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公司估值24亿美元,CEO瘦了50斤,海外共享出行战事正酣

2019-04-19 14:08 | 作者: 陈睿雅

当国内共享出行公司们经历被资本裹挟、过度竞争、海外市场收缩的阵痛后,美国的共享出行公司也在迎来一场资本大战和海外扩张战争。

文 | 《中国企业家》记者 陈睿雅  编辑 | 马吉英  头图来源 | 被访者提供

 

跟创业前相比,孙维耀瘦了50斤。这超出了他自己的预期。同样超出预期的,还有公司的发展速度。

孙维耀是共享电动滑板车公司Lime的联合创始人兼CEO。在过去两年里,公司搬了5次家,办公室面积也从200平米变成了2000平米。

2017年,Lime创立于硅谷,在过去18个月里完成约7.7亿美元融资。最新的融资进展是,2019年2月,Lime获得由A16Z、贝恩资本、富达投资、谷歌风投等领投,谷歌母公司Alphabet、DCM创投、GGV纪源资本、新加坡主权基金GIC等老股东跟投的3.36亿美元D轮融资,估值达24亿美元。

作为曾经百事公司的产品与营销经理,36岁的孙维耀现在经常打一个比方,卖汽水是很好玩的,但是用一个高科技的产品改变世界,要更好玩一点。不过这个科技产品所涉及的价值链条其实非常长,从生产、研发、国际物流,到仓储、运营、本地的PRmarketing、政府关系,再到维保、回收,还有软硬件结合、物联网、智慧城市,“这是一个很恐怖但是又让人很兴奋的事情”。

值得注意的是,当国内共享出行公司们经历被资本裹挟、过度竞争、海外市场收缩的阵痛后,美国的共享出行公司也在迎来一场资本大战和海外扩张战争。

跟Lime一样,电动滑板车初创公司Bird也成立于2017年。据公开资料,Bird公司创始人兼CEO TravisVanderZanden曾在共享出行平台Uber和Lyft担任高管。在2018年年中完成由红杉领投的3亿美元融资后,Bird估值也高达20亿美元。2019年年初有媒体报道称,Bird正在考虑再进行数亿美元融资。

而在美国市场,除了Bird,Uber和Lyft也已经开始试运营电动滑板车。事实上,Uber也是Lime的投资人,也将Lime作为潜在的交通选择整合进自己的APP,双方亦敌亦友。

这场战争背后,跟中国同行们一样,如何盈利也是让他们焦虑的问题。孙维耀表示,盈利性同样是Lime的一个核心内部KPI。“有那么多钱可以带来增长,但如何能够带来有序的增长是很重要的。”孙维耀说。

如何盈利?

2016年,受到国内共享单车的启发,时任昆仲资本投资总监孙维耀和昆仲资本管理合伙人鲍周佳(现为Lime联合创始人兼董事长)希望在海外投资一个共享单车项目,并花了大概半年时间进行调研。理想中的团队,应该能利用中国的供应链供给全球运营,能打通海外的政府关系。但他们没有找到。“后来我们就决定,与其说找一个团队不是那么确定地去投,不如更有把握地把它做成。”孙维耀说。

左为Lime联合创始人兼董事长鲍周佳,右为Lime联合创始人兼CEO孙维耀。来源:被访者供图

2017年1月,Lime创立之初,推出的是共享单车。当团队决定从共享单车跨界电动产品时,他们在董事会上遭到了拒绝和反对。在反对者们看来,一方面,Lime自身的自行车市场很不错,另一方面,国内ofo和摩拜正如日中天,Lime没理由换方向。

但团队顶住压力,转口称测试。“最后发现这是一个更大的市场,更不一样的世界。”2018年1月,Lime推出共享电单车,2月推出如今的主要产品共享电动滑板车。现在,90%以上是电动产品,且以滑板为主。

相比国内共享单车,Lime有更高的定价,解锁电动滑板车是1美元,每分钟骑行单价为0.15美元。以Lime用户的平均里程1.5公里到2公里计,客单价约3~4美元/单。这个单价在国外,近乎一趟公交车或地铁的价格。孙维耀表示,不管是在美国还是在欧洲,目前Lime已经有很多城市是盈利的,“在未来,在今年我们相信会看到更多的城市盈利”。

GGV是Lime的投资方之一。在GGV管理合伙人童士豪看来,不管是打价格战、增加用户,或者是靠运营能力跑得更快,共享短途出行的盈利问题终究要回归到运营和产品。

在孙维耀看来,电动滑板车实现盈利的关键点有三个。第一是频次和客单价,另外两个关键点,则是折旧和运营费用。

降低共享电动滑板车的折旧,意味着延长滑板车的寿命。但相比自行车,电动滑板车的寿命通常要更短。此外,有别于零售版的电动滑板车,共享滑板车对防震、耐耗也提出了更高要求。孙维耀称,Lime的滑板车保持三到四个月一次大迭代的节奏,目前已经推出第三代产品,其生命周期预计可达到6到9个月甚至更长,而团队的目标是在第四代产品之后,可以做到9到12个月的寿命。

