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机器人”教师已上岗

2019-04-17 14:19 | 作者: 赵东山

屏幕快照 2019-04-17 下午2.15.47

如果说互联网拉开了技术改造传统教育培训行业的第一次变革,那么当下各教育平台对人工智能的持续加码拉开的则是更具想象力的第二次。AI与教育的结合正在让真正的个性化教学成为可能。

文丨《中国企业家》记者  赵东山   编辑丨齐介仑   头图来源 | 站酷海洛

 

AI即人工智能,正在教育行业掀起一场变革。

2月27日,世界首位机器人公民索菲娅,正式受邀成为在线教育平台iTutorGroup特聘老师,担任AI助教角色。

在此一周前的2月20日,教育巨头好未来获批成立博士后科研工作站,将招收人工智能、AR、VR、脑科学、教育学等教育科技领域尖端人才。

事实上,好未来在人工智能方面早有布局。2017年8月,好未来就成立了AI Lab,并先后与清华大学、斯坦福大学等国内外名校成立联合实验室。2018年,好未来在研发上的投入已超过10亿元,拥有产品技术研发人员5000余人,据称未来两年此项投入将达到数十亿元。这在教育行业极其罕见。

另一家教育巨头新东方也紧追其后,俞敏洪把AI与教育的结合称为“新东方必须承担的历史责任”。

2018年7月,新东方成立AI研究院。同年10月,新东方发布N-Brain人工智能教育学习平台,并与美国伊利诺伊大学、美国著名投资基金GSV分别成立AI联合实验室。而更早前俞敏洪曾表示,新东方将投入15亿元布局“AI+教育”。

2018年10月底,俞敏洪在一次公开演讲中称,新东方在互联网和人工智能上将至少再增加三成的投入,所以接下来的三年,新东方利润率依然不会太高,但这并非因为新东方管理失控,而是因为定向投入,而且这方面投入必须要去做。

如果说互联网是对传统教育培训行业的第一次变革,那么当下的AI便是对该行业的第二次变革。

除了像好未来、新东方一样沿着“教育+AI”路径前行的参与者之外,也有企业从创业之初就选择从“AI+教育”的技术角度入局,这其中有些直接生产C端产品,如英语流利说、网易有道等;有些选择为B端赋能,如先声教育、晓羊教育等,且他们都在巨大的教育生态链条中站稳了脚跟。

借势AI的兴起,投资人也找到了新的兴奋点。他们在为行业输送资本粮草的同时,也试图抓住下一波产业变革的机会。

变革,从生产关系到生产力

周炜是创世伙伴资本(CCV)创始主管合伙人,他一直专注于硬技术领域的投资。令他感到兴奋的是,在互联网教育之后,他终于看到了AI解决教育行业深度问题的可能性。

在近一年多时间,周炜接连投资了先声教育、妙小程、叮咚课堂、快陪练4家AI教育相关企业。

“互联网教育解决的是连接问题,但教育行业的问题不在于简单的连接和效率,而在于缺乏优质的老师资源供给。虽然现在AI还没有实现直接替代老师,但是人与AI的结合已经开始解决供给的问题。”周炜对《中国企业家》表示。

这里面最典型的一个案例,是周炜参与投资的AI互动少儿英语产品叮咚课堂。

叮咚课堂创始人邱明丰曾是51Talk资深产品总监。他发现,当前1对1北美外教模式最大的痛点是规模不经济,很多公司随着规模的扩大,亏损也在扩大。

也正因此,叮咚课堂在与VIPKID同样主打北美教师的同时,将其核心模式设计为AI伪直播,即授课的并非真人外教直播,而是由顶尖的真人老师设计录制的课程,将25分钟的课程,拍摄成近3小时的素材,以随机应对课程中突发的各种可能性。

在上课的过程中,AI通过摄像头和麦克风采集学生的课堂表现,给予学生像真人直播一般的反应,比如表扬学生或让学生再读一遍,甚至通过一些夸张的手势抓回学生的注意力。

周炜体验过叮咚课堂的产品之后,感觉很逼真,并觉得这个垂直细分领域将会爆发。“像孙悟空拔一根毫毛便可吹出很多替身一样,叮咚课堂AI老师的模式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优质老师供给不足的问题,一个老师的课程可以被无限次地使用,同时也大大降低了北美外教的成本,让更多的学生有机会与北美外教产生沟通。”

英语流利说联合创始人兼首席科学家林晖与周炜观点相近,但他们的尝试更早。

因为核心创始团队在谷歌有语音识别交互设计的背景,所以在2013年公司成立之初,英语流利说的第一款APP就采用了机器学习的技术,借助移动互联网,聚焦英语学习场景,主打口语离线打分测评的产品形态。

