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如何绕过创业陷阱

2019-07-16 12:36 | 作者: 梁睿瑶

屏幕快照 2019-07-16 下午12.13.54

从金融、硬件,到医疗、人工智能等领域,每一个创业者都在疑虑:如果BAT进入这个行业怎么办?前方还有多少坎?

文 | 《中国企业家》记者 梁睿瑶   编辑 | 李薇   图片来源| 中企图库

 

“如果BAT(百度、阿里、腾讯)觉得你的产品可以用10到20个程序员、花几个月时间就能拷贝出来,那实际上,你是没有价值的,你的产品也是没有价值的。”

7月8日,火乐科技即坚果激光电视创始人、CEO胡震宇,在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新领袖创新大课暨2019(第十九届)中国企业未来之星年会上,这样定义一家创业公司及创新产品的价值。

据美国调研机构CB Insights统计,中国中小企业的平均寿命仅为3年,大型企业的平均寿命仅为8年。创业公司自诞生起,就要面对没有方向、缺乏资金、创新不足等一系列问题。

和胡震宇一样,丁香园、聚辰半导体、云从科技、水滴公司等创业公司的掌舵者,也在当天的活动中用自身的创业历程,讲述了创业路上的那些坎儿。行业不同,但创业公司面临着共通的问题,比如与团队的沟通、和投资人的关系、“996”工作制等。

前路有坎儿,如何跨过陷阱,做一个聪明的创业者?

以下为新领袖创新大课暨2019(第十九届)中国企业未来之星年会演讲整理(内容有删减):

丁香园创始人、董事长李天天:聪明的老板不会让团队“996”

屏幕快照 2019-07-16 下午12.15.17

每一个出来创业的人都知道,家庭是我们的大后方,我们在前面创业,最怕的就是后院起火。

原本我太太非常支持我去创业,可是,最近我一直在听她抱怨“怎么又不能陪我们了?”“怎么又要出差了?”“你不是刚从哪儿回来吗?”对创业者来讲,出差见客户,包括今天到上海参加会议,已经成为我们的常态了,很难不把自己的大量时间花到工作上。

我们每天跟创业伙伴、员工在一起的时间,比我们跟家人花的时间要多,这是一个事实。如何解决这个坎儿?

我自己并不太喜欢去讲生活跟工作的平衡,因为这种说法给你一种误导,让你始终试图在工作和生活中间找到一个平衡点,而且你自己要算:到底是四六开,还是三七开,还是干脆一九开算了?

我想跟各位讲的是,这个点很难找到,我自己是没有找到。因为对我们来讲,每天从睁开眼睛到睡觉前,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思考工作,你很难在工作和生活中找到平衡。我做不到,但是我努力让生活跟工作保持和谐,也就是说,工作可以让我的生活更美好,生活也可以让我的工作更高效。

让生活和工作保持和谐

作为公司创始人,我经常会出差参加很多会议,见到很多非常优秀的人才。回来之后,我跟我儿子的对话就变成了一场教育课。我会跟他讲,我在外面见到的优秀人才,见到的优秀公司,见到的优秀平台,让他的眼界能够扩大。到今天我回头看,我认为这些对话是有效果的,这就是工作对我生活的帮助。

反过来,生活对我工作有哪些帮助呢?我自己在生活中有一个非常不一样的爱好,那就是喜欢做饭。我是东北人,出生在哈尔滨,我对东北菜掌握的程度,基本上能够在家里做年夜饭了。在此基础之上,我又进一步修炼了做西餐的本领,法国红酒炖牛尾、纽约黑椒牛排、西班牙海鲜饭以及美国西岸旧金山著名的海鲜汤,我每次出国都会花一点时间找到当地的美景、美食,享受一下、欣赏一下,回来之后再复制一下。

在丁香园任何做出突出业绩的人,都可以尝到董事长亲手烹制的纽约黑椒牛排。而且我还有专门的行头,我去做饭的时候,不光要带着行头,还带着自己专用的厨具。

有一次去一个同事家,我拎着一兜子行头和厨具,还有一兜子是食材。小区有门卫,我已经想好怎么回答门卫的问题,因为门卫一般不就是灵魂三问吗——“你从哪里来?”“要做什么?”“去哪里?”可是走到门前,门卫没有灵魂三问,他就问了一句:“你是修啥的?”

