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录 | 注册 |
未完成

阿里巴巴加码搜索,巨头战场迎来“后浪”夸克

2020-05-15 14:23 | 作者: 王雷生,李薇,王超

搜索引擎有三个重要壁垒:技术、数据和内容,能跨过这三个壁垒的基本都是巨头,所以通用搜索引擎从来都是巨头征伐的战场。代表阿里征战下一代搜索的夸克,能成为战场真正的“后浪”吗?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雷生

编辑|李薇

头图制作|王超

夸克搜索决定不再低调,它甚至开始变得有些“激进”。

夸克并不是一个许多人熟知的名字,但如果要知道这样一个新兴搜索引擎属于阿里巴巴,事情就会变得有趣得多。

巨头之间跨越边界的竞争总是受人瞩目,尤其是发生在阿里巴巴、百度、腾讯、字节跳动这样的公司之间。

自然而然的,夸克搜索被认为是阿里巴巴再度向搜索领域发起的新一轮进攻,正如阿里在过去十年间曾经多次尝试过的那样。

2019年底,低调沉默了3年的夸克搜索,在阿里巴巴北京办公区附近的望京地铁站等投放了一波广告,文案中突出“无竞价排名”“无虚假的医疗广告”和“跳过低质答案”,每一句话都像一把尖刀,来势汹汹。

2020年4月,夸克发布4.0版,重点升级拍照搜题、拍照翻译、拍照转文档等AI学习工具,以及卡路里识别、语音听小说、搜索直达等功能。至于这次升级的核心目标,官方表示是将搜索工具迭代进化为年轻人的生活服务入口。

尽管外界常从百度的挑战者这一角度理解,但夸克搜索产品负责人郑嗣寿试图弱化挑战的色彩。“我把它(夸克搜索)当成技术发展带来的机会,也是整个行业竞争发展带来的机会。”郑嗣寿在接受《中国企业家》独家专访时如此总结。

郑嗣寿所指的机会背后,是人工智能(AI)技术大量应用,以及各类新内容爆发式增长,有新的变量就意味着新的可能,尤其在被认为江山已定、一家独大的搜索行业,变化不断滋生出野望与兴奋。

变局的确正在整个搜索行业酝酿。尤其在2019年到2020年的这个春夏,已经沉寂多年如一潭死水的搜索市场,频起波澜,血腥味渐浓。

除了动作频出的阿里巴巴旗下夸克搜索外,最大的热闹来自于已经白热化的头条搜索与百度之间的战争。

2月21日,字节跳动旗下头条搜索在安卓应用商店正式上线,搜索被列为字节跳动这家内容巨头的核心战略之一,“头条百科”等与百度一一对垒的产品不断上线,凭借着今日头条、抖音等超级APP和流量,头条向百度强行攻坚。百度也在调整自己的招式,进行大范围的组织架构和人事调整,全力应对觊觎它搜索王座的各股力量。

其他的巨头也在蠢蠢欲动。1月9日腾讯微信公开课PRO上,微信搜一搜团队在公开课上首次亮相,显示出微信在搜索上的逐步强化;3月,华为在海外市场测试上线了“华为搜索”APP工具,使得这一战场更为热闹。

而在此时,决定向外出击的夸克,能代表阿里巴巴从新一轮搜索战争中突围吗?

来源:被访者

踏入巨头战场

2018年年中,郑嗣寿与团队决定对夸克浏览器进行一场重大升级。

这场变革核心是不再只做一款浏览器,而是重新对其进行定位,将“夸克浏览器”升级成以AI为主题的搜索引擎应用“夸克”。

如果做个类比,就好像从2016年诞生到2018年底,团队尝试着做一款类似于“极简版浏览器”的产品,而2018年底这场变革后,他们的原来的目标聚焦在了做一个探索版的搜索引擎。