上线当天,英语流利说就登上了苹果App Store教育榜首位。但在林晖看来,当时的产品还处在人工智能的感知层面,即仅仅处在将学生在知识点上的掌握程度、内容难易程度、错误率等数据采集并进行结构化的阶段。

2014年,英语流利说新版本中对深度学习神经网络技术的引进,是一次质变:一方面测评的准确度得到明显的提升,尤其在噪音的环境下;另一方面,英语流利说注册用户已达1000万,在用户智能交互的基础上,根据平台智能引擎的推荐,用户可以得到个性化学习体验。

在教育场景中,线下1对1被认为是个性化的体现,但是成本很高,也不易规模化。林晖的目标是通过AI,实现规模化的1对1个性化教学。因此,2016年,英语流利说上线了第一个商业化AI课程产品“懂你英语”。2018年9月28日,英语流利说成功登陆在美国纽交所。

“互联网教育是生产关系的变革,解决的是供需不平衡的问题;而AI教育是生产力的变革,解决的是供给短缺的问题。”林晖对《中国企业家》评价称。

千人千面或有可能

相较传统线下教育培训机构,在线教育平台无疑具备一定的技术优势,但即便如此,它们也丝毫不敢放松对AI的的警惕,VIPKID、iTutorGroup等在线教育独角兽,近年都在持续加大投入。

2017年2月,项碧波受创始人米雯娟之邀,加入VIPKID,担任高级副总裁,主管智能技术方向。在此之前,项碧波曾在淘宝、盛大在线、奇虎360等互联网公司担任技术职位,在搜索、在线广告、数据挖掘等领域有着丰富经验。

入职之后的项碧波,一直在探索AI与教育的结合点,并组建了近50人的算法团队,其中大部分拥有BAT算法背景。他认为,随着业务的大规模增长,AI的重要性越来越高,而大规模的业务数据也有助于建立精确的深度学习算法模型,帮助学员提升学习效率。

在项碧波看来,AI与教育公司的结合,基本可分为三个层次:第一,偏业务方向,即如何获客、怎样预测沉睡用户等,几乎每个公司都可以做,与教育的紧密度不高;第二,如何赋能于与教育相关的角色,如教研人员、外教老师、班主任等;第三,如何通过智能引擎个性化推荐,实现教、学、练等各环节的个性化推荐。

目前VIPKID的AI技术,主要应用于师生匹配和品质控制两大场景。

在师生匹配方面,VIPKID根据每位学生的英语水平、性格、家长诉求以及学员在VIPKID平台上的学习轨迹等信息,对学生进行标签化分类,与此同时将老师按性别、性格、擅长领域、教学特点等方面进行分类,为学生匹配合适的老师。学生在平台上的学习生涯越长,匹配越精准。

在品控方面,VIPKID通过AI技术对上课过程中的每一帧画面予以监测,综合分析后为每节课打分。如果教师在课堂上的教学存在违规等问题,以前只能被动等用户投诉后才能发现,而现在可以主动发现问题,及时反馈提醒老师。如果老师的讲课节奏太慢,AI也会进行适时提醒。

AI的三大要素是数据、算法和场景。目前看,在算法上,因为Google和Facebook的算法技术已经开源,各家之间的差异不大;在数据上,像VIPKID、iTutorGroup这样的企业在过去的发展过程中都积累了大量的课时数据,VIPKID每日上课总时长超过9万小时,iTutorGroup每年产生3000万堂在线课程;在场景上,其关键是对教育业务的理解。

iTutorGroup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杨正大认为,AI教育的核心在于师生的智能化匹配和个性化学习。在他看来,过去教育行业的颗粒度太大,每个人学到的东西都一样,教育应该被个性化对待,而仰赖1对1这种业务模式的个性化却又不现实,根本无法实现巨大的师资供给。

iTutorGroup的方法是,通过智能算法,将学生、老师、教材,按照学习水平、所在地域、学生诉求等标签分类,三者任意组合,最终智能匹配成3~5人的小班课,进行系统化的个性化教学。

成立于1998年的iTutorGroup,在杨正大的主导之下,早在2005年就已开始进行数字化转型,并开发出一套动态课程生成系统,当时很大程度上还是依赖人为的标签和排序。随着深度学习算法的出现,AI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公司的数据挖掘团队也逐渐发展为人工智能团队。

2017年,iTutorGroup成立了AI教学研发中心,引进了语音识别、脸部识别等技术。杨正大表示,对于AI应用的效果考量,最终取决于其对续费率、完课率、学习成绩等指标的提升,以及学生完成一个学习等级所花费时间的减少。

