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创酷】子弹出膛

2018-09-27 10:58 | 作者: 王雷生,马吉英

围绕着子弹短信,背后多方势力和投资者展开角逐
采访_本刊记者 王雷生 陈睿雅
文_本刊记者 王雷生   编辑_马吉英

进入9月,罗永浩的微博突然安静了下来。
作为锤子科技创始人兼CEO,在之前的一个多星期里,他每天都要发几条甚至十几条与子弹短信有关的微博,一度被认为是子弹短信爆红的最大推手。
原本计划在8月30日或31日召开的子弹短信媒体沟通会也没了消息。有媒体报道称,子弹短信领导层在8月29日晚上决定“禁声”,专注做产品,不再接受媒体采访。
子弹短信是一款新兴的即时通讯工具,由快如科技公司推出,锤子科技曾在天使轮向快如科技投资数千万元,是其大股东。快如科技创始人张霁和联合创始人郝浠杰也曾是锤子科技的员工。
“禁声”前一周,子弹短信经历了爆炸式走红。

爆红
在苹果iOS平台上,子弹短信在8月23日杀入免费榜总榜第6,社交免费榜第1。几个小时后,子弹短信爬升至免费总榜第1的位置,之后一个星期除1天掉到第2名之外,一直牢牢占据总榜第1的位置。
子弹短信8月30日发布的数据显示,8月29日单日新增用户量突破100万。31日13点,总激活用户数达到500万。
“我们在发布之前对用户增长也做了一定的准备和预估,但是现在的增长情况肯定是远远超过我们的预期。”子弹短信相关人士在回复《中国企业家》杂志的书面采访时表示。
8月28日12点22分,罗永浩转发了一条子弹短信刚刚完成1.5亿A轮融资、预计整体估值6亿、成为资本和高榕资本领投的消息。他在转发语中写道,“令人发指⋯⋯上线才七天就完成了第一轮1.5亿融资,五十多家投资机构,才见了不到十分之一。”早在8月24日,罗永浩透露“腾讯投资部貌似已经在接触快如科技了”。
有知情人士透露,子弹短信日新增百万用户的数据吸引了众多顶级投资机构的关注,许多机构直接由主管合伙人亲自出马,竞争非常激烈。“熟人社交极度性感,很容易撩动风险投资人害怕错过的心态。”一位投资人分析道。
突然进入聚光灯下的子弹短信被外界冠以微信挑战者的身份。“我们没有说一上来就要颠覆一个产品,我们做的还是比较细分领域,要做的就是高效率的沟通。”子弹短信描述自己的短期目标时称,“我们现在就是要把产品稳扎稳打地做好,关注度和流量进来的时候,我们必须做好自己的产品才可以留住用户。”
不过有未经证实的传言称,微信或将很快封杀子弹短信。8月27日,子弹短信官方微博发表消息称,“应腾讯公司要求,我们本周发出的新版本会取消子弹短信资讯流里的腾讯新闻源。”在28日更新的iOS 0.8.3版本中,子弹短信去掉了腾讯新闻。
值得注意的是,快如科技选择与网易云信进行合作,阿里巴巴集团的支付宝也在接入子弹短信。罗永浩似乎正在联合起曾挑战微信失败的阿里巴巴与网易的力量,与微信再较高下。
“替代微信在今天看来还是太过遥远的事。”一位已经与子弹短信团队有过接触、要求匿名的投资人表示,“他们现在做了一款还不错的现象级产品,拿到了大量资源,也有一定量的注册用户,算是开了一个很好的头,后面还是有非常大的挑战。”
挑战已经迫在眉睫。9月1日~2日,子弹短信遭遇到了近113万条“有组织的大规模垃圾信息攻击”,老罗罕见地打破了连续三天的沉默,有些示威意味地发微博说道,“不管你们是谁,下这种黑手是没用的,把我惹火了,小心被西门子(罗永浩曾砸西门子冰箱)。”他提醒子弹短信团队,“顺便擦亮武器,准备下一次的战斗。”

