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告别摩拜

2019-01-25 20:02 | 作者: 王玄璇

屏幕快照 2019-01-25 下午8.02.00

当摩拜委身美团,一个梦也结束了。

文 | 《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玄璇   编辑 | 马吉英   头图摄影 | 史小兵

 

在委身美团点评近10个月后,摩拜单车在某种程度上也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1月23日上午,美团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王慧文发布内部信,宣布摩拜已全面接入美团APP,摩拜单车将成为美团LBS平台单车事业部,由他本人兼任事业部总经理。

王慧文在内部信中表示,目前美团APP和摩拜APP均支持扫码骑车,未来摩拜单车品牌将更名为美团单车,美团APP将成为其国内唯一入口。至于更名过渡期有多长,美团方面并未明确。

《中国企业家》杂志了解到,摩拜员工也在23日上午收到内部邮件,邮件显示摩拜CEO刘禹将离开摩拜去创业。为方便沟通,摩拜北京办公室将在2月底搬至美团集团总部。

2018年4月底,刘禹被任命为摩拜总裁,一个月前出任摩拜CEO。在摩拜员工看来,刘禹给人的感觉是“比较年轻有为,经常穿一条宽松的军绿色裤子和毛衫,很肥大的那种”。

实际上,在此之前,摩拜内部已经在进行人员优化和软件打通,摩拜的财务和人事已经向美团汇报。

最激动的时刻远去

平安夜这天,摩拜员工李晓松一大早收到领导发来的信息:到了来我办公室。李晓松预感不太好,磨蹭到九点半才从家里出门。他记得那天阳光明媚,但温度很低。怀着忐忑的心情来到公司后,他发现以往站在公司门口的保安都进了办公区域。

李晓松在公司人员优化的名单上。接下来的流程很紧凑,在小会议室,领导面露难色:“公司最近有一些业务调整,一会有个会,你去参加一下。”去到大会议室,那里已经有十几名同事,人事部门给了大家两个选择:被裁,赔偿金N+1,以及转岗。李晓松选择了转岗,紧接着去了旁边的会议室面试。当天他被通知转岗成功,第二天搬工位。李晓松心中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下。

实际上,在李晓松被谈话的一周前,公司人员优化的讯号已经出现。“各个公司都在裁员,周一、周二所有小会议室都订满了,阿姨(摩拜员工对胡玮炜的称呼)还走了。”李晓松觉得,胡玮炜卸任是人员优化“最大的迹象”。周末凌晨看到胡玮炜发的全员邮件时,李晓松一晚上没睡好,“我手上没有特别重要的任务,如果裁员,可能有我”。

关于摩拜这次优化的比例有很多种说法,有员工告诉《中国企业家》,他所在的部门有约130人,30多人被优化。一名国际研发部门员工表示,自己所在部门有300多人,约30多人被优化,比例为10%左右。有媒体援引摩拜高管的说法是,“裁员比例达到30%”。对此摩拜相关部门回应《中国企业家》:“完全不属实,有一定优化比例,是正常业务调整,绝对没有30%这么多。”

“被美团收购后,有些岗位不需要那么多人了,从5个缩减为3个,有些不重要的业务整个组没了。”上述国际研发部门员工说道。

多位摩拜员工告诉《中国企业家》,美团收购摩拜后,公司没有出现大家所担心的大震荡。虽然原CEO王晓峰、CTO夏一平和创始人胡玮炜相继离开,但在这次优化之前,和员工直接相关的变动并不多。有副总裁主动离职,美团派了高管来,在业务上没有过多干预。

在摩拜员工王一飞看来,胡玮炜完成了内部信中说的“阶段性使命”,把摩拜平稳地交接给了接任者CEO刘禹。

“被美团收购其实还好,不然收缩更大,裁员会提前,也会涉及更多人。”王一飞接受收购与人员优化的事实,对他来说,共享单车这场梦已经结束了,“感觉一觉醒来,公司全没了,自己拼了半天,变成别人的东西。胡玮炜在的时候还能稳定军心,现在阿姨也走了。”

