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苹果库克,宝马科鲁格……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9年会上,大咖们带来哪些精彩观点?

2019-03-25 10:50 | 作者:

屏幕快照 2019-03-25 上午10.46.59

3月23日,在数十场论坛中,涉及5G时代、全球贸易、社会不平等、智能商业、知识产权等议题,新技术与旧制度交织,商业潮流和前沿思想碰撞。

综合编辑 | 杨倩   头图来源 | 视频截图

 

中国的数字技术发展如此之快,令宝马集团董事长科鲁格都有些“落伍”。科鲁格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9年会上提到了一个有趣的细节,“在北京时,当时我是想拿信用卡取钱买单,但一个同事已经将手机掏出来把单买了”。

苹果公司CEO蒂姆·库克表示,非常感谢中国能够打开市场,将中国的社区对苹果公司开放。苹果也期待中国在未来不断地进一步开放,“这不仅仅是让中国以开放的方式实现自己的潜力,而且对于整个世界的金融也是至关重要。”

3月23-25日,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承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9年会,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论坛主题为“坚持扩大开放,促进合作共赢”。

3月23日,在数十场论坛中,涉及5G时代、全球贸易、社会不平等、智能商业、知识产权等议题,新技术与旧制度交织,商业潮流和前沿思想碰撞。众多企业家出席,他们发表了哪些精彩观点呢?

前卫vs保守

推出口红、火锅,首次开放“蹦迪”夜场,600岁的故宫很前卫。

故宫火锅为什么停业?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9年会上回应称,什么事情沾上故宫就火,但不能因为火什么都做,要把握好度。“火锅店出来,大家有争议,就遵从大家意见。”

单霁翔认为,故宫是一个可以讲好中国故事的地方,以“紫禁城里过大年”为例,故宫希望把过大年的习俗进行完整呈现,用880件文物藏品构成了6个故事。故宫正与科技积极拥抱,“比如,门神会跟观众打招呼,武门神会有一些迎新年的表现,在我们的数字展厅揭福,放烟花”,使人们通过室内沉浸式的展览感受到过年的习俗。

让单霁翔欣慰的是,过年期间,故宫的观众人数同比增长了70%,其中50%是北京的市民,50%以上是30岁以下的年轻人,“我真正感到紫禁城正青春,是成为年轻人喜欢的地方了”。

而相比之下,宝马集团董事长科鲁格却有些“落伍”。中国的数字技术发展如此之快,令科鲁格印象深刻,他提到了一个有趣的细节,“在北京时,当时我是想拿信用卡取钱买单,但一个同事已经将手机掏出来把单买了”。

在汽车技术方面,中国同样发展很快,已经在汽车中融入了语音识别等技术,宝马集团目前正在试点在中国推进4级自动驾驶技术,也正不断地和中国的相关机构和监管方合作,进行技术探索。

展望汽车行业发展时,科鲁格提出,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全球第一大贸易体,中国正引领着汽车电动化的发展,14亿人口的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汽车市场,也将是最大的电动汽车市场。“我们相信在未来几年,中国能够靠自己的能力实现汽车电动化,而宝马集团也会不断地支持中国政府实现电动化。”

关于未来发展的建议,克鲁格表示:第一,合作非常关键。第二,未来的汽车行业需要新的标准。这需要全球的企业和政府共同合作。第三,需要有新的贸易政策。

开放vs封闭

与企业界企盼的全球开放相对应,WTO近年来却步入停滞状态。

在“以开放引领未来”的开幕式演讲上,苹果公司CEO蒂姆·库克表示,苹果公司作为全球社区的一员,需要共同合作,无论是企业还是政府,还是非政府组织,苹果公司需要与之共同携手来改变世界。

库克称,非常感谢中国能够打开市场,将中国的社区对苹果公司开放。苹果也期待中国在未来不断地进一步开放,“这不仅仅是让中国以开放的方式实现自己的潜力,而且对于整个世界的金融也是至关重要。”库克还表示,愿意为在中国的200万开发者提供工具,为他们提供移动的应用程序,来为整个市场提供更多的支持。

