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商界大佬也风雅

2019-10-21 16:20 | 作者:

做自己爱好的事儿是赏心乐事,做者无心,看者有意,一个人的爱好最能反映他的内心世界。

文 | 吴不知  编辑 | 杨一枝   来源 | 银杏财经(ID:threemornings)头图来源 | 中企图库 

余观世上语言无味面目可憎之人,皆无癖之人耳——袁宏道。

袁宏道这句话如天上星辰,流散在民间精炼出六个字:人无癖不可交。但凡是个角色,就得有个爱好。慈禧老太婆大字不识一箩筐,就爱看戏,从中琢磨透了帝王之术。

做自己爱好的事儿是赏心乐事,做者无心,看者有意,一个人的爱好最能反映他的内心世界。

众所周知马云喜欢金庸,加上从小打太极,身上总有些许侠骨柔情。要是从小练好童子功,多扎扎马步,打打沙包,小时候的马老师也不至于被人胖揍一顿,缝了13针。

不过很显然,对武侠的喜爱塑造了马云豪放、洒脱、快意恩仇的性格。按图索骥从爱好入手,或许能更深入地理解那些成功的大佬们。

童年爱好与找补

“有的投资人稍微挣点钱就到处嘚瑟,嘚瑟来嘚瑟去,最后把行业嘚瑟没了。”

周鸿祎从来给人一种怼天怼地的感觉,从二马(马云、马化腾)到贾跃亭,几乎科技圈大佬每一个都曾挨过他的嘴炮,“周大炮”的绰号也不胫而走。不管江湖怎么叫,用他自传的书名概括最为妥当:颠覆者。

把时光倒转四十多年,一个瘦弱的小男孩同那个时代所有普通人一样,打弹弓、做小车、叠纸飞机。不过这个瘦小男孩不一样,他所有的玩具全部是自己亲手做的,所以玩儿得特别带劲儿。四十年以后,这个心灵手巧的小男孩开了家公司,叫奇虎360。

长大之后,教主依旧喜欢亲自动手,改造无线电、双卡收音机。这番经历让他有极强自主性,同时也让教主行事带有浓郁的个人色彩。

从小独立的人到成年后往往具备独立思考能力,周鸿祎的这段青少年时光成就了360日后的江湖地位。在九年之前,怒怼腾讯模仿他人,那时的周鸿祎的确问心无愧。

与周鸿祎类似,丁磊小时候动手能力也非常强。但丁磊不喜欢跟他人接触,这一点与教主大不相同。丁磊成年之后与马化腾一样,非常内向。

不过,内向并不等于不谙世事,乌镇、东兴饭局便是传统饭局文化在科技圈的复刻。

丁磊出身在一个浙江知识分子家庭,看起来像个乖乖男。但大学毕业后,丁磊与周鸿祎一样,从小形成的独立性让他们知道自己要什么,才有了后来电信局冷对挽留的领导,辞别父母远赴他乡创业。

旅美学者孙隆基在解析中国人成长心理时,借用了弗洛伊德的“力比多”理论:口欲期、肛门期以及生殖期。作为人格成长的最后一个阶段,生殖期的典型心理特征就是形成独立人格,在行为上则表现得有主见、有目的。

华夏历史悠久,但也形成厚厚的观念之墙,唯独立之人才能从墙上戳出一个看外面的洞,突破成规。

丁磊与周鸿祎的成长环境相对宽松,不用等功成名就之后再来找补。出生贫寒的刘强东却不一样,在一次采访中,他用十分有力、肯定的语气回忆自己的考学经历。童年压抑的兴趣爱好,总想在成年之后找回,这在心理学有个专有名词:补偿心理。