挑战微信者联盟?
子弹短信团队正陷入到兴奋、压力而又极度忙碌的状态,“上线一周基本保持着2到3天会更新一个版本的速度。都是7×24小时在上班。”子弹短信相关人士告诉本刊。
郝浠杰的时间也变得极为紧张,他在8月23日凌晨两点多发微博说,“等外卖的间隙,睡了20分钟。”微博上的资料显示他出生于1994年7月,2012年进入华南理工大学。
而张霁却几乎在网络上隐身,据悉他同时是快如科技的技术负责人,负责整个研发板块。LinkedIn资料表明,他曾于2004年~2008年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学习,职业写的是锤子科技工程师。
北京快如科技在今年5月2日注册,5月9日由张霁、郝浠杰两名自然人股东变更成了单一股东王力,持股100%。据知情人士透露,王力的身份是陌陌科技的首席运营官,他是老罗英语培训的董事总经理,罗永浩多年的朋友。
陌陌CEO唐岩与罗永浩也私交颇深,在老罗创业初期他出资900万,并且拉了一群企业家朋友投资锤子科技,他目前也是锤子科技股东之一,并担任董事一职。老罗做手机六年后,兜兜转转到社交软件领域,恰好是唐岩的长项。
在2011年到2013年间,陌陌曾与微信同时发力陌生人社交,彼时微信推出了附近的人、摇一摇、漂流瓶等功能,是陌陌重要竞争对手之一。此后几年,用户量日益庞大的微信逐渐转向熟人社交,陌陌成为陌生人社交领域的老大,这一地位在2018年初收购探探后更加稳固。
罗永浩曾在微博中透露,五十多家风投机构之外,7家科技巨头的战略投资部也在接触,他还意味深长地在后面的括号里写明,“中国一共有几家‘科技巨头’?”
让人浮想联翩的就是阿里巴巴,这家巨头曾多次发力社交软件,花费巨资推出来往、支付宝圈子等,却又屡屡折戟沉沙,只在微博、钉钉有了一些存在感。“子弹短信未来要么走向阿里巴巴,要么走向腾讯,不可能跟两家同时对打。”一位投资人分析,“现在看它似乎更倾向于阿里。”
值得注意的是,罗永浩曾表示“支付宝会很快进入子弹短信”,这被外界认为是接近阿里的信号。
另一个信号是,在快如科技天使轮投资中,就包括了阿里巴巴创始团队十八罗汉之一、元�Z资本合伙人、阿里健康董事长吴泳铭,他也是锤子科技的股东之一。
阿里巴巴也曾是陌陌的第二大股东,持有的股份比例一度高达27%。
罗永浩与阿里巴巴打过不少交道,有媒体称他与马云私交甚好。2016年6月,罗永浩将205万股权质押给阿里巴巴寻求10亿元融资,据传马云与阿里投资部都已同意,但因为某位高管反对最终未能如愿,阿里因此被锤子早期投资人批评“险些害死锤子”。
在上述匿名投资人看来,如果选择站队腾讯,子弹短信就不再有成为另一个微信的机会,它可以讲的将是成为另一个钉钉的故事。而归于阿里的行列后,它拥有的将可能是另一个微信的故事,这看起来更有吸引力。
陌陌、阿里之外,网易也许是存在的第三股力量。
8月31日,知乎有网友指出子弹短信涉嫌抄袭2015年11月推出的网易云信,不过网易云信微博随即回复称,网易云信专门为即时通讯软件等提供技术支持,子弹短信属于平台上的开发者,“不存在抄袭”。
网易曾在2013年8月推出易信,当时这款网易与中国电信共同推出的即时通讯产品,三天用户量就突破500万,不到一年时间用户破亿,但最终在与微信的竞争中彻底失败。
而这一次,积淀了易信技术的网易云信也站在了子弹短信的背后。

