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Vlog想破圈

2019-07-26 16:02 | 作者: 武昭含

WechatIMG2954

在保证输出优质Vlog内容的同时,实现其商业化,提高其商业价值,是所有Vlogger都面临的重要问题。而Vlog商业化能否被广泛认可,也决定了中国能否出现更多优秀的Vlogger。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武昭含   编辑|刘宇翔   头图来源|被访者

 

Vlog火了。

在偶像明星的微博上,甚至有粉丝留言,“一人血书求哥哥拍Vlog!”

如今,如果哪个偶像明星没有被粉丝催更Vlog,那是非常没有排面的事情。粉丝们乐此不疲地催更,只希望在Vlog中一窥偶像们生活的另一面。而明星们也乐于在Vlog上展示其所谓“真实的生活”。

Vlog兴起于YouTube,是Video-blog的缩写,即视频博客,Vlog作者以视频形式记录个人生活,并与网友分享。如果说传统短视频以“秀”为主,那以“记录生活”为主要目的的Vlog则强调“真实”,但它又不同于直播,需要等待主播上线。

强调“真实”,让Vlog成为人们窥探他人生活排遣寂寞的重要方式,而通过贩卖“真实生活”,不但明星收获了粉丝的美誉度,也有素人华丽逆袭成为知名博主,斩获百万粉丝。

一时之间,好像所有的人都开始拍摄Vlog,papi酱也在自己的Vlog里用搞笑的方式提问:“为什么突然之间所有的人都在拍Vlog?”

就连警方也在拍。7月8日,海南警方上传了全网首个警方抓捕Vlog,带网友们直击抓捕现场。身临其境的抓捕视频,一时成为话题。

WechatIMG2933

来源:海南警方微博截图

Vlog究竟能火多久?

红了

“虽然听起来有些臭不要脸,但我红了。”知名Vlogger竹子在演讲中如是调侃自己,但这也是事实:拥有三百多万微博粉丝,被邀请去参加各种论坛和演讲,还接到阿玛尼、雅诗兰黛等各大时尚品牌的广告合作。

在微博粉丝三百万之际,竹子专门录了一期Vlog来回顾自己成为Vlogger的重要节点。

2016年3月10日,当时还是摄影博主的竹子发布了自己人生第一个Vlog,这期视频的主题是“A day with me”,现在这个主题几乎已经被用烂,但当时的竹子觉得自己“so special”,她形容那种视频内容“轻松又开心,直观又快乐”。彼时很多人不知道Vlog为何物,但那期视频取得了很好的反响。

2017年,竹子开始频繁更新Vlog,她做了一个31天Vlog挑战,人们开始因为Vlogger的身份而关注她。

直到2017年下半年,Vlog这个品类开始爆发式增长。

也是在那时,刚开始做美妆视频的博主“宝剑嫂”将拍摄视频的花絮与无法完整表述故事的素材重新剪辑,分享给粉丝们,这些视频是她最初的Vlog。两年后,宝剑嫂成为了拥有175万微博粉丝、163万B站粉丝的高人气视频博主,当粉丝了解了她的风格后,她自认为是“生活流水账”的Vlog却很受粉丝的欢迎,“我一度以为作为美妆博主,大家更喜欢看我的化妆视频,没有人愿意看我的Vlog,但没想到观众了解我的风格后,我的Vlog变得很受欢迎,可能是大家想更贴近我的生活。”

WechatIMG2967

来源:宝剑嫂微博截图

而Vlog被大众所知,却得益于女明星欧阳娜娜的入局。

去年9月21日开始,欧阳娜娜与今日头条合作推出了自己的Vlog系列,主要内容是她在伯克利音乐学院的求学生活。视频中的欧阳娜娜以“顶着黑眼圈起床,在紧张的早晨做一餐尽量丰盛的早餐,熬夜复习考试”形象出现时,原本口碑中演技不佳的女演员,被“在海外求学的普通人”形象所取代,这系列Vlog不仅扭转了欧阳娜娜的大众形象,还为她带来了巨大的曝光量。

根据今日头条数据显示,12期Vlog正常版本在今日头条和西瓜视频上共获得超过7700万的播放量,每条1分钟版本在抖音上拥有百万级的点赞。在无其他项目和事件曝光的情况下,欧阳娜娜的全网媒体曝光指数翻倍,并上了11次微博热搜。

欧阳娜娜带来了巨大的示范效应,现在在各个平台上日渐充斥着经过精心设计故事线的Vlog。

故事线和人设,是所有博主都在精心打造的东西,对于博主而言,虽然拍摄的是“日常生活”,但在拍摄中都会精心设计故事线,维持一个人设。

围猎流量

对于博主来说,Vlog是吸粉的手段,而对于社交平台和短视频平台而言,Vlog却是增加流量的新途径,互联网巨头纷纷拉响争夺战。一个明显的现象是,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越来越多的平台陆续推出针对Vlog的相关扶持计划。

微博相关负责人表示,从2018年年初开始,微博上的Vlog发布数量越来越多,很多网红与年轻人开始尝试用Vlog记录日常生活,于是微博顺势而为,在2018年9月发起Vlog博主召集令,给认证的“微博Vlog博主”更多的扶持成长资源。

在去年12月21日的微博V影响力峰会上,微博高级副总裁曹增辉提到,微博将“针对Vlog作者给予视频推荐等位置与更多分发机会”,同时将围绕大V扶持其电商和知识付费的商业化能力,这无疑为Vlogger们提供了相对顺畅的变现方式,当天微博还启动了“Vlog学院”,用以对新入门者提供辅导。

