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录 | 注册 |
未完成

登陆科创板2天,市值逼近6000亿,华为的新盟友中芯国际能替代台积电吗

2020-07-20 09:36 | 作者: 高欢欢,米娜

抛开明星股的短暂狂欢,中芯国际登陆科创板只是一个开始,其所代表的中国半导体产业自主之路仍路途漫漫。

文| 高欢欢

编辑|米娜

头图来源|站酷海洛

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吞金兽”中芯国际正成为A股新坐标。

7月16日,中芯国际正式登陆科创板,开盘大涨246%,近6000亿元的总市值一举问鼎科创板企业总市值的榜首,成交额跻身A股历史第四。截至7月17日收盘,中芯国际总市值为5714.37亿元。

登陆科创板后,中芯国际也成为科创板首家同时在“A+H”上市的红筹企业。

就在同一天,台积电正式对外宣布,受美国5月发布的限制措施影响,公司自今年9月14日之后将无法对华为继续供货。

在特朗普“美国优先”策略主导和中美贸易摩擦的背景下,美国不断加强对华为等中国科技公司的技术封锁力度,此时的中芯国际被市场寄予厚望。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4月~7月,科创板上市和拟上市的芯片企业高达20家,然而从事芯片制造中晶圆代工环节的只有中芯国际一家。

芯片一般分为上中下游三个环节——芯片设计、芯片制造、芯片封装测试。其中,中芯国际和台积电所在的芯片制造中的晶圆代工环节,是目前中国大陆芯片产业链上最为薄弱的环节之一。

因此,无论是出于华为的需要,还是为了国家战略,中芯国际的每一步都备受瞩目。

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中信证券原高级副总裁张孝荣向《中国企业家》表示,“中芯国际存在的意义,已不仅是一个单纯的中国企业。它是我们国家芯片产业的希望所在,是高科技对抗的核心企业之一,这个价值,无法估量。”

国信证券也认为,中芯国际比贵州茅台更珍贵。从可替代性来讲,中芯国际与贵州茅台一样不可替代、无法复制。相同资产在不同市场有不同价格,所以,科创板的中芯国际的估值超过台积电也是有可能的。

一个值得期待的好消息是,近日中科院宣布已经突破5纳米光刻技术,中芯国际也已经研制出接近7纳米的N+1代生产工艺,年底将有限量产,这给芯片国产化又带来了一丝曙光。

狂飙突进的回A之路

2019年6月,中芯国际宣布从美股退市。今年6月1日正式提交科创板上市申请,到正式登陆科创板上市交易,仅仅用了45天。中芯国际的回A之路可以用狂飙突进来形容。

公开资料显示,5月5日,中芯国际宣布将申请科创板IPO;5月6日,中芯国际启动上市辅导,并于相关部门进行辅导备案登记;5月7日,公司与海通证券、中金公司签署科创板上市辅导协议,7月7日中芯国际启动上网申购。

7月16日,中芯国际上市首日开盘股价高达95元,相较27.46元/股的发行价,涨幅达246%。

数据显示,中芯国际A股全天成交额为479.7亿元,占当日整个科创板所有股票成交额的近50%,单只个股成交金额排名A股历史第四位。据统计,在A股历史上仅有2007年中国石油、2015年中国平安和中国中车的单日成交额超过中芯国际。

中芯国际此次募资额达453亿元,全部行使超额配股权后,最高募资额可达532亿元,这不仅远远超出最初计划募资的200亿元,还成为2010年农业银行上市后,A股募资规模最大的IPO。

与华为共命运?

市场的追捧来自中芯国际在半导体领域的领先地位——内地第一家提供14纳米技术节点的晶圆代工企业。在全球范围内,包含中芯国际在内仅有4家晶圆代工企业有技术能力提供14纳米技术节点。数据显示,中芯国际在全球前十大晶圆代工厂排名第五,市场份额为4.5%。

中芯国际由被称为“中国半导体教父”的张汝京在2000年创立。在回国创业前,张汝京任职于美国半导体企业德州仪器,凭借在德州仪器积累的人脉,1997年张汝京回国在中国台湾创办世大半导体,公司的目标便是超过台积电和联电的市场地位。三年后,世大半导体大股东将股权卖给了台积电,同年张汝京转战上海,带领核心团队成立中芯国际。仅经历四年,中芯国际就成功登陆美股和港股,直到2019年中芯国际从美股退市。

中芯国际成立时,股权十分分散。资料显示,中芯国际初始股东共计有16名,包括国资背景的上海实业、北大青鸟,美国的高盛、华登国际,中国台湾的汉鼎亚太,新加坡的祥峰投资,作为大股东的上海实业持股仅12%,张汝京持股不足1%。