“任何同学跟我说话我永远听不到”,东哥再执拗,也无法掩盖因家贫所失去的美好青春。小时候没机会野,那么长大有了条件,偶尔就得超越规矩,彻底野一下,简称“越野”。

2008年,在商场上杀出重围的刘强东,在一众哥们儿撺掇下买了一辆悍马。一般人在沙漠中体会的是越野的快感,东哥却品出了人生百态。

“沙漠的风景有一种凄凉的美……但10个小时过后,就会觉得枯燥无味,这时必须说服自己要坚持下去,一定不能放弃。”刘强东谈穿越沙漠的感受,颇有弦外之音。

东哥是吃过苦的人,读大学那会儿有年初一,曾穷到兜里只剩下1.4元,愣是从人大走了接近十公里路到北京体育大学。两顿饱饭后,又原路返回。

禅宗有句对联:意气不从天地得,英雄岂籍四时推?用到东哥头上颇为合适。如果他知道这句话,托人写幅对联挂在办公室,肯定比身后那幅画有意境得多。

奥卡片中有部《闻香识女人》,民间有模学样接了句“闻车识男人”。悍马霸气耐用,恰似在商场上敢冲敢杀的刘强东,2012年与苏宁之战便是例证。事后张近东也无不感慨地说,没人敢这么玩儿价格战,真没想到他会这么做。

爱好成无意识就是癖好,如果还沾了点儿雅趣,就可以称之为“雅癖”。在中文里,“你有癖”和“你有雅癖”听起来还是有差异的。

办公室的书法

办公室是个特殊场所,既有私密性,亦有开放性。通常而言,一位记者能在某位大佬办公室做采访,说明大佬对你很重视。

作为日常工作的地点,办公室又十分私密,如果稍加留意便不难发现:办公室的布置风格与大佬的喜好密切相关。

一盏水晶大吊灯,座位前摆了一张比三人床还大的办公桌,稍不注意以为走到人家卧室。桌对岸,放了一尊马踏飞燕。座位后面还密密麻麻排了一堵墙的精装书,全新,更甚者连封皮儿都没拆。这通常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大老板办公室布局的标配。

2001年,加入WTO之后,中国经济飞速增长,大佬的办公室装潢也悄然发生变化。不再一味照搬外国人的洋气,中国商人就得挂点自家的东西。于是,书法、国画渐渐出现在诸多大佬的办公室中。

不过装修是个无底洞,总得考虑开支,熟悉艺术品行情的人知道某人书法价格若是每平方尺一千元,那么画的市场价至少得乘以三。综合性价比,大部分人愿意在办公室挂书法作品。

起初大多不管出自谁手,只要是毛笔写的,内容吉利就行。比如马到成功、鸿运当头。渐渐发现这么干的人多了,难以彰显自己地位。于是有文化的大佬剑出偏锋,没文化的就发发发、财神来,稍微有点常识,物主人的修养就高下立判。

生于1983年的程维就很有修养。22岁那年进入阿里巴巴,只用了六年时间就成为阿里B2B部门最年轻的区域经理。2012年创立滴滴,并掉快车,吃掉Uber之后,在出行领域几乎可以横着走。

不过程维是聪明人,懂得人年轻要虚心,不能被眼前的胜利冲昏头脑,因此找人用行书写了一张横幅偌大两个字:虚心。

用词语警醒自己本是好事,但千不该万不该,古今中国在横幅阅读的次序上完全相反。照理说该从右往左读,但总有好事者与程维唱起了反调,活生生地将这两个字读成了:心虚。

虚心不成,反被误读为心虚,程维手握公众安全,脚踏出行领域,给人一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用两个字做横幅的还是柳传志老爷子在内容上把握得最好。曾有几副照片,老爷子身后赫然挂着一张横幅,两个行楷大字特别显眼:弘毅。出自论语“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一种企业家的担当精神跃然纸上,或许还有一丝儒家那积极入仕的雄心。

写这幅字的人也颇有来头——前中国书协主席沈鹏。世纪之交的书坛,沈鹏因为技艺佳、业内地位高,一时间颇有洛阳纸贵,一字难求的景象。求得这幅字,柳老爷子应是破费心力。

与柳老爷子一样,李嘉诚办公室也挂了一字,是张对联,上书24个字:发上等愿,结中等缘,享下等福;择高处立,就平处住,向宽处行。此联无论内容还是书者,都颇有来头。

内容有禅宗色彩,也有浓郁的传统处世观,语出自晚清重臣左宗棠,文字则是由晚清学者、书法家吴熙载手书。

不过与内地大佬喜欢楷书、行楷不同,李嘉诚这幅24字对联是隶书。到目前为止,没人敢挂草书,更别说最抽象的狂草了。估计是怕被人问到,一时间答不上来,岂不尴尬?

