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小米式反思:一年6次组织架构调整,危与机并存

2019-12-02 13:49 | 作者:

国内智能手机市场占有率再次降至低谷9%,线下追求效率却超速触礁,一年6次组织架构调整反思,小米能否驶过险滩?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梁睿瑶

编辑|李薇

头图摄影|邓攀

滚烫沸腾。

第二次离开小米,黎万强用这四个字形容他近10年的征程。2010年4月6日,北京中关村保福寺桥银谷大厦807室,小米初创团队14个人喝的那锅小米粥,是黎万强爸爸早晨5点起床摸黑熬的。那一天,他跟着在金山时期的老领导雷军,以联合创始人的身份创立了小米。

11月29日晚间,小米集团高层再次发生人事变动,这也是小米今年以来第6次组织架构调整。小米集团董事长兼CEO雷军发布内部信宣布,原联合创始人黎万强因个人原因离职,高级副总裁祁燕正式退休,两人均出任高级顾问,林斌晋升为集团副董事长,王翔晋升为集团总裁。

黎万强是金山时期便跟随雷军的“老人”,他一手打造了小米营销体系,人称“阿黎”。他的离开颇受关注却不意外,毕竟2014年他就曾短暂告别过,当时的理由是“追求摄影事业”。2016年1月初,黎万强回到小米,负责市场和小米影业。

在2017年11月小米的组织架构调整中,黎万强被任命为首席品牌官和顺为投资合伙人,市场部由此前下属梁峰负责,直接向雷军汇报。黎万强逐渐淡出业务一线。

再次离去,雷军在朋友圈祝福老部下:“祝阿黎从此彻底放飞自我,快意人生!”

雷军再次挂帅,出任小米中国区总裁。摄影:史小兵

在小米最新的人事调整名单里,有老兵也有新军。

原小米集团CFO周受资出任国际部总裁,Redmi品牌总经理卢伟冰出任中国区总裁,周受资和卢伟冰将进行轮岗。卢伟冰负责中国区业务,可以看作这一年红米业绩得到了肯定;周受资的轮岗引发很多猜测,毕竟小米股价一直低迷,此次他离开原岗位,空降到发展良好的国际部业务前线,是磨练还是考验?

有人晋升换岗,有人选择离开。11个月6次频繁组织架构调整背后,是小米2019年的焦虑与思考。

为什么要调整?雷军的解释是,2019年是小米5G业务冲锋年,需要更强有力的集团管理支撑。但是,从小米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可以看出,手机与AIoT两大引擎的动力似乎不达预期。

2019年第三季度,小米智能手机收入为323亿元,占比总收入60.1%,不管是收入还是占比都较去年同期有所下滑;IoT业务收入上涨,但是在总收入中占比依然不足三成。智能手机市场,尤其是中国区的红利早已不复,5G换机潮并非会像预期那样带来销量奇迹。

在2019年5月17日的那次组织构架调整中,雷军再次挂帅,出任小米中国区总裁。雷军对《中国企业家》强调,中国区是小米最重要的市场,再次亲自挂帅中国区即是为了表明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