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何振红:硬核创新是一切的基础,呼吁企业家先要赢得自己的尊敬

2019-07-08 09:53 | 作者: 高欢欢,王芳洁

1562550382743

 

硬核创新既包括硬核的技术创新,也包括商业模式创新,组织变革、管理创新等。

 

 《中国企业家》记者 高欢欢

编辑 | 王芳洁

头图来源| 中企图库

 

“我们进入了硬核时代,硬核创新是一切竞争力、市场优势乃至护城河的基础。”7月7日上午,在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新领袖创新大课暨2019(第十九届)中国企业未来之星年会上,《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何振红在开幕致辞中这样提到。

 

在谈及什么是硬核创新时,她认为有三个关键要素,“一是很牛很酷、独一无二的;二是超越传统,代表未来的;三是能在数字时代的竞争中形成市场优势的,即能够转化成产品和收入的。”在何振红看来,硬核创新既包括硬核的技术创新,也包括商业模式创新,组织变革、管理创新等。

 

而为什么关注硬核创新,她有三个洞察:

 

第一,我们处在一个需要攻坚克难的时代。

 

无论是大中小型公司还是独角兽公司,几乎每一家都在爬坡过坎,没有一家安稳过渡。大公司遭遇“中年危机”,独解兽公司面临“成长烦恼”,中型公司患上“传统焦虑症”。

 

第二,我们处在一个摒弃虚荣浮华的时代。

 

去年以来,不少企业遭遇了资金链危机,这背后是对规模的过度追逐,对增长速度的一味追逐。

 

何振红表示,我们很多公司上市速度刷新了最快纪录,而喜欢精细化运营的德国企业,则拥有全球最高的隐形冠军比例。何振红认为,“慢公司的优势体现在危机中,在危机中,他们会表现出坚韧的生命力。我们能从中借鉴的是对增长的克制”。关于快与慢的辩证关系,她认为,硬核创新是一剂良药,攻坚克难、摒弃虚荣浮华的时代,需要苦练内功,特别是基本功。

 

第三,守正创新,做自己尊重的人。

 

守正创新。这个习近平总书记提给新闻媒体的要求,何振红认为也同样适用于企业。守正,一是坚守正道,把握事物本质,遵循客观规律;二是坚守初心使命。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最后,何振红女士还谈到,中国企业家杂志社有个愿景:让中国商业赢得尊敬,呼吁全社会尊重企业家,尊敬企业家精神。但做到这一切有个前提,那就是中国企业家首先要挺起脊梁,先赢得自己的尊敬。

 

以下为何振红在新领袖创新大课暨2019(第十九届)中国企业未来之星年会的致辞全文:

 

尊敬的各位嘉宾,未来之星公司和新兴公司的朋友们,大家上午好!

 

非常欢迎大家来到又一年的未来之星年会的现场,这个会已经坚持了19年。去年18年的时候,我们做过一个统计,未来之星年会意味着什么?我们跟美国的硅谷,中国的中关村做过一个比较。去年的比较结果是,这个地方无论出的上市公司,还是独角兽公司都大于这两个地方。去年我们对未来之星年会有一个定义——不占土地的、无形的硅谷。

 

今年,未来之星已经19岁了,这19年来,未来之星上榜公司的名单已经超过400家。未来之星是特别有创新力的群体,所以今年,我们把主题定为“硬核创新”。

 

什么叫“硬核”?我本来有一些想法,对硬核是这样理解的。刚才在贵宾室,关于什么叫硬核,我和几位今天上午演讲的嘉宾做了一个交流。均豪总(王均豪)说,他的那个轻型材料用在活塞上、飞机上,不仅可以减轻重量、性能好,还更环保。我说这是革命性的。这叫不叫硬核呢?肯定叫硬核。

 

京东说它做人工智能,扫码就可以告诉你是什么垃圾,该怎么分类,它肯定是一个硬核。 

 

所以,什么叫硬核创新?

 

我的理解有三个关键要素,一是很牛很酷、独一无二的;二是超越传统,代表未来的;三是能在数字时代的竞争中形成市场优势的,即能够转化成产品和收入的。


硬核创新不仅仅是技术,它既包括硬核的技术创新,也包括商业模式创新,组织变革、管理创新等。我们进入了硬核时代,它是一切竞争力、市场优势乃至护城河的基础。

 

在未来之星年会上,我们为什么要去关注硬核创新?去年底到今年,我花了很多时间跟我们的团队一起去调研,走了很多的公司。走完以后,我真的是深深吸了一口气,我觉得有以下几个体会。

 

第一个我们真的处在一个攻坚克难的时代,为什么这么说?无论你去大公司,还是独角兽公司;无论你去中型公司,还是小公司,你都会看到他们活得没有那么轻松,每一家公司似乎都在爬坡过槛,没有一家公司轻松安稳的,那说明什么呢?说明我们每一家公司都要攻坚克难,大公司有大公司的“中年危机”。也就是说,当今天颠覆性技术层出的时候,独角兽们不断来追的时候,大公司其实面临非常多的危险,而且它自己还要克服大企业病。

 

那中型公司面临什么问题?中型公司患上“传统焦虑症”,商业模式、核心技术、组织、团队,啥啥看上去都很传统,不够酷,缺乏市场想象空间,增长几乎处于停滞。  

 