我把生活上的爱好转变成工作中一种激励措施,我相信每一个创业的人都清楚你跟团队之间的和谐关系,你跟团队之间的默契,这对于一个公司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996”与健康

创业第二个坎儿是跟健康相关的,这里我快速讲一下熬夜、久坐、超重、吸烟和饮酒,这些都是我们健康的危险因素。

前段时间舆论一直在讨论“996”,争论更多是从道德、法律、员工管理上去讲,其实从医学来讲,“996”会导致严重的睡眠不足,会导致员工的智商整体下降,所以任何聪明的老板都不应该让自己的团队“996”。

久坐、缺少运动也是这样。我自己原来的体重一度超标,我的BMI(身体质量指数)曾经逼近过30,这是一个蛮大的数字。7个月的时间,在丁香诊所的帮助下,恢复到了一个比较不错的状态。今天大家看到活生生的我,比照片上要更帅。

从2015年开始,我不断注意到在我的朋友圈中有认识的人猝死,其中创业者居多,非常可惜。正是年富力强、带着公司往上冲的时候,他们突然离开了。

创业本身是一场马拉松,绝对不是一个百米赛跑。所以为了我们心中梦想也好,为了我们要去完成的使命愿景也好,为了家庭、我们自己也好,我建议所有的创业者关注健康,关注你的家庭。

火乐科技创始人、CEO胡震宇:绕不过的BAT,绕着走的陷阱

屏幕快照 2019-07-16 下午12.18.08

今天大家讲到一个挺有意思的话题,就是如果BAT做相同的事情怎么办?

大概十年前,我创业的项目还是在诺基亚手机,在塞班系统上面开发了一个软件,当时投资者问我,这个事情要是腾讯干了怎么办?腾讯本身就是干即时通讯的,这个问题规避不了。

我决定去做BAT不会做的东西,比如硬件。结果十年后,回过头看,BAT现在都在做硬件,这个事情好像绕来绕去,绕不过去。

第一个陷阱,产品设计。

大家对设计的理解都不一样,设计是有年龄的。

就拿坚果的设计来说,我们每一款产品基本都拿了国内外的设计大奖,我对我们的设计一直蛮有自信。直到有一天,一个年轻品牌“奈雪的茶”的设计师,看完我们的产品,说了一个字“土”。我当时整个人是震惊的,我们设计拿了这么多国际大奖,你居然说我的设计土?后来,我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你的设计在80后、70后看来是很时尚的,但可能你走的是以前索尼的风格。

90后、00后的价值观是不一样的。现在已经过了物资匮乏的年代,他们对产品要求的不是功能越多越好,而是一定要符合他们的个性,一定要跟他们的调性相符,所以这个对产品的设计完全是两码事情。

年轻人对产品设计的需求就是功能后置,个性前置。比如猫王的收音机,或者智能音响,它们的音质并不是特别好,但是满足了年轻人的需求。

第二个陷阱,产品研发。

大多数人认为,产品的成本应该是压缩供应链的成本压缩出来的,其实在产品的研发阶段,就有80%甚至90%的成本固定了,是你的研发在决定产品的成本,这是大多数企业容易犯的错误。成本是设计出来的,不是省下来的。

