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科创板能否诞生下一个BAT?

2018-12-05 11:32 | 作者:

1543980435410

汪潮涌表示,希望未来科创板能支持数字经济的发展,同时也让中国的投资人分享数字经济带来的成长红利,让中国未来的BAT在市值不大的时候能够在A股上市,和二级市场中国投资人一起分享成长回报。

综合编辑|《中国企业家》记者 崔鹏

图片来源 | 中企图库

新经济已经成为推动中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在全球十大市值最高的公司中,新经济公司占据七家,在全球独角兽公司中,中国公司超过40%。

境内资本市场正在对新经济公司敞开怀抱,今年小米和美团等新经济公司纷纷赴港上市,国内科创板的筹划也在紧密进行中。

在经济结构转型的关键时期,创业者应该如何应对?一二级市场的新变化如何解读?12月1日,在《中国企业家》杂志主办的2018(第十七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诸多一线投资机构负责人和上市公司企业家聚在一起,针对这些话题各抒己见。

关于科创板

美国的资本市场,有三分之一左右市值由数字经济企业贡献:IT、互联网和人工智能相关企业。微软上周正式超过苹果市值,2个月以前亚马逊市值超过1万亿美金,微软、苹果、亚马逊、谷歌、Facebook这几家市值都在5000亿美元以上。

目前中国A股市场数字经济企业占的数值多少只有3%,这是非常低的构成比例。中国IT互联网企业在海外上市创造市值增幅超过10万亿人民币,但根据中国基金业协会的报告,中国公募基金成立15年,总共创造了2万亿元利润投资回报,反差比较明显。

信中利资本集团创始人、董事长汪潮涌表示,希望未来科创板能支持数字经济的发展,同时也让中国的投资人分享数字经济带来的成长红利,让中国未来的BAT在市值不大的时候能够在A股上市,和二级市场中国投资人一起分享成长回报。

WechatIMG460

信中利资本集团创始人、董事长汪潮涌。

他希望科创板以及A股其他板块,允许创投机构中有规模的、有业绩的、十年历史以上的、有退出项目的公司去上市,获得许可,形成长期的资本,从源头上解决中国人民币创投基金太小、太短、太弱、退出难的问题。

汉能投资集团董事长陈宏表示,中国很多企业在国内要排好多年还不确定能上市,VC投进去不确定能马上退出,各种各样的政策变化和不确定性导致了最近很多问题。

他希望科创板的成立,能尽量模仿香港和美国等地区已经证明的发达资本市场的一些规律。

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刘二海认为,A股错失了整个网络时代,过去二十年大部分互联网企业都不在国内上市。而纳斯达克能成长是因为有苹果、微软和Facebook等优秀公司。

WechatIMG459

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刘二海。

其实中国市场本身能赚到钱,所以国外的养老金和主权基金才愿意进来。但人民币基金本身不好赚钱,因为投资企业上市的市场选择有限,大部分都选择美国和香港市场。

目前人民币基金中80%的资金来自政府引导资金,科创板有助于帮助调动民间资本。

一二级市场反差

陈宏认为,一级市场的反应相较于二级市场来说,会有6-9个月的滞后期,2019年中国整个一级市场中很多公司会遇到下一轮融资估值比前一轮低的情况。

WechatIMG461

汉能投资集团董事长陈宏。

人民币基金的趋势是自从4月27日资管新规出来以后,就把人民币基金的LP弹药给打没了。同时,很多人民币基金的LP是企业家,他们现在产生了现金流问题,直接影响了人民币基金的资金来源。新的基金融不到钱,老的基金再要钱拿不到,导致人民币基金飞单的几率增加。

汪潮涌说,“20年前我们刚创业的时候,那时候投个几百万美金到互联网公司就是一大笔钱。10年前,投几千万美金就是一大笔钱。5年前投几亿美金,可以支持一个互联网公司。现在几十亿美金烧掉了,这个互联网公司还不一定能做成,生死未卜。”

所以,当下资本的投入产出比非常重要,他认为现在市场上叫苦的那批投资机构,是因为过去几年冲得太猛,刚刚成立的几百亿、几千亿的基金就追头部企业,头部独角兽越贵越投,现在估值倒挂出现了价值回调。

对于资本效率偏低的问题,陈宏表达了同样看法。他认为过去的资本效率并不高,现在基金正变的越来越谨慎,不太愿意投亏钱很多、效率不高的企业。以前很多机构看到好企业,想尽办法冲进去把额度拿下来,今天他们也变得更加谨慎,更愿意去等待合适的估值。

星巴克上市的时候值大约2.7亿美金,现在是900亿美金左右,这个增值基本被二级市场拿走。“如果你10年前做过IPO,融大约1亿美金左右,其实不错的。今天很多企业在私募市场中可以融到1亿、5亿甚至10亿美金,也就是说企业待在私有市场的时间比原来长得多。”