虽然从首屏页面上并看不出如此大的差别,但这次升级意味着团队对整个产品的思路发生了重要的变化。

之所以动如此大的手术,除了不断增加的用户需求,郑嗣寿和团队察觉到以往“相对冷静”的搜索市场进入到2018年下半年后,“突然变热闹了”。

外在的热闹是巨头加入,2018年字节跳动扩大了搜索的技术团队投入,头条百度的搜索大战山雨欲来。

团队坐下来认真进行分析。一个结论逐渐开始展现:构成搜索引擎基础的技术与内容本身都在发生着明显的变化。搜索引擎新的机会来了。

在郑嗣寿看来,过去的3~5年里,AI得到了巨大发展,夸克所在的UC事业群也开始大量采用语音识别、图像识别等新技术,许多产品团队都在思考人工智能如何与自己的产品相连接,“搜索其实就是最大的人工智能产品。不管从产品形态和为用户提供价值的方向,它都具备成为下一代智能搜索产品的雏形”。

另一个大的变化来自于内容,在过去三五年间,文字、图片、视频等各类型内容出现爆发式增长,为新的搜索引擎提供了足够多的内容支持。

这让团队决定将主要精力聚焦于做好搜索这一件事上。

但,想要做好搜索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位搜索引擎行业专业人士对《中国企业家》分析,搜索引擎有着三个重要壁垒:

其一是技术。眼下虽然有一些开发组件,开发一个入门级的搜索引擎并不难,但是一旦做大就涉及到数十亿甚至数百亿网页,这就需要极强的对超大规模数据处理能力;

第二个壁垒是数据。搜索引擎是人用的越多越聪明,它可以使引擎提供更精准的答案。占据了七成以上市场份额的百度单单在这一项上就拥有别人难以比拟的优势,这也成为能百度击败其他对手的武器之一;

第三个壁垒则是内容。这是移动互联网时代“信息孤岛化”后出现的更新壁垒,拥有别人所没有的内容生态,将在新一轮的搜索战争中拥有更大的优势。

能跨过这三个壁垒的,基本都是巨头,因而通用搜索引擎从来都是巨头征伐的战场。

百度、雅虎搜索、谷歌、腾讯、阿里巴巴、360搜索乃至背靠搜狐的搜狗,彼此之间暗战征伐,李彦宏马云马化腾张朝阳、周鸿祎、王小川、宿华等等名字都曾与一场场与搜索有关的战斗相关,几乎串联起了半部中国互联网历史。

执念之下的“小而美”

夸克搜索背后站着的是阿里巴巴。

而想要理解夸克搜索,就必须先要把它看成一款阿里巴巴体系内的产品,从阿里巴巴对于搜索引擎的执念开始。

阿里巴巴进军搜索时间并不算晚。2005年8月,阿里巴巴收购了包括雅虎搜索技术等在内的雅虎中国全部资产,3个月后推出全新的搜索引擎,为此喊出了“中国人做出的最好的面向全世界的搜索引擎”,压过了百度当时“中国人最好的搜索引擎”的口号。

阿里巴巴之所以对搜索引擎如此重视,是因为在PC互联网时代,搜索引擎是流量分发的最重要途径之一,阿里巴巴旗下的淘宝等平台需要搜索引擎这样的流量入口。

热爱流量的阿里巴巴和马云不能接受的是,手中的流量无法为自己掌控,更无法接受的是流量这个生死线被捏在竞争对手手里,况且还是一个伺机进攻自己领地的对手。2008年9月,淘宝不惜代价屏蔽了百度。

但阿里巴巴收购雅虎中国的交易并不成功,团队整合极其痛苦,甚至被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称之为“阿里巴巴1001个错误”之一。2010年后,雅虎搜索被阿里巴巴放弃。

也正是在2010年的8月,阿里巴巴、云锋基金(马云为主要出资人之一)和搜狐董事局主席兼CEO张朝阳联合出资成立了新公司搜狗,再次在搜索战场押上筹码,然而2012年7月,这场合作闪电结束,阿里巴巴离场退出。

