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基因编辑婴儿”诞生,对其背后的大健康行业是福是祸?

2018-12-03 00:04 | 作者:

大健康6

“人命关天”的医疗健康是一个特殊的行业。用美年大健康董事长俞熔的话来说,“它不单有产业属性,还有社会属性、公共政策属性、人文属性”。

综合编辑 | 《中国企业家》记者  李秀芝

图片来源 | 中企图库

近日,关于“基因编辑婴儿诞生”的议论沸沸扬扬,不仅在科学界,也在互联网和人们茶余饭后。大健康行业的话题,再一次成为全民热点。

显然,“人命关天”的医疗健康是一个特殊的行业。用美年大健康董事长俞熔的话来说,“它不单有产业属性,还有社会属性、公共政策属性、人文属性”。

目前,我国健康服务产业链主要有五大基本产业群:一是以医疗服务机构为主体的医疗产业;二是以药品、医疗器械、医疗耗材产销为主体的医药产业;三是以保健食品、健康产品产销为主体的保健品产业;四是以健康检测评估、咨询服务、调理康复和保障促进等为主体的健康管理服务产业;五是健康养老产业。

据中国产业信息网,2014年我国健康服务产业市场规模约4.50万亿元,到2016年我国健康服务产业5.6万亿元。国务院印发的《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到2020年,健康服务业总规模达到8万亿元以上。

12月1日,由《中国企业家》杂志主办,一汽-大众奥迪作为首席战略合作伙伴的2018(第十七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在北京召开,风口上的大健康行业也在该年会上被进行了热烈讨论。

大健康需要怎样的政策?

正因大健康行业属性特殊,有人认为它可能也需要不一样的标准和政策,尤其是经历过程和投入资本都非常巨大的生物制药。

松禾资本是一家专注于技术投资的基金,在国家主席习近平宣布设立科创板后,收到了来自发改委、证监会、交易所等各方的咨询。他们的一个观点是:不要给大健康领域(尤其是生物制药)的企业设收入门槛。中国严重缺乏原创技术创新,但很多拥有原创技术创新的生物制药企业,在创立后的若干年里,被投入重金,且没有收入和利润。像这样的企业,应该对他们上市予以特殊支持。

科创板该像美股和香港生物医药板块一样宽松吗?不尽然。其合伙人袁宏伟表示,他们提出科创板的标准比这二者要稍微高,也建议了一些具体的标准。“这可能会让投资人得不到预期的高额回报,但也不会血本无归”。

连锁口腔诊所瑞尔口腔成立近20年,在全国10余个城市均有布局。瑞尔集团董事长邹其芳发现,最近这几年的医疗政策发生了更大的变化:有利于民营资本、外资资本介入的政策越来越多了。同时,“宽进严出(门槛低,但监管严格)”的迹象明显。

邹其芳

瑞尔集团董事长邹其芳

他举例:在某个城市新开口腔医院,拿营业执照,以前很费劲,现在容易多了;以前只需要跟三家政府机构打交道,拿到四个证书就可以。现在,需要五个政府机构打交道,每个机构还有不同部门(有的多达九个部门),需要八个证书。“严谨是好事,但如果能提升效率,比如让更少的部门审批,或者多部门集中审批,可能对我们的帮助更大”。

大热的“基因编辑”也在呼唤政策。

作为一家医药研发生产外包组织,博腾股份的董事长居年丰认为,基因编辑是未来十年对制药领域来说最具颠覆性的技术。他看到,2018年已经有两个基因编辑药物上市了。2025年,国际上的药监部门大概会批准40个基于基因编辑技术的新疗法。《自然》杂志早在2017年底就写过一篇“2018年值得期待的科学事件”文章,其中基因编辑治疗上榜。

站在技术的角度,居年丰肯定了基因编辑对于疾病(尤其是复杂癌症)治疗的潜力,但他也提出“医疗都是被高度管制的。最后,政府会基于伦理、哲学,给出相应的政策。现在基因编辑技术刚出来,政策还处于空白期”。

居年丰6

博腾股份董事长居年丰

伦理方面,包括居年丰在内的很多人认为基因编辑“不言而喻”。但袁宏伟有一些不同的观点:“创新技术都面临过特别多的争议,但这并不能阻止它们的发展。像外科解剖技术发展初期,医生们只能解剖坟墓里的尸体,因为没有其他的机会。当时只有一部分人(如科学家),愿意把自己的身体将来捐献出来。这显然是跟伦理也是有冲突的,现在来看,这项技术已经非常成熟”。

