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新BAT大戏:拿腾讯的钱,找阿里变现,被头条搅局

2019-09-18 15:07 | 作者:

看上去,阿里腾讯两强对峙的局面有所缓和,在某些远离主战场的区域,两大超级公司也有把酒言欢之时。当然,在别的战线上,两家在酝酿新的战争。对于创业者而言,拿腾讯的流量,找阿里变现,或许是新的想象空间。


文 | 《中国企业家》记者  崔鹏编辑 | 刘宇翔头图来源 | 中企图库

“现在的中国互联网世界,就是阿里和腾讯之间的代理人战争。”国内一家知名VC的管理合伙人曾经对《中国企业家》表示。

 

此番言论发出之时,阿里和腾讯的市值均已突破4000亿美元,同时跻身全球十大市值科技公司之列。已经是中国互联网的两大巨头,它们或亲自下场,或投资收购,没有边界的争斗持续多年。

 

充当先锋的是两家公司的战略投资部门,它们从无到有,只用十几年时间,就成为中国互联网版图上举足轻重的力量。他们并非传统投资机构,却能改变创投圈的潮水方向。近年崛起的独角兽公司,绝大多数与这两家有千丝万缕的关联。

 

“当一家公司成长到10亿到30亿美元规模时,不可避免会与腾讯产生交集。”一位腾讯投资离职员工对《中国企业家》表示。这个理论同样适用于阿里。对于大部分互联网创业者来说,企业做到一定规模,都要学会一门必修课,就是如何与“富爸爸”们打交道。或者,从另一个视角来看,优秀的互联网创业公司某种程度上也是“猎物”,两家公司手握充沛的资本和资源,各自围猎又相互抢食。

 

腾讯官方数据显示,过去十年腾讯投资了大约700家公司,其中63家已经上市,122家市值或估值超过10亿美元。在阿里2018全球投资者大会上,CFO武卫表示,阿里战略投资的资产(包括蚂蚁金服、微博、高鑫零售等)已经价值800亿美元。

 

在传统消费互联网领域,格局通常是“winner take all”(赢家通吃)。多年来,背靠阿里和腾讯的这些创业公司之间战火不断,谁能成为幸存者,谁就是获胜者,背后的巨头才能如愿以偿。华兴资本创始人包凡在提及滴滴快的合并案时,曾用过一个比喻:在谈判的最后关头,滴滴和快的管理层在两个房间里,分别给腾讯的刘炽平和阿里的蔡崇信打电话征求意见,“BAT就像天上的神仙,神仙在看人间打仗”。

 

过去多年,阿里系和腾讯系在互联网各个主流领域展开正面交锋。在出行市场,滴滴和快的曾经豪掷数十亿元打得不可开交;在本地生活领域,腾讯支持的新美大与阿里支持的“饿了么+口碑”缠斗已久;在社交领域,微博、陌陌曾是阿里遏制微信的重要工具。

 

自己抢下的猎物,为了防止对方插手,排他协议和一票否决成为常用武器。结果就是,阿里和腾讯很少出现在同一家互联网公司的董事会上。站队阿里还是腾讯,一度是创投圈的热门话题。

 

到了该站队的时候,创业公司创始人都会从中挑选一家,如何取舍有时候是门学问。一位在B轮接受阿里系机构投资的创业者告诉《中国企业家》,“拿完阿里或者腾讯的钱之后,再去拿对方钱的(人)不多,都会有各种顾虑。”

 

但这种对立形势正在发生变化。告别人口红利,互联网公司的增长曲线逐渐平滑;投资人对烧钱换份额的模式更加谨慎;同时,在C端市场逐渐见顶时,阿里和腾讯正在开辟新战场,将竞争重点从消费者业务向企业级业务转移。

 

从2018年夏天开始,腾讯投资的企业开始连续向阿里敞开大门,B站、小红书、趣头条和Teambition都位列其中,这些独角兽公司成功集齐AT两家的钱。这在过去多年的互联网投资浪潮中,除非项目合并,不然这种情况极少出现。

 

看上去,阿里腾讯两强对峙的局面有所缓和,在某些远离主战场的区域,这两大超级公司也有把酒言欢之时。当然,在别的战线上,两家在酝酿新的战争。西线无战事,东线炮火连天。

 全面战争与否决权

 

2015年9月,美团创始人王兴飞到香港,与腾讯总裁刘炽平在一家酒店会面,讨论美团与大众点评合并的可行性,腾讯当时是大众点评的最大单一机构股东,持有其20%股份。

 

在美团与大众点评的合并过程中,腾讯在背后扮演了关键角色:它施压点评创始人张涛让步,支持王兴做新美大的CEO,承诺为新美大提供10亿美元的资金支持,让老股东满意离开,也说服了博裕资本同意双方合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