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金融过冬术

2018-12-07 13:43 | 作者:

轮播图-尖峰论坛3-2 综合施策“稳金融”3

在过冬阶段,企业家要稳自己的经营,尤其是要稳主营、稳周转,这也是企业现在应该做的事。

整理 | 《中国企业家》记者  张弘

编辑 | 徐昙

图片来源 | 中企图库

2018年以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呼声很高,“融资难”占了主导。12月2日,在由《中国企业家》杂志主办、一汽-大众奥迪作为首席战略合作伙伴的2018(第十七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来自金融行业的企业家在现场声称确实感受到了寒冬降临。面对寒冬,金融行业如何度过寒冬,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企业家们达成两点共识:一是服务实体经济,是稳金融的根基,要回到服务实体经济的本源而不是一刀切去杠杆;二是金融的根本不是止步不前,而是靠进一步的改革开放创新。

金融业是一个市场参与者众多的系统工程,如果没有对未来形势形成一个良好的、稳定的预期,要稳金融很难。今年以来,很多民营企业面临着融资难、融资贵,但民营企业本身在取得金融资源和金融信任的过程中也有很多方面要去改善。在过冬阶段,企业家要稳自己的经营,尤其是要稳主营、稳周转,这也是企业现在应给做的事。

浙江科发资本董事长陈晓锋

浙江科发资本董事长陈晓

在现场,表示回归初心、倡导金融创新并致力于服务好实体经济的声音成为主流。“企业就是再困难也要坚守,要做好自己的主业,寒冷的冬天总会过去,春天的脚步就不远了”,浙江科发资本董事长陈晓锋说。

背后动因

“现在一旦实业有问题,就会怪到金融业。但金融企业也是一个企业,需要赚钱,自己的风险也要控制。通过市场化机制配置资源是非常有必要的。”陈晓锋说。

这些被诟病的现象、问题也是现在资本市场面临的困惑。易方达基金公司董事长詹余引指出,目前资本市场很多机制有待完善,比如大股东质押存在两大问题:第一,借短钱,却投了长项目,或者说资金的用途时间比较长,中间就会出现资金链问题。第二,质押后缺乏较好的对冲风险机制。

易方达基金公司董事长詹余引。8

易方达基金公司董事长詹余引

上海华瑞银行行长、董事朱韬进一步从宏观层面指出,这几年包括在未来相当长一段历史时期,中国金融行业实际上主要是三条主线:一是风险防范、二是服务实体、三是金融改革。目前防范金融风险成为整个金融行业最突出的话题。而所有的金融风险防控的目标最终是为了回归本源、服务实体,提升实体经济的服务的能力,提升整个结构性改革过程当中实体经济转型升级结构调整的效率。

上海华瑞银行行长、董事朱韬。

上海华瑞银行行长、董事朱韬

五矿信托总经理王卓则分析了从2007年发展到现在,信托行业的企业目前也明显感到融资难、融资贵。其次,证券市场、股市、汇率等出现了大幅度波动,跟每一个人息息相关的房市也受到了巨大影响。再次,金融企业不缺钱,但从年初到现在降准后,真正需要钱的却拿不到钱。

五矿信托总经理王卓。

五矿信托总经理王卓

至于在这些问题背后的动因,除了受到中美贸易战的影响,还包括:一是经济形势不好,以前投的项目在扩张期大量投放,一旦出现波动,投放会缩量很大,出现了风险;二是金融机构也存在短期化、货币化现象。三是金融机构偏爱做短期化、结构化创新,导致金融堆积出现“多层线道”的现象。

作为保险圈的企业代表,安心保险董事长黄胜则认为保险业受宏观经济的影响也很大。他认为,稳金融更深层次的原因是中国金融企业创新能力不足,远远赶不上实体经济发展,对实体经济的有效供给是严重不足。

安心保险董事长黄胜。

安心保险董事长黄胜

稳金融“过冬术”

“金融本身是一个衍生市场,是服务于实体经济的市场,如果实体经济发展不好,金融很难独立稳住,这是一个基本共识,因此稳金融的根基在于把实体经济搞好。”华软资本创始人、董事长王广宇说。

