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录 | 注册 |
未完成

曾是年销百亿的“国民神车”,如今准备1元甩卖资产,这家公司发生了什么

2020-09-21 13:09 | 作者: 王玄璇

一汽夏利也曾积极自救,近几年持续不断地变卖资产或进行各项重组工作。但最终还是被迫告别整车业务。

综合编辑|王玄璇

头图来源|一汽官网

谁能想到,巅峰时期年销25万辆、营收近百亿的“国民神车”夏利,会以这样的方式告别历史舞台。

9月17日,天津一汽夏利汽车股份有限公司(*ST夏利,000927.SZ,下称“一汽夏利”)发布《重大资产出售及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报告书》,根据报告内容,如果资产出售和重组顺利完成,一汽夏利将告别整车业务。主营方向将变更为以面向轨道交通产业为主的物资供应链管理及轨道运维技术服务,以及铁路建设等工程物资生产制造及集成服务业务。

公告显示,一汽夏利拟向包括中国铁路物资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铁物股份)等8家企业发行股份,购买其合计持有的中铁物晟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等100%股权,股份发行价格为3.05元/股,不低于定价基准日前20个交易日公司股票交易均价的90%。

接下来,一汽夏利拟向包括铁物股份在内的不超过35名符合条件的特定投资者,非公开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募集配套资金总额不超过16亿元,其中铁物股份拟认购募集配套资金总额不超过4亿元。

此前,一汽夏利曾发布公告称,一汽股份拟将其持有的上市公司6.97亿股股份,占一汽夏利本次交易前总股本的43.73%,无偿划转至铁物股份。

报告书显示,鉴于拟出售资产整体经营状况不佳,经各方协商且参考经国务院国资委评估备案的拟出售资产评估值,一汽夏利拟出售资产的交易价格确定为1元。

交易价格之所以确定为1元,与一汽夏利整车业务停滞以及近年来持续大规模亏损有关。2019年,一汽夏利亏损额高达14.81亿元,汽车生产量为1186辆,同比下滑81.40%;销售量为4023辆,同比下滑93.69%。截至今年3月31日,一汽夏利净资产为-14.86亿元。

一汽夏利也曾积极自救,近几年持续不断地变卖资产或进行各项重组工作。但最终还是被迫告别整车业务。

从龙头老大到变卖资产

作为我国最早的轿车品牌之一,夏利开创了中国消费者真正意义上的家用轿车历史。

1986年9月,以“全散装件”方式引进生产的第一辆夏利下线。

1990年,第一辆三厢夏利下线,售价10万元,成为极少数消费者才能拥有的“奢侈品”,大家都为能买到夏利而自豪。夏利一度成为财富和地位的象征。

一汽夏利统计数据显示,1996年,国内有8成以上出租车为夏利车型;2004年,夏利产量突破100万辆,成为第一个产量过百万的民族轿车品牌;2005年底,夏利成为国内第一个销量突破20万辆的轿车企业;2011年,一汽夏利年销量达25.3万辆,营收99.54亿元,创历史巅峰。

但在那之后,一汽夏利被认为继续“吃老本”,在汽车行业快速发展的十年间,一汽夏利车型几乎未有大改动。难以满足消费者新需求的一汽夏利开始节节败退。

2013年、2014年一汽夏利分别亏损4.8亿元和16.6亿元。2015年以及2016年,公司靠着卖股权的收益实现了盈利,但2017年亏损依然巨大,当年亏损超过16.4亿元。如果按照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计算,2014年至2017年,一汽夏利四年的亏损额分别为17.37亿元、11.82亿元、16.77亿元以及16.66亿元。

面对持续亏损的经营状况,一汽夏利亦艰难求生。

一方面,连续变卖旗下资产。

从2015年至2018年,一汽夏利将其旗下内燃机制造分公司、与动力总成日常生产制造相关部分、一汽华利、一汽丰田等资产相继转出,进而换取资金避免被退市。其中被称为利润奶牛的一汽丰田也被一汽夏利分别以25.6亿元和29.23亿元的价格,分为两次转让给一汽股份。

“变卖家产”也没能阻挡一汽夏利一步步陷入亏损泥潭。官方发布的财报显示,2014年-2018年一汽夏利累计亏损超过75亿元。今年上半年,一汽夏利营业收入为1.001亿元,同比下滑65.25%,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为-2.43亿元。

寄希望于造车新势力却最终失败

在无资产可出后,一汽夏利开始试图布局新能源发起自救,选择与造车新势力合资。

2018年9月,一汽夏利发布公告称:公司将以1元的价格将全资子公司天津一汽华利的100%股权转让给南京知行电动汽车有限公司(拜腾汽车母公司)。在1元获得一汽华利造车资质的同时,拜腾还连带“收购了”华利8亿元债务,以及拖欠员工的5462万元薪资。

2019年9月,一汽夏利宣布以合资的形式,用5亿元资产和一汽夏利的造车资质换取与南京博郡汽车合资公司的19.9%股权,与南京博郡新能源汽车成立新能源合资公司。博郡此举为曲线获得生产资质除了一汽夏利的相关债务(约4.1亿元)将全部转移至合资公司,博郡还要为其出资20.34亿元现金。

但夏利没有想到的是,拜腾与博郡先后陷入停摆困局。

因融资计划未如期完成面临很大的经济压力,拜腾自2020年7月1日起暂停中国内地业务运营,停工停产期间,仅有小部分员工留岗值守,维持公司最基本的职能运转。

烧光84亿元,拜腾却仍未造出量产车。资金流受困的拜腾难以偿还一汽夏利的债务。根据2019年6月24日一汽夏利发布的公告,南京知行并没有依据计划付款,打款时间一拖再拖。

博郡成立于2016年,先后完成6轮融资,但同样深陷资金困局,距离量产遥遥无期。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南京博郡总资产约5.5亿元,净资产为5700万元;2018年营收5700万元,净利润为亏损4.79亿元。对于此时的博郡而言,难以偿还一汽夏利的债务。

行业人士认为,一汽夏利本希望通过造车新势力来盘活资产,输入新鲜血液开展自救,但没想到会发展到这一步。如今一汽夏利无路可走,只能选择告别整车产销。

“随着一汽夏利退出,其对一汽集团整体上市也没什么影响了。但一汽集团问题较为复杂,短期内仍无法实现整体上市。”一位汽车行业人士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表示。目前一汽集团是国有六大汽车集团中唯一未实现集团整体上市的汽车企业,除了一汽夏利外,一汽集团其他版块从去年9月起也进行了系列资产重组,希望为一汽集团整体上市清扫障碍。

而一代国民神车,就这样在历史长河中消失。

参考资料:

曾年销25万台的国民汽车,如今准备1元钱甩卖资产,“退出”市场进入倒计时;每日经济新闻

5年亏损超75亿,新业务「暴雷」,一汽夏利造车大业落幕;未来汽车日报

 

董明珠刘永好陈东升等10+企业领袖亲授

学习穿越周期的实战经验和商业智慧

共同应对生存挑战、打赢关键战役

9月首站——格力、工业富联等你加入!

点击下图或扫描图中二维码报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