2009年4月,酷讯网创始人陈华加入阿里巴巴担任大搜索部门负责人,负责搜索引擎的研发,不过这个搜索引擎与当时差不多同时启动的云计算深入绑定,直到2013年2月,阿里云搜索才正式对外推出。其间的2010年10月,上线了“一淘网”,发展垂直商品搜索业务。

2014年4月,阿里巴巴与UC推出了神马搜索,专注移动端搜索引擎的布局。到2019年,神马搜索在移动搜索领域占据了22.8%的市场份额,位居整个移动搜索领域第二,但与第一名百度相比,依然有不小的距离。

不过随着阿里2010年之后通过投资并购,淘宝、支付宝等自身流量不断壮大,阿里巴巴构建起了庞大的流量帝国。与此同时,2010年之后微信为代表的社交流量的崛起,今日头条为代表的信息流推荐算法的扩张,以及视频等各类流量的开发,搜索引擎作为流量分发入口的重要性在降低。

尽管如此,对于有流量焦虑的阿里而言,搜索引擎永远对其充满了诱惑,而夸克搜索又给了阿里巴巴一次可能。

夸克2016年10月诞生于阿里UC移动事业群。在此之前的2014年6月,UC正式被阿里巴巴全资收购并融入集团。

2015年之后,UC加速去浏览器化,当年7月,类似于今日头条的UC头条上线。2016年8月正式对外宣布UC浏览器将更名为UC,宣布未来的发展方向是“大数据新型媒体平台”。一时将浏览器、资讯消息、PP助手和豌豆荚、神马搜索、文学游戏等囊括于一身。

时任UC总裁、被称为“超级产品经理”的何小鹏察觉到了UC浏览器变得过于庞大,2016年8月面对媒体采访时他透露,“未来两个月左右将有一款新的产品推出。这个产品筹备时间达一年,目的是为了解决UC浏览器本身功能繁多、产品设计越来越重的趋势和困扰。”

2016年10月,夸克浏览器正式推出,推出前它的内部代号是“极简浏览器”,并以此为名进行了公测。夸克浏览器主打极简与让用户高效获得搜索结果,友善、极简、克制、强大等几个原则贯穿了早期产品设计。

“在2016年时,UC相对体量已经比较大了,而我们希望在信息服务方面有不同的角度和方式上,做更多的面向用户的尝试。”郑嗣寿表示,夸克算是当时UC内部众多业务创新产品中之一。

“UC做加法,夸克做减法。”有人对夸克的角色做出如此判断。

如果说UC、腾讯手机浏览器等选择向右,走向无所不包的平台,夸克则选择向左,只做一款纯粹的满足用户需求的工具,“一切围绕用户主动获取,一切围绕搜索来展开”。

有趣的是,2018年5月,百度董事长兼CEO李彦宏也对外介绍推出了“简单搜索”,与备受诟病的充满广告的百度APP不同的是,简单搜索APP中没有广告,也同样是极其简单的交互界面设计。

2016年到2018年中,夸克浏览器将自己定位为“小而美”,在传播推广上它显得相当低调,许多人并不知道阿里还有这样一款产品。它更多依赖用户间的口碑传播,用户群体颇为小众,绝大部分是年轻人,尤其是25岁以下的年轻人占据相当高的比例。

有用户曾在一个应用商店下面留言:“完美的应用!为了不被太多人用起来而导致应用走下坡,我选择(给它)差评!”

