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明星也等春天来

2020-02-27 10:04 | 作者: 武昭含,刘宇翔

image.png

业界普遍认为,影视业遭遇去年的调整和今年的疫情冲击,会加速洗牌,从业者必须找到合适自己的“活法”,才能迎来“春天”。

文 | 《中国企业家》记者 武昭含

编辑 | 刘宇翔

图片来源 | 全景网 

春节档电影宣布撤档过去了一个月时间,这一个月对影视行业从业者来说,宛如一个世纪般漫长。

2月23日,关于电影院复工的消息上了微博热搜。然而,该消息下的留言几乎都在建议电影院推迟复工。

2020年的春节档电影曾被预测是“卖相最好”一届,被寄予了突破百亿票房的期望,然而疫情的暴发接连让春节档与情人节档“流产”。

根据灯塔专业版数据测算,1月24日~26日仍然营业的影院票房总计为1823.2万元,而2019年同档期2月5日~7日的票房为34亿元,今年春节档票房不足去年同期的零头。

受疫情影响而被迫停工的剧组同样是苦不堪言。即便横店影视城、东方影都已经将复工提上日程,但从业者普遍认为距离影视行业恢复正常运转还需要一定时间。对于这些剧组来说,演员片酬、食宿、场地租赁、服化道租赁等林林总总的支出加起来,每一天的成本少则数十万,多则达百万。

“影视行业太苦了,很担心大家失去信心。”大盛国际传媒总裁安晓芬无不担忧地说。

这个春节,安晓芬过得并不容易。她作为制片人,原本几个项目要在春节后启动,已经筹备到见导演的建组阶段了,但却只能被迫按下暂停键。“我们会推迟到疫情结束大概两个月后再开机,延后拍摄会跟演员档期有冲突,可能整个班底都需要重组。”安晓芬无奈道。

大势之下,影视行业面临了更多的不确定性。业界普遍认为,从去年影视业调整到现在的疫情影响,整个影视行业或许会加速洗牌,好的一面是,“可能会加速本来处于不利局面的公司,以及当时进来就是凑热闹的人士退出这个行业”,影评人毕志飞表示。

按下暂停键

受疫情影响,整个2月影片全部撤档,短期内发行、营销与影院端都受到了直接的震动。

2月6日晚间,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公司下属141家控股影院在春节期间全部暂停营业。上海电影、横店影视、星美控股也均对外发布公告,称旗下影城已全部暂停营业,具体恢复营业的时间待定。

按照此前行业普遍预计,即使疫情能在3月末得到控制,整个行业的损失也将多达上百亿。春节档共有7部电影撤档,是斥资巨大的大制作,被电影公司寄予厚望,疫情结束后,它们将重新定档。一位电影营销人员表示,春节档片子在疫情结束后重新定档,即使之前做过营销,也需要重新做宣传,这难免会增加宣传成本,“但有项目做总好过完全停工”。

但这意味着有限的银幕里有更多片子竞争。该营销人员还表示,每年几百部电影上映,也有一些电影因为各种原因撤档或调档,“只要条件允许了,它们(撤档影片)随时可以重新定档,与不同类型的片子在其他档期竞争”。

与撤档电影一样,停拍的影视剧也没有明确复工日期,整个影视行业处于“静止”状态。

“影视拍摄环节常常是几百人聚集,如果疫情没有得到百分百控制,我们不会复工,不然风险太大了。”华策影业总裁傅斌星表示。

华策旗下的《有翡》剧组就在此次停拍项目之列。这部由赵丽颖、王一博主演的电视剧,筹备之初就备受瞩目。1月27日,剧组发布了停拍公告,当被问到复工计划时,傅斌星表示“将根据主管部门的要求,在保障员工和剧组人员安全的情况下,视情况制定剧组复工计划”。

值得庆幸的是,“这部剧大部分已经完成,只剩下20天左右的戏。延拍肯定会造成成本的提升,但目前都在可控范围内”。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假期延长以及在家办公的人们对观看影视作品有了更多需求,在线视频网站流量大幅增长,随之对优质内容的需求也大增。傅斌星表示,目前各个平台为了拉新会员、提升点击量和收视率,都需要优质内容,对于影视公司来说,眼下正是拼库存的时候,“我们有很多剧播首轮或二轮的效果都非常好。我们有优质的库存,虽然剧组延拍了,但眼下的市场并非没有机会”。

和优质内容同样重要的是现金流。面对疫情冲击,傅斌星反复强调,“无论公司体量大小,一定要保证现金流,现金流断了,利润率再高也没用。”

作为上市公司,华策影视具有更强的抗风险能力,但大部分中小企业被“按下暂停键”,就要面临生死存亡。

1月31日,曾发行过《战狼2》《流浪地球》《我不是药神》等热门项目的聚合影联发布内部通知,称从即日起至3月31日,所有人员原地待岗,待岗期间公司将按照“不低于本市最低工资标准的70%支付基本生活费”,而北京最低工资标准为2200元/月,换算下来月工资仅有1540元。

同一时期,娱乐营销公司麦特文化CEO陈砺志也发表内部信,宣布1~3月份公司全员只发70%工资。不过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采取这样的动作并不是因为资金运营出现了问题,而是希望公司每个人都能有一个深层次的危机感。

对于企业通过减员降薪来维持生存,安晓芬表示无可厚非,降薪可以帮助企业渡过眼下的难关,但是要留住人,就要在营收较好时有所补偿,“只有留住人才能在复工后进行有序生产”。

告别院线投身网络?

