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未完成

“长跑选手”联想求变

2020-06-02 16:49 | 作者: 李薇,刘哲铭,万建民

在多次迫切的转型尝试中,外界看到的联想,踌躇犹豫,囿于“PC”藩篱。这一次,联想的智能化转型果断、决绝。深藏的to B基因能帮助它完成“产业跃迁”吗?

文 | 《中国企业家》记者 李薇 刘哲铭

编辑 | 万建民

摄影 | 邓攀

透过联想集团总部靠南侧的窗户,可以望见百度大楼,再往南,是腾讯北京总部。

过去几年,杨元庆经常听到一句话,“联想错过了许多风口,没能成为BAT(百度、阿里、腾讯)。”在互联网大厂林立的北京后厂村,联想离BAT那么近,又那么远。

联想一直有它自己习惯的位置——全球PC(个人电脑)老大,最有实力与三星、苹果等国际品牌一决高下的民族品牌。但在过去的几年里,联想似乎消失在主流舆论里。

杨元庆明白这一点并不晚。

2012年联想集团新财年誓师大会上,杨元庆提出“PC+战略”,这个战略让联想手机在当年中国市场上的销量成功超越苹果,成为仅次于三星的第二大智能手机生产商。

趁势,联想2014年开年宣布了两宗大收购:23亿美元收购IBM System x服务器业务、29亿美元收购摩托罗拉手机业务。2017年,杨元庆又提出三波战略:保持核心PC业务;通过并购打造移动业务和数据中心业务的核心竞争力;“设备+云”和“基础设施+云”新业务模式,为联想提供新的盈利增长点。

不过,多元化探索并没有取得预料的成功。联想和杨元庆成了招黑体质,被包裹在质疑和谣言里。人们甚至开始用戏谑的口吻谈论联想早期的广告词:“如果失去联想,世界将会怎样?”“似乎也不会怎么样嘛。”

2019年4月,联想新财年誓师大会上,面对近5万员工,杨元庆坦言,他一度非常担心,联想会像西西弗斯一样,将巨石从山脚推到山顶后又滚落回山脚,企业的生命在无效又无望的劳作中慢慢消耗殆尽。

这可能是杨元庆第一次展露自己的焦虑。在外界看来,他不善言辞,如同联想不会“讲故事”。那段时间,杨元庆曾接受《中国企业家》专访,他承认:“过去几年,是联想的一个低谷。”

四年蛰伏,杨元庆看到了曙光。

2019年堪称是产业互联网元年,网民增速放缓,中国互联网行业面临由消费互联网向产业互联网转型,互联网的下半场属于产业互联网。包括腾讯、阿里等在内的头部互联网公司纷纷调整组织架构迎接这个重要的时刻。

错过移动互联网的联想,看到了产业互联网带来的机遇,押宝智能化转型以谋求新的利益增长点,提出了“3S”战略——智能物联网、智能基础架构和行业智能,不仅聚焦产品智能化,把更多精力转向为各行各业提供智能解决方案。

在一片质疑声中,联想再次开启转型之路。

2020年5月20日,联想发布2019~2020财年业绩报告,交上了“3S”战略转型后的首份年度成绩单。报告显示,联想全年总营收3531亿元人民币,与上一财年同处历史最高水平,税前利润70.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9%,创历史新高。

“企业总是起起伏伏,总是有这一波赶上,下一波没赶上的。”“企业比的是长跑,一时的上上下下都是很正常的事情。”“联想是一家很有韧劲的公司。”

再见杨元庆,他更为淡定地去谈联想的业绩、错过的机会以及外界的评价。

从未停止的转型

翻开联想近20年的历史,它其实一直在风口之中,并试图通过风口转型撕掉“PC only”的标签。

联想最早的“追风”,可以追溯到1999年。在那一年的联想新财年誓师大会上,联想创始人柳传志向所有联想人喊出了:“互联网,你准备好了吗?”1999年10月,联想上线名噪一时的门户网站FM365,次年投资了B2C电商平台卓越网。

2000年,联想夺得亚洲PC销量第一,杨元庆被任命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兼联想电脑公司总裁,并被委以重任——制定联想电脑中长期规划。当时,联想内部有两种声音:一种是继续专注PC、做大规模,一种是进军软件等领域。

彼时,对互联网等领域的尝试更像是联想对其PC业务的周边补充。2005年,杨元庆带领联想以“蛇吞象”收购了IBM PC业务,坚定了继续专注PC、做大规模的战略。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

2013年,“夺得第一之后怎么办?”这个问题又抛给了杨元庆。2013年第二季度,联想首次夺得全球PC第一的头衔,这是中国企业首次在PC行业登顶。就在外界为这个消息兴奋激动时,联想内部却异常冷静。杨元庆拉着高管们进行了无数次讨论——PC No.1之后,联想还要做什么?业务上需要做什么准备?

“当时讨论的话题还包括我们心态上要做什么准备,怎样让自己成第一了而不骄傲,仍然领跑和创新。”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首席战略官、首席市场官乔健对《中国企业家》回忆,“做到这么大的份额,还意味着有可能面临反垄断等风险,我们不得不考虑联想未来的战略发展。”

杨元庆坦言,联想拿下PC全球第一,正是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等移动智能设备全球普及之时,全球PC市场已明显饱和,联想再突破、再发展、再增长的空间就有限,“企业必然要为下一步的增长做准备,必须要有新的战略”。

这直接促成了联想对IBM System x服务器业务及摩托罗拉手机业务的收购。作为联想收购IBM PC业务的推动者和主导者,杨元庆深知整合期的痛苦,也为两宗收购做足了心理准备。

不过,即便运筹帷幄,联想大船还是偏航。

“两个大并购同时进行的压力和挑战异常大,没想到市场还发生了巨大变化,并购前的设想初衷和并购后的情况并不完全一致。”杨元庆并不掩饰收购对联想带来的巨大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