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科创板将至,这六个要点不可不知

2019-03-05 14:19 | 作者: 李碧雯

屏幕快照 2019-03-04 下午4.31.33

全国政协委员、证监会信息中心主任张野表示,不能简单将科创板看作是中国版的纳斯达克。

文丨《中国企业家》记者 李碧雯   编辑丨马吉英   头图摄影丨史小兵

 

科创板作为国内资本市场改革的试验田,在全国两会期间也受到热议。

全国政协委员、证监会信息中心主任张野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表示,不能简单将科创板看作是中国版的纳斯达克。在其看来,科创板的一系列制度的推行更多是聚焦目前资本市场存在的问题,对症下药。

张野认为,科创板在发行审核、注册制、退市制度、上市、交易等方面都跟过去不同,“是全方位对于资本市场的梳理和问题的解决方案。”

3月3日,上交所发布《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企业上市推荐指引》(以下简称《推荐指引》),对科创板的具体定位、优先推荐标准、科技创新评估标准、重点推荐领域做出了具体规定。

该《推荐指引》表示,保荐机构在把握科创板定位时,应遵循四项原则,包括坚持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经济主战场、面向国家重大需求;尊重科技创新规律和企业发展规律;处理好科技创新企业当前现实和科创板建设目标的关系,处理好优先推荐科创板重点支持的企业与兼顾科创板包容的企业之间的关系。

此外,对于哪些企业可以优先推荐上科创板,该《推荐指引》明确了三类标准:

一是符合国家战略、突破关键核心技术、市场认可度高的科技创新企业;二是属于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设备、新材料、新能源、节能环保以及生物医药等高科技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的科技创新企业,三是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和制造业深度融合的科技创新企业。

涉及重点七大领域,包括新一代信息技术领域、高端装备领域、新材料领域、新能源领域、节能环保领域、生物医药领域以及符合科创板定位的其他领域。

此前,3月1日,证监会发布了《科创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注册管理办法(试行)》和《科创板上市公司持续监督管理办法(试行)》,同时上交所也发布了相关规则和配套指引,这也意味着科创板正式开闸,拟投资科创板的投资者已经可以开户。

据悉,目前科创板的推出正在紧锣密鼓的筹备中。为了突出科创板科技特性,从一开始便使用了电子化,以加快审核进度。上交所科技创新咨询委员会也正在组建过程中。

一场资本市场的变革,正在紧锣密鼓推进中。

一、让该退的公司退下来

在退市制度方面,此前证监会副主席阎庆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强调要把好上市的入口和出口。

据不完全统计,从2001年到2018年,A股仅有51家退市企业,不死鸟、壳交易在过去A股市场屡见不鲜。

然而,科创板推出的退市制度将在此方面做出尝试。根据上交所发布的《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上市规则》规定,对于存在欺诈发行、重大信息披露违规、涉及国家安全、公共安全等行为,以及在交易所系统连续120个交易日实现累计股票成交量低于200万股,连续20个交易日股票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市值均低于3亿元、股东数量均低于400人的科创板企业实行强制退市。

这被称为“史上最严退市制度”。张野表示,“过去如何根据中国资本市场特点去安排退市制度,虽然一直在考虑,没有下太大决心。而这次科创板下定决心让该退的公司退下来,应该是历史性的突破。”

二、允许符合标准的红筹架构公司登陆科创板

此次科创板的亮点之一在于,允许符合标准的红筹架构公司登陆科创板,这对于科技创新企业和背后的一级市场投资者来说是重大利好。

全国政协委员、国泰君安国际董事会主席兼行政总裁阎峰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表示,过去很多红筹架构的公司主要业务在国内,因为组织架构的问题,只能在香港或国外资本市场募集资金,目前科创板实行红筹结构是非常好的事情。

实际上,在上述涉及的七大领域中,有不少企业是采用红筹架构,科创板对红筹架构公司的放开有利于国内资本市场留住这些新经济企业。

全国政协委员、申万宏源首席经济学家杨成长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表示,此次科创板对于同股不同权、红筹架构的企业设置体现了包容性原则,让企业获得PE、VC融资的同时也能使创始人掌握企业的主动权。但在包容背后,也需要加强相关方面的监管。

“科创板可以允许有特殊表决权的安排,但是这个特殊表决权它在市场退出时就需要有不同的条件。此外一些科技型企业的大股东在过去存在一些不合理套现行为,对于投资人来讲很难把握,因此我们需要加强监管,除了规范披露内容之外,对所有影响到企业股价的因素都需要披露,目前从制度设计上也被充分考虑了。”

三、交易所和券商工作重心变了

交易所的审核原则从以往的及时性、准确性、完整性向充分性、一致性、可理解性转变。“过去老三性信息披露更多是向监管机构披露,而新三性更多是向投资者披露。”张野认为,披露重点的转变也将带来审核效率的提升。

实际上,由于注册制推行更多以披露为核心,这也就意味着过去实行了5年多的23倍市盈率的规定在科创板将不复存在。“不给窗口指导,一切让市场来选择。”张野表示。

对于券商而言,阎峰认为科创板推出让券商有了更多可以辅导的企业,但是同时也面临着企业家诚信、披露方面的挑战。

此外,目前在科创板主要实行市场询价制度,其中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网下机构配售比例不少于50%。实际发行未达到预计市值,即视为发行失败。如何对拟申请上市科创板企业进行估值也是券商需要面临的新问题。

“过去对于券商来说发行上市都是标准化的,但是现在对我们来讲更为重要的是如何专业化。”阎峰告诉《中国企业家》。

四、要小心独角兽成为“毒角兽”

2018年4月,阎峰曾在财新举办的某论坛上谈及要小心独角兽成为”毒角兽”,因为其担心一些独角兽估值过高。阎峰的担心不无道理,实际上,去年港交所中概股IPO破发率超过70%。

对于如何看科创板企业上市后存在的破发风险,阎峰表示,主要还是看上市企业估值。不过其表示,此次实行的保荐人跟投策略,有利于保荐人和发行企业形成风险共同体。

五、流动性风险可控

张野认为,此后条件成熟时引入做市商交易制度,一旦流动性出问题,会有一些制度上的完善。“还是看上市公司本质如何,如果是好公司加上完善的制度保障,整体风险还是可控的。”

六、对于科创类企业不能简单贴标签

全国政协委员、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表示,当前我国有一大批企业真正成为高科技领域的高成长企业,是科创板成功的关键和底气。科创板的推出为我国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和促进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提供了重要支撑。

此外,杨成长建议,对于科创类企业不能简单贴标签。除了聚焦于国家核心技术、战略性产业之外,同时也应该允许那些真正具有科技内涵的传统企业能够创造条件登陆科创板。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