那么独角兽公司呢?独角兽公司是这几年出来的新的公司类别,它靠技术创新、商业模式和其他,迅速的估值超过10亿美元,但是今天你会发现独角兽公司也面临他的“成长烦恼”,估值虚高,上市即面临“破发威胁”。 


还有一部分是公司长得太快,在管理上面,他们其实没有能力覆盖整个公司的管理,团队怎么激活,特别是合伙人,你怎么样凝聚他们?怎么样一起奋斗?怎么样建立信任?这是独角兽公司成长性的烦恼。

 

小公司,在座非常多的人都是小公司的创始人或者管理者,产品、资金、团队、市场,说到什么都是一头的包袱,没有都没有特别顺的,这是需要大家齐心协力去攻坚克难的时代。这是我第一个体会。

 

第二个体会,我们真的到了摒弃虚荣、浮华的时代。什么叫虚荣浮华?我们会看到非常多虚幻的妄想给我们公司带来了很大的麻烦。


去年以来,我们看到了不少企业家在受苦。大体分为两种:一是规模陷阱。我们知道,去年不少公司特别是上市公司发生了资金链危机。我还记得去年7月在广州开未来之星年会时,均豪总跟我提起这件事的危害,说培育一家上市公司花十几年二十年,但摧毁它却在旦夕之间。事实证明他的话是对的。中央也高度重视,有民营企业座谈会,一系列纾困动作,这是从宏观层面。对上市公司、企业家而言,这场资金危机有个罪魁祸手,那就是规模。规模妄想之下,还有虚高估值。做大,一直是企业家的梦想,规模经济、规模红利是存在的,盲目追求规模的虚荣浮华也是存在的。

 

其实我们再久远一点,去看中国经济的发展历史,80年代末期我们其实经历过一轮规模扩张,那个时候《中国企业家》杂志就开始关注“规模”,我们说有一批公司,因为过于追求规模扩张倒下了,那个时候大家在说,不要多元化啊,要去专业化,多元化不是馅饼是陷阱。它不是你做大的一个通道,而是一个陷阱,让你跌落下去的。

 

到了90年代这一波,1996年的时候,我们看了亚洲金融危机来的时候,又一波倒下的公司,也是多元化的公司,也是规模扩张的公司。那个时候《中国企业家》开始研究失败。企业为什么失败?我们今天再来看这些上市公司,从去年到今年,他们出现资金链危机的背后,基本上都是多元化。

 

企业有一个梦想,一定要做大,企业家的座次是怎么排的呢?我们以规模大小来论英雄,所以大家都在想,我要不要把规模做大一些,在追逐规模的路上忘了自己有多大的控制力。

 

因为追逐规模,所以我们追逐快公司,非常快地奔跑,在中国宏观经济快速增长的背景下,快公司是有支撑,有土壤的。但当中国经济增长速度降下来,我们进行结构性调整,我们追求高质量发展的时候,如果还一味地追逐快公司,可能就会遇到麻烦。

 

我们看到非常多的快公司的例子,我记得当年有一家公司,三年成为世界上成长最快的公司,八年做到世界500强,这当然是好的。 但是我们也看到非常多的公司,三年就上市了,18个月就上市了,我不是要批评这些家公司,只是想说明中国人喜欢、追逐、崇尚这样的增长神话。

 

实际上还有一些公司其实是慢的,慢有时候就是快,这一点我们一定要明白。刚才介绍嘉宾的时候,我们看到公牛集团的董事长阮董在这边,这家公司其实是一个慢公司,靠一个插座做出来的,我们所谓的隐形冠军公司。在中国,这样的公司比例还不是很高的,如果我们跟德国比的话,我看到一个数据非常惊讶,德国每100万人里面有16家隐形冠军的公司。如果拿这个比例来算中国,我们就非常非常少了。所以我认为追求规模,追求快可能也是虚幻,把这种虚幻去掉,我们回到公司本质上来,这是我从调研中间看到的东西。

 

在这种时候我们该怎么办?我们不追求快,不追求规模,那追什么呢?我们要追求硬核创新,怎么样来追求硬核创新?怎么样来形成硬核创新的能力?我想这两天有这么多的嘉宾给大家分享,大家会有启示。

 

关于硬核创新我还要讲一点点,我们要倡导守正创新,要做自己尊重的人。    守正创新是习近平总书记给新闻媒体提的要求,我觉得也适用于企业。


守正,一是坚守正道,把握事物本质,遵循客观规律;二是坚守初心使命。


为什么说要做自己尊重的人?我最近看到一篇文章,是饶毅老师在北大毕业典礼上简短发言的内容。他说,请原谅我不敢祝愿每一位毕业生都成功、幸福,因为历史不幸地记载着:有人的成功代价丧失良知,有人的幸福代价是损害他人。过去现在将来,能够完全知道个人行为和思想的只有自己,所以,要做自己尊重的人。自尊支撑自由的精神、自主的工作和自在的生活。这才是人性的可爱。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创立于1985年,明年就进入35周年,我们有个愿景:让中国商业赢得尊敬,呼吁全社会尊重企业家,尊敬企业家精神,这很重要,但做到这一切有个前提,那就是中国企业家首先要挺起脊梁,先赢得自己的尊敬。当你成为自己尊重的人时,你带领企业所做的行为也一定会赢得整个社会的尊敬。

 

所以,我觉得守正道,做自己尊重的人,也是“硬核创新”的一个很重要的意义。


好,谢谢大家。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