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录 | 注册 |
未完成

赛事停摆这半年,我把体育公司做成了自媒体

2020-07-16 09:15 | 作者: 赵东山,马吉英

按照以往惯例,7月是体育创业者丰收的季节,但今年这个黄金赛季等不来了。疫情打乱了所有的计划,创业者们在无奈和荒诞中开始转型。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赵东山

编辑|马吉英

头图来源|全景网

此刻王涛本来应该在欧洲某个国家的球场看球,而现在他却正在办公室里研究怎么拍抖音涨粉。

王涛是一家体育传媒公司创始人。按照以往惯例,今年7月是聚集了欧洲杯和东京奥运会等大型赛事的月份,对于像王涛这样的体育从业者来说,意味着丰收的季节。

每逢体育赛事大年,王涛都会忙得不可开交:持续一个多月的海外出差,产出多种形式跟赛事相关的内容,同时还能借机找各个知名球星寻求国内商业合作的机会,而往往这样的年份也是大赚一把的好时候。

过去的2019年,是体育赛事小年,再加之国内经济环境的影响,体育公司们的日子并不好过。对于2020年这一体育大年的到来,大家都翘首企盼。

然而,疫情将这一切计划全都打乱了。


体育停摆,转战抖音

今年1月20日,疫情暴发初期,王涛以2003年非典的经验判断,“事情不小,但也要心态平和”。在随后的日子里,王涛索性给自己开启放假模式,在家里做玩具、健身。疫情期间,他通过健身瘦了30斤。

随后事态开始变得严重。疫情开始在全球蔓延,欧洲杯不得不停赛,奥运会不得不延期,王涛之前跟合作伙伴签的至少4个数百万的合同也不得不都停掉,而这些合同本来都已经在走流程了。王涛也觉得不可思议,他不知道这些合同明年还会不会来找他。

大部分体育行业公司的业务都是由大型赛事驱动,通过赛事相关的内容、数据、博彩等服务满足用户的各种需求,进行商业化变现,因此受赛事举办时间的影响,行业会明显地呈现出大小年的特征。

“大赛年广告主都是主动扑上来的,而小赛年全靠自己挖掘,会变得艰难。小赛年的收入,可能只有大赛年的一半。”王涛表示。

像王涛这样的从业者也早已总结出一套公司经营策略,以应对这种周期变化。比如在体育大年,输出与赛事相关的内容,趁机多多开展商业合作;体育小年,沉心静气做综艺,策划新的节目,拍网络电影,为新的赛事做准备。

基于今年欧洲杯和奥运会两个大型赛事,王涛和合作方在2019年就做了大量的前期节目策划,包括节目制作方案、团队预订、跟旅行社合作的欧洲杯路线研究等等,但现在全部都泡汤了。

虽然一切业务都停掉了,但做为一家公司的创始人,王涛当下的直觉反应是“那也还得继续工作呀”。

春节过后,北京陆续开始复工,为了抵抗这种突如其来的焦虑,王涛找到的消解方式是拍抖音。春节前,王涛刚因为抖音曾受到一次不大不小的打击。

当时有中间人找到王涛,想联合王涛、董路、詹俊等足球领域KOL在抖音进行内容投放合作,但对方发现当时王涛的抖音账号只有400多粉丝,而詹俊和董路等人的粉丝有100多万,最终王涛错过了这次合作。

之后陆续又有其他合作伙伴找王涛进行抖音合作,但他发现自己的账号因为粉丝数太少根本就拿不出手。而且王涛曾一度觉得,抖音上的用户更偏女性,喜欢足球的可能很少。从400多粉丝追赶别人100万粉丝的难度也让他望而却步。王涛以自己微博的涨粉纪录为例,微博从0涨到400多万粉丝用了8年多,他深感在抖音上没机会追赶了。“我好像错过了一个时代。”王涛感慨。

但在当下,他的选择也只有全力以赴。为了保持公司的发展,王涛还不得不辞退了公司一名行政员工,剩余员工暂发70%的工资,拍摄设备也从原来的专业相机变成手机。


曾经的体育大时代

王涛怀念2014年左右的体育大红火年代。

2014年4月,王涛刚从央视离职创业,很快就上线了第一个原创体育类视频节目——《足球各种嘿》,世界杯期间又联动推出了《翻转巴西》等4个视频节目。在节目中,王涛出现在众多有名场面中,比如在苏亚雷斯家里烤肉、和阿圭罗打游戏等等。

在这之前的十多年里,王涛一直在做跟足球相关的节目。王涛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学的是播音主持。毕业后,王涛进入央视体育频道,把自己的爱好变成工作。

王涛所在的栏目是CCTV5收视最高的《天下足球》,他在CCTV5做的几个节目,《演员的自我修养》《疯狂的足球》之后被不断重播,《爆笑体育》也一度成为CCTV5收视最高的节目之一。他还为游戏《实况足球》中文版做解说,并因此收获了数十万拥趸。

