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蓝驰创投朱天宇:不要把投资风口化、标签化

2019-11-29 16:51 | 作者: 李碧雯,马吉英

记者 李碧雯  编辑/马吉英

技术出身的陈维广像一位治学严谨的老师。作为蓝驰创投管理合伙人,他称自己不想给外界留下很严肃的印象,“我们的文化还是很轻松的”,但当被一位记者问及关于基金打法的问题时,他还是“忍不住”追问:“你的数据来源和判断依据是什么?”

陈维广也时常被问到类似问题。

当蓝驰创投作为A轮投资人投资水滴公司时,有人会问,你们是不是因为看好众筹?陈维广说,不是。当蓝驰创投投资南燕,有人跑过来问,南燕保险是做企业服务的,你们是不是看好下一代的企业服务?陈维广说,不是。当他们完成了对于小帮规划的投资时,又有人问,你们是不是看好内容付费的风口?陈维广无奈地摇摇头,不是。

正如主持人马东经常提到的,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陈维广对此或许能感同深受。有时外界习惯用风口看待投资,但是陈维广却认为风口不代表需求。“我们还是回到基本需求、场景,别去把它标签化。”

他和另一位蓝驰创投管理合伙人朱天宇都非常旗帜鲜明地反对标签化。在11中旬接受媒体群访时,标签化被提及了12次。虽然反对标签化会带来更多的沟通成本,但是他们更在乎能够准确表达事情背后的本质。

“AI这些都会被标签化,这不是我们的目的,我们目的还是根据需求、根据场景来判断项目。我们不把我们投资的无人机看成是AI公司,我们把它看成是下一代巡检的服务提供方、大数据提供方,应该从解决问题的视角去看这些企业。”陈维广告诉《中国企业家》。

朱天宇对此持表示认同。据悉,在蓝驰创投内部的投资团队,并不以行业分组,而是以创业公司针对的用户划分为To B和To C两个小组。

对于To B企业如何跨过规模化门槛,朱天宇认为,核心还是其看创业者对需求是否理解透彻,能否拿出一个更通用性、普适性的产品和服务方案,摆脱项目制的魔咒。反对标签化的同时,蓝驰创投也一直坚持做早期投资。“我们选择早期投资也是对自己自律的要求。”朱天宇强调。在VIP陪练、美术宝、善诊等创业项目中,蓝驰创投都是第一轮投资者。

11月29日,蓝驰创投宣布完成2019年美元和人民币资金的募集,规模为35亿元,为今年到目前为止国内最大募集规模的早期基金之一。

最近,蓝驰创投管理合伙人陈维广和朱天宇在北京华贸的办公室接受了《中国企业家》在内的媒体群访,以下为采访整理:

关于新的投资机会

Q:我们关注到,蓝驰新成立的基金的投资方向之一是智能制造和AIoT,作为早期投资机构如何把握这两个赛道的投资机会?

朱天宇:我们所谈的智能制造,更多是指在中国的工业场景中,一些颠覆性技术的引入机会,以提高工厂的数字化和效率。我们考虑未来5-10年投资机会的很关键一点是,聚焦基于效率提升和自主创新的企业服务和硬科技机会。

智能制造主要是解决两类需求,一类就是面向企业服务的效率提升,整个中国经济进行结构性调整,需要把资金和资源使用得更有效率。

另外一方面,过去技术协作、资源协作、原材料协作都是一套全球性的合作体系,但现在都进入新的模式了,对于中国来说,有很多供应链体系的支撑点,包含很多新的技术自主创新替代的机会。

IOT本质上是把AI和IOT结合在一起思考,但是背后代表的是未来生活空间的进一步数字化。现在我们能接触到、能看到、能理解的大数据,可能在未来十年、二十年往回看的时候只是沧海一粟,因为我们还有很多可以进一步去数字化的地方。

Q:有场景的AI公司是不是相对AI平台公司,在数据积累上更有优势?

