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录 | 注册 |
未完成

“独角兽”柔宇在质疑声谋求上市,是缺钱还是准备大战韩企?

2020-01-19 17:11 | 作者: 王雷生,李薇

image.png

负面消息如同被捅掉蜂巢的蜜蜂,带着尖刺在柔宇的头上嗡嗡盘旋挥之不去。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雷生

编辑|李薇

头图来源|被访者

经历了备受争议的2019年,刚进入新的一年,独角兽柔宇科技再次成为关注的焦点。这一次,是它将赴美上市的消息。

1月15日,《科创板日报》报道,柔性显示屏制造商柔宇科技将在美国申请首次公开募股,以筹集约10亿美元资金。而这并非柔宇科技首次曝出赴美上市消息。半个多月前,就曾有媒体报道柔宇将会赴美上市。

《中国企业家》随即向柔宇科技创始人、CEO刘自鸿求证,得到的答复是“以官方信息为准”。

柔宇科技成立于2012年,研发制造出了全柔性显示屏和全柔性传感器,以及首款量产柔性屏折叠手机等产品。2018年E轮融资后,柔宇科技估值接近50亿美元。2019年3月,市场曾曝出,柔宇科技正寻求IPO之前进行一轮约10亿美元的融资,并寻求至少80亿美元的估值。不过,柔宇科技并未公布融资成功信息。

在《科创板日报》的报道中,知情人士表示,“柔宇本来是要在国内IPO的,但由于国内行业投资萎靡不振,再加上国内舆论对柔宇颇多争议,柔宇不得不放弃在中国市场的融资计划,转而赴美。”该人士同时表示,“上市容易,但是否能募集到预期的资金就不好说了。”

这或许并不是一个赴美上市的好节点。数据显示,2019年赴美上市的中国企业中,只有4家融资额超过2亿美元,上市公司数量和融资额都同比大幅减少;更重要的是,有38%的新股在上市首日破发,全年78%的公司股价下跌,约三分之一的企业股价出现腰斩。

但对于柔宇科技来说,也有好消息。美国东部时间1月15日上午,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签署,曾经影响中概股的中美两国贸易争端正在缓解。此外,三星折叠屏手机Galaxy Fold和华为折叠屏手机Mate X大受市场欢迎,16999元的Mate X甚至被炒到了10万元一台。相应的,A股中柔性屏概念股票也受到了追捧。

“目前柔宇最缺的就是钱,想要加大研发、扩大销售等等都需要钱。”一位柔性屏业内人士向《中国企业家》表示。

对于已经融资到E轮,又遇上资本寒冬的柔宇而言,上市成为少数可行的选择。

互怼风波

至今也很难评价,柔宇科技副总裁樊俊超在朋友圈发布的那条消息是福是祸。

2019年1月23日,时任小米联合创始人、总裁林斌在微博发布消息称,小米折叠屏手机的工程机已经面市,同时配了一段演示视频。在短短的200字介绍中,林斌提到,“攻克了柔性折叠屏技术、四驱折叠转轴技术……等一系列技术难题后,我们做出了第一台折叠屏手机,应该也是全球第一台双折叠手机。”

或许是“第一台折叠屏手机”这八个字眼刺激到了柔宇。樊俊超随后不久便在微信朋友圈发布了一条言辞激烈、长达900字的消息,抨击小米拿无法量产的概念机炒作,同时向外推广了柔宇“全球首款折叠屏手机柔派(FlexPai)”。

柔宇FlexPai折叠屏手机。来源:柔宇官网

柔派手机在2018年10月31日发布,并在当年11月开始限量预售。而三星首次展示折叠机是在柔派手机发布会之后一周,小米展示的时间更是晚了几个月,三星和华为发布的时间是2019年2月,从时间点上来说,柔派手机的确可以算得上是全球第一款折叠屏手机。