为什么要强调创新?一旦产品失去创新你就会陷入价格战。价格战的本质就是比拼效率,就是看谁的效率更高。一旦产品失去创新,那你剩下的只有比拼效率了。

第三个陷阱,供应链。

不管是实体企业还是其他企业,都会面临供应链的问题,在供应链端最难把控的是整个产品的库存,包括整个周转的周期这些东西,非常传统。

我们现在的做法是什么?我们有整套系统可以根据每个月环比、同比甚至上个月整个流量情况,包括线下的销售情况,通过算法自动给出这个月应该要下多少定单,而不是由人来决定来下多少定单。

第四个陷阱,库存。

以前我们有过差点挂掉的例子,就是因为库存。有一次因为销售的盲目乐观,我们的产品清库存清了整整一年半。大家对这个市场的判断,包括你的预判,都是人的因素在影响,尤其是在供应链,硬件企业、高客单价的企业,一旦产品库存过红线,就有可能让你整个公司的资金链断掉。

第五个陷阱,渠道与品牌。

一旦一个品牌失去自己的渠道、过分依赖平台的时候,整个毛利率是一定不断降低的,而且会陷入价格战。品牌跟渠道也有关,在坚果早期的时候,我们第一笔融资融了4000万,我花了1000万在分众上面投广告,实际上这笔钱全部打了水漂。

当你的渠道不够广的时候,你去进行的所有品牌投入都是没有意义的。

所以,企业的早期,进行品牌投入是不合适的,只有当渠道发展了一定程度之后,要解决转化率的时候,就需要在品牌和市场端进行投入。

第六个陷阱,仓储物流。

公司成立之初,我们就有自己的仓储物流。去年,我们把它砍掉了,发现成本反而降低了。

这里面反映出来什么问题?企业应该干你有核心竞争力的事情,如果一块业务不能做到这个行业的最顶尖,我建议你把它外包,因为这个没有任何意义,反而会拖你的后腿。

聚辰半导体董事长陈作涛:敬畏资本、敬畏市场

屏幕快照 2019-07-16 下午12.21.07

我既是一个创业者,也是一个投资人,更准确地说是一个连续创业者,我一直把自己定位成“永远在创业路上奔跑的小青年”。

聚辰半导体在2009年成立,它是一批海归回国成立的,但不包括我。大家会很奇怪,为什么我会成为这家公司的董事长?实际上在2015年,我对这家公司进行了85%高比例收购,达到了控股。

有很多人问我,甚至监管部门也经常问我们:你为什么在那个时点收聚辰半导体?我给他们几个很明确的逻辑:

一、我个人虽然不是学技术的,但是我很崇尚和尊重中国的技术创新。

二、这家公司在我们接手时,实际上是六个股东。我发现这家公司核心的一个问题,就是它没有实际控制人,没有形成一个统一的战略和方法论。真正搞技术的人实际上在做企业大的战略时有他的弱项。所以我们果断下手就把这家公司并购过来。

我讲这个例子是想告诉大家,创业的路上,不仅有从头创业到上市到转型,也有半路通过并购的方式去控制一家企业,把这家企业管理得更加完善,再把这家企业做好做上市。

现在创业,需要好方向、好团队,坚定、坚持、坚韧地走下去。

最后一点,要敬畏资本、敬畏市场。资本给你信赖、信任,你一定要把信赖和信任作为捍卫自己往前走时应该坚守的东西。敬畏市场,进入资本市场并不代表你成功了,不敬畏资本市场就是去年很多企业出问题的重要原因。

云从科技联合创始人温浩:技术门槛撑不过三五年

屏幕快照 2019-07-16 下午12.22.35

坎儿是创业过程中必须要经历的,没有谁的创业可以轻轻松松成功。人工智能领域的坎儿特别多。

很多人工智能企业家可能是科学家出身或者拥有研究背景,有光辉的学术光环,但这个远远不够。他们实际上并没有产品落地的经验,也没有做企业管理的经验,这其实是很大的问题。

但资本和媒体特别追捧,以及前两年人工智能的热潮让很多人工智能企业飘飘然。我们必须要理智,创业者和创业团队必须要有做企业家的格局、眼光和管理企业的经验,这个是第一位。