袁宏伟认为,如何协调伦理道德、个人隐私与创新疗法之间的冲突,也需要很多宏观政策的支持。资本在其中的作用有限,也是在这个大框架下才能得到机会。

资本御冬术

同样毫无疑问的是,现在正处于资本寒冬。康复之家董事长柏煜发现,大健康行业也体现出了一个特殊之处,“在大家都拿不到钱的时候,大健康领域的创业者还能拿钱”。康复之家是经营家用医疗器械和康复护理用品的连锁机构。

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王俊峰解释了这一现象背后的逻辑:一方面,大健康具有一定的抗周期性。别的行业再不好,总有人要看病、吃药——投资人们形成了这样的共识。另一方面,医疗投资火爆背后,有资金链的推动,更有港交所“允许未盈利生物科技公司上市”新政的影响。新增的退出途径,刺激了投资人的热情。

王俊峰

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王俊峰

“2018年上半年,是医健投资最火爆的时候”,王俊峰说。但这种火爆没有持续很久。他记得,2018年五一假期后,业内开始重新审视“什么是好的投资”。王本人也明显感觉到:不是每一个项目都能拿到钱。甚至,一些项目的估值从年初到最近,大概打了5~6折,仍然没人投。

王俊峰回忆,过去五年,大健康领域的创业者很少有拿不到钱的。“这个领域有一定的迷惑性。某些投资者,尤其是认为“无知者无畏”的地产商、煤老板,一看到大健康项目,就觉得团队特别亮眼。创始团队都是各大药厂出来的,都是博士,最差也是硕士,不投没道理。但这跟盲投没区别”。

“我们也感谢他们,给这个行业带来了充分的资金供给。但未来还会这样吗?医健领域的坑太多了”。王俊峰举例,同样是糖尿病方向,诺和诺德的药,一周打一针,已经要上市了。当这样一个依从性很好的药要上市时,前面一天要打3针的药,很有可能就没了市场。

王俊峰判断,明年二三季度会是“真正的深寒”,一些企业会因为融不到钱而被迫和别的企业合并,一些投资机构会因募不到资而投不了项目,投资违约的情况也会越来越多。他建议同行:第一,要拿到钱保证自己活下去。第二,看项目时,多想想它们是否真的有前景。而且投资聚焦在某一个点上,形成局部突破。

和资本寒冬同时被谈论的是,一二级市场的倒挂,二者有一定关联性。袁宏伟谈到,松禾投资的某个企业,去年估值过高,今年融资时很被动。“它的估值不可能降,但是不降就拿不到钱,这是一个悖论”。

袁宏伟也会建议他们的被投企业:不要太在意估值高低,要充分考虑能不能活下去。对投资机构来说,必须考虑为投资人(LP)带来更多的收益。尽管松禾资金充裕,但他们认为还有更好的机会,接下来的策略是“多看(项目)、少动(做投资决策)”。

从邹其芳的观察,开一家诊所,生存没什么大问题。面对生存挑战的,是连锁机构。连锁机构是一种企业行为,企业发展是有规律的,跟人的成长相近。在成长过程中,一定要下功夫建立内核。“对人来讲,是人品支撑了他的发展。对企业而言,企业的人品是文化和价值观。如果企业不在文化和价值观下功夫,盲目快速发展,会导致一系列后续问题。

持久战

“口腔领域真正快速发展的时期还没到”,邹其芳分析国际上几个不同的口腔医疗市场后发现:美国、日本、韩国的一个共性是:口腔行业的发展和国家经济发展密切相关,且口腔行业快速发展的起点是人均GDP达到1万美元。

根据国家统计局网站发布的《2017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17年中国全年人均GDP为8836美元,即不到1万美元。“所以说,在真正的风口来临之前,谁能生存下来最重要”。

王俊峰和邹其芳第一次见面,是在2004年。至今,王依然记得,当时邹跟他提到“口腔是一个大市场,前景无限好。但意识提高需要一个过程。那年大家信奉的是“牙疼不是病,疼起来要命”。也就是说,人们对口腔健康的意识,还停留在“只要牙不疼,就没关系”。

十几年过去,王俊峰发现,越来越人开始关注牙齿健康。当牙出现了问题,大家的习惯变成了“不一定要到口腔医院去,可能到一个知名口腔连锁也可以”。消费升级的变化,也带来了企业营收的变化。在那个年代,口腔连锁的年收入要想实现过亿,几乎不可能。如今,中国至少有两家口腔连锁机构的年收入超过10亿元,未来年收入超过10亿元的中国口腔连锁机构,可能还会有5~8家。

“医疗是一个抗周期的行业,也是一个慢行业。这里面最关键的不是资本,而是专业、有经验的管理者、医生、技师”。这一点,王俊峰当年与邹其芳也聊过,瑞尔口腔深有体会。因此,这家公司花了很长时间,来建立自己的培训学校,培养了大量的人才。

