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文化自信的底气哪里来?

2018-12-03 17:48 | 作者:

文化自信的底气哪里来3

“中国是唯一一个文脉没有断的民族。经过了那么多战乱和民族冲突,仍然是一个强势的文化。”

文 |《中国企业家》记者  李原

编辑 | 林文龙

图片来源 | 中企图库

在中国五千年的历史上,中国一度是充满着文化优越感的国家。互联网的连接让全球的文化传播变得前所未有地便捷,让“地球村”成为了可能。

另一方面,西方文化的强势冲击又让文化从业者陷入了焦虑:如何能将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传播开去,让世界更多国家和人群了解中国,从而将中国文化传承下来,是当代文化工作者的重要命题。

带着这样的问题,12月1日,在由《中国企业家》杂志主办,一汽-大众奥迪作为首席战略合作伙伴的2018(第十七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几位文化产业的领军人物在“文化自信的底气哪里来”的尖峰论坛上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论坛的主持人是爱奇艺高级副总裁耿聃浩,与会嘉宾包括:嘉德投资董事总裁、CEO寇勤,邓亚萍体育产业投资基金创始人邓亚萍,量子体育VSPN CEO应书岭,中国文化产业发展集团公司董事总经理陈彦,吉林动画学院创始人、董事长、校长郑立国,鼎盛文化产业投资公司总裁梅洪。

首先,耿聃浩回顾了2018年的文化热点现象——《延禧攻略》的热播。这部“清宫职场剧”的火爆使延禧宫成为了网红的“打卡点”,并在全球70多个国家做了发行,优秀文化作品对民众的巨大影响力显而易见。由此,耿聃浩向各位嘉宾抛出了一个问题:中央对于文化的强调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已经变成了一个时代话题。如何能在坚持优秀文化的同时,吸收国外的流行元素,如何确立自己的文化自信?

爱奇艺高级副总裁耿聃浩

爱奇艺高级副总裁耿聃浩

寇勤率先发言,他首先肯定“文化自信”确实已经被提到了新的高度。关于“文化自信”,寇勤在嘉德二十多年的工作中感受到,中国文化价值的认同感和国际影响力已经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当下再提“文化自信”,源于国家、国力的发展到达了新的层面,国际社会需求需要拓展更大的空间。

嘉德投资董事总裁、CEO寇勤。4

嘉德投资董事总裁、CEO寇勤

 

“文化自信靠宣传和加大投入是不够的,它真的是个软实力。在教育中,中国文化的比重还是不够的,自信先要从自觉开始。”

第二位嘉宾邓亚萍作为家喻户晓的乒乓国手,又历经了多次职业身份转型,对于文化自信有深刻的切身体会。邓亚萍曾以奥运申奥形象大使的身份,参与到争取奥委会委员选票的工作。“2000年时,100多个委员只有不到一半的人来过中国,他们对中国有根深蒂固的看法,沟通工作非常艰难。”而在2008年奥运会后,邓亚萍听到了更多人对于中国的赞美,表达了对于了解中国的愿望。“我当时感到了由衷的文化自信。”

邓亚萍体育产业投资基金创始人邓亚萍04

邓亚萍体育产业投资基金创始人邓亚萍

应书岭作为年轻一代的创业者,对于国际化有更多观察。目前,应书岭的公司已经有一半以上的收入来自海外。同时,他也感受到了中国大陆经济实力的崛起给文化产业带来了深刻的变化。他以观察到的台湾企业变化为例,台湾人现在在看爱奇艺和线上综艺,玩中国大陆企业开发的游戏,看国漫。“《延禧攻略》花费三四个亿的制作在台湾地区来看,是超大的投入。”

量子体育VSPN CEO应书岭4

量子体育VSPN CEO应书岭

陈彦对于“文化自信”抱有更为乐观的态度,因为放眼全球来看,

陈彦认为,中国文化是具有包容性的,是一个活化的、不断在进步和传承的文化。“发展中可能会遇到挫折,但前进的道路是曲折上升的。”

中国文化产业发展集团公司董事总经理陈彦3

中国文化产业发展集团公司董事总经理陈彦

 

35岁创立动画学院前,郑立国是做房地产开发的,积累了一些资金。但对于文化的传承,他感到焦虑,在创立动画学院的过程中,郑立国体会到:国家经济的强大,在不断地助推文化产业发展。同时,企业和互联网的崛起也帮助了中华民族文化的创新和文化自信。

吉林动画学院创始人、董事长、校长郑立国31

吉林动画学院创始人、董事长、校长郑立国

对于文化传承,梅洪特别强调创新能力的重要。“我们一直在通过现代的手段和方式将固化的历史文化进行活化,比如我们在承德历时八年打造的实景演出康熙大典。我们今年还在广东做了一台大戏,通过六祖惠能来传达普世价值观。”

鼎盛文化产业投资公司总裁梅洪7

鼎盛文化产业投资公司总裁梅洪

 

接下来,耿聃浩向各位嘉宾提出了文化作品如何能够走出去,影响全世界更多国家地区和人群的问题。

寇勤从切身体会出发,感到过去20多年,中国文化做的更多是价值观的输出。“以前中国文物是不值钱的,现在大家都了解到传统文化艺术是有价值的。”另外,寇勤强调,文化光靠有“钱”是不够的。“有钱还包括你的知识、鉴赏力、判断力、人的品质、优雅得体。所以走出去既包括物质形态,也包括精神形态。”

对于文化“走出去”,邓亚萍看到的变化更为直观。90年代的国人还秉持着“唯金牌论”,体育承担了提升士气的作用。当下,大家对于金牌已经没有那么多的执念,允许更有个性、张扬的运动员如傅园慧的出现,“这些都与文化自信密不可分。”

如何在自信的前提下,进一步推广中国的文化?邓亚萍认为,我们可以更多去发掘中国的优势项目。“例如NBA就有一套完整的商业逻辑、推广和造星方式。”同时,要让公众了解更多体育的内涵、体育精神、体育文化。“体育能够帮我们更好地团队协作、坚韧不拔、持之以恒地追求,这些精神层面的东西我们宣传的太少。”因此,邓亚萍认为,体育产业刚刚起步,路还有很长。

前段时间,IG战队夺得了2018英雄联盟世界总决赛冠军,引发了舆论的热烈反响。在游戏领域,应书岭认为中国的文化“走出去”已经具备了很强的竞争力,但也需要一个更扎实的载体。“文化比拼的是综合竞争力,比如我们将三国项目推到日本,当地有几百万人玩了这个游戏后,会出现有一万多人基于此进行再创作,相当于文化的二次传播。”因此,文化传播可以与商业结合得再紧密一些,搭载更多样的形式。

陈彦将“走出去”归纳为价值观、优良形态和科技的结合。“纳粹集中营被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很颠覆我的认知,这说明传是要有反思的智慧,承则要取其精华。”

郑立国认为,中国文化走出去最成功的还是孔子学院,对于全球的影响力非常巨大。如何将中国内核的传统文化,搭载上时尚的元素,进行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与艺术和技术进行有机的融合,需要文化企业做深层次的探讨。

梅洪觉得,“走出去”这个词有些流于形式,文化“走出去”目前更多是“出去走”,而不是真正走入了人心。“我们的文化创新能力是亟待提升的”,文化需要用一个更为开放的胸怀去做融合。

中国企业领袖年会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自2002年创立,至今已连续举办十七届,被称为“中国的达沃斯”,一汽-大众奥迪是2018(第十七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首席战略合作伙伴。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