在行业,就应该按照行业规律办事,不要总想着我们是颠覆者、技术革新者,我们的技术很领先,我们也不可以完全不顾行业的商业规律。

比如说做银行领域,很多做互联网企业去抢流量,这个思维在这个行业是行不通的。因为互联网讲的是流量、用户规模,但人工智能更像通信行业,它是靠技术稳扎稳打,靠扎扎实实地把技术做起来,所以我们应该学的是像华为这样的通信巨头。

另外,做人工智能行业不能说在这个行业做得很好了就因循守旧,只卖这些产品。

产品其实卖不过几年,因为技术的门槛三年五年就绝对消失了。企业家一定要有战略眼光,看到更远的东西,因为五年十年以后,这些行业就完全不一样了。如果按照现在的思维,可能就没有太多的发展,巨头可能还没等你成长起来就会把你掐死。

我们在人工智能产业融合的摸索,第一步是理论;第二步是场景;第三步是商业落地,有产品和解决方案;第四步要做平台赋能;第五步做智能生态,整合上下游和产业链。这就是五步融合的阶段,也是对中央提出的深度融合的一个思考。

最后讲一下创业。

不要老想着拷贝。以前大家都喜欢从美国搬一些先进模式回来。其实人工智能没有一个可以成功复制的企业,包括谷歌、微软,虽然技术很领先,但美国的人工智能产业并没有做得非常成功。就像手机,谷歌的安卓是很领先的技术,但你买谷歌的手机吗?不会买。实际上,在产业方面他们并没有可以借鉴的东西,人工智能企业需要自己去摸索。

特别是今天我们要自主创新,科技一定要自己去摸索,找自己适合的路。

水滴公司创始人沈鹏:回归到自己养活自己 

屏幕快照 2019-07-16 下午12.24.40

作为一个创业者,如果你的战略能力非常强,执行力非常强,能够很快地自己养活自己。如果你实现不了自己养活自己,那就要足够重视融资,这是非常重要的、阶段性支撑自己做大的一种手段和工具。

我们公司融资非常高频,并且每次融资额度都是比最初规划融得多一些。

无论公司发展的好和坏,我们整个管理团队都觉得,宁愿多稀释一点股权,宁愿多让步一些利益给投资人,这样才能够让自己比较好地去试错,比较从容地去做创新。

举个例子,今年上半年我们B轮融资,腾讯领投接近5亿人民币,但是我们融完这一轮就发现,经济环境越来越差,于是准备再做一个补充轮,基于B轮再融适当补充的资金。C轮潜在投资方对我们非常看好,希望能多投一点,且价格比我们期望的低一些。这时候我们就面临一个取舍——到底是拿它的钱,还是找其他投资人,用更高的估值少融点儿钱,少稀释点儿股份?

我们最终做了一个决策:还是要拿他们的钱。因为他们是国内一流的投资基金,对我们业务很有帮助。他们愿意多投是看好我们,愿意对我们给支持,于是我们最终选择,比原来期望降了一些估值,比原来的期望多融了很多钱来完成C轮。

C轮我们融了10亿人民币,比我们原本规划的4亿人民币多很多。融完这笔钱之后,我们发现,团队的战斗力、精神层面确实提升了很多。只有拥有充足的弹药,才能更好地让自己去试错,让自己往前冲。

我再提一个点,不仅是组织能力,对于创业公司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能力就是战略能力。其实过去的互联网时代你会发现稍微有点创新公司业务就涨,业务涨就能融到钱,融到钱有可能在不赚钱的情况下就能上市。

现在不一样了,全球的经济环境并没有这么好,二级市场都在创新,偶尔可能涨回去,但过段时间又会跌回去,投资人们的视角变得更理性了。我觉得无论是生物科技公司,还是互联网科技公司,还是各种科技公司,还是要回归到赚钱,回归到自己能够养活自己,这才是最本质的。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