦,头发也掉完了,那个时候突然就被逼出来了”。自己做投资公司后的王阳开始体会到创业者的艰辛,这是一个极其痛苦的过程。

 

在创业的不同阶段,遭遇的瓶颈和困惑也不一样。于亮认为,没有互信,依靠一个企业的能力去推进这个互信不太可能,尤其是一个小创业公司,根本不可能推进互信。


于亮认为,最大的困惑是要坚持最核心的方向,一旦这个时候迷失了,所有的方向都会去尝试,企业的整个管理能力、运营效率、专注性都会下降。尤其在这个时候,如果你的竞争对手比你更专注,你可能就会被竞争对手超越和打败。

   

“从创业者的角度来说,发现瓶颈和困惑,这是一种非常必要的能力。当你遇到瓶颈的时候,才会不断地去改变和突破。

 

如何甄别和突破

  

当你发现瓶颈突破不了时,也许你需要换位思考,或者说你需要更加落地地去做一些基础性的工作,这种工作可能会对瓶颈或者思维的突破,非常有帮助。

       

最后,创业的时候,很多人不太考虑边界的问题,包括你的能力边界、市场边界以及合作资源边界、投资人的边界。

 

当你把团队边界确定得非常清楚的时候,就会做很好的甄别和选择,这时候,你做出来的任何工作就会比较有针对性。

 

陈清锋花了23年的时间来做公司,这期间,12年的时间用于打磨产品。“从流水线到最后建立品牌、建立通路,在全球做行销,伴随着安防报警,最后这家公司被美国的上市公司并购了。”

 

他强调,12年的时间,将一个细分领域的小产品扩大,成为了安保报警品牌里面的国内第一名。他说当时最大的感受是,“要专注在一个细分领域,全力以赴地去打。”

 

他告诫创业者,在创业的过程中不要做太多,只做一个产品、一个细分领域,集中一个最主要的客户。他也将这种模式复制到其他几家企业上。

   

张杰则认为,金融证券行业是一个强监管的行业,作为一个新人,如何去跟有着几十年历史的传统大公司竞争?起初,他想得很简单,公司几乎把整个的互联网IT系统全部自己实施了一遍。这么做的一个好处是对所有服务有了一个全闭环的掌控,能够最快地响应客户的服务要求。

 

对于张杰来说,一旦碰到困难的事情,解决办法就是死磕,不要去做容易的事,这似乎已经成了他的座右铭。

 

“关键的一跳”

   

对于企业一跃而成为独角兽的关键,宗毅认为关键在于不断去学习,和提高自己的认知。

 

芬尼科技作为最传统的制造业,到2009年时做到了细分市场的第一,即游泳池热泵恒温系统的全世界第一。

      

更看重合伙人的宗毅则认为要有明确的公司治理制度:不断把优秀的员工变成企业的合伙人,就像一个生产线一样。最重要的是,这个制度吸引了大量的外部人员进入企业,逐步变成合伙人,而且这种制度吸引来的就是想成为创业者这样的人。

 

创业20年,他说自己觉得没有什么太多的痛苦,他觉得幸运的是,遇到一个很好的合伙人,也就避免了对于财务的担忧。此外,他特别强调如果有好的合伙人,能够弥补你的不足,会打破你的边界。

 

宗毅说,所有的裂变并非一开始就有,裂变的基础在于,要创造新的利润增长点。如果你不赚钱,所有的商业模式都是不成立的。


另外张红梅也谈到了创业者不要做特别容易的事情,要不断地学习,不断地改变自己的认知,并且要保持乐观,享受创业的过程,享受这个成长的过程。

   

王阳认为,一个成功的创业者,他需要这三个方面的能力。一是融资能力;第二是要有很好的战略方向;第三是管理团队。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