1月中旬,电影《囧妈》举行了首映礼,导演徐峥带着众主创做上映前的宣传活动,顾长卫、管虎、文牧野、陈伟霆、吴磊等知名导演与演员到现场捧场。

image.png

摄影:武昭含

当时的热闹越发衬托出数日后撤档的无奈。但影院没想到的是,徐峥迅速出击,以6.3亿的价格将电影版权出售给字节跳动,在其旗下短视频平台免费播放。

此前,从春节档上映成片来看,徐峥就已经面临着非常严峻的排片问题,陈可辛的热血爱国电影《中国女排》(后改名《夺冠》)、唐探IP再延续的《唐人街探案3》、继续主旋律大制作路线的《紧急救援》、经典港式动作喜剧《急先锋》、彩条屋“封神宇宙”中的《姜子牙》以及专供儿童动画片的《熊出没》,每一部都是强劲的对手。从预售成绩来看,《唐人街探案3》预售突破1亿时,《囧妈》的预售票房仅1878万,甚至不敌《姜子牙》。

同时,《囧妈》还背负着保底压力。2019年11月,欢喜传媒曾发布公告称其附属公司和横店影业已经签订了一份24亿的保底协议。协议规定,《囧妈》只有完成24亿的保底票房,横店影业才会向其支付6亿的制作费用和1.6亿的宣传费用,超出部分两方再另行分账。

但春节档撤档后,已经基本不可能完成24亿的保底。为了止损,徐峥冒着被院线方抵制风险,找了一条另类的“自救方式”。《囧妈》将版权出售给字节跳动后,《中国企业家》曾与徐峥团队联系,但对方婉拒了采访。

在《囧妈》开了先河后,甄子丹主演的原定于2月14日上映的《肥龙过江》选择了提档至2月1日,通过单点付费的模式在爱奇艺上映。

接连两部电影选择放弃院线,让不少人开始疑惑“徐峥到底开了好头还是坏头”“传统院线会被网络媒体颠覆吗”?

院线电影选择网络平台,安晓芬表示这是多赢的局面,但也只是特殊时期的特殊产物,不会是常态,也不会对院线产生颠覆性影响。

毕志飞不认同徐峥的做法,他同时也表示,院线电影选择放弃影院直接上线视频网站是当下的特例,不会成为主流,在院线播放是电影与生俱来的属性,并不会因为一两部电影的示范效应而让它放弃大银幕直接登陆网络播出。“《囧妈》卖出6.3亿是天价,这是今年疫情影响期间的特例,平台不可能每部片子都给到这么高的价格。”

不过,他也表示,这次疫情或许会改变一些制作方的定位方向,直接从一开始就去生产成本相对小的网大,或者也有更多投资人去投资网剧、网大,“当然近几年网大、网络剧的数量也很多,市场也相对饱和,无论是院线还是网大都得有好内容才能胜出”。

找到自己的活法

不少从业者相信,虽然眼下困难重重,但对行业未来不用过于悲观。

在线上办公的这段时间里,傅斌星每天大概有五六个视频会议。她发现正在筹备孵化的项目,这段时间效率非常高,“现在没人上门,编剧可以安心创作,导演也在安心研读剧本做筹备”。

正因如此,傅斌星对疫情后的项目有了更大信心,相比以前,现在有了更多时间去筹备、打磨,作品的质量肯定会有所提升。

筹备期,也是等待“春天”到来的过程。当然,从业者更需要思考的是,“春天”来临后,采取什么行动让行业生态更健康?

傅斌星表示,要从两个方面入手,首先要学会自救,在困境中找到核心竞争力抓紧转型,例如各大电视台与视频网站开始录制云综艺,在综艺库存不足或需要与当下社会情绪符合的内容时能立马作出反应;第二,整个行业要抱团取暖。“对于一些公司来说,如果资金链出现了问题,可以与上下游供应商协调将应付款暂时转为其他形式,与合作方携手,共渡难关。”

同时,官方机构的呼吁也让从业者感受到了温暖。截至目前,包括北京电影协会、福建省电影家协会、广东省电影行业协会等在内的多家机构,相继发布公开函,呼吁电影院物业方减免租金。同时,行业主管部门也委托电影艺术研究中心,针对疫情造成的影响展开调研,相信帮扶政策会陆续出台。

很多从业人士相信,这次困局会给行业带来革新的机会。据“毒眸”报道,17年前的SARS除了给影视行业带来重大打击外,也变相重塑了行业秩序,当年疫情过去后80%的影院销声匿迹,20%的影院迅速成长,带来的全新管理理念、观众体验与发行理念,推动了整个行业发展。

安晓芬表示,这次疫情也或将推动影院改革,例如扩大影院的经营范围,可以进行演唱会、体育赛事转播等等,增加老影片点播权限,让影院营收方式变得多样化,“这样抗风险能力也将更强”。同时,她也建议整个行业能够放慢脚步,有核心创作能力的影视公司潜心创作,苦练内容。

业界人士普遍呼吁,希望相关部门能够给予影视行业有力的补助和扶持,业内全体人员也要一起促进整个创作、市场链条的完善,不断规范市场公平竞争,打击偷漏票房等乱象,加速建立规范的电影市场评价体系。“希望影视公司不要失去信心,毕竟中国有全球最大的观众市场,观影刚需极大,你没守住市场就被好莱坞拿走了,另外也要牢记一点,扎扎实实做好内容是做大做强的根本。”毕志飞说。

疫情过后,市场会不会出现“报复性观影”?从业者大都持谨慎态度。

一方面,很多人表示会加倍支持撤档电影,从业者也坚信中国电影市场在不断壮大,铁杆影迷数量庞大;另一方面,疫情结束后市场信心的重建需要一定时间,疫情对影院观影会产生长尾影响,可能要到暑期档,市场才能真正恢复繁荣。

END 。制作:杨倩  校对:张格格  审校:任颖文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