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录 | 注册 |
未完成

一个伊利、蒙牛都不敢接的盘,新希望与越秀为何入局竞购?

2020-09-23 16:20 | 作者: 李艳艳,米娜

在伊利退出重组五个月后,市场传出新希望集团与越秀集团将竞购辉山乳业,谁能拿到最后的入场券?一场关于奶源与债务的选择谜题可否就此揭晓?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李艳艳

编辑|米娜

图片来源|新华社

摄影|杨宗友

北纬38°-56°之间,温带季风气候滋润着一块黑土地,这里造就了中国最好的“黄金奶源”地带之一,诞生了飞鹤、完达山等众多驰名中国的奶企。位于辽宁沈阳的辉山乳业也位列其中,但此刻,这家公司的命运却囿于寒冬。

继遭遇浑水“两度”做空、资金链断裂、债务压顶、强制退市、“伊利”入局重组流产等多轮打击后,沉寂近三年的辉山乳业,再度迎来接盘“曙光”。

9月19日晚,有消息称,新希望集团与越秀集团将竞购辉山乳业。接近交易的多位人士对《中国企业家》证实了这一消息的真实性。

只要奶源,不要债务——这是过去两年来辉山乳业前来接洽的各“接盘方”们的美好愿望。但亟待“重生”的辉山乳业可不这么想,在它身后,数量累以千计的大小债权人更不会同意。如今公司股票黯然退市已过去十个月,但因纷繁复杂而又规模庞大的债务所累,辉山乳业“接盘方”几度悬而未决。

据不完全统计,除去伊利,包括蒙牛、菲仕兰、中粮集团等多家企业都曾对辉山乳业有过重组意向,但最终放弃。之前曾有企业收购了辉山旗下的部分奶粉工厂。在众多乳企甚至其他资本争相竞购的背后,辉山乳业旗下持有的上游奶源正成为乳业巨头们竞争的新目标,而这亦是辉山乳业重组受捧的一大“砝码”。

两年多来,利益相关方的多重博弈在辉山乳业——这家曾经名耀东北而又急速陷入债务危机的乳品企业中反复推演,至今未有终局。多位受访业内人士表示,拆分资产或是辉山乳业“重生”的必然之选。最近一位“接盘方”伊利在今年4月宣告退出竞购。五个月后,新希望与越秀拟入局竞购,谁能拿到最后的入场券?一场关于奶源与债务的选择谜题可否就此揭晓?

最新“接盘者”

“辉山出售资产:第一要看谁出的价格高;第二要看谁能拥有盘活辉山资产的能力。”中国农垦乳业联盟经济专家组组长、乳业高级分析师宋亮对《中国企业家》称,相比而言,规模越大的企业,抗风险能力越强,所以新希望的接盘机会可能更大一些。

越秀集团旗下的广州越秀风行食品集团有限公司,全资控股广州风行乳业。在宋亮看来,从竞争角度来说,风行乳业属于扎根广东的区域性乳企,区域竞争激烈。跨区域型乳企的新希望(新乳业)业务盘子更大,市场范围已覆盖华东华南和西南西北的部分区域,接盘胜算相对更大,“这些年来,新希望在品牌打造、渠道建设等方面也比风行更成熟。”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对《中国企业家》表示,越秀跟新希望都有资金实力,但从整个行业匹配度包括政策端、资本端、产业端、渠道端以及消费端五个端口综合去看,新希望会更加契合。“新希望对于整个新鲜奶源的渴求度比较高,对整个辉山全产业链保护也会更好。”

新希望集团为新希望乳业股份有限公司(002946.SZ,简称新乳业)的母公司。据界面新闻消息,作为辉山乳业的潜在投资方,越秀集团和新希望集团已经分别提交了重整计划方案。

在各自的投资方案中,越秀集团以现金20亿元出资持有新公司67%股权 (20亿元注册资本),转股债权人以债权作价9.85亿元出资持有新公司33%股权,新公司持有辉山中国和乳业集团沈阳公司100%股权,进而间接持有辉山乳业集团系列企业其他公司100%股权。

新希望集团则是以现金15亿元出资持有新公司67%股权,剩余约7.39亿元注册资本(33%股权)将根据重整计划规定,由债权人持股平台代表全体转股债权人持有,清偿辉山乳业集团系列企业转股债权人债权,且新公司将根据重整计划规定承接辉山乳业集团系列企业负债。

值得注意的是,在经营性债权上,双方对50万元以上的债权人,给出了最高3年累计20%的偿还方案。关于参与辉山乳业重组的相关计划,截至发稿,新希望集团和越秀集团未予回应。有接近交易的相关人士对《中国企业家》称,不排除辉山有意泄露收购事宜,吸引其他企业一块参与竞标,以便获得价格优势。

这并不是辉山乳业第一次迎来潜在重组方。

2019年8月,伊利股份向辉山乳业提出重组方案。彼时,伊利拟投资15亿元获得新辉山公司67%的股权,并给出详细的偿债方案。但双方最终未谈拢,伊利股份也在2020年4月宣布退出辉山重组。

“辉山此前传出很多‘接盘’消息,但因为辉山资产规模太大,如果整体打包给某一家企业,接盘企业压力过大,后续风险也会很高,所以有必要做拆分。”宋亮对《中国企业家》称。

2019年12月,光明乳业以7.51亿元的成交价格,中标江苏辉山乳业及江苏辉山牧业相关资产。不过,光明乳业在公告中表示仅接盘资产,原江苏辉山乳业及江苏辉山牧业的债权债务等与公司无关。此外,辉山旗下的奶粉工厂也在去年卖给了菲仕兰。

最近三年,伊利、蒙牛、光明、菲仕兰等乳企都曾与辉山乳业进行重组意向接触,但均未有下文。除了乳企,还曾有其他资本也对辉山乳业的资产感兴趣,但最终均告放弃。行业人士预测,辉山乳业拆分资产已成趋势,只是如何拆分一直未有定论。

此次对于辉山乳业的未来经营发展,双方给出了各自的方案。其中,越秀集团方面从上游草料种植、中游原料奶生产、下游生鲜连锁等环节给出了计划,并给出了2020-2025年的投资计划和营收预测;新希望集团则在“升级辉山品牌、提升产品毛利、挖掘婴配粉潜力”等方面提出方案,未给出未来生产经营的投资预测。

“辉山的上游资产中,整体奶源基础都不错,包括下游液奶资产,不排除会做进一步拆分,之后再打包卖给一些中大型企业,关键看怎么拆分。”宋亮对《中国企业家》预测,不管是新希望还是越秀集团,即便某家企业要把如今剩下的辉山资产整体拿下,难度都会很大,“因为要拿下辉山,就要承担辉山的相关债务。”

重组痛点:

债务棘手,“没人敢整体接盘”

多位受访专家对《中国企业家》表示,辉山乳业至今重组未果,原因在于债权方和重组方的博弈陷入僵局。胶着之处在于,重组方希望能轻装上阵,但债权方不会轻易放弃。

辉山乳业曾是我国东北地区区域乳企标杆,辉煌时期曾是东北最大的液态奶企业,产量仅次于光明、三元和伊利。公开信息显示,辉山乳业前身“沈阳乳业”创建于1951年。2008年“三鹿奶粉事件”中,这家乳企也是国内为数不多未检出三聚氰胺的企业。

2009年1月,辽宁辉山控股(集团)成立后,辉山乳业的名字启用。2013年9月27日,辉山乳业成功在港交所主板挂牌上市,上市首日市值近400亿港元。2016年,59岁的董事长杨凯以260亿元身家登上胡润百富榜,排在第66位,成为辽宁省首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