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一个技术宅的冒险创业旅程:账上曾多了几千万,他却迷茫了

2019-10-29 13:47 | 作者:

投影行业未来的空间很大,远未达到收割的时机。最重要的是要回到技术本身。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李洁编辑|李薇  图片来源|被访者

充满烟火气息的街头,三两好友聚一起喝茶畅谈,树荫下逗鸟遛狗,街坊四邻打上几圈麻将⋯⋯这是一幅典型的四川成都市井图。闲散、慵懒、与世无争,是成都人典型的性格。

钟波是地道的四川人,但他却很难闲下来。事实上,如今的“天府之国”也散发着一股技术范儿。在媲美北京中关村和上海张江的成都高新区,一众创业公司在这里成长,到处都是忙碌加班的身影。这里也是钟波的大本营。

2013年,在电视芯片技术行业浸染多年的钟波,辞职创办了投影仪公司极米科技。市场调研机构IDC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极米科技以57.5万台的出货量位居中国投影机市场出货量第一,同比增长65.70%,市场份额为13.20%。

“唐·吉诃德式悲壮的理想主义”

钟波是个技术宅。2003年,从电子科技大学毕业后,他南下深圳寻求工作机会。在芯片厂商晨星半导体(MStar)从事研发工作的十年间,钟波完成了个人技术和财富的积累。

“说不上财务自由,但至少是衣食无忧,房子车子都有了。”钟波向《中国企业家》表示。

2012年,钟波萌生了创业的想法。彼时,电视行业的窘境已初见端倪:作为家庭娱乐的昔日明星,电视的开机率越来越低,年轻人更愿意沉浸在手机、平板等移动端设备上进行娱乐消遣。此外,电视行业本身也存在着沿着国外技术亦步亦趋的尴尬局面。

钟波认为,从显像管电视到液晶电视,再到后来的互联网电视,虽然发展步履不停,但一路走过,产品形态并无创新,“无非是之前用别人的屏幕,现在可以自己造屏了”。

与此同时,传统电影院却没有被冷落。在信息爆炸时代,每个人的时间变得有限,大众需要沉浸式的感受,追求更高的生活品质,电影院则满足了人们这种需求。

“那时候看到一个iPhone 5概念视频,一部手机投出个屏幕,还可以调节大小。”钟波由此受到了启发。他认为,未来的显示器就应似这样,像科幻电影中的场景,屏幕可大可小,且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钟波看到,市面上的投影设备发展已有十多年,但技术仍十分落后。大部分投影厂家针对的是办公市场,所生产的投影仪光源使用高压汞灯,寿命短,在颜色、噪声、体积等方面也差强人意。这意味着,他想要做出的产品并没有参照物可以学习借鉴。

钟波将其创业伊始形容为“唐·吉诃德式悲壮的理想主义”。在成都市高新西区的一栋毛坯别墅里,极米科技初创团队开始了最初的产品研究。这群人曾是华为、腾讯等大厂的技术精英,放弃百万年薪来到成都每个月拿着3500元的薪水。

像是国外车库创业一般,钟波和团队在别墅的车库里进行技术研究,一层用来做展示,二层开发软件,三层放着三张二手高低铁架床,这是初创团队的宿舍。由于图便宜租的是毛坯房,月租金5000元,刚搬进来时,还需要自己动手粉刷墙面,自己从网上买马桶安装。

“一行人吃住在这里,过着封闭式的科研生活。鞋子乱丢,屋子里的杂乱堪比学生宿舍,晚上有时间打打球,然后继续研发,偶尔大家打打游戏娱乐一下。”钟波向《中国企业家》回忆,“非常理想化,也很美好。”

当时,别墅的墙面还被大家涂鸦上了海贼王,寓意“一起去冒险”。就这样,钟波带着志同道合的伙伴踏上了投影行业的冒险旅程。

历时一年半,团队结合投影技术,用固态光源、激光LED技术,结合互联网电视技术,糅合出极米科技第一款投影产品。钟波称,“尽管当时认为其‘四不像’,但起码完成了从0到1的跨步。”

钟波团队的成果引来了当地政府的关注。2013年11月,在成都市软件推进办公室的推动下,租金减免加上一定的资金支持,团队十几人搬到了成都高新区软件园,这也为其带来了新的转折。

迷茫期的金钥匙

“那时没想过融资,觉得这个东西离我们很遥远。”钟波坦言当时对创业市场,尤其是资金的感知并不灵敏。

在软件园,钟波经常与园区内的创业公司交流。通过他们,他慢慢有机会了解北京创业圈,以及逐渐接触到了那些大家耳熟能详的投资圈大佬。“原来只是闷头做产品,根本不懂得还要开发布会宣传,还要融资才能跑得更快。”