书法的艺术价值不仅取决于是否出自名家,而且内容也要清新脱俗,富含哲理,如果还有历史来头,那就更了不得。根据经验判断,艺术品收藏价值越高,给人感觉藏主就越识货,修养也更高。

从喜好到收藏

收藏书法的确比较考验藏主的文化修养与艺术品鉴能力,虽然价格相对不高,但在艺术表现形式上不及绘画作品是不争的事实。

更何况世上有不认识的字儿,却从来没有不认识的画。

在大佬中,热衷收藏绘画,并且出手最阔绰的人无疑是王健林。王总在艺术品上从不吝啬,只要货好,钱不是问题。从藏品质量与数量看,王健林不仅有实力,而且眼光还不错。

收藏需要丰富的鉴赏经验。王健林16岁在军队服役时便特别喜欢收藏艺术品,彼时只是业余爱好。后来退役从商,渐渐积累起资本,自己的爱好也终于有了物质支撑。有爱好不说,王健林的机缘也着实不错。

1992年从傅抱石家人手中用分期付款的方式,花费800万元购得《龙盘虎踞》。一年之后又以140万元拿下李苦禅的作品《五只鹰》。这幅画除了艺术价值高以外,来头也着实不小:在荣宝斋中堂挂了几十年。

真是千金难买我喜欢,荣宝斋经理当时开价一百万,王健林二话没说加了四十万拿下。后来这幅画走出荣宝斋,进了国民岳父的厢房。

20年后,在纽约佳士得纽约拍卖夜场,王健林用1.72亿人民币买来毕加索晚年田园时期的佳作《两个小孩》。如今,王健林手中已有两张毕加索的作品,另一幅是《戴帽女人》。

最值得一提的不是王健林办公室那张石齐的《山水》,而是当代艺术大家吴冠中的大画。据说吴冠中一生作品不过千余幅,王健林收了70多幅。大画不过四幅,其中有三幅躺在王健林的收藏室里。

当记者问王健林是否会把藏品卖出折现时,王健林用钢筋混凝土一般坚定的语气说了一句金光闪闪的话:不卖!

姜还是老的辣,即便最近流年不利林身价缩水,王健林依旧舍不得卖掉自己那些宝贝。不像华谊兄弟的王中军,经去年崔永元一番折腾,公司股价接连下挫。

情怀终归敌不过买卖,王中军在重压之下还是怂了,出手不少藏品。

王中军与王健林有着类似的同年,都是干部后代,在大院长大,而且不约而同在16岁有过一段军旅生涯。但在艺术情怀上却是天差地别。王健林像票友,对艺术品的喜爱属于半路出家,所以看上就买。而王中军却是真正喜爱,有实打实的艺术经验。

从小学画画,军旅生涯也没有磨灭王中军对艺术的向往,复员之后白天做美术设计,晚上跑到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学习绘画技艺。路子也很正:素描、色彩与速写。即便后来事业成功,闲暇之时也会挥洒一番。

如果打开他的收藏室就能发现王中军坐拥大量绝世佳作,坦白地说艺术价值恐怕胜过王健林。

绝世佳作必须具备三个条件,缺一不可:名家大作,典型时期作品以及丰富的历史价值。

二王都有毕加索的藏品,但王中军手中那幅《盘发髻女子坐像》,不仅是毕加索后期的巅峰之作,在构图与表达上将女子情感的变化呈现出来。在头部,颜色从右至左逐渐由代表气恼的绿色变为愉悦的黄色,与立体构图完美的融为一体。

如不了解作品本身的背景,很难知道藏在此画背后的故事。1948年,毕加索刚从波兰回家,情人弗兰索娃·吉洛身怀六甲因没有情郎的陪伴而气恼。懂事儿的毕加索从华沙带回一件绣花外套,希望让佳人息怒。想到这里,便作了此画。

该作品完全符合绝世佳作的所有条件,更别提梵高传世名作《向日葵》、《雏菊与罂粟花》、唐宋八大家之一曾巩的墨迹《局事帖》,光这三件都是无上瑰宝。

但王中军今年特别难熬,“为了公司的安全性,我什么都可以卖掉,这个没有什么丢人的。”他最近卖了不少藏品,被人问到之时似乎也很豁达。

英雄都有落难时,秦琼落魄卖过马,杨志被劫卖过刀,王中军可比秦琼杨志水平高了不止一档,好歹拿出来的作品堪比一部近现代西洋史。

读万卷书

名人字画不是用钱就能买得来的,一双慧眼才是真宝。

故宫博物院曾有一位传奇鉴宝专家徐邦达,江湖人称“徐半尺”,只看半尺就能断真假。这门技艺的养成来自从小熏陶以及强烈的爱好,品鉴能力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学会的。