樊俊超的这一行为被小米定义为“碰瓷”,随即发起反击。

严格来说,小米的反击并不猛烈和持久,但因此“出圈”进入公众视野的柔宇,却开始遭遇到各种各样的质疑。

这场互怼几天之后,陆续有文章对柔宇的融资、技术实力、量产、销售情况等多方面进行质疑。2019年1月29日,柔宇不得不发表长篇声明,对提及的问题进行回应。

“这场风波对于柔宇来说,顺利过去就是好事,毕竟它提升了柔宇的知名度,但如果没办法挺过去,对它就是很大的伤害。”一位接近柔宇的人士曾对《中国企业家》如此评价。

在此后一段时间里,这家创业公司总会被拿出来质疑一番,比如柔派手机的销量、折叠屏的质量与良率、柔宇无法与手机巨头达成合作等等。

负面消息如同被捅掉蜂巢的蜜蜂,带着尖刺在柔宇的头上嗡嗡盘旋挥之不去。

对柔宇和刘自鸿来说,质疑一直很常见。刘自鸿也经常会谈到他创业以来面临的各种质疑。

刚开始创业时,就有专家质疑看起来很科幻的折叠屏至少要在三五十年才能做得出来;当2014年8月柔宇推出厚度0.01毫米的柔性显示屏后,评价它是实验室产品无法量产的质疑又随之而来;柔宇2016年决定投资100亿元建设全柔性屏产线时,与京东方、维信诺等行业巨头动辄几百亿的投资比起来差距太大,又让外界质疑其资金投入不足;2018年下半年柔性屏进入到规模量产阶段后,柔宇良率差、产能不足、应用场景少等问题又被提上台面。

一条不同的路

2018年10月发布的柔派手机,因折叠后形成的一个非常大的弯角而颇受诟病,要知道,三星Galaxy Fold和华为Mate X折叠后的角度非常小,与这两个产品相比柔派看起来的确存在差距。

一位业内人士在接受《极客公园》采访时分析,柔宇采用的是IGZO(Indium Gallium Zinc Oxide的缩写,铟镓锌氧化物)材料,与采用LTPS(低温多晶硅)方案的三星和京东方的技术路线不同。柔宇采用的方案,市面上的极限是可以做到300多的PPI(Pixels Per Inch,每英寸对角线上所拥有的像素),而很多传统屏幕的PPI已经达到了四五百。

柔宇官网上,给出柔派的PPI为308,相比较之下三星Galaxy Fold的折叠屏的PPI为362,华为Mate X的PPI据称达到414。

华为Mate X折叠屏手机。来源:华为官网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一般来说屏幕PPI参数只要达到300以上,在距离人眼10~12英寸时,人眼视网膜是无法分辨像素密度的差别的。也就是说如果柔宇提供的数据准确,在这一项数据上它虽然值得关注,但却不足以致命。

柔宇和三星、京东方等行业巨头选择了一条不同的技术路线,这从它的屏幕表现可以有所感知,比如华为与三星的折叠屏手机依然会有屏幕破碎的风险,但柔宇声称自己的屏幕不会摔碎。

“传统LCD、OLED是基于多晶硅的技术路线,相对成熟,供应链也很成熟。我们完全不用硅材料,路线是用超低温工艺,材料体系也不一样。”刘自鸿曾对媒体表示。

完全不同于主流的技术路线,对于一家创业公司而言或许是一条难度加倍的道路。若路线正确将开辟一片崭新的天地,而如果这个技术路线上出现这家公司难以解决的技术问题,上下游产业链和材料体系又难以配合,可能将陷入巨大的困境。

在汹涌的质疑声里,柔宇在2019年5月底开放自己的产线。每位进入产线的人都被要求套上洁净的工作服、洁净鞋与洁净手套,包裹得只剩眼睛露出,之后进入风淋室吹风,参观一些洁净度更高的车间还需要二次进入风淋室吹风。

这样严格的程序和临时安排的参观线路显示出,这座工厂从设计建造伊始就没有计划向外界开放,只是负面舆论愈演愈烈的情况下迫于无奈的举动,它希望向外界展现出自己拥有真正的实力。

