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阿里的物流棋局:从混战到大一统

2019-03-18 14:18 | 作者: 徐硕 来源:《中国企业家》

屏幕快照 2019-03-18 下午2.14.42

“三通”(圆通、申通、中通)皆被阿里收入囊中,从混战到统一的时刻即将来临。

文丨《中国企业家》记者 徐硕   编辑丨徐昙   头图来源丨中企图库

 

阿里的物流棋局下,焦虑的人越来越多,除了王卫、刘强东,还有黄峥(拼多多创始人)。

阿里的物流版图又入一子。3月11日,申通引入阿里巴巴作为战略投资者,后者将支付46.6亿元,间接获得申通快递14.65%的股份,申通也将成为“三通”中最后一个被阿里招入麾下的企业。

14年前(2005年),当淘宝的成交额突破80亿元,超越了当年的沃尔玛时,马云便不惜南下向王卫伸出橄榄枝,希望借助顺丰的物流网络体系,支撑起淘宝不断增长的业务量,但由于双方在快递方面的理念不同,最终被王卫婉拒。

彼时的淘宝成立刚刚不过两年,为了解决邮政包裹速度慢且价格贵的问题,马云还在四处寻找快递企业以求合作,可当时不管是邮政22元/单的运费,还是顺丰20元/单、三通一达(圆通、申通、中通、韵达)18元/单的运费,都很难带动电商消费群体的崛起。而除了圆通,此时的“桐庐帮”(三通一达等均起家于浙江桐庐)快递公司们还都看不上马云,更不要说当2005年圆通创始人喻渭蛟接受了淘宝将快递价格降到8元/单时,引来了“桐庐帮”一片骂声。

但逐利是商人的本质。在看到圆通的日业务量飙升,短短几年就冲到行业第一的位置后,“桐庐帮”们便坐不住了。最先迈出第一步的就是申通,2006年,申通董事长陈德军找到了当时淘宝网总经理孙彤宇,双方决定在淘宝开发一套推荐物流的系统,申通、圆通、EMS等成为第一批合作伙伴,后来中通、韵达、百世等公司也陆续接入,也为阿里后续的物流网络打下了基础。

大概“桐庐帮”们也没想到,能借助电商找到自己的定位迅速崛起,其业务量不仅占据了中国快递业的半壁江山,还能纷纷走向上市实现资本化。只是故事发展到后来也颇具戏剧性,“桐庐帮”们仿佛给自己挖了一个坑,在业务量不断增长的那些年,对淘宝等电商平台的依赖性也逐渐加深。截至2018年底,大部分公司90%的业务量均来自电商件。

而此时,阿里在其中的话语权不断加强。自2008年起,阿里就开始投资百世物流,6轮投资后,阿里在百世物流的占比接近1/3,投票权占比46.6%,话语权与创始人周韶宁相当;2015年阿里投资圆通,获得其20%的股份,尽管后来有所减持,但仍持有其近17%的股份;2018年阿里联手菜鸟向中通快递投资了13.8亿美元,持股约10%。

至此,阿里的物流棋局已然明朗,手握申通、圆通、中通、百世四大民营快递企业,以期在未来的物流版图上大展拳脚,只是在棋盘的另一边,还有京东、顺丰尚不分敌我的企业,阿里最终能否一统江湖还是个未知数,更何况此前的申通一直处于“通达系”的最末端,尽管2018年业绩有所增长,但能否通过此举逆势翻盘,还尚需时间验证。

阿里的物流野心

要说阿里之意不在物流上,显然有失公允。即便是马云此前一直对外强调阿里“不做物流”,菜鸟也从不把自己定义为物流公司。

但在物流领域的投资上,阿里出手一向阔气得很。2018年,在全球智慧物流峰会上,马云就曾宣称将在物流领域投资上千亿,来建设智能物流骨干网,实现全国24小时、全球72小时必达。“要想实现这个大物流体系,阿里以菜鸟为主体,只能不停地投入成本,用金钱来换时间。”快递专家赵小敏解释道。而据《中国企业家》不完全统计,截至2019年3月,阿里巴巴(含关联公司云锋基金)在国内知名快递中投资累计超过259亿元。

根据申通快递最新公告显示,其控股股东德殷投资拟新设两家新公司(A和B),而当德殷投资将其持有的上市公司53.76%的股份出资或转让给新公司后,新公司A将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9.90%,而阿里巴巴将支付对价人民币46.6亿元,获得新公司A 49%的股权。

阿里方面表示,希望通过各方共同努力,将物流成本占GDP比重由目前的16%降低到5%,从而提升整个制造业的效率。而在多位业内从业者看来,随着新零售业务的扩张,对阿里来说,更需要在短时间内完成物流体系及上下游链条的搭建。

“阿里是平台型公司,电商平台需要物流公司来支持,而通过股权投资等方式可以增加其对快递公司的话语权,并在数据运营、技术等方面给予支持。”双壹咨询首席专家龚福照解释说,未来3年,整个快递业的营收将突破万亿级别,阿里作为上游企业显然不想错过这个机会。再加上由于拼多多的崛起,势必会对快递公司进行分流,而通过控股的方式,也给阿里在未来战略的防御上提供了一个很好的选择。

在赵小敏看来,此举并不意味着阿里会去控制“通达系”,而是需要“通达系”主动拥抱阿里,寻求突破。但事实是,从阿里已经控股的几家公司来看,效果显然不尽如人意。

以圆通为例,作为通达系中最早与阿里开始合作的民营快递企业,先是独享了电商快递红利期,一举夺得快递业老大的位置,可在2015年阿里入股后,圆通的市场占有率反而一直在下降,截止到2018年末,已经降到行业第三,“能不能保住第三,未知数也很大。”赵小敏说,从业务上来讲,圆通在上市后,并没有利用好阿里的机会,夯实其主营业务,而是去频繁地扩大护城河,这对“通达系”来说尤为不利。

