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民营企业寻路:创新让创业不是白日梦

2019-07-16 13:24 | 作者: 梁睿瑶

屏幕快照 2019-07-16 下午12.43.03

从仰望星空到埋头土地, 民营企业被历史大潮推到时代前列,它们正在打磨最硬核的实力,摸索出自己的创新逻辑。

文 | 《中国企业家》记者 梁睿瑶   编辑 | 李薇   图片来源| 中企图库

 

“放卫星”一词曾用来形容虚幻的白日梦,但是,当企业真的放了一颗卫星上天呢?

“我一直说火箭只是一个交通工具,它是一个物流公司,把卫星从A点送到B点而已,真正发挥价值的是卫星持续在轨道上产生数据、产生连接、产生价值。”2019年7月7日,商业航天公司天仪研究院创始人兼CEO杨峰,在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新领袖创新大课暨2019(第十九届)中国企业未来之星年会上,诙谐幽默地讲述了企业“上天”的挑战与机遇。

屏幕快照 2019-07-16 下午12.44.53

为什么一夜之间有了这么多航天公司?

杨峰在现场提问:“如果给大家时光倒转的机会,让你们带着现在的认知回到计算机行业还没有跑出摩尔定律的时候,带回刚刚出来PC机(个人电脑)的时代,你愿不愿意回去用你现在的认知狠狠地赚一把?”

“我相信很多人都会的,但没有时光机,你做不到这一点。”不过,杨峰话锋一转,“在航天领域内可以。”

民营企业的创新雄心不止于此。立足于土地的农业企业金正大集团,也正在改变农民“面朝黄土背朝天”的陈旧印象,在最下沉的市场摸索新的商业模式;在金融领域,同盾科技利用技术创业,让诈骗越来越难,让黑色产业链无路可走;企鹅杏仁集团通过互联网,推动医疗市场规模化、规范化。

无论另辟蹊径求增长,还是连接传统行业与互联网,民营企业被这波大潮推到时代前列,它们必须打磨最硬核的实力,摸索出自己的创新逻辑。

以下为新领袖创新大课暨2019(第十九届)中国企业未来之星年会演讲整理(有删减):

天仪研究院创始人兼CEO杨峰:放卫星不是白日梦

2016年有一个会,请我过去做一个演讲。有一个高科技分会场,我就冲进去了,最后工作人员拦住了,说“对不起先生,你不在这个分会场”,然后让我去隔壁白日梦分会场(卫星分会场),我非常受伤害。

但是,我们用时间证明了,放卫星不是一个白日梦。

目前,卫星产业最蓬勃的地区不是美国、欧洲,而是在中国。中国的火箭企业超过10家,卫星企业超过100家。

说到商业航天这个行业,我们必谈到一家公司,那就是SpaceX。现在全世界火箭发射能力排第二的是中国,美国排第三,那谁排第一呢?SpaceX。

SpaceX真正的核心在于它把成本降下来了,把原来需要几亿美元发射一次的火箭变成了几千万美元一次。我们可以看到,“土星五号”运载火箭在1969年的时候是5亿美元一发,还是那个年代的5亿美元。现在,SpaceX发射“重型猎鹰”运载火箭已经只花不到1亿美元了。我觉得这才是SpaceX了不起的地方。

我们为什么发射卫星?

火箭公司顶多就是送货的,真正的电商是我们。

SpaceX当然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它把火箭做得非常好了之后,也开始干卫星了。目前,SpaceX提出“Starlink”星座计划,会在若干年内发1.2万颗卫星,在低轨为全球提供宽带互联网接入的能力。

卫星就是一个在太空上工作的计算机。但是,现在的卫星跟一个屋子一般大,我们在越干越小,越干越便宜,但功能上越干越强。

为什么我们要把这么多的卫星发上天?它到底能干吗?我用了一个比喻,人是有获得数据刚需的,人是有连接刚需的,我们把计算机连接在一起产生了互联网,后来不能满足于只是定点的计算机连接,我们希望移动的时候也可以连接,所以手机上网后便有了移动互联网。

后来,我们不能满足只是人和人之间的连接,我们希望人和物、物和物都能连接,所以加上了传感器,所以有了物联网。但现在所有的前三者,所有的东西加在一起只是在整个地球人类可以居住的7%的那一点点土地上,还有93%的地方是没有这些东西的。

如果要把所有的陆地、海洋、天空全部都能连接起来,只能靠卫星。未来用卫星把一切连接在一起,用卫星去获得一切的数据,我个人称之为“天联网”。

无论你喜欢不喜欢,现实就会到来。以后大家会越来越没有隐私,这些数据会越来越被更多科技公司所获得,而卫星就是一种全新的手段,无论是全球不断网的通信网络,还是全时全天候的遥感大数据,或者高精度的导航。