什么都可以模仿,唯有爱无从模仿。

不懂字画,为提升格调其实可以有别的爱好,比如看书。通过阅读,既可以打发时间,还能提升自我修养。

一说看书,不得不提文艺中年冯鑫,同万科郁亮一样,他也喜欢看《约翰克里斯朵夫》。同朱总理一样,也沉迷于用词深奥的《尤利西斯》。

在暴风影音最妖的2015年,冯鑫揣着一本《道德经》回老家反思。《道德经》是本好书,真正读出味道用于实践的还是任正非。这两年华为被推到风口浪尖,一着不慎满盘皆输,逼得任老爷子一把年纪了还得频频露面。

且不论华为如何,看过任正非专访的人无不钦佩他的言谈举止、知识体系以及全球视野。

“作为一个父亲,您如何看待女儿的事情?”

“首先,我相信法律,其次我感谢国家。”

这位七十岁的老人面对记者提问,总能照顾各方利益,严丝合缝、流利自然地回答,挺像太极推手,谈笑间化解难题。除了丰富的经历,任正非还喜欢阅读,不仅读得多,且涉及面广。

任正非读过一本叫《熵:一种新的世界观》的书,深深折服于文中关于热力学第二定律的部分。“熵”是物理学一个关于能量退却的概念,涉及控制论、概率论、天体物理学等。

熵让诸多科学家为之穷经皓首,就连1970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萨缪尔森也曾写过与之相关的经济学著作。

除了物理学,历史、地理、哲学、军事等学科,几乎都能吸引任正非的兴趣。不仅自己好学,他还影响别人,上升到企业文化。

让干部读党史,学会忍辱负重,把华为拧成一股绳。另一边儿任老在家里琢磨《汉武大帝》《大秦帝国》一类历史剧。

此外,华为内部有一个大学,简直是东西方文化的熔炉。据报道,2002年以来,定期举行讲座,涉及的内容也贯通古今、不分中外。有社会学经典《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有《近代西方哲学》,还有中国学者刘梦溪的《中国文化的张力》。

人才与人精有一大差别,人才不论到哪儿都是人才,他们拥有博古通今、举一反三的能力。人精往往只是在某一门类有专长,菜刀怎能当锤子用?

上士闻道,勤而行之。美团王兴也是个爱读书的主,也读过《道德经》。他像年轻人一样使用Kindle,据说还有三个。在王兴家有一整面墙都是书,王慧文曾狐疑的问他看了多少,王兴想了想说差不多看了一半。看着王兴高抬的发际线,王慧文信了。

大佬们经常翻阅传统经典,而《毛选》则是近代著作中最炽手可热的书。江湖味儿颇重的史玉柱把红宝书背得滚瓜烂熟,劳模雷军则从中悟到了“游击战”的真谛。马云也常看,还总结出一句话,60年代的人不可避免地都学习过。

但唯一让人好奇的是,这么好的书为何大佬们都只读选集,却从来没人看全集?

从下棋到跑步

好琴棋书画之人,大多给人文雅的感觉,如果还有情致,可称文人雅士。

爱好下棋的人,尤其是爱好围棋的人,通常都有前瞻性思维。围棋有十字诀,在蔡崇信、雷军以及宏碁创始人施振荣的商业经历中,不少关节点都可看到他们的宏观思维。

不仅是思维,在手法上,也经常见到“拆、逼、封、压、扳”等围棋技巧被用到商业之中。不过下棋必须得找个人,而书画这玩意儿买到赝品的概率又太大,亏钱事小,被人说成“树矮墙新画不古,此人必是内务府”可就名声在外了。

