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融资四轮,估值超过百亿美元,这家人工智能独角兽的护城河是什么?

2019-10-21 15:34 | 作者:

一家公司在商业成功后是有责任推动行业技术进步的。

文 | 《中国企业家》记者 李碧雯

编辑 | 马吉英

头图来源 | 被访者

如果一切顺利, 最快11月初旷视科技将在港交所上市,旷视科技也将成为国内AI第一股。这或许是国内人工智能视觉领域行业发展的一个新节点。 

10月20日,第六届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开幕,在当天的媒体交流会上,当被问及是否在意“国内人工智能第一股”的头衔时,旷视联合创始人兼CTO唐文斌摇摇头,“不在意,不在意。” 

作为国内计算机视觉领域的四小龙之一,旷视科技已经完成了四轮融资,投资机构包括创新工场、联想创投、蚂蚁金服、启明创投等,融资额超过13亿美元,估值超过113亿美元。 

旷视科技2011年由印奇、杨沐、唐文斌三个清华大学姚期智实验班的同学共同创立。唐文斌宣称旷视科技是一家技术信仰+价值务实的公司,“因为只有价值务实才能更好完成商业闭环,能够产生持续收入和现金流。”他将旷视定位为一家产品公司,而非纯技术公司,“不是说我今天把99分的东西做到99.95分就可以了,当然这个也能够带来成就感,但是这是一种解题的成就感,当你看到你的产品给客户带来价值时,那种成就感是完全不一样的。” 

2014年,旷视开始商业化探索,目前旷视的主要收入来源于个人物联网解决方案、城市物联网解决方案、供应链物联网解决方案。

唐文斌称,在智能安防领域之外,物流将成为旷视科技下一个重点投入的领域。 

以下为旷视联合创始人兼CTO唐文斌在媒体交流会上的采访(有删减):

Q:最近旷视自主研发的端到端人工智能平台Brain++获得了“世界互联网领先科技成果”,这项技术对人工智能行业带来了哪些变化? 

唐文斌:如果说做一个算法就是做一个APP的话,那么Brain++就像一个操作系统,它的潜能是让开发APP和发布APP的整个流程变得更为高效。 在做数据标注方面,比如标注一张照片需要选择男女,一般标注方式是需要每一张去标注,选十万张就要点十万次,而Brain++的标注是通过Active learning(主动学习)的方式,比如它先标注100张,系统自动建立一个小模型,之后它会不断推荐你先标注哪些,标注完后会对他当前模型进行迭代,之后有更快速的优化。等标注完几百张后系统会弹出许多类似的照片,它判断这些照片的人是男的,你再确认下,这样效率跟之前是完全不一样的。在测试的时候,会有20~100倍的效率的提升。 第二个应用场景是算法训练。算法训练的过程其实是不断试错的过程,通过不断试错寻找好的训练方法,这个事情可以让AI训练AI,算法训练算法。这两个事情可以提高整个研发效率。

Q:Brain++对于旷视的意义? 

唐文斌:旷视本质是以算法为核心的技术产品公司。首先算法能否做好是公司存在的根基,所以如何在算法上保持持续领先是我们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最早我们算法领先,是因为我们有很多聪明的同学,我们做的比较早,也有很多新的想法。但是在未来更多场景中有很多算法,如何把每个算法做的更好,如何持续领先是我们必须回答的问题。Brain++对旷视来讲是我们内部一套最为根基的系统,能让我们通过平台化、系统化的方式做算法。

Q:旷视科技以后是一个平台公司还是一个产品公司? 

唐文斌:我们是家产品公司。打个比方,如果把我们做的产品比作为一只鸡的话,那么算法就是鸡蛋,客户要的东西是一个产品和解决方案,就像是番茄炒蛋这道菜。番茄炒蛋需要鸡蛋来作为原料,Brain++其实就是让这只鸡更快地产蛋。在公司内部我们有个笑话,抄了KFC的广告语,We will do chicken right.

Q:为什么纯做技术的公司无法持久? 

唐文斌:做技术的公司其实也是可以生存的,只是说不同公司的选择不同。旷视是技术信仰+价值务实,因为只有价值务实才能更好完成商业闭环,能够产生持续收入和现金流。一些公司选择只做技术,把技术卖给其他人,那么它的技术如何定价,商业化的模式是什么,最后的出路是被收购还是其他,这是技术公司需要思考的。其实在以色利有很多技术公司,最后的出路是被收购,这也是一种很好的方式。 但是旷视想做的东西更多,我们希望做的技术不止是技术。不是说我今天把99分的东西做到99.95分,当然这个也能够带来成就感,但是这是种解题的成就感,当你看到你的产品去给客户带来价值时,那种成就感是完全不一样的。 所以旷视是一家产品公司。

Q:你如何看待技术与价值的关系? 

唐文斌:我们内部有个理念叫技术信仰,价值务实。在四、五年前我们就已经提到了这个理念。从创业公司来说,我们要兼具两件事情。对技术的长期价值我们是需要坚信的,这是我们的技术信仰,所以愿意投入那些并非短期就能获得收益和回报的技术。从价值角度来说,创业公司能够存活,必须有产品为客户创造价值,只有过了今天和明天才能看到后天。我们也会结合我们的产品会为客户创造价值。

Q:最近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对于创业公司的估值存在鸿沟,如何给投资人解释你的技术信仰? 