在所有的金融工具里,与实体经济结合最紧密的产品就是股权投资,企业的投资者也承担风险。不管是债、银行贷款,还是融资租赁,这些产品都承担着另一个层面的风险。而在整个大势之下,这个行业也在探索一条属于自己新路。

王广宇进一步解释道,供给侧结构改革中的去杠杆,政策和方向整体是对的,但总体上国有企业部门的杠杆更严重,而实际结果是去到了民营企业部门。如果从更大的结构来讲,政府负债的问题很严重,但最后去杠杆的结果是使得企业部门的负债和居民部门的负债受到的影响更大。

华软资本创始人、董事长王广宇

华软资本创始人、董事长王广宇

他认为稳金融在于,一是要坚定地推动整个金融市场的开放和市场化。从基础的汇率、利率、国际化的定价、无风险收益率、债券的无风险收益率这些基本价格的定价,到产业牌照问题、对外开放问题等,这些还没有完全实现市场化。稳金融的根本,不是把这个市场进一步封闭起来,而是坚定不移地推进开放,以市场化的方式推进这个市场的稳定性。二是是要让实体经济能够发展起来,能够让实体经济赚到钱,让实体经济产生各类融资的需求。

五矿信托总经理王卓认为,政府部门要在货币政策上去做精准滴灌,在财政政策上要减负增效,在监管政策上要精准发力;让过剩的产能真正去产能,去产能的同时也去杠杆;要加大并购重组的力度;金融企业要从自身做起,要加大投放力度,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

除此之外,法制环境也是稳金融的重要保障。黄胜认为首先要有配套的法律环境;其次相应监管的法律制度也要跟上;再次,金融企业要“一般企业化”,要建立好的法制环境。在严监管的同时,要给金融企业创新的空间,这才是稳金融最根本的解决之道。

朱韬则提出了三条基本解决路径:一是金融改革和金融开放,对内对外的金融开放及多层次、多元化的法治化、市场化、职业化的整个金融生态体系的改革;二是稳金融指的是既要稳定金融风险的整体形势,同时要清晰这些风险防范的终极目标;三是通过改革开放的方式推动金融核心竞争力提升的信心要稳定。

陈晓锋认为,稳金融一定要抓重点和难点,重点在于要重视上市公司质押问题。难点在于怎么给中小企业、实体经济贷款,机制上存在很大问题,突破点在于改革,他建议利率可提高,因为民营企业拿到的利率本来就很高。投贷要联动,考核层面要允许不良率提高。

而中国的金融稳定问题,还是要回到基本面的问题。不稳定或风险本质上还是发展的问题,导致出现金融大而不强的局面。易宝支付创始人、CEO唐彬认为金融有三个基石:制度+信息+科技。

易宝支付创始人、CEO唐彬

易宝支付创始人、CEO唐彬

这三股力量如果不均衡,金融不可能理性、稳定发展。金融稳定,就要突破制度这个框架,超越制度去思考一些技术、信息、新的主体方式。就支付角度而言,可以通过科技能力、沉淀的商户资源及一些场景和运营能力,为实体经济做很多有意义的事。比如支付可以让企业非常方便地把钱收过来。比如说消费金融很大的问题是信息不对称,可以通过数据来判断这个是否是有风险。

稳金融,要超越金融来看金融,金融的目的不是金融本身,而是为了经济、为了生活。唐彬认为经济方面应该进一步地多元化,金融方面本身更多要从制度走向信息、走向科技,三股力量推动它平衡发展。

詹余引认为,一是信息更加对称,二是有思想碰撞,探讨出或做出更好的决策,三是有一个纠错或者自我优化的机制,如果这几点做到了,不光是稳金融,信心也有了。

这对所有金融政策的制定者、监管者、从业者也提出了要求,王广宇认为,包括实体经济、投资者在内,如果大家抱着金融初心去做事,可能金融好的趋势会更早的出现。黄胜也表示,如果中国的金融企业从业者都以一种工匠的精神去推动金融创新,踏踏实实地为普通的消费者、为企业服务,中国的金融业一定大有可为,冬天一定会很快过去。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