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成本杀手”郑南雁:做酒店最快,做球队最成功

2019-04-11 12:58 | 作者: 李佳

“当年7天几乎所有的创造都是围绕着快,但现在我不着急了。如今整个中国社会不一样,那种很快(赚)钱的机会也没了。”

文丨《中国企业家》记者  李佳  编辑丨马吉英  头图摄影丨贾睿

 

剪掉蓄了几年的长发,郑南雁以新形象出现在魔方融资发布会的现场,逐渐淡出7天、铂涛的他,找到了自己的新战场。

3月11日这天,魔方宣布获得1.5亿美元的D轮融资,来自加拿大的CDPQ为本轮战略投资方,这也是郑南雁出任魔方董事长近一年后首次公开露面。

作为国内最大规模的集中式长租公寓创业项目,魔方在2009年从南京起步,一路跑到独角兽的位置,估值已超10亿美金。

虽置身新战场,但旧江湖并未落幕。在中国经济型酒店的崛起史中,郑南雁是一个无法被忽视的标志性人物。2000年,郑南雁偶然认识了携程创始人季琦,随后加入携程担任华南区总经理。

两年后季琦离开,先后创办如家、汉庭,郑南雁也在2004年创办7天。虽然起步晚,但7天大步追赶如家,用最短时间实现了IPO。

此后,郑南雁经历了7天退市、组建铂涛酒店集团,还和梁建章等人一起成立了欧翎投资,出现在同程、马蜂窝、一条等公司背后。

这边经济型酒店还在厮杀博弈,那边中端酒店已经摩拳擦掌,准备开启一个新时代。季琦的全季、吴海的桔子、王海军的亚朵,也都投入到新的圈地运动中。

这一次,郑南雁看上去换了一条跑道,铂涛两度被锦江收购,郑南雁在酒店之外,买下了法甲尼斯足球俱乐部,既是兴趣,也当作生意。

创业多年,郑南雁害怕失去折腾的动力,打下江山的他没有就此守着旧战场,而是转身一头扎进了新世界,出任魔方生活服务集团董事长。

冒险、不安分的因子又一次呈现,对郑南雁来说,生活最好的状态无非是:“我喜欢美食、美酒,我喜欢一切不严肃的东西。”

新战场

郑南雁加入魔方有些兜兜转转的意味。

创始人葛岚的离开一度让魔方失去了主心骨,作为魔方的投资人,也是最大股东,华平不好直接接任董事长,他们想找一位有影响力的企业家加入进来。

华平董事总经理潘建想到了郑南雁。在2008年,华平投资7天时,他们就开始共事。此后,7天的路演、上市、私有化,几乎每一个重大环节潘建都有参与。潘建结婚时,郑南雁也特意飞到国外参加他的婚礼。

而郑南雁也与魔方有渊源,2014年,正是在他的推荐下,如今魔方的CEO柳佳加入进来从COO做起。

尽管如此,当2017年年底潘建向郑南雁发出邀请时,他还是有些顾虑。虽然就在不久前,锦江股份再次收购了铂涛集团12%的股权,持股比例上升到93%,但郑南雁依然还挂着铂涛董事长的职务。再加上球队、欧翎投资的事情,郑南雁担心自己忙不过来。

潘建继续游说,希望郑南雁能帮忙。抱着“来站一站台”的心态,郑答应了。

但后来开始了解这家公司时,郑南雁发现这个董事长并不只是站台这么简单,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他处理,又有些犹豫。

此后半年时间里,郑南雁和柳佳聊了几次,才逐渐放下包袱。柳佳也曾是携程一员,后来跟随季琦创建如家,一度还和郑南雁创办的7天是竞争对手。

相识多年,双方也有信任基础。再加上郑南雁本身看好长租公寓行业,他觉得这是比酒店大得多的生意,产业容量大,资金回报价值也高。况且魔方已经做到了行业领先的位置,尽管也遇到不少问题,但诸如租金贷这样爆雷的东西魔方没有碰,“原来我在7天都没有这样夸过自己的公司,魔方基础的东西还是做得很扎实,而且总体来说文化也不会很投机”。

半年后的2018年6月,魔方宣布郑南雁正式出任董事长。与此同时,郑南雁也给公司带来了资本。他个人和欧翎基金共同投资了魔方,郑本人透露,“双方加起来持股比例接近两位数,比华平、CDPQ小一些,我们也是一个重要股东。”

站在驾驶台

“船长已经下了船,新上来的这个也不能永远当船长,现在这条船你们要自己开了。”加入魔方后,郑南雁反而给这家公司加重了紧迫感。

关于魔方创始人葛岚离开的原因,郑南雁并没有过多解释。据一位接近魔方的人士透露,除了和投资人出现了一些分歧,葛岚也有自己的创业规划。

“船长”离开,势必影响到公司运转。郑南雁刚来时,看到股东们都想着接下来怎么办?