大半年以来,一些同事陆续离职,王一飞虽然选择继续留下,但对他来说,最激动的时刻早已远去,现在只是一份工作而已。

梦想急刹车

王一飞在几家创业公司工作过,摩拜是他最喜欢的一家。2015年摩拜还未上线运营时,他就加入了。当时他只是对这家公司好奇,面试时夏一平描绘的蓝图打动了他:我们会服务几百万、上千万用户,而且你能改变一些人的生活。

摩拜的发展也把这张蓝图变成了现实。“经历了一家创业公司从零开始到爆发式增长,再到现在的平稳期,这三年多真是一言难尽。很多时候我在想,可能一生很难再遇到这样一家公司。”王一飞说。

对不少摩拜员工来说,最开心的一段时间或许是2016年4月摩拜正式上线到2017年上半年。2016年8月,摩拜进入北京,在北大校园里做宣传。“那可是ofo的老巢。”王一飞感到很兴奋,“(上线)不到半年,我们已经有几百万订单量,感觉特别爽。后来订单量每天几万、十几万地增长,公司也在大量造车。”

2017年春节过后是王一飞加班最狠的时候,经常到晚上12点,偶尔还要通宵。摩拜和ofo争着推出红包车、月卡、免费骑行,摩拜订单每天涨一两百万是常态,速度快到来不及给王一飞反应的时间。“大家都在憋着劲去做事,什么事都很着急,无法停下来思考,就这样被推着走。”

到了2017年下半年,媒体上出现摩拜每月亏损数亿的消息,这让员工感到“很难想象”。王一飞一直认为,这个项目盈利能力不是特别强,但至少能在微利的基础上去寻找其他盈利模式。如果亏损程度如媒体所写,摩拜还能继续得到资本的支持吗?他有些担心。

王一飞回忆摩拜面临的两次危机,都和钱相关。一次是在2015年9月,由于硬件开发投入巨大,李斌投资的几百万元用完了,管理团队不得不去借钱。在李斌接受《商业周刊》的一次采访中也提到,摩拜早期资金周转困难时,胡玮炜自己去借钱。之后愉悦资本的A轮投资进来后,资金问题才有所缓解。

第二次危机是退押风波。2017年年底,部分用户反映押金难退,大众无法接受摩拜官方回应的“与网络第三方支付平台的产品设计有关”的理由,选择退押金的用户大量出现。王一飞回忆,那时正好是企业结账日,钱都在企业账户里,微信和支付宝账户里的钱很少,不够退押金。加上当时系统又出现了一个bug,用户被告知退款成功,但其实押金无法到账。当时公司只能紧急修复,一个个核查。

据《中国企业家》了解,账户的问题一直存在,但在发展上升期时,充进公司微信和支付宝账户的押金数额比申请退押的数额多,这一问题没有引起重视。从那之后,公司会留很多钱在这两个账户中,财务每天会看数据。

但对摩拜来说,资金紧张问题似乎一直没有彻底解决。2017年摩拜没有开年会,承诺的年终奖部分员工也没有发足。不过2018年4月,摩拜被美团收购的消息宣布时,王一飞还是不敢相信:“怎么就被收购了呢,还是业务不搭界的美团。”他感到遗憾。

李晓松的焦虑感更重。他进入公司不久,摩拜就被美团收购,紧接着王晓峰离开。他印象中的王晓峰经常穿着牛仔裤加T恤,牛仔裤里可能还塞瓶矿泉水,说话很有意思。在一次全员大会上,员工问公司被收购后如何发展,王晓峰说,“你们要问些尖锐的问题”。接着有人问:“你们三个什么时候走?”王晓峰、胡玮炜、夏一平笑笑,回答暂时不走。

胡玮炜离开后,李晓松的担忧又多了一层。“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他说,“大家都是跟着胡玮炜干起来的,美团不会太多地考虑员工,N+1的赔偿只是按法律要求的来实行。有一些80后员工家里有小孩,压力还是挺大的。”

