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人民想念五一黄金周

2019-03-22 10:49 | 作者:

屏幕快照 2019-03-22 上午10.46.42

五一黄金周取消12年了,今年,连五一小长假都没有了,人民很想念。

综合编辑丨武昭含   头图来源丨视觉中国

 

“总理,今年‘五一’还会放小长假吗?”

3月15日,总理记者会最后一个问题是关于“五一放假”这个问题。

李克强总理回答称:“我们会让有关部门抓紧研究,充分听取大家的意见。”

按照此前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2019年部分节假日安排的通知,今年劳动节假期安排为5月1日当天休息,不与周末连休。也就是说,大家熟悉的“五一小长假”没有了。

据了解,从2008年开始,五一假期就只有1天。2007年12月,国务院公布《国务院关于修改〈全国年节及纪念日放假办法〉的决定》,五一黄金周取消,五一只休一天;同时给清明、端午、中秋三个传统节日各设一天假。此后直至2018年,五一假期因与周末相邻,通过挪借、调休形成3天小长假。

那为何2019年五一假期不挪借周末形成小长假呢?

2013年底,全国假日办联合多家网站发布“法定节假日调休安排调查”。调查提出三个调休方案供网民投票,最终,C套方案支持率最高,其中明确,节假日逢周三时不调休,仅在当天放假。

今年5月1日当天正值周三,按照此前相关精神,节日逢周三时不调休,仅在当天放假,所以今年五一可能会没有小长假。

五一黄金周取消12年了,今年,连五一小长假都没有了,人民很想念。

近几年,也一直有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建议恢复五一黄金周假期,但均未被采纳。

今年两会期间,如何放假的话题频上热搜,截至发稿,微博话题#建议恢复五一长假#已达到4.8亿阅读,5.1万讨论,可见人们对于恢复五一长假的呼声很高。

3月15日下午,《政府工作报告》起草组成员、国务院研究室副主任郭玮解读《政府工作报告》修订情况时说,(确实)有的代表提出,恢复五一黄金周假期、延长春节假期等,但还需要有关方面深入研究,所以,没有被吸收采纳进入《政府工作报告》。

五一黄金周的故

1999年,为了应对亚洲金融危机,扩大内需,促进增长,我国借鉴国际假日调整的经验,出台黄金周制度。当年,国务院公布新的《全国年节及纪念日放假办法》,规定每年国庆节、春节和五一为法定节日,各休3天,加上倒休全国全体公民放假7天。自1999年“十一”、2000年的“春节”及“五一”起,7天黄金周旅游成国人生活的新亮点。

2007年,为了改变我国节假日缺少传统文化特色,且安排过于集中等诸多问题,我国再次进行了国家法定节假日的调整,出台《国务院关于修改〈全国年节及纪念日放假办法〉的决定》,2008年开始,五一黄金周消失了,变成小长假。

国家法定节假日调整研究小组说明取消黄金周的理由是,节假日安排过于集中,五一、十一期间人员流动数量庞大,交通拥挤,旅游安全隐患增大;居民大规模集中出游导致旅游产品短期内供给不足,旅游景区人满为患,破坏现象时有发生;长假期间消费过于集中,也给旅游及相关企业经营活动安排带来较大困难。黄金周对旅游行业并无裨益得到了旅游从业者的认同,对自然景观和历史文化遗迹造成了破坏。如北京故宫博物院最佳的日接待量为3万人,极限日接待量为8万人,但2000年5月2日创造了日接待12万名游客的纪录。

参考国务院发文发现,分假的初衷是为便于各地区、各部门及早合理安排节假日旅游、交通运输、生产经营等有关工作,将旅游进行分流,避免对景区造成过大压力。同时将传统节日纳入法定节假日,让人们可以在传统节日得到休息参加传统活动,增强传统节日意识。

新方案颁布后,争议一直存在。北京交通大学旅游管理系主任、中国知名旅游规划专家王衍用在接受中国网的访谈时明确表示:黄金周假期只能增加不能取消。

王衍用说,黄金周不是旅游黄金周,而是休假黄金周。黄金周应该是社会效益大于经济效益,一部分人从技术层面,盯上了黄金周在旅游方面出现的问题,没有从战略和宏观的眼光来看待这个问题。

王衍用认为,3个黄金周,除了春节特殊一点之外,其他两个7天可以说是为中国人成功地推行了休假制度,这才是最核心的问题。这次改革中把一些民俗的节日加进去,但是把黄金周的时间改掉,尤其是把五一黄金周取消,是一个“极端不恰当”的做法,因为春天正好是人们出游的季节,“春暖花开的时候人们春游和踏青,集中放假保障了老百姓休假的权益”。

广东国旅董事、总经理谷训才认为,五一长假是不少“驴友”的旅游假期,长假取消了,带薪休假虽可成为个人“灵活的黄金周”,但如果有些单位不实施或变相取消带薪休假,势必会有部分人的旅游计划受到影响。

2013年10月,全国假日办在多家网站发布“关于法定节假日放假安排的调查问卷”,面向社会广泛征集意见。“长假是否需要保留”、“小长假是否需要调休”等成为网友争议的焦点。在央视播出的《新闻1+1》节目中,主持人白岩松赞赏了用调查问卷征求意见的形式,并发表了自己对假期如何安排的看法。