但郑南雁并没有把自己当作那个填补职务空缺的人,他告诉管理团队,创始人走了,以后公司就是以团队为主。“就算是再成功的企业家,也代替不了创始人的角色,因为这个企业就不是你的。”

郑南雁觉得现在的魔方就像在一艘大船上,管理团队之前都在轮机长的位置,“你们不要再等着驾驶室有人指挥,我来也不行,因为最了解航路的是你们,所以管理团队都应该站在驾驶台。”

郑南雁形容自己的角色就是“打酱油”,但在华平董事总经理张其奇眼里这不过是自谦的说法,“他一般都是举重若轻”。

郑南雁加入之后的表现,和张其奇设想的很不一样。原本华平很看重郑南雁在经济连锁酒店行业的经验。在7天时,郑被称作“成本杀手”,连锁酒店单位利润空间本就不大,他还能把7天做到平均房价最低,毛利最高。此外,他还建立了会员制度,日后经济型酒店和携程等OTA相爱相杀时,郑南雁得以掌握一定话语权。

到了魔方,郑南雁反而提出了“去酒店化”。在他看来,长租公寓是一个全新的行业,不能再带着酒店的影子,而要站在行业本身去看待问题。

原本管理层在制定扩张战略时,设想的是按照酒店的网络化发展,但郑南雁觉得酒店针对的是商旅出差用户,有跨城需求,所以一开始就要网络化广布局。而公寓不同,用户大部分集中在同城,因此扩张战略就要有所聚焦,这对张其奇启发很大。

除了认为魔方应该集中精力做重点城市,郑南雁还建议公司把产品聚焦到9号楼。

目前,魔方下面主要有主打高端的魔尔公寓、针对白领阶层的魔方公寓,以及针对企业蓝领客户的9号楼公寓。过去公司接近80%的比重在魔方公寓,郑南雁希望把重心转向9号楼。“9号楼我们在行业领先程度最高,而且项目本身回报也高,比起面向个人用户,To B的合作更容易批量生产。”

一直试图把自己往边缘推的郑南雁,这时候底气倒是很足,“我也可以不谦虚地说,取舍跟战略是我的天赋,我不会因为这是我喜欢的东西,就不舍得把它砍掉。”在郑南雁看来,一个好的公司,并不是做的东西越多越好,反而集中才会效益高。

菩萨脸,雷霆

去年年底,郑南雁在哈佛上课,一次,教授对着台下的企业家们讲:“你们经济条件好,如果现在没有严重疾病,随着技术进步,将来大概率都能活到120岁。”

郑南雁没觉得兴奋,反而涌上一股危机感:后半辈子怎么过?

体育对他来说是个不错的选择。

2016年6月,郑南雁以个人名义与中美投资者通过联合收购的方式获得了法国尼斯足球俱乐部80%的股份;2018年2月,他领衔的优势体育联合公司,又收购了美国凤凰鸣扬足球俱乐部30%的股份。

事实上,这几年国外的足球俱乐部背后,频频闪现人民币买家的身影。

2015年万达花费4500万欧元入股西甲马德里竞技队;2016年7月,复星集团宣布收购英国狼队100%股份;此外,还有苏宁体育产业集团也曾以约2.7亿欧元收购国际米兰俱乐部约70%的股份,成为国际米兰足球俱乐部最大股东。

2017年底,在彭博商业周刊中文版举办的年度财经论坛上,广州富力足球俱乐部副董事长黄盛华曾称赞郑南雁:“欧洲现在如此多中资俱乐部,最成功的应该算是法甲尼斯。”他觉得这得益于郑南雁的策略。

当初投资尼斯,郑南雁只用了两个多月。尼斯在找合作对象时,找到了原来7天的共同创办人李建。郑南雁得知后,和他通了一个多小时电话,了解了俱乐部的基本情况以及投资规模,就做了决定。

虽然做了俱乐部老板,但郑南雁觉得自己在体育领域还是新人,据腾讯体育报道,对于球队的内部管理,郑南雁几乎从不插手,他甚至都没有向法国派驻任何中方人员。“有些老板很成功、很能干、很强势,而我的理念不太一样。就好像我做酒店也是这样,很多事情我都让前线人员自己去操作,越能听得到炮火的人越应该做决策。”