既然文雅的东西名堂深,还不如干净利落,直接在身体上做文章。想必是工作一天,大脑需要好好休息,因而更多大佬选择把运动作为自己的爱好。

王石爱运动,人尽皆知,他的继任者郁亮也有模学样大搞运动文化。非得把万科搞成健身俱乐部,恨不得员工都跟健身教练似的。

亚里士多德总结了三种朋友,道德的朋友、快乐的朋友以及酒肉朋友。相同兴趣的人,很容易成为朋友,张朝阳就是王石的快乐朋友。

张朝阳最初喜欢登山,这恰好合了王石的胃口,2002年二人在海拔5355米的四姑娘山主峰汇合。一年之后,王石登上珠峰的消息传遍大江南北,掀起一阵攀登珠峰的热潮。

老大哥带头,小老弟自然得跟上。那年5月,张朝阳在搜狐成立了一个“2003年中国搜狐登山队”,意欲登上珠峰,还自封副队长。在一番努力下登到海拔6666米的位置就打住了,数字的确讨巧,但怎么也比不过王石登顶。

爬个6666没人找你打广告,登顶珠峰8848就找了王石。张朝阳那时要是多点商业头脑,爬个58米拍张照片发给58同城的姚劲波,到了360米再给周鸿祎写个短信,强强联手,搜狐不就好起来了吗?

似乎是不到珠峰非好汉,2010年华大基因的汪建也起了见贤思齐的心,随王石爬过一次珠峰。身体本就有恙,一时间腿部受伤、上吐下泻,汪健登顶未遂早早地便下了山。

今年9月《中国企业家》采访汪建,谈及此事时记者问他登山有什么乐趣。汪健也是个实诚人,答“吹牛用啊”。记者似乎没把到脉,还从脑细胞的角度追问,汪健依旧直接“虚荣心嘛”。

还是张朝阳聪明,登山不在高,意思一下就好。自2003年拼了老命6666之后,数次登山怎么也过不了这个数,可能跟同行的伙伴儿有关系。

据《中国企业家》报道,张朝阳2005年率孙楠、高圆圆、李冰冰登上西藏启孜峰,跟一帮美女爬山,的确是件体力活儿。后来老张还练过一阵瑜伽,现在改练跑步了,据说在办公室摆了一台跑步机。

学过物理学的都知道,往上爬肯定比横向移动费力。汪建在采访中说自己“鸡贼”,跟张朝阳比还是欠点儿火候。

结语

无论运动还是琴棋书画,或者源于早年经历,大佬们的爱好不一而足。在所有大佬中唯有董明珠女士与沈南鹏先生比较特别。

董小姐在接受采访时被问到做什么最快乐,这位心直口快的女强人说每天看到我的销售数字在变化,是最快乐的。一边儿说,一边儿洋溢着秋天收获的笑容,那表情特别像罗中立的代表作《父亲》,有着一丝让人很难发现的辛酸。

对数字无比痴迷,会让格力越战越勇。每思至此,都觉得雷军不该跟董小姐在销售额上打赌。不如换个与数字无关的,比如看谁能倒着背《毛选》,这样胜算恐怕大得多。

董明珠只是喜欢数字背后的业绩,而沈南鹏却是研究数字出身,曾经在哥伦比亚大学读过一年数学博士。这个金庸的小老乡在投资领域斩获无数,堪称创投之王。不同于董明珠,沈南鹏把数字上升为方法论。每一次投资势必要缜密计算,一旦决定就雷厉风行。

二战德国最后一位陆军元帅舍尔纳曾说过一句话,很能概括沈南鹏的行事风格:精密计算,果断行动。

大佬何其多,爱好何其广,三言两语说不尽,企图用一两个词给大佬定义真是难上加难。大佬不是神,用“全知全能”是不能概括的。

人不同于神,因为神有神格,变了就得换信徒,而人是一体多面。

大佬们在聚光灯下都会带上一张面具,或阳光,或励志,更或是鸡汤。真正走下聚光灯,说到底还是凡人。

通常情况下,凡人就该有凡人的烦恼,年轻时志大,但到了中年志气就会变为俗气,而等到老年俗气又成了暮气。

任何一个成功的大佬,在扬名立万,名成利就的过程中,其实也只不过是一个无奈的江湖人。

江湖子弟江湖老,虽然都搅弄过风云、搬弄过是非,但总得留下点不一样的东西吧。

如此甚好!

 

参考资料:

《颠覆者:周鸿祎自传》

《中国企业家》:刘强东停不下来

《中国企业家》:王中军:缘于绘画小记

《中国新闻网》:3.7亿梵高和1.8亿毕加索亮相王中军私人美术馆 

巴九灵:程维:中国互联网从没输过

 

。END 。

制作:武昭含   审校:陈睿雅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