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罗永浩的新人设:干一行垮一行的行业冥灯?

2019-04-01 14:08 | 作者:

VCG11477657557罗永浩

当年公然宣称“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时隔多年后,他也终于承认,“为了自己之前讲过的话,而把企业推向危险的边缘,是一个很幼稚的想法” 。

综合编辑丨高欢欢   头图来源丨视觉中国

 

2019年,代表“草根创业者春天”的罗永浩并没有等来自己的春天。

3月28日,天眼查数据显示,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卸任了第五家锤子子公司锤子软件(北京)有限公司法人,且多名高管被移除出该公司主要人员。同日,周鸿祎对此调侃道,“之前手机发布会大家流行讲段子,但段子手阵亡对自己打击很大。”

截至目前,曾经属于罗永浩的锤子品牌及其相关公司,现已悉数受让,换了姓名。

事实上,从2018年12月开始,罗永浩陆续卸任了4家锤子旗下公司法定代表人;2019年2月5日和2月28日,先后退出“聊天宝”相关公司股东行列;3月8日,罗永浩将锤子科技生态链品牌——畅呼吸出售给了优点科技。

从去年底到现在,锤子科技的一系列变动都表明该公司已经走到了绝路。首先是资产变卖,其次是被冻结财产。此外,罗永浩本人的股权也被冻结。

成功有惯性,危机又何尝不是?罗永浩首当其冲。

有网友总结,老罗开始做锤子手机那年,正赶上行业萎缩、竞争日益激烈;做空气净化器那年,天气特别好,加之相关政策因素,滞销;今年刚准备进军电子烟,整个行业又被央视点名,登上3·15晚会。

从手机到电子烟,罗永浩有了一个新人设:干一行垮一行的行业冥灯。从另一个角度讲,他似乎总是棋差一招。

罗永浩后来自我反省说,“我一度在貌似没用的地方投入太多热情和精力”。

情怀失灵:锤子卖身头条

最近一段时间,用危如累卵来形容锤子科技现如今的境地似乎并不过分。

今年1月,锤子科技部分专利卖给今日头条母公司字节跳动。继法人变更、核心骨干离职、供应商催收债务、法律诉讼缠身、资金断裂、大幅裁员,罗永浩股权频遭冻结之后,头条系成为锤子科技的最后一根稻草。

1月22日晚,字节跳动方面回应称,字节跳动收购了锤子科技部分专利使用权,用以探索教育领域相关业务,因为具体交易涉及保密条款,不便披露;也有锤子科技员工入职公司,这是正常的人才流动。

1月24日,锤子科技的内部工作人员证实,已有部分员工改签劳动合同到今日头条的母公司字节跳动,硬件和软件部门均有大量员工改签合同。

据悉,锤子科技员工于1月21日接到改签合同通知,22日员工在进行初步意向统计后,有签署意向的员工分批次进入办公室签署一份印有“欢迎加入字节跳动”字样的文件。

锤子卖身实锤落下,以往活跃于微博发言的罗永浩却一反常态地保持着沉默。锤子科技前途的灰暗色彩加重,令头条系的收购举动更添神秘感。

此外,曾被罗永浩寄予厚望的坚果也被曝已经停产,新品手机研发工作基本处于停滞状态,目前团队主要工作停留在维持系统和产品基本运维。

打开锤子科技的官网,多数产品都已处于缺货状态,而京东自营店的手机也显示为无货,仅部分周边产品在售。据了解,自2018年12月10日开始,除了一款空气净化器产品外,锤子官网内300元以上“大件”产品断货至今。

除了法人变更,核心团队出走,锤子科技还遭到合作伙伴的起诉,部分财产被采取保全措施。11月20日,酷派旗下子公司,东莞宇龙通信科技有限公司向深圳法院提起诉讼,状告北京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欠钱不还”,后者向酷派采购手机零部件,涉及金额约1000多万元,但货物交付后,货款还有一半没有给,金额涉及四五百万元。

除了自身的困境,还有来自其他手机厂商的碾压。即便锤子能进阶成为一家更像小米的公司,但罗永浩终究无法成为雷军

据《财经》杂志报道,2018年5月时,锤子科技账面可用现金就只剩5000万。而网易科技《锤子生死劫》一文也指出,锤子在2018年出现了资金链危机,与京东架构调整后的回款不足有关。

消失的“子弹短信”

除了锤子科技,如昙花一现的子弹短信再次迎来生死时刻。

据报道,3月5日,聊天宝(原子弹短信)团队宣布就地解散,原来大约两百人的团队,“只保留二三十人”,或将回流到锤子科技,用以维持日常运营。而彼时在发布会上兢兢业业为子弹短信和聊天宝“带货”的罗永浩早已全身而退并做起了投资,这也是他最后一次公开露面。

3月21日消息,罗永浩新增入股广州盖得排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持股3.89%,认缴出资金额为6万元。据相关资料显示,盖得排行app的主要功能是查询各种商品、餐厅排名。

知情人士向《中国企业家》表示,实际上聊天宝团队和媒体所述如出一辙,类似于“名存实亡”。

除了团队解散,曾为聊天宝站台拉粉的罗永浩也被传出早已退出聊天宝,一位锤子内部人士表示,“老罗在解散前就离开了聊天宝,现在(两者)已经无关了”。值得注意的是,经《中国企业家》记者查询,聊天宝的广告内容也已从锤子科技的官网撤回。