减法与加法

2019年八九月份,夸克搜索决定尝试“出圈”。

郑嗣寿觉得经过三年的打磨,夸克搜索在“搜索的整体能力和用户产品体验上有了不错体验”,这让他觉得夸克出圈有了底气。

不过也有媒体做出了另一种解读,核心观点是夸克的用户数据在2019年中出现显著下滑,因而在下半年的大力推广更多是出于对产品的自救。

郑嗣寿否认了这一说法:“我们的流量一直非常符合冷静上涨的趋势,在数据层面非常健康。一个层面的健康是在DAU(用户日活跃数)或者MAU(用户月活跃数)数据上的健康,另外我们非常关注的用户粘性等质量指标也非常健康。”

纵观过去三年多,夸克搜索在产品上一直尝试做“加法和减法”。

减法很容易理解,它自诞生时,便尽可能的舍去了UC等浏览器日益繁杂的功能,极简也算是减法的结果。而后团队又将“夸克浏览器”减成搜索引擎“夸克”,用户界面只剩下Quark的logo、搜索框以及几个功能入口。

淡化广告算是另一个重要的减法选择。搜索竞价排名差不多算是过去20年间互联网里最快捷最有效的变现方式,但它同时也极富争议,尤其是涉及到医疗等领域的关键词竞价排名上更是如此。

“当广告一直放在最前面时,产品其实很难有大的动作进行突破和创新。”团队把这一想法在事业群内部提出时,随即就得到支持。

郑嗣寿将“减法”称之为聚焦,也就是说从产品表面看起来像是“减法”,而它的核心是聚焦,“不管是产品设计,还是在AI能力上探索都是围绕搜索的智能工具上布局,聚焦把主动信息获取搜索这么一件事做透做好。”

极简,在郑嗣寿看来反而是一种更大的挑战。极简意味着用户的注意力将会极其集中,此时如果不能满足用户的需求,用户也不会留下来。“总体来说,极简是最难做的一件事情。”

减法之外,更重要的是加法,也就是分别在技术与内容的加法。

从技术上而言,加法表现在对于AI技术的大量应用,诸如基于深度学习技术的自然语言处理、智能语音、机器视觉等等技术的应用。

由于融合了语音交互、机器视觉交互等,这让对夸克搜索的使用不再局限于文字输入,由此发展出AI识图搜索(如识别植物、食物卡路里含量等)、夸克宝宝(类似语音助理)、AI学习(拍照搜题)等功能。

更重要的是利用AI引擎对搜索结果的优化,目标是当用户进行搜索时就能给出答案,或者第一个结果就是希望获取的消息,而不用使用户陷入到庞杂的且充满陷阱的搜索结果之中。为此一个产品设计细节是,搜索出的第一个结果会进行预加载,因为它往往就是用户所想要打开的链接,这样当用户在打开时速度就会变得非常快。

更重要的加法来自于内容。

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后,阿里巴巴、腾讯、百度、今日头条等诸侯争霸,一个个APP成为信息孤岛,只有通过搜狗能搜索到微信内容,今日头条的信息也只能在头条搜索获取,搜索引擎们之间的竞争实质上已经演变为内容生态之间的争夺。

夸克的优势毫无疑问在于对阿里巴巴体系里内容的链接,郑嗣寿表示,“我们对于集团内部所有资源和内容的触达能力是优先的。我们创新事业群内部(含UC、书旗小说、虾米音乐等)其实有大量内容,另外在电商内容上的触达,我们对淘宝的内容也是无缝触达的。”

2019年下半年,夸克尝试将网络上所有图书的知识链接到了自己的内容库里面,一些在线化的数据完成后,团队甚至继续尝试将没有在线化的图书进行在线化制作,使这些知识能够上网。这就使得在搜索一些知识时,夸克搜索中会出现图书知识的聚合,这成为它一个独特的内容。

围绕着显示一部分高频场景的搜索结果,团队也进行了优化。比如在搜索感冒时,首屏结果会直接展现感冒的症状、药品、治疗等,向下归类展示感冒相关视频、图片、优质科普文章、图书聚合知识等等。

虽然夸克表面看起来是一个纯粹的搜索工具,不过它也在尝试建立起自己的内容生态。工具的属性使用户更好更快地获得信息,而建立起生态则满足人们连接更多的信息。

“夸克的目标是前台极简、后台强大、生态繁荣。”郑嗣寿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