大家现在都在说自动驾驶,离开了卫星谈什么自动驾驶?离开了更高精度的导航和定位的卫星谈什么自动驾驶?包括无人机、无人船,一切的无人系统没有卫星更多的网络也都是白扯,所以这一切都是充满着巨大的想象空间。

屏幕快照 2019-07-16 下午12.53.36

上天,做有意义的事

2016年1月,天仪研究院正式成立,到现在我们一共发射了13颗卫星,这个数据排全国第三,前面分别是航天科技集团、中科院,我们在民营企业中是第一。在全世界所有的小卫星公司里面我们排在第六,如果只算同期数据的话,在今年6月份之前我们是全世界卫星公司同期发展速度第一,6月份我们被一家公司超越了,它破了我们的纪录,那就是SpaceX。SpaceX一下发了60颗卫星,让我很尴尬,但被偶像超过了,我也很开心。

最近,特朗普在Twitter里面也提到一个词“6G”,6G指的是以后无论是互联网、通信还是大数据行业,都会跟卫星融合在一块变成天地一体化融合的网络,卫星会成为地面很多行业基础设施的一部分。

但是整个行业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什么?为什么卫星技术还没有深入到各位生活当中去?最大问题在于成本。

现在卫星还没有大幅度把成本降下来,一颗卫星还是需要几亿或者几千万元,每发射一次还得几个亿,所以钱是有限的,卫星这么贵,数量就有限,能够给你们提供的服务也是有限的。对于我们企业,现阶段最重要目标是把成本降下来。我们在成本上降到怎样变态的程度呢?

7月2日是2019年唯一一次日全食,在南美区域才能看到的。我让我们公司的同事用我们在轨卫星去拍这个日全食,竟然被我们拍到了。拍到有多难呢?卫星是以7.9公里/秒的速度在天上飞,地球和月亮都是高速运行的,但是我要拿卫星去盯准太阳,完全不动地去拍到月亮从太阳面前闪光那一瞬间。不过,我们的卫星竟然拍到了,而且整个卫星的成本不到100万。拍到日全食的相机是我们在淘宝上花了42块钱(包邮)买到的。这个卫星姿态测量的陀螺是我们在手机上拆下来的,大概100块钱。

如果我们用一些更高等级的器件,其实可以拍到更好的效果,现在我追求更多的是低成本,只有把这个成本降下来了,在座的各位才能够更多地享用到卫星的便利。

同时,我们在进一步加强成本优势,开始建设卫星工厂,不再是一颗一颗造卫星,而是流水线式地造卫星。我们也通过这种低成本的卫星,帮助清华大学的博士生做了引力波的研究,这在原来是绝对不可能想象的;我们也帮助我们一个同学,让他的头盔在国外的时候,能够通过卫星来联网;我们还帮助到在东北做农业的公司,通过遥感预测它粮食的产量。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希望让我们的卫星服务到更多人身上去。 

同盾科技联合创始人马骏驱:让欺诈无处可去

屏幕快照 2019-07-16 下午1.11.42

1994年的时候,我在香港设计了一个系统——八达通,我是八达通的首席架构师。25年前,我在创新的时候在想什么呢?第一,这个社会有一个问题,处理硬币其实是无用功,很多钱大量花费在硬币的回收再分发;第二,你去买一张报纸,不停地要零钱去找换;第三,过去不同公交票务里面有很多假票。

这些都是社会的问题,那么我们想,我们怎么样把不用的生产力释放出来,让这个社会做得更好?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创新,我们要做什么。

创新是会上瘾的

创新不单单是What和How的问题,还有Who,就是怎么跟其他人一起做这个创新,这个创新才会有意思。

25年前,我把香港所有不同的公交公司,包括轮船、缆车、公交车、地铁和火车,不同的运营体连成一起做这个创新,到最后非常成功,我也很自豪地说,就算25年以后的今天,这个系统也是全球很多很多公交系统的一个蓝本。

我们创新的时候,解决的是社会问题,这个事情是会上瘾的。后来,我参与新的项目,在不同的创意里面,都有这样的影子。

来到同盾,我们想,我们到底要做一件什么样的事情?首先,全球有超过一半人口很难获取金融服务,所以普惠金融在很多地方是非常难的;另一方面,很多时候我们无法做好数据分析,全球每年大概有超过15万亿的现金在地下的黑色产业链里消失了。

5年前,我们十几个IT理工男决定改变这个现象。我们怎样通过更好的方法去做分析,让欺诈越来越难,让黑产越来越没饭吃?