白岩松表示,现有长假不仅需要保留,五一长假也应恢复,当有春节、五一、国庆三个长假时,至少有一个不用去调周末,大家的心情就会好很多,中国的发展节奏也需要增加这种节假日。

人们想念五一黄金周

随着我国经济不断发展,“休闲”的价值越来越明显,尤其是对大城市的白领来说,休闲不再是劳动后的休息,而是一种新的经济形态与生活观念,人们不再把休假当做“偷懒”,而是真正享受人生乐趣。人们总是想连休多日,于是,想办法拼假期,就成了一个重要的生活技能。

2014年,全国人大代表、海南省三亚市市长王勇在两会期间接受记者采访时称,黄金周景区人满为患与目前的休假制度有关。“休假制度要调整,我的建议是,以月为单位,每周休一天,攒到月底一起休4天。”这样一来,每月都能享受到“小长假”。

此后,每年两会,都有代表委员提出类似的建议,这本身足以说明存在一种普遍的对更长假期的渴望。

但五一黄金周改为多个小长假后,经常会出现为了凑三天假期而连上六、七天班的现象,不少人认为这种休假打乱了日常生活节奏,有点折腾。所以,恢复五一黄金周的呼声日益高涨。

“休息好了,才能把活干好,老百姓的幸福感也会油然而生。”来自辽宁省的全国人大代表谢金红提交《关于恢复“五一”长假的建议》时给出了如上理由。谢金红指出,2008年第一次取消五一长假实行小长假以来,表面上看,清明、五一、端午、中秋等4个小长假比原来五一长假多出了5天假期。但事实上4个小长假不如一个7天长假。3天小长假太短,旅游是疲于奔命。

谢金红认为,取消五一长假,对促进旅游业发展旅游经济规模的形成,不是一件好事。“全年仅有春节和国庆两个七天长假,不能满足实际需要。随着经济社会迅速发展,人民群众的工作节奏加快,异地就业普遍,人员往来频繁,家庭团聚,探亲访友,外出旅游,休闲娱乐等。”

北京外国语大学文创产业研究中心旅游研究所所长刘思敏认为,目前国内的休假总量并不算少,居于世界中等水平之上;人们之所以感觉“假荒”,是因为现行的休假结构不合理。

五一长假被取消后,只剩十一与春节两个长假,十一与春节假期之间仅相差三个多月时间,但春节到国庆之间相差甚远,约八个月的时间里没有长假。

刘思敏解释称,随着国内经济水平增长,人们精神需求提升,旅游成了很多人的选择。但“风景在远方”,除了国庆、春节两个长假外,其他诸如清明、端午等三天假期,并不足以支撑远游以及长途探亲等较为耗时的安排。

刘思敏建议,不仅应恢复原来的五一黄金周,还应在8月增设“避暑黄金周”。他解释说,无论是带薪休假还是增添小假,都无法真正意义上缓解出行压力,如果每个季度都设置黄金周,可以满足大家不同的休假需求。

刘思敏表示,人们集中在10月或寒暑期出游,这是消费习惯所决定。且人们回家探亲、办婚礼、甚至领略四季风光都成了刚需,但如今需求却成了“堰塞湖”,无法彻底得到满足。所以才有了今天国庆、春节人满为患的尴尬。

官方数据佐证了这一观点,文化和旅游部官网显示,2018年“五一”假日全国共接待国内游客1.47亿人次,实现国内旅游收入871.6亿元,但2018年国庆假期全国共接待国内游客7.26亿人次,实现国内旅游收入5990.8亿元。假期结束后,#国庆假期游客七亿#登上了微博热搜榜。

数据增长的背后,也让“拼假”成为了出游的主旋律,将五一的三天假期与带薪年假拼至四至八天的长假,从而实现中长线旅游成为了众多游客的选择。

据中国新闻网报道,对不少人来说想象中的国庆“七天乐”,实际却常常成了“七天忙”,有网友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选择在十一黄金周与父母旅游,并不是不知道当时的景点会人山人海,但因为平日很难等到父母都有空闲,所以只能在国庆期间和父母在景点“团聚”。

全国政协委员、合肥市律师协会会长周世虹认为,制约五一长假的实施因素已消除,恢复五一长假有利于促进消费,拉动内需。“适时调整放假时间,恢复五一长假,将会对经济平稳发展起到重要的促进作用。”

周世虹认为,“近十年来交通设施特别是高速铁路网的建成极大地改善和增加了交通运力,旅游景点的基础设施建设也获得了长足的发展,社会管理、应急事件处置能力显著增强,这些都为假期的管理和服务提供了较为充分的保障。”

参考资料:

《五一小长假会回来吗?代表委员同时建议恢复,现实因素很充分…》,中国经济网

《总感觉长假“不够用”?专家吁增设“避暑黄金周”》,中国新闻网

《法定节假日调整回顾:取消五一黄金周曾引争议》,法治周末

《五一黄金周什么时候取消的》,查查吧

《白岩松:坚决取消周末调休小长假 恢复五一黄金周》,人民网-传媒频道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