马云也是恨铁不成钢,在2017年的全球智慧物流峰会上,他表示目前还没有在国内看到哪家公司,在眼光、格局、组织、技术等方面做好了准备,来迎接10亿包裹时代的到来。到了2018年天猫双十一,单日物流订单量就达到了10.42亿,马云预言成真。就把负责阿里物流体系的菜鸟网络推到了台前,仓储、运输、落地等各个环节受到考验。

而菜鸟之于快递公司更像是一个联盟中心。对于阿里来说,把鸡蛋全放在一个篮子里显然是不明智的,除了入股“通达系”,阿里和菜鸟更是投资了点我达、饿了么、苏宁云商等快递物流公司,进行深度绑定。“再加上整个快递行业的基础、技术能力比较薄弱,我们更希望通过技术、数据运营的方式,构建新的物流网络,在各个环节进行优化。”菜鸟相关人员解释道。

多强争霸已开启

尽管中国的快递物流市场足够大,阿里和菜鸟也没有办法无视环伺在旁的京东和顺丰。

自2017年京东物流正式成立子公司开始独立运营后,不仅面向社会全面开放,同时进一步提高供应链效率,并在快递、快运、大件、冷链等方面持续发力。虽然刘强东早就不满足于服务自家电商平台的B端用户,但多位业内人士分析,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京东物流仍旧很难摆脱其B2B电商平台的属性,未来成为社会化物流公司的可能性居多,可以更好地发挥其高质量服务的优势。

更加不能回避的是,2018年顺丰开始了“买买买”的节奏,买飞机、建机场,投资东南亚物流公司,以及斥资55亿元收购DHL北京和香港的供应链业务,注重自身行业解决方案的能力。

2018年3月,阿里集团CEO张勇亲自担任菜鸟董事长,随着新零售的快速发展,阿里已将“淘宝为天、菜鸟为地”纳入其整体战略布局中。而据此前阿里财报披露的数据显示,阿里巴巴、菜鸟智能物流网络已经吸引了全球3000多家物流企业参与其中,与中国邮政、俄罗斯邮政等组成万国邮联体系,与中欧班列、东南亚和澳洲海运专线网络形成了常态化运输合作等。2017年底,外界估算菜鸟估值已达1000亿元以上。

在赵小敏看来,即便如此,未来的快递物流企业将处于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竞争格局。“从中长期来讲,顺丰是阿里的合作伙伴,从上游走向下游,有更多的主动权。”赵小敏认为,菜鸟在物流行业投资不会随着入股申通就告一段落,而会继续加大在仓储、机器人、无人仓、地产等方面的投入。

“入股申通,很有可能是阿里在淘系快递和中低端快递布局的最后一场大战,至于是否入股韵达已经不关系到战局的根本性问题。”罗戈研究潘永刚院长对《中国企业家》表示,但最主要的还是要看申通后续业务带来的实际影响。

业内人士表示,未来的5年对申通极为关键,如果团队不能重塑、网络不能变革、企业不会花钱的话,快递市场仍旧会恢复到常态,“就看申通能不能抓住这次机遇,成功逆袭。”龚福照说。

危机犹在

更大的不确定性,来自通达系限售股股票解禁后。

根据东方财富网数据中心显示,圆通速运、韵达快递的限售股解禁集中在2019年下半年,其中圆通解禁数量近20亿股,韵达解禁数量则超过1.12亿股股票,而申通快递的限售股解禁则在2019年12月27日,解禁数量近12亿股,等待它们的有可能是连续巨额的大股东套现以及估值大幅缩水。

圆通自从上市后,就从没消停过,建机场、买飞机、布局海外市场一个也没落下,但每一项在落地执行上又不及预期,“它把盘子铺得太大了,上市前遗留的问题又没解决完,很容易顾此失彼,费力不讨好。”一位接近圆通的人士说,除非圆通找到自己的主线,砍掉多余的支线,否则业绩很难有较大提升。

相比圆通的加速扩张,申通的情况更为窘迫。自2017年申通的业绩就一直在下滑,其2017年营收及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了28.1%和17.93%,却远没有达到该年物流行业45.69%、23.72%的平均增长水平。对此,其董事长陈德军在回应媒体时曾表示,“由于基础设施投资力度相对不足,公司核心城市的转运中心直营化比率比较低,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公司的发展。”

即便是2018年业绩有所回升,但申通快递还是通过发行债券、超短期融资券等方式进行募资,募资最高金额不超过60亿;2019年初,申通的股东频繁将手中的股权质押,上海申通公司则频繁发债筹钱,对此有业内人士表示,申通此举是为了更好地融资,优化债务结构以及满足企业自身的资金等需求。

事实上,资本化运作也会放大民营快递企业的问题,尤其是以加盟制为主的“通达系”快递,上市后大部分企业的业绩增长仍旧依靠着电商件“啃老本”,在其网点的布局及主营业务等方面有所欠缺。

“接下来就是挤泡沫,谁在裸泳一眼便知。”在赵小敏看来,“通达系”的快递模式决定了大股东会有套现的动作,而真正的变局要等到套现之后,“通达系快递是否战略上在规范的上市企业框架内来做、是否有精力有信心继续做深业务、是否能够做一家优秀的快递物流企业,这些问题仍旧悬而未决。”赵小敏解释,股东套现后,不管是实现财富自由还是将钱投入该企业,对企业而言,仍会有诸多变数。

即使背靠阿里这棵大树,桐庐帮的未来也没有变得更明朗。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