被称为“一款可以撼动微信的社交软件”的子弹短信于2018年8月上线,且持续霸屏罗永浩的微博。上线一周,罗永浩就宣布其获得了1.5亿融资,并透露数百家机构对其感兴趣。春节期间,聊天宝多次登上社交应用排行榜前十。公开信息显示,其所属公司快如科技由锤子科技员工离职后创立。

然而,仅过一月,子弹短信就出现高开低走的局面。据七麦数据显示,2018年8月28日,子弹短信的下载量估算为567981次,至9月27日时已跌落至 5960次,下载量仅为高峰时期的百分之一。这表明子弹短信的用户留存与新增都出现了问题。

净化器被并购

罗永浩的情怀不止在手机、社交类App,还包括进军空气净化器行业,因为赚钱快,比手机的利润空间大。

2016年冬季,北方雾霾天气格外严重。一位淄博的锤粉忍不住发微博,艾特罗永浩说:“老罗,做个空气净化器吧!”几小时后,罗永浩转发了这条微博回复:“好,一言为定。”

一年后的11月7日,首款“畅呼吸”空气净化器面市,售价3499元,价格几乎达到了同一场发布会上发布的坚果Pro 2低配版的两倍,而当时小米空气净化器最便宜的一款只要699元。彼时,后者是国内市场占有率第一的国产品牌,2016年全年销量超200万台,为智米科技带来不低于15亿元的营收。

在他看来,“畅呼吸”最值得称道的是其出色的净化能力。“唰的一下就干净了”,这是罗永浩为“畅呼吸”想的专属广告语。发布会上罗永浩曾表示,要砸3亿元广告费做推广,让这句广告语在生活中无处不在,使畅呼吸成为用户最先想到的空气净化器品牌。

但命运弄人的故事再次上演:得益于严苛的治理手段,这年冬天北方空气长时间保持在优良状态,加上定价偏高,这款净化器销量并不理想。2018年末,内外交困。“畅呼吸”错过了证明自己的机会。此时,锤子科技因陷入资金链问题,“畅呼吸”产品进入了无止境的缺货中。

2019年3月8日,前酷派CEO刘江峰创立的优点科技宣布,战略并购锤子科技全资子公司畅呼吸科技(成都)有限公司,具体金额尚未透露。刘江峰与罗永浩私交颇深,据媒体报道,早在2016年,刘江峰就以私人名义投资了锤子科技。在2018年4月的锤子发布会上,锤子科技曾与优点科技合作,联合发布了三款智能门锁。

电子烟被3·15晚会点名

与空气净化器一样,电子烟同样是门槛低、利润高的暴利行业。种种迹象表明,罗永浩曾试图进军电子烟行业。

日前,媒体曝光了一张罗永浩和波顿集团旗下吉瑞科技董事长刘秋明的合照。据腾讯《一线》报道,有接近罗永浩的人士表示,罗永浩将转战电子烟领域进行二次创业,正在寻找供应商,品牌名为“小野和细红线”。锤子的001号员工朱萧木也在去年底创办了自己的电子烟品牌“FLOW福禄”,并由罗永浩亲自在聊天宝发布会上推荐,可见双方关系非浅。

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电子烟市场规模大约为32亿人民币,占世界电子烟市场份额6%,而中国烟民中电子烟渗透率低于1%。市场空间巨大。

3月15日,央视“3·15”晚会曝光称,电子烟对人体有很大危险。同时,现在有部分企业打着科技公司的旗号,将电子烟包装成了“科技产品”。当日晚间,在京东、苏宁等电商平台,“电子烟”相关搜索词已被屏蔽,检索时无法找到相关商品。

电子烟作为2019年的第一个风口,刚刚升起的热度,一夜之间,几乎就降到了冰点,原本高歌猛进的资本也静悄悄地放慢了脚步。

但相比其他创业项目,电子烟行业缺乏监管,其背后的政策风险不可预料,是悬在其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据媒体报道,天奇阿米巴基金合伙人魏武挥认为,此番3·15点名电子烟行业,必然会给热潮中的资本机构泼上一桶凉水,投资人再选择项目时会更加斟酌,衡量要素中会增加更多硬性条件,比如国家机构下发的许可证与牌照等。

而罗永浩是否会暂时止步,尚不可知。

尽管如此,电子烟也只是罗永浩创业版图中的冰山一角。除了主业务手机外,从2017年至今,罗永浩尝试发布了不少产品。可以佐证的是,罗永浩最新几条微博内容,都是关于PUPUPULA智能存钱罐、盖得排行、地平线背包等。

曾有媒体问罗永浩,当创业者个人的性格和风格给企业带来瓶颈之后,该怎么办?罗永浩表示,一个公司能走多远、走多大,归根到底还是取决于创始人,如果还在位,取决于这个创始人有没有学习能力。他承认,自己过去攻击性很强,没把握好,锤子也在努力淡化个人色彩。

当年公然宣称“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时隔多年后,他也终于承认,“为了自己之前讲过的话,而把企业推向危险的边缘,是一个很幼稚的想法。”

有趣的是,《中国企业家》注意到,罗永浩已经卸任法人的成都野望数码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其中的“野望”是个日语词,罗永浩很是喜欢,其本意是“有些不切实际的野心和愿望”。现在来看,一语成谶。

 

参考资料:

《资产相继出售,锤子还剩什么》,北京商报

《罗永浩和锤子科技的寒冬:半月内遭3次资产冻结》,东方财富网

《锤子的空气净化器找到了下家,罗永浩却玩儿“隐身”》,中国商网

《曾豪气挑战微信,如今被传就地解散,聊天宝裁员85%,锤子科技的凛冬不好过》,证券日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