中芯国际股权分散是源于张汝京想要避免再次出现世大半导体的类似情况,但这也导致了中芯国际陷入高管内斗。2008年,中芯国际资金出现缺口,黑石、TPG等机构有意入股,最后国资背景的大唐控股入股,成为了持股16.6%的最大股东。

与此同时,台积电起诉中芯国际侵权。这场官司最后以创始人张汝京在2009年被迫离职,台积电获得中芯国际10%股权和2亿美元赔款结束。张汝京离职后,江上舟接任成为中芯国际董事长。但两年后江上舟病逝,中芯国际分成了王宁国和杨士宁为代表的台湾派系和大唐派系。此后,在邱慈云的带领下,两大派系之争逐渐平息,但王宁国和杨士宁相继辞职。

在经历数次股权变更后,截至2019年12月31日,第一大股东大唐香港持股17%,第二大股东鑫芯香港持股15.76%,公司股权仍较为分散,处于无实际控制人的状态。

2016年,中芯国际开启了新一轮高速发展。当年,中芯国际宣布新厂投资计划,在上海和深圳建设12英寸生产线,将天津8英寸生产线产能从4.5万片/月提升至15万片/月。与之相应的是投资性现金流的变化,2017年-2019年分别为-184.65亿元、205.95亿元和135.53亿元,今年一季度则为-124.09亿元。

大幅扩张下,中芯国际的业绩有了明显的提升。根据招股书,2017年-2019年,营业收入分别为213.9亿元、230.17亿元、220.18亿元,归属净利润分别为12.45亿元、7.47亿元、17.94亿元。今年一季度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为64.04亿元和4.37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华为采购海外芯片遭遇重重阻碍。今年1月,中芯国际与华为海思签订了14纳米工艺的订单;今年4月,华为设计、中芯国际代工的麒麟710A芯片面世,目前中芯国际已从台积电手中抢夺了一部分市场订单。

目前,华为海思成为了中芯国际第一大客户。市场调研机构Bernstein Research数据显示,目前中芯国际多达20%的营收来自海思半导体。

7月16日,在台积电二季度业绩说明会上,台积电方面表示,公司未计划在9月14日之后给华为继续供货。若无意外,美国商务部5月15日公布的对华为限制新规将于9月15日正式生效,这意味着,华为海思的代工业务,只有转移到国内供应商才会安全。而这也被视作芯片代工业务逐渐回归国内的一个信号。

台积电宣布即将断供后,在国产后备军中,中芯国际被视为华为最关键的盟友。这对华为来说,也是理想的“过冬”方案,而中芯国际也借此获得了更先进的技术和更稳定的订单来源。

如今两家公司的命运,或许就此被捆绑在一起。

机遇背后的隐忧

毋庸置疑,中芯国际正踩在一个难得的历史机遇上。因为它不仅是一家代工企业,更承载着中国半导体协同发展的重担,以及实现中国芯片自主化的希望。

作为国产芯片的龙头企业,中芯国际与A股快速对接的意义不仅仅在于其本身,更展现出注册制下科创板对高科技企业的支持力度。

张孝荣表示,中芯国际作为芯片产业龙头,对于中国半导体产业乃至科技圈有着重要的战略意义。在产业链需要自主可控的大背景下,中芯国际承载着重大科技创新的希望。

对于当前的形势,张孝荣称,现在正是国产芯片发展的绝佳战略期。中芯国际作为国内芯片代工龙头,具备串联及带动封测、芯片设计等整个产业链的潜力。“根据国家基金规划,投资方向将重点放在刻蚀机、薄膜设备、测试设备和清洗设备等芯片制造及上游设备领域。这些领域,也正是中芯国际的上下游。”

在业内人士看来,存在机遇的同时,中芯国际无疑也面临着挑战。张孝荣称,中芯国际的体量,大约是台积电的1/10,两者相比差距较大。从日本、韩国、中国台湾的芯片产业发展经验来看,“集中资源办大事”是推动芯片产业快速发展的经验。

“短期内顶住盈利压力,长期应咬牙进行投入。”对于中芯国际,张孝荣如是表示。

数据显示,由于先进和成熟工艺生产线的扩产尚未体现规模效应,中芯国际面临较高的折旧压力,且研发投入不断增大,使得公司2018年、2019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负,分别为-6.17亿元和-5.22亿元。中芯国际在公告中也直言,公司存在晶圆代工市场竞争激烈,公司与行业龙头相比技术差距较大、目前市场占有率较低等风险。

抛开明星股的短暂狂欢,中芯国际登陆科创板是一个开始,其所代表的中国半导体产业自主之路仍路途漫漫。

后疫情时代,

品牌如何重启增长?

流量成本不断上涨,

企业如何实现高效触达?

如何以客户为中心创新产品,

与客户构建长期关系?

国产品牌如何突围……

答案就在这里⬇️

 

END 。

制作:任颖文  审校:陈睿雅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