中国中化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宁高宁则提出了七个疑问,射向“WTO是否还会存在”的靶心。

宁高宁表示,中国在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后,中国和世界都从中享受了益处,经历了二十年的黄金发展期。但是现在世界贸易组织似乎停滞了,美国在采取各种各样的措施在阻止WTO正常的运转。“我们现在甚至不知道未来WTO是否还会存在。”

除了争端解决机制、跨境电子商务政策等技术性问题需要解决,宁高宁认为,以下几个问题的共识,决定了WTO是否能够存活下去:我们是否还深信自由贸易、全球贸易,我们是否还需要贸易全球化,不同发展阶段的国家是否应该被公平对待,贸易和意识形态是否应该挂钩,贸易政策和一个国家的政治体系是否有关联,贸易平衡状态和一个国家在全球的地位有没有必然联系,以及贸易政策和国内大选是否应该关联等。

新技术vs旧制度

未来十年,5G毫无疑问是一项基础技术革命。

全球移动通信系统协会会长葛瑞德指出,展望一下2025年,13亿人会连接到5G网上,相信中国会在5G的时代起到引领的作用,中国至少有4亿人会实现5G的连接。现在整个移动产业已经带来3000万人的就业机会,在全球产生上万亿的收入,全球大概50亿人实现了连接。5G时代将是一个更加激动人心的时代。

联想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杨元庆指出,大多数人认为5G会让手机速度更快,看视频更流畅,其实远远不止如此。5G 50%以上的业务将会是在商用上。智能时代真正的开始是在5G商业化之后,各种新的应用空间将会被引爆。

杨元庆认为,5G最重要的三个应用场景是:无人驾驶、工厂机床以及社区。

第一,无人驾驶一定是要依赖于5G高速、低延时、宽覆盖的特性;第二,工厂的机床变得越来越智能,计算的模块、网络的模块都会加进去,通过5G相互地连接起来,通过大数据的分析,能够让这些流程更加高效,能够让决策更加及时、更加精准。第三,将来,每个小区都会有5G基站,通讯、看视频都会更加顺畅。

谈到5G最主要的应用行业时,杨元庆表示,第一个毫无疑问是制造业,所有工厂都会因为5G而插上翅膀,将出现更多智能IOT、智能计算的应用,大量传统的行业设备,像工厂的机床、鼓风机、医院的设备都将有可能实现智能化的改造。第二个是教育行业。

在这样一个数字时代,汽车、零售等传统行业如何变革?

关于数字经济时代企业的调整和变革,沃尔沃集团总裁、CEO马丁·伦德斯泰特指出,数字时代来临,未来交通出行方式也要作出相应改变。“未来的卡车不止是单纯的卡车,而是与城市交通和物流有更多的联结。”他指出,沃尔沃每年会拿出20亿美元投入到车联网、自动驾驶、人工智能等领域,他认为这些技术能够对整个交通系统的优化起到积极作用,甚至改变整个路面状况。

零售企业出身的物美集团董事长张文中更有危机感。他表示零售企业仍然面临着数字化的挑战,传统零售尽管依然占据着80%的市场份额,但新的进攻者在以非常强劲的势头推进,零售企业要进行更加迅速的变革。“今天大家已经达成共识,区分线上线下、区分传统零售企业和电子商务企业已经没有意义。”不过,传统零售企业的线下网点和供应链依然是很大的资源优势,零售企业应该真正回归到降低成本、优化模式的轨道。

“人口专家”、携程集团董事局主席、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梁建章指出,中国的数字经济能够在短时间内取得蓬勃发展,主要受益于庞大的人口。但目前中国年轻人口的数量和比例都在下降,而且降速还比较快,将影响中国在劳动力和创新方面的优势。

与此同时,新技术也给知识产权的保护带来挑战。

国家知识产权局副局长甘绍宁认为,完善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对开放创新至关重要,没有知识产权保护,就不会有创新。新技术挑战,比如当前人工智能、互联网和大数据的发展,对原有的知识产权制度提出挑战。他举例称,“现在有些国家出现用人工智能的方式创作音乐、文学作品的现象,那么这个作品的版权是归软件的使用者还是软件的开发人呢?”