子弹射向谁?
郝浠杰此前在接受爱范儿采访时说,做子弹短信是因为在锤子科技做产品经理时,在工作中遇到过各种各样的痛点。“工作沟通用钉钉,但钉钉在沟通这件事上还没有好到让我放弃微信去用它,所以后来又迁移回了微信,但微信对工作更是完全没有做任何优化,而且生活和工作混在一起感觉一团乱麻。”郝浠杰说。
于是他想要做一个专注于办公沟通的产品。他最初的对标产品是团队沟通协作软件Slack。
这款软件2013年在美国发布,融合了即时通讯工具、邮件、工作日志、统一搜索等多种功能。2018年8月22日,也就是子弹短信开放下载后两天,Slack宣布完成新一轮4.27亿美元融资,预计融资后的估值达到71亿美元。
虽然目标是Slack,但最后产品的形态却跟Slack不太一样,变成了一个极简优化版的微信。
如此便不难理解,子弹短信几处核心设计为何有浓烈的办公色彩,处处追求效率,比如语音输入时发送文字+语音,同时在语音播放中加入播放进度条,解决微信长语音带来的沟通困扰。
另外还可以将暂时不方便回复的对话加入到待办事项,等到空闲时再集中回复;全局悬浮球功能,可以在主界面下按住悬浮按钮进行语音输入,然后再选择联系人发送;列表页快捷回复功能使用户无需进入聊天页面,在APP的消息列表页面就可以快捷回复消息,同时支持直接展开多条未读。
这些功能的设置使子弹短信表明它所指向的目标是钉钉,却为何在微信上掀起了波澜?子弹短信究竟要做社交(微信)还是办公(钉钉)?
“从目标人群上说吧,我们想解决那些日处理消息量非常大的人群的需求,这样才能体现出效率。”郝浠杰在接受爱范儿采访时说,“我们一开始的想法更多来自于Slack这款沟通工具,它具有良好的办公属性,而不是企业微信,那种企业内部树状架构组织的功能我们不会做。至于之后会带来更多办公属性还是社交属性的功能,需要看我们的用户反馈,我们会根据这些反馈做一些微调,但大方向目前还是不会变的。”
“现在真的很难说它能确定什么方向。现在下所有的结论都太早。”上述匿名投资人说。在他看来,一款社交软件必经三个阶段:拉来新用户、留下用户、促进用户活跃,子弹短信目前已经展现出拉新方面的实力,也只有在这个方面开好头,后面推出各种新功能留下用户、促进活跃才有可能性。
他也同意许多文章的分析观点,子弹短信目前相比较微信而言,还并没有出现杀手级的亮点,更多的是对微信某些功能的优化,这些不足以对微信构成实质威胁。
“0到100万、100万到1000万,再从1000万到1亿都需要不同能力,子弹短信还是要不停迭代产品,未来看还是团队的产品能力。”该投资人说,“风险投资赌的不是今天,而是整个迭代的过程。”
在他看来,子弹短信成为另一个钉钉难度也很大,通讯只是钉钉一小部分功能,它构建的是打卡、请假、审批等一系列企业生态。如果子弹短信想撬动钉钉的蛋糕,就要想办法补上后面这些功能,进入企业,加入企业的关系链,这也是一个很难的过程。
“钉钉本质上是to B的生意,子弹短信打不了这样的竞争对手。”一位社交平台CEO表示。
他对于子弹短信的生存机会同样表示悲观,“我觉得是昙花一现,这么多机构/合伙人都是怕错过机会,在这个阶段,正面挑战微信能生还的万里无一。”
实际上,绝大多数人都不看好子弹短信的这场战斗,一个核心的原因是尽管微信产生的强链接让很多人感受到了压力,但这也恰恰是一个社交软件的壁垒,用户迁移的成本和难度将会非常大。
有人曾分析2011年初微信之所以能战胜米聊,一个重要原因是微信可以通过QQ导入联系人,但子弹短信导入熟人关系链还只能通过有些过时的手机通讯录、微信朋友圈分享二维码等方式。
老罗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他在8月31日的一条微博中写道,“抱怨最多的就是用户觉得自己的朋友装了子弹短信的数量还是太少。对一个熟人关系为主的即时通讯工具来说,这确实是一个致命的问题。”他同时透露,一位产品经理提出了一个“无敌的解决方案”,“我们会在一两周后的版本中用该方案一揽子解决熟人关系的迁移问题。”
但眼下,子弹短信也有不少棘手的问题需要处理。首当其冲的是用户下载量。酷传网的数据显示,9月2日子弹短信让出了免费总榜第1的位置,9月3日,免费总榜和免费应用榜都已滑落到了第4名。式微已显。
另一个问题则是用户的使用频率与时长。QuestMobile提供的数据显示,8月27日,用户平均每天使用子弹短信7.2次,平均每天使用时长17.9分钟。作为对比,微信在2016年底公布的数据显示,当时50%的用户每天使用微信时长90分钟。
尽管处处被与微信作比较,但罗永浩一直在不断淡化与微信之间的冲突,虽然在他的微博中提到腾讯时似乎总有点硝烟与野望的味道。他8月23日的一条微博写道,“快如科技也没有想着能颠覆微信,但切一块蛋糕是有可能的,万一切下来了呢?”
 王雷生 wangleisheng@iceo.com.cn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