柔宇将自主开发的柔性屏的特点总结为轻、薄、柔、艳的特征。因为采用的是“高分子聚合物薄膜”而非玻璃做基板,因此它的重量很轻,厚度也相对薄,展示的样品中屏幕甚至可以随风飘舞。

对于柔宇而言摆脱眼下局面的最好方式,是出现一款搭载自己屏幕的爆款产品,进入到大众的生活。在本月的CES(国际消费电子展)上,它就尝试着与合作伙伴推出了带有柔性屏的智能音箱等产品。

“从柔性屏的应用价值来说,折叠屏手机需求很明确,无非是看在具体某些应用场景上,能否找到更多刚性需求的产品。这是非常重要的,过去也都是没有的,可以说我们是在摸着石头过河,甚至没有石头也要过去。”刘自鸿曾对《中国企业家》表示。

关口

一个可见的事实是,柔宇的客户里,目前尚未看到手机巨头。

在柔宇对外公布的客户里,有空中客车、广汽、Louis Vuitton等各类公司,也经常被用于各种大型表演活动,但在很多人看来非常重要的手机领域却没有它的身影。

三星Galaxy Fold毫无疑问用的是自家的屏幕,华为Mate X的供货商为京东方,小米的双折叠屏手机合作方则是维信诺。

《中国企业家》曾向华为一位知情人士了解为何没有采用柔宇的屏幕,该知情人士表示,柔宇的折叠屏“在产能、良率上都有一些问题,无法满足需要”。

柔宇工厂内部场景。来源:被访者

在柔宇官网的介绍中,它将自己的产品分为to C的消费级产品,包括柔派手机、类似于手写板的柔记智能手写本、用于表演的火炬造型的柔炬、胸前有一块柔性屏的柔衣等等。

另一部分则是面向to B的行业解决方案,包括移动终端、文娱传媒、智能交通等六大行业,以移动终端为例,它的应用范例包括柔性屏手机、透明电话、透明智能键盘等多种方案。

不少人不止一次问过刘自鸿一个问题,“为什么不做一个纯粹的生产柔性屏幕供给行业应用的半导体厂商?”2016年底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他也提到了为什么要做to C的问题,那时他的回答是,自己做出了柔性屏,但是如何把柔性屏与手机里的其他部分连接起来没那么简单,所以成立一个终端部门研究产品设计,进而给下游厂商带来一些帮助,以专利授权的形式提供出去。

这个计划希望达到的效果是通过自己的研发带动上下游。但如今,三星、华为的折叠手机迅速投入量产并大量推向市场,柔宇在曾经看起来是无人区的市场,突然间迎来了众多的巨头玩家。

这家公司曾经面临过众多选择,比如委身大公司还是自己单干,比如是由别人代工生产还是自己重资产投入产线,比如要不要自己亲自下场做to C消费级市场。

一个个选择走下来成为了今天的柔宇。它的A面,是真格基金徐小平为错失投资它而痛苦懊恼,是无数人眼中高大上的黑科技面纱;而它的B面,则是不断滋生没有尽头的质疑。

如今走到上市的关口,曾经看起来颇为神秘的柔宇必须让自己变得透明,一个个萦绕它的问题也将迎来答案,只是当不久之后那份财报拿出来的时候,市场会给予它怎样的表情?

3年前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柔宇的投资人松禾资本创始合伙人厉伟就曾表达过,希望外界能给予柔宇资金支持的想法,他表示柔宇是在跟韩国三星这样的大巨头赛跑,柔宇的研发可能只需要10亿资金,但产业需要的资金是10倍甚至20倍,这不是柔宇自己可以承担的。

而在这场屏幕赛跑中,越来越多的消息显示,在折叠屏这场竞争里三星等韩国企业似乎再一次取得领先的位置。

据国外媒体报道,三星将为华为2020年上市的华为Mate Xs提供大批屏幕,LG也会参与到供货之中,京东方可能成为第三供货商甚至直接被淘汰。而造成这种结果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京东方生产的折叠屏良率不足,且在低温环境下易损坏。

中国企业会再次掉队吗?

。END 。

制作:崔允琰  校对:张格格  审校:武昭含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