伊利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执行总裁张剑秋呼吁,国家在加强知识产权制度改革的同时,也一定要加大打击力度。每逢节假日期间,在城乡结合部、农村等地方的市场上充斥着各类假冒伪劣产品,建议多部委合作对这类市场进行整顿,让更多消费者买到健康安全的产品。

“今天的消费市场与以往相比发生剧烈变化,90后、00后对个性化、多样化、定制化的产品需求越来越强烈,企业需要探索新的模式。”张剑秋说。

美国UL公司总裁、首席执行官伟廉仕认为,知识产权和创新是非常好的伙伴。纽约股市市值最高的10家企业中,有7家都曾是初创型企业。在创新精神方面,大学发挥着重要的作用,通过建立研发中心,通过与私营部门之间合作伙伴关系,通过政府支持促进初创企业发展。

富裕vs贫困

美国桥水投资公司董事长瑞·达利欧表示,社会不平等不仅仅是经济问题,甚至还会阻碍经济增长。经济的目的是为了改善大多数人的福祉。但实际上,贫富差距越来越大。10%美国最富的人群,收入相当于美国剩下90%人群收入的总和。

达利欧认为,全球化在减小国家间不平等的同时,加剧了各国内部不平等,因此贫富差距的问题比很多经济问题更紧迫。在调节贫富差距方面,慈善将会在其中发挥重要的作用。中国慈善机构正在从无到有不断发展起来。如果富人只关心自己的话,那么整个经济体制就会受到影响。

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斯蒂格利茨表示,GDP的增长不一定能带来大多数公民收入的增长,也并不一定带来生活生活水平的提高,GDP并不是衡量经济和社会状态最好的指标。有人指出,中国在35年中,所创造的不平等,相当于美国200年创造的不平等。斯蒂格利茨认为,教育、户口制度、社会保障、税收制度方面的调整都可以改善社会不平等。

斯蒂格利茨认为,中美都需要提高劳动力部门收入在国民收入中的占比。美国是因为大企业增长的垄断力量,以及工会力量的降低。中国则是因为国有企业以及以往的政策对企业部门的过分倾斜。

扩张vs障碍

中国正在步入飞速城镇化的跃迁时代,城市群的概念被提出来,甚至被认为可能重新定义房地产。

太古集团主席施铭伦认为,21世纪将会是人类第一个城市化的世纪,现在超过50%的人口居住在城市,未来这个数字会增加到70%。到2050年的时候,中国将有超过7亿的城市居民。

中国城镇化变化的速度是史无前例的,但是城镇化的成果并不是被每个人所平均分享的,大湾区、京津冀和以上海为核心的地区,基本上占了中国大部分人口,并且贡献了中国38%的GDP。随着工业从东部向西部转移,新的城市群不断崛起,比如成都、重庆地区就是非常典型的案例。

绿地集团董事长张玉良认为,城市群将会对我国的房地产行业产生影响,特别是将重新定义房地产的潜力市场,“将来对房地产可能会按城市群的思路进行考虑,不要再简单地拿一线城市、二线城市、三线城市、四线城市乃至五线城市去划分市场增长性。”

要发展城市群,一是要提高中心城市的首位度,中心城市是带动城市群发展的龙头,世界级的城市群都有一个世界级的中心城市作为“群主”。二是要大力发展现代都市圈,打破行政管辖的界限。适时调整行政区划,优化空间布局和管理体制。

张玉良认为,高质量推动城市群建设应该适应城市化的基本规律,要把握若干重要原则:

一、要发挥行政导向和引导作用;

二、发展比较优势,不同城市之间根据资源禀赋错位发展,避免低水平、同质化;

三、要创新,加强制度供给。打破影响发展城市群发展的障碍,比如人口、土地规划、产业招商、公共服务、教育医疗等。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