这也是让张其奇觉得郑南雁不同于其他企业家的地方,他记得郑南雁加入公司后,虽然有不少磨合,但每次开会时,他更多是用启发和提问的方式,而不是武断地做判断。“中国第一代企业家比较多的是完全自己做决策,像他这样的第二、三代,更多是在调动团队的能力。”

作为魔方的D轮投资人,CDPQ亚太区私募股权投资总经理林明安对此也印象深刻。11年前,林明安在英联投资担任中国区总裁时,就曾联合华平投资了7天。当时决定投资的原因之一,也是郑南雁的“放羊管理”。林明安记得郑南雁有句话让他印象深刻:“进了会议室谁都不是CEO。”郑南雁觉得在和团队讨论中,大家地位是对等的。他绝对不会用创始人或者CEO的身份,去决定这个事情就是他说了算。

在魔方当天的融资发布会现场,有个论坛讨论的环节,当时郑南雁和投资人在台上,CEO柳佳在台下。有媒体问郑南雁,魔方2019年的业务重点在哪些方面?当时郑南雁把话筒递给了柳佳,让她也坐到台上来回答。

魔方CEO柳佳。摄影:邓攀

下面有员工小声嘀咕:“是不是郑总对这个问题不熟悉?”但郑南雁有另一番解释,“柳佳很尊重我,到哪都是董事长怎么怎么样,我觉得我也要让公司员工觉得她就是核心”,“该让她出来讲的话一定要她讲,这种场合大家忌讳很多,其实不用太复杂”。

在悦跑圈联合创始人兼CEO梁峰看来,这也是郑南雁情商高的地方。郑南雁在铂涛时,梁峰就和他有过接触,当时他感觉到员工还是很怕郑南雁的。“菩萨脸、雷霆心,不然你没法把企业真正管好,他还是有自己的一套。”

仍在江湖中

当时为了了解体育行业,郑南雁去上了中欧商学院的体育休闲产业管理课程,梁峰和他是同班同学。

在成为同学之前,梁峰觉得郑南雁是挺严肃一人,“毕竟成就比较高,可能跟我们这些创业者不一样”。但后来经常一起喝酒聊天,他才发现郑南雁挺幽默,乐于分享自己的看法和认知。“他扎个那么长的辫儿,有时候又穿那种中式衣服,有点侠客的感觉。”

尼斯球迷协会会长曾说过一句话:“我们喜欢美食、美酒,还有足球,我们爱一切不严肃的东西。”郑南雁很喜欢这句话,把它带到了课堂上,还希望自己能更加不严肃。

五十岁的郑南雁确实还保有真性情的一面,中欧体育班里,虽然都是些企业家、投资人、奥运冠军之类,但大家都搞体育,难免有些江湖气,班级微信群里经常也是讨论得热火朝天。几十号人里,郑南雁排在靠后,因为曾退过群。

据班里一位同学透露,一次群里聊到体育球星的事情,郑南雁和一位同学看法不一致,就在群里吵架辩论,谁也无法说服谁,吵到最后,郑南雁愤而退群。被老师骂了一顿后,第二天他又加了回去,在群里发个红包道个歉,这事儿也就过去了。

郑南雁从小爱踢球,如今,他想把更多精力集中在青少年足球培训上。至于当初一手组建的铂涛,郑南雁打算一步步退出。铂涛的新主人锦江是国企,而郑南雁的自我评价是“不太守规矩”,他如此选择也不奇怪。

摄影:贾睿

在经济连锁酒店中,7天目前已经被如家和汉庭赶超,此外,郑南雁还做过瑞卡租车、初见等互联网项目,但现在都已退出。

比起吴海卖掉桔子酒店的痛苦,郑南雁对于离开7天和铂涛显得很平静。“我一直觉得企业就是一个社会组织,企业家是代表社会来管理财富的,这公司根本不会是你的,所以心态会平和。”

早年,郑南雁不是没有经历过挣扎。林明安记得2008年郑南雁借过一笔过桥贷款,想着过几年上市就可以还掉,但后来遇到金融危机。迫不得已的郑南雁壮士断腕,解散了公司的开发团队,为此,他痛苦了很长时间。

“当年7天几乎所有的创造都是围绕着快,但现在我不着急了。如今整个中国社会不一样,那种很快(赚)钱的机会也没了。”

比起同量级的公司,郑南雁的财富估计比很多创始人都少,“但我要做有价值、有创造力的事情。能标新立异地干出一些事儿,就够了。”

2010年,携程十周年时,“携程四君子”季琦、范敏、梁建章和沈南鹏都在场,郑南雁、吴海也去了。创业之初,他们都没有想过携程能走到今天,更没有想到彼此会成为亦敌亦友的关系。如今,一个时代过去了,他们庆幸自己还在江湖里。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