一位被裁员工对摩拜的处理方式感到不满,虽然有赔偿,但他感觉“处理方式很伤人”。忙着找工作的他没有具体说明“伤人”的原因。在摩拜员工离职群中,大家也在讨论要做好维权持久战的准备。

刘云在被裁后很平静:“共享单车越做越差,现在摩拜和ofo是双输的局面。我觉得走了挺好的,有同事羡慕我说想被裁,也不全是开玩笑。”

“从员工角度看待摩拜被收购,好像还不错。”一位ofo在职员工对《中国企业家》说。同时,他也表示看好ofo接下来的商业化探索。

摩拜落幕

在美团发布内部信,宣布摩拜全面接入美团APP之前,有观点认为,共享单车硝烟散去,摩拜进入了全面收缩期。但有摩拜在职员工告诉《中国企业家》,“收缩”一词不合适。“以前在扩张期,摩拜会为了铺量、融资做一些明知是错的事情,现在不再追求扩张数据,而是更看重周转率、开锁成功率及车辆健康度,做好了长跑的准备。”该员工说,“2018年以来,公司进入平稳期。”

她举例称,过去摩拜在城市铺车时,和竞争对手比拼数量,原因之一是应对监管。如果对手投了20万辆车,摩拜只投了10万辆,当监管部门认为车辆太多要求每家撤掉50%时,对手还剩10万辆,摩拜只剩下5万辆,就会非常被动,所以需要打提前量。现在不会再出现这样的问题。

胡玮炜在2018年12月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过去7个月摩拜几乎没有投入新车,但订单在上涨。

在海外,摩拜2018年撤出了英国曼彻斯特和美国华盛顿两座城市,摩拜官方回应《中国企业家》称,撤出原因分别是“单车遭遇严重的损毁和盗窃”与“华盛顿试运营了一年,数据很好,但当地政府不增加配额”。除了这两个城市外,摩拜在已经进入的另外19个国家都正常运营。

在一次部门周会上,有员工问副总裁收购后是否会裁员,该副总裁说“暂时不会,王兴‘吃相’还挺好看的,没有立马对管理层大换血”。

但这并不意味着美团对摩拜的整合处在静止状态。

美团收购摩拜时,一种普遍的观点是单车还不具有独立的商业价值,通过协同可以在美团的体系内形成闭环效应。美团点评上市时,公司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王慧文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摩拜不是一个跟打车相关的业务,美团更看重摩拜与平台的整合,财务上没有把独立盈利作为摩拜短期最主要的目标。

“摩拜对美团的本地生活布局有重要意义,是重要的流量入口。”远望资本创始合伙人田鸿飞对本刊表示,摩拜与美团尚未协同可能是因为美团打车业务暂停,也没有给摩拜找到更好的领头羊。

从此次王慧文在内部信中释放的信息来看,美团对如何整合摩拜已经有了清晰的路径。而王慧文兼任事业部总经理,也可见美团对单车事业部的重视程度。

摩拜B轮投资方、熊猫资本合伙人李论此前向《中国企业家》表示,摩拜与美团的协同效应体现在用户扩展上,不少中老年用户会骑摩拜,他们可以是美团的新增用户。另外李论根据美团点评财报算了一笔账,据财报披露,摩拜有710万辆车,保守估计一辆车一天被骑5次,单次收入1元,每月骑20多天,收入可以达到9亿元。美团招股书公布收购以来26天摩拜的折旧和运营成本分别是3.96亿元、1.58亿元,这样算来,未来摩拜每月的利润相当可观。

根据财报,从2018年4月4日到6月30日,摩拜贡献了4.72亿的收入,不足以覆盖26天的折旧和运营成本。但在2018年三季度,由于摩拜和网约车业务均改善了运营效率,该部分的亏损净额相较二季度有所减少。

美团点评也在寻找把协同价值变成现实的途径。有摩拜工作人员告诉《中国企业家》,摩拜把美团餐盒制成了自行车挡泥板,目前已经通过审核,随时可以量产。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王一飞、李晓松、刘云均为化名)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