美年大健康亦是医健行业抗周期的代表。目前,美年大健康在试图形成自己的一套闭环,从一家体检公司向一家生态系统企业演进。

“美年大健康这些年一直在实践中思考”,俞熔称,第一步是不断提升“检”这个环节的专业度和技术创新度。体检的应用场景当中,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俞熔举出的例子是,以前人们体检查胃病的方法传统,需要打麻醉药,将胃镜伸入体内,这让很多人觉得痛苦。美年大健康近年引入了创新产品,吞咽后的胶囊机器人可以在胃里做高清摄像。“这么一个小的技术创新,就带来消化道检查的大变革”。

在他看来,随着时间的推移,体检行业将慢慢减少对专家、医生经验的依赖,更多靠技术和管理流程上的创新。“健康体检的核心是专业的数据采集过程,不是靠经验判断的过程,靠经验判断往往不够周全”。

俞熔

美年大健康董事长俞熔

从点到线的发展,俞熔认为,一是“被用户需求倒逼”。用户体检完成后,还有很多服务需求需要被满足。就像前两天,俞熔在成都出差,一位女性跟他反馈“体检显示我的骨密度有点问题,你们能帮我怎样改善这种情况?”

二是国家政策使然。国家政策面把疑难重症交给了三甲医院,但是常见病、慢性病管理、健康教育交给更多医疗机构完成。三,整体创业大环境的发展,给创新企业带来很好的流量基础。

未来,美年大健康所致力于打通从体检到检后的风险评估,到健康管理,到配套保险等等,这也是国家鼓励的全生命周期健康管理。“现在这里面需求越来越强。我们的压力很大,机会也很大”,俞熔也提到,美年不大可能会靠自己的力量,会寻找合作伙伴,发挥平台价值。

就在10月底,美年大健康对外宣布联手平安好医生、中国人保以及美年生态圈企业优健康、大象医生,推出健康管理产品“美年好医生”,从单一体检迈向“检、存、管、医、保”结合。这一产品整合重点城市三甲医院资源,提供就医咨询、预约、住院等绿色通道服务,使消费者能足不出户与全国名医“面对面”,并应用了检后重大疾病保险、复查费用保险、体检意外保险。

新风向

俞熔总被问到一个问题:干细胞治疗(抗衰)行不行。其实这说明一个事实:富有质量的生命的延长,是人类终极的追求。

在俞熔看来,未来健康产业的主旋律,是全球进入老龄化这样一个确定性趋势之后,面临机遇和挑战。

“现在消耗社会和公共卫生资源最多的,不是那些看上去很凶猛的疾病,而是慢性病”。俞熔提到,去年有一个数据:全美为阿尔兹海默症(老年痴呆)所消耗的开支,包括医疗开支和其他开支,大概是9000亿美金。另一组大数据的分析是,80岁以上老人的老年痴呆发病率超过20%,85岁以上超过30%。

在这种情况下,主动医疗和主要健康的时代将来临,就像养老产业的真正核心是健康老人的消费升级,不简单的只是针对特定人群的关怀和治疗。“美年大健康将在做好雪中送炭的同时,也把锦上添花的事做好。而AI、大数据这些科技的力量,未来的5—10年内将极大提升效率”。

在柏煜看来,处方外流和连锁药店是新的机会。“在过去这几年当中,政策对整个医药行业的影响特别大。在过去三四年,中国连锁药店处在估值急速上升的阶段”。

柏煜6

康复之家董事长柏煜

柏煜一直在观察医药行业,他主持过的高端医疗论坛比较多,感受是“大家都在赌处方外流”。据柏煜透露,以处方药销售为主的医药电商行业,国内已经有两家上市公司,他们的运营成本是15个点左右。中国连锁药店的平均运营成本是28个点左右。可见互联网对医药销售的重要性,如果国家能推动网售处方药,将大大降低老百姓和医保的支出。

君联资本很早投过上市连锁药店一心堂。王俊峰回忆当年的投资逻辑:强烈看好连锁药店的发展,尤其是第一波出现的连锁药店,觉得会有企业跑出来。看好一心堂的原因,则是看重它对效率的把握。当时,一心堂让王俊峰印象非常深刻的事情是,公司发展还不大,但愿意率先花上千万元做ERP管理系统,降低管理和运营成本,把利润挤出来。第三,一心堂在西南地区形成了局部垄断。

王俊峰认为,中国连锁药店在未来的趋势是,向欧美的巨型连锁药店发展。当然,有规模背后,是有质量的盈利。有质量的盈利背后,是精细化的管理。此外,随着处方外流,中国连锁药店可能会迎来巨大市场。过去这两年,王俊峰明显感觉到,资本,尤其是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在积极介入到连锁药店的并购。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