同时今年小米和美团等公司上市市值都在三四千亿港币,这个价值比原来(相比星巴克等公司)要高得多,所以有很多价值被一级市场收割,一级市场基金规模不断增长。企业家不上市就可以拿到很多钱,所以有不少企业家选择在公司比较大的时候,才去上市。

一二级市场融资定价方式不同,二级市场是公开市场定价,一级市场是一小规模人来决定价格。由于二级市场的机构和散户很多,像投票一样给企业定价,就会出现跟一级市场价值不符甚至低于一级市场定价的情况。

如何过冬

近期包括腾讯和阿里在内的绝大部分中概股市值集体下跌,寺库创始人兼CEO李日学说近期在美国上市的很多企业家见面都不喜欢谈论股票,“没什么好谈的,唯一区别就是掉得多一点还是少一点”。

WechatIMG462

寺库创始人兼CEO李日学。

很多新经济公司都在关心如何过冬。

在汪潮涌的观察中,有三个领域局部下滑比较明显,首先是文化创意产业,近几个月有上千家影视工作室关门,拿到融资的公司非常少。在类金融领域中,很多创始人关门跑路,投资人大面积遭遇损失。在区块链人工智能领域,全球数字货币/资产的价值都在大幅贬值,人工智能投资泡沫明显,企业价格上涨过快。

陈宏表示,目前头部主流VC和PE基金普遍不缺钱,当一级市场估值合理、企业不再大肆烧钱的时候,真正的企业和商业模式才会出现。根据国外的数据统计,VC一级市场投资回报最好的时候是金融危机的时候,企业估值低,整体经济形势向前发展,

云米全屋互联网家电创始人兼CEO陈小平认为,这一轮经济的调整应该是新旧模式的转换,经济的引擎正在发生变化,企业模式和方向也要进行有针对性的调整。

WechatIMG463

云米全屋互联网家电创始人兼CEO陈小平。

从1978年到1998年,可以看做中国企业创业的启蒙时代,当时企业家既缺钱也没有技术,更谈不上管理能力。联想创业早期的20万元,在那个“万元户”的年代已经不算少。

所以在中国企业创业的早期阶段,钱的问题很难解决,大部分企业家都是从管理层面突破,无论是联想、海尔还是华为,都有一套自己的管理方法论。

而1998年到2018年期间,中国的互联网创业公司开启大跃进时代,在这段时间内由于风险投资的兴起,大部分企业已经没有钱和管理的烦恼,决定企业能否在寒冬存活的重要因素是创新。

刘二海说,近几年很多项目都是一窝蜂上,“要做单车满大街就是自行车,赤橙黄绿青蓝紫,颜色都不够用;一说充电宝,满街都是充电宝”。

所以,简单的创新诸如做一些网络创业和流量平台就能成功的时代已经过去,未来创业公司需要做更多的重度创新,创业环境也在自我转换。

陈小平表示,公司在今年3月产生上市想法,9月份就已经登录纳斯达克,中间几乎没有遇到波折,6个月的上市时间在今年非常难得。他认为经济的调整更多是在检验企业的模式,如果能代表未来方向,那就不需要担心周期问题。

2008年经济危机的时期,寺库正式创立。李日学说,“做企业一定有春夏秋冬的准备,不可能等着冬天下雪的时候才去买衣服”,拥抱寒冬是一个判断问题。寺库去年上市后并没有进行调整,而是接着融资,今年8月份融资结束后市场就有了明显变化,他的预判得到应验。

陈宏建议创业者在寒冬时期不要灰心,“因为可能竞争对手跟你的情况是一样的”,双方都没有太多钱可以烧的时候,只要商业模式够好,方向明确团队靠谱,依然能拿到钱或者冲得很快。

他认为优秀企业不用担心资金问题,A级头部企业只要方向对了,最多融资周期从3个月拉长到4-5个月,并不影响基金追投的意愿。

但如果一个企业今天很亏钱,在行业里不是龙头企业,融资就会比较难。因为美元基金不愿意投,因为它们喜欢投能够冲出来变成领导者的企业,同时人民币基金的钱又不是很充足。

对于那些希望上市的创业者,陈小平提出了几个意见:首先需要有一个比较好的投资方向,其次是业务成长逻辑清晰,“你的轨迹、竞争方向、业务构成是比较清晰的”,第三是通过数字证明公司未来行或者现在已经可行,私募市场只要基金相信就可以,但公募市场需要用数字证明企业能持续盈利。

李日学对创业者的建议是,不要过多在意估值,“我觉得很多企业完蛋就是因为面子问题”;尽早上市能让外界更相信企业的品牌,同时能找到更多合作伙伴。

“我们从去年9月22日上市到今年大概十四个月时间,谈成了非常多以前很难谈的合作。我们做高端消费品市场的要跟海外很多几百年的品牌去合作,以前真的很难谈,他们说你就是一个小的私营企业,没有经过公开的资本市场的检验,他不敢把他的品牌、商品交到我们手上来,上市后我们谈成了非常多有意思的合作。”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