作为Vlog在国内出现和兴起的头部内容平台之一,B站也持续发起了一系列扶持活动,包括开展“30天Vlog挑战”“Be A Vlogger”等鼓励UP主创作。据最新数据显示,今年4月B站的Vlog投稿量相比去年同期增长761%,视频播放量同比增长 484%,单Vlog视频内容的站内曝光量就达到62.9亿。目前,B站Vlog视频的累计互动次数超2.3亿,弹幕数量超过3000万条。

哔哩哔哩副总裁张峰回复《中国企业家》时表示,国内Vlog热度从2018年年中开始,目前该领域上升势头很明显,“随着Vlog发展,我们通过数据发现UP主有极高的创作积极性。2018年,B站Vlog视频的累计播放量同比增长了18倍。视频主题广泛多元。”

5月31日,哔哩哔哩上线“Vlog星计划”宣布将提供六大资源体系全力发展Vlog内容,B站宣称将每月拿出100万专项奖金、1亿专项活动站内曝光,全年共计500亿站内流量曝光以及上线“Vlog领域优秀UP主”认证系统。

腾讯是另一位入局者。微视之后,去年11月初上线的Yoo视频打出用Vlog和Vstory完成“短视频消费升级”的旗号。据微信公众号《三声》报道,有Vlogger表示,Yoo延续了腾讯在视频内容上的一贯风格:分级制补贴,评级越高,创作者拿钱越多。

5月10日,百度旗下好看视频总经理曹晓冬发布“VLOG蒲公英计划”,宣布将给予5亿现金补贴,20亿流量扶持。在商业合作方面,好看视频将从品牌代言、电商带货、直播打赏方面全面支持。

对于以流量和算法见长的头条系来说,社区沉淀和订阅关系一直是弱势项目。与欧阳娜娜的成功合作,让头条系看到了Vlog内容中存在的连接价值。于是,抖音也宣布进军Vlog,向用户开放1分钟视频权限,并推出“Vlog十亿流量扶持计划”。

平台巨头纷纷将触角伸向Vlog,在知名Vlogger王晓光看来,主要因为火在“Vlog”之前的视频概念是“抖音”,但是它作为一种形式已经被品牌平台定义和捆绑。“像腾讯、新浪这样的大玩家在错失‘抖音’这一概念后,希望抓住‘Vlog’这一新的概念、机会,而且Vlog是个很宽泛的概念,他们现有的商业规则都可以套进去。”王晓光在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如是说。

硬币的另一面是,出于对平台补贴的向往,许多人开始蹭Vlog的热度,为了拍Vlog而拍Vlog,将不属于Vlog范畴的视频也加上Vlog标签。

困境

平台的大力扶持,让Vlog呈现一片繁荣景象,全民Vlog时代看似已经到来,不过行业内人士依旧认为Vlog的全民属性并未显露,国信证券分析师张衡在《Vlog:视频舶来品的中国机遇在哪里?》分析道,“目前,Vlog已经在国内小圈层内走红,但尚未迎来大规模爆发。”

知名Vlogger flypig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不断强调“Vlog火了”这个判断是草率的,虽然有很多人赶时髦会拍摄Vlog,但拍了一两期之后就不再继续的人比比皆是。只有优秀的Vlogger越多,Vlog的普及度才能提高,“但目前来看,新冒头的优秀Vlogger依旧不多,眼下的繁荣很难说不是被平台营造出来的。”

他对流量和资金堆砌出的Vlog热潮保持警惕,“要真正进入全民Vlog时代,需要激发人们将心中埋藏的表达欲,但纯靠奖励来激发并不长远,如果奖励停了热潮或许也就不再了。”

flypig坦承自己在Vlog中受益颇多,但是他依旧认为Vlog还没有完全破圈。在他看来,相比于短视频,长度在几分钟到几十分钟不等的Vlog对叙事性的要求极强,在拍摄门槛上和制作成本都会更高,同时拍摄者还要有有趣的生活。

flypig将Vlog的现状定义为“供给侧不足”,他始终认为,在Vlog这个领域,需求和商业都是足够的,但是好内容的供应却非常稀缺,“我曾经希望这个风口可以吸引很多人进入,很多Vlogger都在示范这个视频内容和商业上的结合,怎么样服务客户做出好的内容,但这个视频确实门槛太高,以至于即使有钱在追逐这种内容,但依然没有看到足够多的优秀创作者快速地涌现出来。”

WechatIMG701

来源:flypig微博截图

虽然看起来Vlog的商业变现模式是清晰的:植入品牌或者同款带货,但对大部分中小Vlogger来说变现依旧是困难的事情。flypig表示,目前只有最头部的人可以靠拍Vlog来养活自己,资源依旧在向头部Vlogger集中,中小Vlogger很难走通盈利路径,“只有腰部的人能做到完全可以用视频养活自己,那才有可能吸引更多的人去全职拍视频。如果拍视频不能得到实在回报,就只能兼职拍视频,那就跟兼职创业一样,基本上死掉的可能性就很大。”

除了接广告,博主们另一个变现途径,就是流量分成。澳洲的知名UP主“是当归哦”除了在微博和B站上传Vlog之外,还会把视频上传到YouTube,通过播放量来获得YouTube的流量分成,这部分收入大概与普通白领的工资水平持平。在国外,YouTube跟博主有直接合作关系,如果播放量达到一定水平,博主会直接从平台上获得收入,而在国内,只有达到很高标准才能获得平台的收入,这对中小Vlogger来说难度非常大,并且平台的补贴不一定能覆盖拍摄的成本。

在保证输出优质Vlog内容的同时,实现其商业化,提高其商业价值,是所有Vlogger都面临的重要问题。而Vlog商业化能否被广泛认可,也决定了中国能否出现更多优秀的Vlogger。

毕竟,无论是明星还是素人博主,在现实生活中,都需要收入来应付支出的。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