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创业20年的老兵和她“步步惊心”的光阴

2019-04-04 11:25 | 作者: 王雷生

木兰栏头

罗静

罗静认为,既要对经济周期心怀敬畏,又要保持狼性的创业作风。

文丨《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雷生   编辑丨马吉英   头图摄影丨邓攀

 

无数消息冲进了罗静的手机。

在2018年11月13日凌晨,几乎所有人都在转达给她一个消息,“漫威之父”斯坦·李在美国洛杉矶去世。

这让罗静感到巨大的悲伤与震惊,作为承兴国际集团董事长,她的公司在2017年10月宣布收购了斯坦·李离开漫威之后创办的POW!娱乐公司。2018年中斯坦·李邀请她去美国会面,罗静原本计划将时间安排在当年底,谁知倏忽间天人永隔。

在收购POW!娱乐公司后,承兴国际成为全球唯一一家拥有斯坦·李个人形象和名义独家权利的公司,同时拥有250多个IP。除了70多个已经授权给全球各大电影公司、电视台等之外,还有180余个IP尚待开发,这成为承兴全力打造的“IP+”全产业链商业模式中最核心的资源。

罗静迅速安排公司启动应对措施,她愈发觉得如何在“后斯坦·李时代”,将他留下的IP资源开发出来的重担变得越来越重,开发节奏也需要加速。

寒冬中的加速

作为这些IP资源运营主体,承兴国际控股在2018年也在加速。随着电子制造等非核心业务的出售以及IP资源的开发,承兴国际控股在2018财年中期实现净利润1.44亿港元,同比增长224.3%。

实际上泛娱乐产业只是罗静所布局的三大板块之一。她同时是A股上市公司博信股份的实际控制人、董事长,这家公司布局的是智能硬件、人工智能行业应用集成服务,如智慧楼宇、智慧办公等领域;罗静还是新加坡上市公司Nature’s farm的拥有者,它主打大健康产业。

三个板块“齐头并进”,但其中更吸引公众眼球的无疑是要打造中国超级英雄的承兴国际控股及其相关的电影、动漫等业务。

罗静将2018年称为承兴影视业务发力的元年。这一年也是所谓的影视业寒冬,该年6月,承兴影业高调亮相上海国际电影节。

在寒冬之中发力,罗静有自己的判断。过去一年由于影视行业税收政策的变化,不少电影公司受困于旧历史而风雨飘摇,但刚刚成立的承兴影业却没有这些牵绊。

另外在她看来,经历过一年的洗牌与政策监管后,艺人成本、制作成本等都在迅速下降,这对于新的影视公司而言是一个不错的环境,“所以现在应该是一个比较好的机会”。

罗静从1996年创业帮助宝洁、百事可乐等做促销产品,2005年开始接触IP,拿到NBA在国内独家品牌授权后开发的产品备受追捧,这让她意识到“真正好的IP值得参与投资”,这样不仅仅可以享受到一个成型的IP变现带来的收益,也可以获取孵化过程中产生的收益。

收购POW!娱乐公司完成时,外界曾担心斯坦·李的IP被一个中国公司收购之后,会不会全部变成东方风格的超级英雄。罗静很清楚这些误解,她回应的方式是寻求全球的合作伙伴。

2018年6月,承兴国际与韩国KBS建立合资公司,共同打造由斯坦·李原创IP改编的韩剧;同时授权印度宝莱坞开发的《Chakra The Invincible》已经在印度推出电影及电视剧,承兴国际计划在2019年将其推向全球;另外授权给英国天空电视台的《Stan Lee's Lucky Man》已经制作至第三季。与此同时,漫画《斯坦·李工作室》《Backchannel》《书灵破境》等也已上线。

“我们在加快方方面面的合作,在4、5月份一些大项目会陆续公布。”罗静介绍。

另一个担忧是,中国是否有科幻电影的土壤。当这个问题在2018年初抛给罗静时,她用《战狼》《西游记》为例说明中国人也有英雄情结。2019年2月上映的票房近50亿元的《流浪地球》让罗静对这一问题有了更明确的答案。她认为在中国打造超级英雄IP行得通,“现在大家的信心都非常强”。

嘉宾个人海报-罗静new

罗静已确认出席4月13日在北京举行的全球木兰论坛暨2019(第十一届)中国商界木兰年会,想了解更多罗静的观点,点击上图立即抢票。

过冬准备

在创业的二十多年里,也有让罗静感到危机的时候。从1996年创业算起,她经历过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2008年前后的全球金融危机以及2018年新一轮的经济周期。

由于此前公司规模不大,罗静对于前两次金融危机并没有特别大的感受,但2018年时出现的经济下行、民营企业融资困难等问题的确让她感受到了实实在在的压力。

“步步艰难,步步惊心”,在2019年初举办的集团年会上,罗静用这两个词形容2018年。“去年我们整个战略就是稳投入。”罗静觉得难以判断波动的周期将会有多久,在这样的情况下,投入到底能产生多大收益、什么时候产生收益都将变成未知数,更重要的是,在这样的环境之中一定要保证现金充足。

2018年下半年,罗静决心砍掉公司亏损的四五个项目,这其中有一支几十人的游戏团队。原本公司也对这一项目寄予期望,允许出现两三年的亏损,但2018年出现的游戏版号停发事件,让罗静意识到这其中的政策不可抗力,她决定停掉这一项目。同时被砍掉的还有垂直电商等业务。

“肯定很不舍得。”罗静坦言自己做出这些决定的时候并不轻松,“招了这么多人,之前还投了很多钱,预计三年才盈利的现在就要砍掉它,等于之前的投入全部作废。”

在一些业务上她也调整策略,比如游戏,不再自养团队,转而与其他游戏公司进行合作,采取IP授权的方式,用更轻的方式发展业务。

在经济下行压力与经营带来的焦虑下,罗静也时常找企业家朋友聊天,发现不少人跟她一样,能不投的项目先暂时不投,能不养的团队就不养,做好扛过寒冬的准备。

除了裁员,高管们也下调了薪水。“准备过苦日子将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我们一直觉得生意不易,不要比哪个企业更能盈利,要比哪个企业更能熬过周期。”她在年会演讲中引用达尔文的名言,强调做出变化的重要性,“能够生存下来的物种,并不是那些最强壮的,也不是那些最聪明的,而是那些对变化做出快速反应的”。

找朋友聊天是罗静常常用来缓解压力的方式,内容也并不全与企业有关,也可以有一些姐妹间“婆婆妈妈似的诉苦”,或者逛街购物,这让她觉得女性企业家们在面对压力时“更加有弹性、有张力,不会一绷就断”。

危与机相伴而生,罗静认为去年一年资产价格的降低也带来了新的并购机会。尤其是A股市场的转暖与宏观政策的变化,让她对于2019年形势的判断更趋乐观。

“危机到来的时候,可以多想想危险之后的机会,既要对经济周期心怀敬畏,又要保持狼性的创业作风。”罗静说。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