而在创业之后,王涛又多次获得了十分难得的采访机会,采访了梅西、C罗、苏亚雷斯、伊涅斯塔、内马尔等一众当红球星。在采访之余,王涛还能顺便为球星引荐一些国内的商业合作,比如当时C罗为乐视体育代言、梅西与腾讯体育的合作、纳瓦罗代言腾讯的FIFAonline游戏等等,都是王涛帮忙牵线。

那时候,王涛还经常接到各种海外球星经纪人的电话,一个西班牙人或者英国人,操着还不太熟练的中文,跟他说,“涛哥,我们合作吧”。后来王涛才知道这些老外,大都是双人组合,一个会一点点中文,负责联系沟通,另一个也有一些球星资源,他们的目的就是要来中国挣钱,而其中也不乏一些骗子,王涛也没少遭遇,好在没付出过什么代价。

那确实是一个体育大生意的年代。央视体育的刘建宏、颜强、董路等知名解说员纷纷出走央视,自立门户创业或者进入互联网公司。

在创业的6年多时间里,王涛跟浙江卫视这样的头部省级卫视合作了个遍,优酷、腾讯这样的互联网视频平台也成为过他的合作方。那时候,优酷、腾讯、爱奇艺等视频平台也相当重视体育内容,当时优酷首页每天免费给王涛团队做的内容进行推广和曝光,而到了2018年,实现同样的位置和曝光,仅一小时就得支付30万的推广费用。

当时资本对于体育产业也非常青睐。创业没多久,王涛就获得了经纬创投的投资,之后经纬还追加了投资。2018年,王涛又获得腾讯内容产业基金的数千万人民币投资。

但今非昔比。当下,王涛看到众多足球俱乐部相继解散倒闭,但凡涉及到太多线下体育业务的都相继关门。

同样身处体育行业,懂球帝APP的创始人陈聪也感受到了疫情给行业带来的冲击。此前,因为懂球帝开始频繁报道与足球无关的新闻,受到了用户质疑。

“虽然内心已经开始担忧国外的疫情和欧洲杯可能要停摆,但现实就是,你可以预感到这一事情可以发生,但你却无能为力,原本以为足球或者体育是除了战争因素之外,永远无法停摆的运动(文化),但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他在6月底的一次公开回应中写道,“虽然陆续一些联赛已经恢复了,但经过(疫情)这样的事情,暂停停摆可能成为未来的常态,疫情也可能在明年再次席卷而来,赛事再次停摆,将一家公司所有的业务放在一个项目上,让所有人承担这样的风险是无法让人接受的。” 

作为创业者,陈聪还提到了初心。“初心是什么?我认为不是你天天你盯着足球就是初心。我认为的初心是,即便你知道生活不易,历经了社会的摸爬滚打,过程千辛万苦,你仍然可以怀有最原始的冲动勇敢地向前去追逐你的梦想。”


被期待的反弹和爆发

受疫情影响,用户在体育活动受限的情况下,对移动端内容的消费增多。

短短3个多月时间,王涛个人的抖音账号就已经聚集了290多万粉丝,比他预想的要快很多,而王涛和公司也陆续接到了很多抖音相关的合作。在此之前,王涛甚至想到了公司倒闭的可能。

王涛创业的公司,横跨了体育产业和内容产业两个领域。在王涛以往的创业设想中,他计划把公司预算和人力一半投入到体育产业,一半投入到自媒体内容之中。经历过像2014年、2016年那样的体育大年之后,王涛甚至想过将公司做重,越来越深入到体育行业之中,比如拓展足球青训等线下业务。

但是现在看来,之前的想法并不现实,当下将公司越做越轻才是应对之道。创业6年多,王涛觉得自己才刚找到一些感觉。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的一个多小时里,王涛不断接到找他进行抖音相关合作的电话。现在公司每个月可以实现收支平衡,且有不少存粮。

但王涛依然心系足球。看到美团创始人王兴在互联网上讽刺“国足专业球员跑不过清华普通男生”时,王涛在网上激烈地为国足辩护。

在他看来,国足即使再不堪,也不至于被这样侮辱。他说,中央电视台历史上最高收视率不是新闻联播,也不是乒乓球、女排,而是中国队打巴西的比赛,即便是在意甲、英超等联赛和NBA总决赛最火的时候,也比不上一场国足的比赛。

但他不否认,现在应该是体育产业的谷底了,转战抖音可能是他带领公司支撑到体育产业反弹或爆发的选择,他更期待穿越这场寒冬之后,迎来反弹的体育盛世。

疫情期间,王涛一直没有剪头发,现在已经长发披肩。“之前一直没留过长发,正好试验一下,我觉得也挺好玩的”。看起来,他似乎希望用这种无厘头的态度消解行业面对的荒诞现实。

 

后疫情时代,

品牌如何重启增长?

流量成本不断上涨,

企业如何实现高效触达?

如何以客户为中心创新产品,

与客户构建长期关系?

国产品牌如何突围……

答案就在这里⬇️

END 。

制作:崔允琰  审校:杨倩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