我们在做同盾的时候发现,一个行业跟另外一个行业数据不交叉,但也可以提炼出很多分析结论。我举一个比较好玩的例子,在国内我们有很多婚恋网站,像百合网、世纪佳缘等,它们大概有2亿多的会员,在里面有很多欺诈信息。我们从这些欺诈信息中提炼出来的分析结论,可能对一个金融机构有用,因为他的可信度可以从跨行业行为中知道。

实际上,我们是第一个提出跨行业联防联控概念的公司,将所有不同行业的知识共享,大家一起通过大数据将过去很难分析的东西,通过额外的维度来做。

惠普更多的人群

2018年年初,我们利用在中国得到的一些经验出海,我们这个类型的服务其实在全球最受欢迎,最容易获取非常好的成绩,尤其在亚非拉的新兴国家。

在这些国家,传统数据收集没有太好,但是人们使用移动互联网非常多。比如,你打开Facebook全球最大10个城市,10个国家,绝大部分都是新兴市场。在这样的情况下,有很多所谓另类数据的方法,用额外的维度去帮我们做数据分析。

随着“一带一路”的影响力扩大,亚洲大部分地方、非洲肯尼亚、尼日利亚、南非等地,以及墨西哥、巴西这些拉美地区,很多人都需要我们的方法。另外,我们的技术也会让分析决策做得越来越好。

金正大集团CEO白瑛:技术+服务链,在农业下沉市场做增长

屏幕快照 2019-07-16 下午1.15.07

大家下午好,我知道可能今天这个分享大家不一定多感兴趣,这个我心里面清楚。为什么?刚才通过各位企业家分享这些内容,我能够看得到大家讲到高科技的东西相对多一些

我想跟大家讲的,其实农业、农村和下沉市场离大家距离并不遥远。我过去做牛奶,今天做农业,就跟大家简单分享一下作为农业企业在下沉市场是怎么去做的。

增长从何处来?

不论拼多多也好,正新鸡排也好,它们在三四线市场的增长速度非常之快,因为抓住了下行市场的增长机会,它们成长速度超过了我们的想象。

其实农业、农村和下行市场离大家的距离并没有那么遥远,很多中国最牛的企业,比如阿里、京东、碧桂园、海尔以及恒大等等,它们也开始逐步踏入农业领域。

农业中的新商业模式

用快消品的方式去做农产品,先是定位清楚农产品品类,迅速传播做大,制定爆款方案,将产品推广到用户面前。

除了产品,还需要做服务平台,未来的企业都是逐步向服务行业去转型的。我们从全球的趋势看到,这几年中,农资电商中服务业务的占比越来越大。从农资、金融、土地托管等维度,帮助农民把地种好,并且让产品上线。

我们未来希望能够做到的目标,是建立全封闭链或者全服务链的闭环,我上游聚资源、中游建网络,以及下游做服务。服务种植业、服务产业和服务城市生活,就是这三个方面的服务,扎根三农,做最后一公里。

企鹅杏仁集团总裁马丁:一个军医的创新

屏幕快照 2019-07-16 下午1.18.05

大家下午好,我是马丁医生,是一个幸运的总裁。我在医疗行业有20多年的工作经验,最早是一个临床医生,后来做医院管理,然后再做医疗信息化。跟很多创业者一样,在创新的探索过程中,我们都希望折腾自己。

解决人人可即的问题

我们是一个比较传统的医疗行业——医疗服务。企鹅杏仁现在是中国最大的医疗服务平台,包括线上线下。线下我们有48个医疗机构,已经覆盖了800多个城市。

在医疗行业,我们必须去解决患者的问题。怎么解决?我们必须切入到每一个板块。

案例可以看上个世纪20年代的美国,如果你想提供这样的服务,你会开很多诊所,很多社区医院,很多大型的医院。但是在21世纪,通过高科技的方法,我们可以更多在互联网上解决患者的问题。

其实医疗有一个特点,离不开线下。很多线上平台最大的问题是,最终没有解决任何问题。线下的问题是什么?太重,之前投入很大,最终才有5%的回报率。

我们现在创新最大的一个点,是提供综合服务,通过更多的结合型平台,让线上服务一步步切入到20%、40%、60%甚至80%的市场比例。我们一切是围绕科技的手段,不是高端、高品质的医疗,而真正人人可即的医疗服务。

医改背后的风口

医改是我们整个行业最核心的主导者。我们现在已经进入了第三轮医改,1984年成为社会公立医疗体系,这一轮医改是从2008年开始。

你可能听说很多新的政策出来了,药品零加价、耗材零加价、医联体和家庭医生签约项目等等。整个医疗行业未来会变成什么样?我今天告诉你们,会变成全民医疗体系,与英国、澳大利亚等一样。

那么机会来了,就是市场化医疗,这也是为什么政府一直引导医生出来多点执业,引导社会资本办医,引导保险公司启用商业保险,而我们的创新都是为了这个大的趋势。

到今天为止我们落地什么?

1、全国网络。现在是48个机构,从沈阳到香港都已经覆盖了。

2、国际化标准和环境。

3、优质的医生。不仅仅是全职医生,还包括于莺老师到合作医生。

创新不断出现在每一个步骤,有的面对C端,有的面对医生,我们是一个真正落地医生的执业平台。我们行业有280万个医生,面临着完全新的执业空间,可以出来自由执业和多点执业,这也是我们一个小的创新。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