运营同样是难点。在童士豪看来,共享电动滑板车对运营能力的要求,比一般出行业务还要高。

实际上,由于电动滑板车增加了充电这一项功能,运营变得更复杂了。Lime对此的解决办法是,一方面自建当地的运营团队,每天收车、智能调度,目前Lime的运营团队占公司人员的比例为40%;另一方面,利用众包充电员去完成车辆充电。目前看,在充电方面,众包充电员的效率要比运营团队更高,完成了Lime约90%的充电;作为回报,Lime已经向众包充电员支付了超过1000万美金的“工资”。

盗损也是值得关注的问题之一。孙维耀表示,海外目前偷盗问题较少,但会存在破坏。从产品设计角度规避偷盗风险是思路之一。Lime的电动滑板车没有使用机械锁,锁被内置在滑板车的内部,如果用户不用APP进行付费,电动车就只能变成手推滑板车,丧失了应有的产品体验。

海外市场之争

童士豪最初听孙维耀和鲍周佳谈起共享单车时,联想到美国城市分散、人口密度低的状况,开玩笑道,“在美国做单车听起来不像是一件靠谱的事情”。

但看到孙维耀、鲍周佳创业后干得这么起劲,再和他们聊时,童士豪发现“这个事情我们看错了”,“这个应该是有机会能做成比较大的事情的”。跳出美国市场,欧洲道路比美国更窄、人口更密集,他看到了欧洲的市场潜力。2017年10月,GGV成为Lime的B轮投资人。2018年伊始,Lime出海去了瑞士苏黎世;半年后,进驻了法国巴黎。

在所有的美国共享短途出行公司中,Lime是最早出海的一个,但孙维耀认为,“我们的国际化还可以做早一点”。衣食住行中,出行是受文化属性影响最小的领域。在他看来,海外市场比美国的增长机会更大。

但“出海”有一个显性的壁垒,那就是如何搞定当地政府。和国内先投放再管理有所不同,国外政府倾向于先管理再投放。Lime从创立第一天,就投入重金,打造政府关系团队,学习怎么样跟美国政府打交道。其第一个政府关系负责人,曾在奥巴马的竞选团队中负责美国中西部的竞选事宜。鲍周佳在接受The Verge采访时表示,Lime会与城市分享数据,帮助他们更高地确定共享单车应该停放的区域。Lime还在第三代车上增加了一个互动屏幕,除了导航的功能外,它还可以跟政府合作,通过告示来提醒用户,何处停车是合适的。据悉,近期产品还会增加一个探测骑行者是否醉酒的功能,并通过减速或警告提醒骑行者。

在开拓第一座城市时,Lime花了六个月的时间,但现在,开拓新城最快可以达到三天到七天。截至2018年12月,Lime在五个大洲、20多个国家的100多个城市进行运营,拥有超过2000万用户。欧美市场是Lime当下的主要市场。美国、法国和新西兰位列前三大市场。

值得注意的是,Lime表示针对中国大陆市场而言,今年内“应该不会进入”。据了解,在上海、北京等一线城市,电动滑板车上路并不合法。目前,中国市场扮演的是供应链提供方的角色,而不是丰富市场订单的来源。Lime在昆山、天津两地设有供应链和研发团队,大概70余人,计划扩张到100余人。

对于世界出行版图,童士豪认为,像Lime这样的公司可以在北美、欧洲、部分亚洲市场运作,但印度、中国或者南美洲,更适合由当地的公司开展业务。

事实上,Lime的愿景也不止于滑板车。2018年11月,Lime在西雅图上线了500辆共享汽车。除此之外,投资人还看到了其他可能——通过高频率的服务,Lime也许有机会成为海外的移动支付公司之一。

 

来源:邓紫棋微博截图

过去半年里,孙维耀与鲍周佳也花了很多时间思考,团队和组织架构从1做到10后,如何做到100、1000。2018年,谷歌风投管理合伙人Joe Kraus主导谷歌风投领投了Lime的C轮融资,半年后,他加入了Lime出任COO。前百度副总裁范丽,也于2018年8月加入Lime,出任CTO。

虽然Lime发展迅速,但在海外市场也不乏竞争者。欧洲和拉丁美洲的一些初创公司同样在筹集资金,寄希望于在本地市场打败来自海外的竞争对手。据金融时报,Bird为了扩大海外市场规模、提升盈利性,开始尝试向第三方出售电动滑板车。第三方可以通过利用Bird的网络平台获得用户,而Bird会从经过平台交易的订单中,抽取20%分成。

共享出行的中国故事,是否会在美国上演?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