2018年年底,iTutorGroup宣布完成Pre-IPO轮融资,计划在未来24个月内上市。

第三方技术平台应运而生

除了像好未来、新东方这样的教育巨头建立了自己的AI研究院,还有更多的教育企业想AI转型而不能。因此,一部分拥有AI技术背景的创业者,看到教育企业AI转型的巨大需求,应声而入。

秦龙有超15年的智能语音识别方向的学术和工作背景,在中国科技大学读本科时,秦龙就在科大讯飞实验室实习。随后,在中国科技大学就读硕士,2007年毕业后,秦龙又在卡耐基梅隆大学攻读博士,专攻语音识别方向。

2016年,秦龙回国和陆勇毅一起创办了先声教育,专注为K12培训机构提供人工智能技术服务。在此之前,秦龙曾是国际语言学习平台Duolingo的首位中国工程师,主要负责机器学习算法的研究以及多语种语音识别技术的研发工作。

之所以选定教育方向,除了过往经验,秦龙更看重教育市场旺盛的需求和广阔的前景。

在秦龙看来,AI与教育结合的优势很明显:一方面,教育相比医疗行业,对数据精确性的要求没那么严苛,包容度相对更高,数据使用的开放度也更高;另一方面,电子设备大量普及,很多技术容易落地。

创办先声教育之后,秦龙带领团队基于语音识别、自然语言处理等技术,自主研发了智能口语测评、智能写作批改、自适应学习、智能对话以及情感识别技术解决方案。

对应学生测试、练习等学习场景,比如在学习英语和汉语时,AI可以辅助纠正发音,提高流利度和音准水平;在英语作文写作中,AI可以帮助检查拼写错误和语法错误;在课后练习中,AI也能通过神经网络算法,根据学生在平台上的表现,推荐相应的题目。

为了能尽快做到AI技术输出,在创业之初秦龙就将公司定位为To B的技术服务提供商,通过为好未来、新东方等公司提供SaaS服务,将自己的技术与其他教育平台的数据相结合。

截至本文发稿,先声教育已服务300多家企业客户,其中大部分是K12教育机构和学前教育机构,包括好未来、新东方、全通教育、拓维信息等。

经过多年的发展,秦龙明显感觉到行业氛围的变化,尤其在和投资人的相处过程中。“最早投资人会看团队有多少博士,博士多,公司估值就高;后来看团队发了多少论文,主攻的技术方向在世界榜单中排到第几;再后来看公司GPU有多少;而现在投资人就会理性很多,会考虑与具体行业的落地场景,以及营收的可能。”

此外,产品经理的态度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2016年阿尔法狗(AlphaGo)在围棋大战中战胜李世石的时候,很多产品经理把AI想得非常乐观,想法天马行空,并会质问秦龙“实现这个功能这不很简单吗”,而现在就很少有这样的情况发生。

成立两年多来,先声教育已获4轮投资,投资方包括联想之星、思必驰、创世伙伴、好未来等。

目前先声教育主要服务于课外培训市场,而在这一市场之外的公立学校体系,近年对AI的需求也已陡增。这一需求催生了另一批教育AI服务商的涌现,这其中便包括晓羊教育。

3月底,晓羊教育宣布完成B轮融资1.5亿美元,投资方包括阿米巴资本、今日头条、新东方、云启资本、真格基金等。

目前短板仍很明显

AI与教育的结合给教学带来了很多便利,但其中的技术困境亦不容忽视。

技术发展无疑是渐进式的,目前人工智能也只是在有限数据池上的智能演算,互联网采集到的学生学习数据非常有限,大部分学习场景数据仍在线下流失。

不过,从业者们的一个普遍共识是,随着在线教育的蓬勃发展,用户会把越来越多的行为搬到线上。就像阿里最初只掌握用户有限的淘宝数据,而且用户购买频次很低,但如今它已掌握广大用户在淘宝、支付宝、优酷、线下零售等多方面的数据,场景数据越来越丰富。

接受《中国企业家》记者采访的多位业内人士表示,目前AI与教育的结合还只能在知识技能的学习过程中提供帮助,而在人格、创造力、领导力、合作关系等方面的培养上,还存在很大短板。

在杨正大看来,目前AI仍处于人机智能阶段,也就是说,目前人工智能还只能在下围棋等单一领域独立发挥作用,但是到了复杂的场景,比如教育,人的判断仍然至关重要,需要人和AI一起做决定。“在教育中,很多东西是跨界的。教育讲究的是取舍,不像下棋强调的是输和赢。

项碧波认为,目前叮咚课堂与VIPKID是从两个不同的方向出发,不断向中间演进,未来AI和真人老师的融合度一定会越来越高。

“就像科幻片常见的画面,人越来越像机器人,机器人越来越像人,终局是一样的,就看谁跑得更快。”项碧波说。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