2014年,顺利完成第一笔融资后,极米科技的账上多了几千万。日子比之前好过了,可此时的钟波却陷入了创立公司以来最迷茫的时期。

开发布会、媒体报道,一波轰炸式的宣传确实增加了极米科技的曝光度,甚至在发布会当天公司的官网一度瘫痪。不过,似一股强劲的龙卷风刮过,极米科技很快就又回落到每天只能卖掉二三十台投影仪的光景。

“买的人少,也不需要那么多钱去生产,我们就拿着钱去宣传。”钟波透露。于是,团队又砸入500万投放了两个星期的电梯广告,结果在市场上仍泛不起任何涟漪。

资也融了,发布会也开了,广告也打了,可效果不好,如果再加大广告,那就是去赌了。但如果像电视品牌那样铺天盖地动辄一两个亿去做广告,几千万全部砸进去都不够,背后还要生产产品。

钟波迷茫了:接下来该怎么做?为了寻求答案,他飞到北京待了两周时间,想从北京创业圈友人那儿求得良方。

有人建议钟波像滚雪球一样继续融资:“让媒体先吹出来,博得关注度,继而吸引到投资者,后面的投资者就像接力棒一样,用各自的资源将你推上去了,不成也成了”;有人建议他炒作,利用各种新奇的噱头引发爆点⋯⋯如同坐上了过山车,朋友们的想法一会儿给了钟波希望,一会儿又让他觉得不靠谱。

“主要还是觉得不符合我们的性格,还有创业的初衷。”钟波表示。

回到成都后,钟波和团队花了半年的时间专心做产品迭代。一款外形像黑胶唱片机的投影仪随后在京东众筹上线,“当时,这款产品贴着成本对外发售,众筹了一千多万,直接破了京东众筹的纪录。”

随之而来的是产品的供不应求。为此,钟波在北京JD+智能奶茶馆举办了一场用户见面会。他当场“削发明志”,称极米并不是在搞饥饿营销,产能的问题需要时间来解决。

钟波强调:“做产品要回到技术本身,我觉得这是当时正确的决定。”

投影行业前路漫漫

这两年,在走访欧洲和美国后,钟波发现,这些发达国家的投影产品仍停留在几年前的水平,体积笨重,噪声大,画质水平有限。

今年9月,钟波带着极米参加IFA(柏林国际电子消费品展览会)时宣布,未来五年是极米科技拓展海外市场的关键时期,极米科技计划将重点进军欧洲市场。

对于带领极米产品走出国门这件事,钟波颇具信心。在这之前,极米已经在日本小试牛刀。在钟波看来,日本人对于电子产品相对挑剔,如果产品能够在这里受到认可,打入其他国家便不是难事。

不同于之前和国外经销商“小打小闹”式的销售方式,极米科技面向日本市场推出了全新产品“阿拉丁”。从内容、UI界面到宣发video的拍摄,全部由日本当地团队操刀。“当时被很多明星推荐,半年时间这款投影产品占到了日本家用投影市场25%的份额。”钟波介绍。

目前,国内家用投影仪依然是相对小众的家庭影音娱乐。2018年,家用智能投影总销量为260万台,相较于行业入局公司数量而言,竞争异常凶猛。不过,家用已经成为投影行业占比超过六成的第一大市场,且还在保持高速增长。

钟波将投影分为两类:智能投影和激光电视。智能投影和激光电视在家庭中的存在,类似于上个世纪80年代DVD进入家庭一般。DVD解决了那个时代内容匮乏的问题,而智能投影则是给家庭带来了沉浸式看大片的享受。

“大家已经由需求内容变成了享受更好的体验,这个更好的体验是稀缺的。”钟波认为。此外,他透露,目前75寸以上的电视有50%以上都是激光电视,许多高端用户群体已经接受了激光电视可以作为传统电视的替代品。

但是和电视机相比,投影显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去年销售的家用投影中,4K产品占比不足3%,大多数是720p或者更低分辨率的产品,反观液晶电视已经实现4K产品市场占有率75%以上。

“5G对于投影市场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机遇。”钟波分析,在5G时代,传统4K内容的传输瓶颈或将迎来拐点。一旦超高清应用铺开,4K投影也就有了更多的用武之地。在他看来,投影未来的痛点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产品的应用场景和用户体验;二是用户教育,对于创业公司而言,市场教育面临着很大的挑战。

对于消费者而言,关注重点主要是智能投影仪的画质、便携性、易用性、散热技术以及在IoT时代和其他家居如何结合。钟波认为:“投影行业的未来趋势是产品更加智能化,用户更加无感知,与其他智能设备互联。”

“投影行业未来的空间很大,远远没有达到收割的时机。”钟波认为极米科技还将走得更远。

 

。END 。

制作:杨倩  校对:张格格  审校:武昭含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