朱天宇:我们在看真正的人工智能应用场景的时候,试图平衡刚刚所说的需求方、供给方,我们去考虑到底哪有大数据,这是帮我们去发现人工智能有用武之地场景的一个线索。

实际上,大数据来源可能有几个方向,第一该行业先天就是大数据比较成熟、信息化水平比较高,比如运营商、金融机构 。我们会考虑这其中有没有一些大数据、人工智能应用的场景。

第二就是原来其实数据量很大,但是它是信息化洼地,比如说中央政府、很多国企、政务部门,数据非常大,但是信息化水平不高,我们在思考如何挖掘其中的机会。

第三就是有一些新行业,比如说智能驾驶行业,它的感知层会快速产生新的、海量的数据,这也是人工智能可以去发挥作用的地方。这些视角会帮我们去锁定一些场景。

Q:今年企业服务公司投资火热,但是同时很多企业服务公司也面临着一个共通的问题,无法规模化,您认为企业服务公司,要如何迈过规模化的门槛?

陈维广:第一,一定要有非常强的销售团队,因为仅仅有一个好产品还是没有办法打开这个渠道获得客户;第二是挑客户,因为企业服务按规模分为小型、中型、大型,你开始切入的时候应该从小型到中型到大型这样切入。前几年大家还是关注于整个大企业服务,但小型的企业服务相对来说还是有很大的空间。

Q:在你看来,场景和数据在To B领域相比技术更为重要吗?

陈维广:是的,我们认为真正起点是需求,避免企业服务公司成为项目子公司或者迈不过规模化门槛,其实本质上还是说创始人对需求是否理解透彻,他能否拿出一个更通用性、普适性的产品和服务方案,这样才可能变成一个更容易规模化的产品和服务,才能摆脱项目制的魔咒——永远上不去规模。

Q: 最近医疗领域密集出台了很多措施,包括在数据方面的变化,这是否是未来趋势?

朱天宇:基于技术创新以及医疗服务创新的机会是我们看好的未来5-10年的另一个重要机会。在过去1、2年,尤其在过去的6-12个月里,中国的医疗改革密集出台政策,我们的研究是,它的监管思路在发生一些调整与变化,比如说对药品流通、对医院、对诊所从注册到备案等,监管思路的变化一定会催生很多创新。我觉得可能会有两类机会:一类就是支付方创新,支付方创新意思是商业保险,社保已经主要承担中国医疗的担子, 担子很重,所以商业保险的机会非常大。

有了支付方之后,就会关注它支付给谁。其实它背后是可以整合很多创新医疗服务,帮助消费者、患者管理他的健康。这种支付方以前在中国缺位,但有了支付方就意味着有了造血能力的供给,这些服务方就会发展起来。

Q:我们看到蓝驰创投在互联网保险领域投资了诸如水滴公司、善诊等公司,蓝驰最开始是什么时候关注这个领域的?

朱天宇:我们在医疗和保险这一块的布局,既有医疗创新服务,也有保险方这一侧,也就是支付方这一侧,但更早我们是从移动互联网开始,通过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在医疗方面做一些效率改进开始的。后来我们看到解决这个问题不仅仅要靠服务供给侧,还要靠支付方这一侧。

我们在A轮投水滴公司的时候,其实整个市场对互助型非常有争议,而且在监管上,大家也觉得看不太清楚。但是当时恰恰因为我们之前在创新医疗服务方面做一些布局,我们看到支付方在未来市场里起重要作用。

比如水滴公司是作为互联网互助,很可能是一种创新的支付方,它未来不光是去卖保险产品,它有可能反向去整合、去定义保险产品,这是支付方可以起到的作用。当它可以去定义产品的时候,可能会反向再去采购一些创新的医疗服务,这样就把这个链条打通了。所以可以看到,我们的布局之前是两块,但在未来这是可以交叉、融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