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沪江全部裁员?最新进展来了

2019-03-07 15:40 | 作者: 赵东山

沪江1

无论是否在早前融资轮次中签有对赌协议,当前整体经济环境、港股市场表现、教育行业特性、销售成本高企、内部组织臃肿等问题都不容回避,这些都是知名在线教育平台沪江面临尴尬处境的重要原因。

文丨《中国企业家》记者 赵东山   编辑丨齐介仑   头图来源丨被访者供图

 

通过港股上市聆讯3个多月后,迟迟未能挂牌的在线教育平台沪江教育却迎来了大裁员。

3月6日早上,有网友爆料称,因上市对赌协议失败,沪江已崩盘,正全部裁员,市场部、督导部、老师将全部被下岗,所有高层都“拜拜”。

《中国企业家》第一时间向沪江求证,沪江官方回复称,“95%裁员”是谣言,严重失实,但公司确实针对亏损业务线进行了优化和合并,进一步加强增收减支力度,提升抗风险和对接资本市场的能力;此外,沪江上市正在进行中,对赌协议不存在,会选择合适的IPO发行时间。

针对此事,沪江第一大股东涌金方面也回应称,沪江教育加速盈利是全体董事及股东集体决策的成果,符合公司发展战略,涌金会全力支持沪江减亏增效,以及对接资本市场的各项举措。

紧随其后,3月6日中午12点25分,沪江创始人、董事长兼CEO伏彩瑞(又名“阿诺”)发布一封题为《致全体沪江人:一如继往,砥砺前行》的内部邮件。

伏彩瑞在邮件称,针对存在的问题,经征询股东及董事会意见,公司管理层决定,为继续强化科技服务学习专注度,优化业务健康度,同时实现客户学习效果与公司盈利目标,公司将2019年作为改革年,提升客户服务意识,持续优化业务结构。

“各位沪江人,我们身处剧烈变化的时代,不进则退,为了最终服务好学习者,我们责任重大,更需要通过一次次的自我否定式的蜕变实现自我进化。”伏彩瑞表示。

裁员早有迹象

虽然沪江没有公开确认人员调整比例,但是《中国企业家》从沪江目前在职员工处了解到,根据公司内部的系统,沪江总员工数在春节前最高时达到2400多人,但是截至3月6日下午3点,已只有1700多人,而此次裁员几乎涉及所有部门。

不过,沪江组织调整及裁员似乎早有迹象。

知乎上一位自称是沪江旗下产品Hitalk教学团队口语测评老师的用户,晒出3月5日收到解雇通知的微信截图,截图显示,“由于沪江业务调整,demo课程已经停止”。

一位沪江平台老师向《中国企业家》反映,目前联系不上沪江的业务负责人,“可能裁员比较仓促,没做好收尾工作交接”。

此外,一位求职者3月1日在脉脉吐槽称,在面试沪江第二轮教研岗位时,辛苦准备了一周完整的课程和试讲之后,却在面试前2分钟被面试官告知,“不用参加面试了”。

早在1月30日,教育媒体芥末堆也曾报道,有读者爆料,一份标注有“集团CEO、总裁办公室”的通知显示,沪江核心管理层集体降薪20%~50%,所有高管贡献出独立办公室用于业务拓展、协同办公或会议室使用,同时多名高管职务被调整。

沪江由创业者伏彩瑞于2001年创办,彼时伏彩瑞还是上海理工大学大三学生。在开始的5年间,沪江一直维持公益运行。2006年,以8个人共筹集8万块钱的资金起步,沪江开始公司化运营。2014年,沪江获得百度8000万美元C轮投资,打破当时在线教育领域单笔融资额纪录。

沪江最早是日语和小语种学习业务起家,自2001年成立至今,沪江已经推出沪江网校、CCtalk、Hitalk三大核心业务,并拥有沪江开心词场等多款工具类产品,业务涵盖语言学习、职业教育以及考研辅导。

从2015年开始,沪江还启动了投资业务。根据天眼查提供的数据,目前沪江已经有19起公开投资,其中包括国际语言教学平台italki、中小学在线一对一补习平台海风教育、全球留学生跨境服务平台学无国界myOffer、韩语教育机构首尔教育等。

2018年7月3日,沪江正式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并于同年11月22日通过了上市聆讯,但此后一直没有确定关于挂牌上市的进一步时间。

裁员深层原因

在多鲸资本创始人姚玉飞看来,沪江此次裁员属正常的业务调整,主要是将非盈利的板块裁掉,去芜存菁,降本增效,保证顺利上市。

过去一年多时间,沪江迅猛扩张,团队增加了1000多人,但因为融资不顺利,企业成本高企,影响到上市进程,而上市及上市之后的股价又直接和早前各轮次投资人的利益挂钩;加之当下时间点,港股市场表现欠佳,数据没有达到理想状态,最终沪江走入如此尴尬境地。

沪江招股书显示,沪江在2015年、2016年2017年的亏损净额分别为2.80亿元、4.22亿元、5.37亿元,2018年前8个月,这一数字进一步扩大到8.63亿元。

除了连年亏损,根据此前格隆汇报道,沪江教育在多轮融资中,签订了对赌协议;如未能按时在2018年年底前完成上市发行,沪江须回购投资者持有的股份,回购价格为投资价款加上按年息10%复利计算的利息之和。

2019年,在各大互联网公司都在调整优化的背景下,沪江的成本结构调整显得尤其刻不容缓。

在姚玉飞看来,目前沪江网校、CCtalk、Hitalk三条业务线同时运行,成本非常高,除了沪江网校已有一定的用户口碑外,CCtalk和Hitalk都还处于树立口碑的阶段,面临众多的竞争对手;而教育行业本身发展速度相对很慢,口碑树立需要一定的时间周期。

沪江招股书另显示,2015年、2016年、2017年,仅销售及分销开支,就已分别占沪江总收入的132.2%、115.3%和106.1%。一个可供参考的数据是,2017年,新东方在线的销售成本1.43亿元,沪江的销售成本高达2.23亿元;销售及推广开支一项,沪江的支出为5.89亿元,是新东方在线的4.5倍。

在姚玉飞看来,沪江销售成本较高的一大原因是,目前在高客单价的语言培训市场,因为在线教育的渗透率比较低,电话销售还是主要销售方式,各平台大都通过该方式获取顾客并让顾客付费,这种销售方式本身就成本非常高;加之最近几年资本的疯狂涌入和市场竞争的加剧,用户的意识远没跟上企业宣传的速度,导致获客成本越来越高。

此外,也有在线教育行业从业者向《中国企业家》爆料称,因为CCtalk是一个综合性的在线教育平台,做的是平台服务的生意,主要由入驻的第三方教育机构或者老师网上授课,沪江内部的销售员工以及入驻机构或老师在实际工作中也存在刷业绩的行为,他们一边薅公司补贴,一边拿业务提成。

而更重要的背景是,目前在线教育企业的亏损几乎是行业普遍现象。财报数据显示,2015年~2017年,在线教育公司51Talk净亏损额分别为3.27亿元、5.15亿元、5.81亿元,尚德教育净亏损额分别为3.18亿元、2.54亿元、9.19亿元。

沪江何时挂牌?

伏彩瑞在前述3月6日内部邮件中亦有提及,但并未明确。“基于公司业务发展需要,公司会根据国内外资本市场情况,选择合适的IPO发行时间。”他说。

不管大环境还是自身,沪江的上市之路还充满坎坷。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