唐文斌:一家公司首先必须解决你的温饱问题,这家公司的商业逻辑和链条必须是成立的。先有面包同时去思考诗和远方,面包是关键,如果一家公司只想今天的面包,没有诗和远方的指引,这家公司未必能够走得长。旷视科技是在脚踏实地的基础上仰望星空的公司。

Q:很多技术公司上市后在研发上没有那么激进,旷视在研发投入的计划是怎样的? 

唐文斌:不管是微软还是谷歌,他们在研发上都有非常大的投入,而且有独立盈利部门的研发团队。比如谷歌,他们投资了很多钱,干了很多听上去并不是很靠谱的事情,他们有技术信仰,去尝试突破现有的边际。这些公司也都是有技术信仰的公司。一家公司在商业成功后是有责任推动行业技术进步的。

Q:如何评估旷视在场景应用以及解决问题方面的能力? 

唐文斌:旷视科技是做技术公司中最懂场景的,做场景公司中最懂技术的。 我觉得我自己是一个人工智能产品经理。我们带着技术的眼光去思考场景,尝试成为场景的半专家,不管是通过+AI还是AI+的方式给场景赋能。+AI是在他们某个环节去替代、改造它,这是第一阶段改造的方式,当你更加了解这个场景以及技术能够为场景做什么的时候,有可能你能够重构它的工作方式和流程,这种流程再造是能够给场景带来更大价值的。

Q:旷视的护城河是什么? 

唐文斌:算法的领先是一家以技术为核心的立身之本。不仅要算法领先,而且还要持续领先。 另外的护城河是技术场景的结合,形成更好的产品。 

Q:前不久旷视宣布投资了国内连锁便利店品牌好邻居,和好邻居这种先合作、再投资的方式以后会在更多领域被复制吗? 

唐文斌:产品价值和商业模式是两个事情,需要分开看。我们做的技术和产品能够给零售行业带来价值,卖出更多,节省成本。第二点,商业模式是当你的产品帮客户卖了更多钱,每天帮他提升50%,你是卖技术、软硬件整体解决方案给他,还是共享整体商业价值,大家一起共享多挣的那些钱。 当我卖了一套解决方案给一个客户,我肯定是希望他们省下来的钱持续性的分给我,这其中会有一些新的商业模式的设计。 现在谈这些都太早,先做好产品,到底降本增效多少,先把这些解决完再去看价值。 有了价值后大家再想如何分享这些价值。资本上的合作和投资,其实都是价值分配的体系下对新的模式的探索。我觉得这种路径在每个场景都有可能应用。

Q:你认为目前人工智能发展到了哪个阶段? 

唐文斌:我认为可能还是初级阶段。对整个AI世界过去我们探索到了一些有效的方法,我们看到了深度学习,但是对于大脑真正是如何运作的,现在的研究还是很滞后的。 我认为人工智能如何变成更强、更泛化的人工智能,其中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Q:你认为下一个人工智能机会在哪里? 

唐文斌:很多人在做自动驾驶、医疗,可能每个场景落地周期不一样。旷视选择的场景是在供应链的逻辑下,从制造端到物流端再到零售端,在这个链条中我们如何做降本增效。 我们今年年初发布了一个产品AloT操作系统旷视河图,我们希望用AI的方式去赋能物流场景。

Q:哪一个是你们选择的下一个变现场景? 

唐文斌:我们现在选择物流领域作为下一个重要的商业化场景。3年前我和印奇去过天津的一个仓库,那是一个4万平米的仓库,所有空调暖气没有任何意义,冬天去的时候仓库内是零下10度。那个仓库负责某电商京津冀地区的发货,你下的每一单会有人在仓库去拣货,他们SKU接近4万个,一个操作人员在零下10度环节一天要走30~40公里。这样的环境下他们每个月人员的流失率在15%~20%,几乎一年要换两拨人。 现在90后其实不愿意干很辛苦的工作,但是日益增长的物质需求其实必然带来制造端、物流端更多的工作量,这些问题我们可以通过软硬件整体解决方案来给场景带来新的模式。 现在整个IoT系统可以用三个角色来描述,包括传感器、决策器、执行器。从传感器获得各种数据,然后进行决策,比如在哪里拣货,之后如何通过执行器去完成整个仓库分拣的任务。同样一个人,原来可能一天完成200个订单,现在可以一天完成400个甚至更多,这个价值是很清晰的。

Q:在您看来,AI公司未来最终比拼的是哪些方面的能力? 

唐文斌:对于所有AI公司而言,最终还是回到最为本源的三大问题。你在给客户创造什么价值,为什么是你,为什么是现在。 在经济下行期,我认为这对于人工智能公司是利好,因为在这个时候,企业才会真正注重降本增效带来的价值。AI的核心价值就是重构整个产业链的成本效率。

Q:你现在最大的焦虑是什么? 

唐文斌:现在想做的事情不够快,其实很多问题想得很清楚,但是想到和做到中间还是有个Gap,需要很强的执行能力,需要更多优秀的人才加入。我现在最大的焦虑是每天只有24个小时。

 

。END 。

制作:任颖文   审校:高欢欢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