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录 | 注册 |
未完成

芯片储备能撑多久?华为首次回应

2020-09-24 09:54 | 作者: 李薇,刘哲铭

芯片储备了多少?是否会使用高通的芯片?如何看待美国实施的“清洁5G计划”?面对诸多疑问,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一一回应。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刘哲铭

编辑|李薇

头图来源|直播截图

和往日所讲的故事不同,在9月23日华为全联接大会后的采访中,“芯片”“制裁”“美国”等词语代替了“云”“5G”,成为媒体紧追不舍的关键词。 

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也直言不讳。在全联接大会2020一开场,他便表示:“大家都知道,华为现在遭遇很大的困难。持续的打压,给我们的经营带来了很大的压力,求生存是我们的主线。” 

重压面前,华为人依旧保持乐观。面对“存储芯片用完后,华为何去何从?”的提问,郭平坦言:“至于‘地主’家的‘余粮’,对于包含基站在内的to B业务,还是比较充分的;对手机相关储备,为我们还在积极寻找办法,我们也知道有很多美国公司也在积极向美国政府申请。” 

华为消费者业务云服务总裁张平安也表示,虽然在芯片领域会受到一定限制,但华为现在要做的是,在限制的情况下如何继续做好其他方面的创新,包含未来的各种智能终端形态,“我们的研发团队还要思考”。 

在C端业务受阻的情况下,华为B端业务自然备受瞩目。郭平也表达了这样的期待:“我们看到ICT产业正面临巨大的发展机会,政府和企业全面进入数字化和智能化。华为希望能和伙伴一起开创新篇章。” 

在B端,华为正与深圳市一起打造鹏城智能体。“华为将发挥在5G、云、AI、计算等方面的技术优势,助力深圳创建全球数字经济城市样板。我们希望智能体能够从深圳走向全国、走向全球,走向其他各个行业。”华为云与计算BG总裁侯金龙说。话语之间,难掩雄心。 

当日,华为面向政企行业推出了第一代商用笔记本电脑产品HUAWEI MateBook B系列,同样暗示了这种业务发展。该业务线的一名员工说道,华为不仅在C端业务上很出色,在B端同样能把客户服务好。 

无论如何,正如郭平所说,活下来才是今年华为的主线。这位1989年加入华为的老将借用了大仲马的一句话来表态——人类的全部智慧都包含在这两个词中:等待和希望。 

以下为华为全联接2020大会后媒体采访实录,经《中国企业家》整理,有删减: 

问:在美国实施最新禁令之前,华为已经开始储备芯片,这些储备的芯片能够支撑多久?尤其是用于手机和基站的芯片。这些储备芯片用完之后,华为有什么应对计划? 

郭平:美国第三次修改法律制裁确实给我们的生产、运营带来了很大困难,但是具体数据还在评估过程中。 

至于“地主”家的“余粮”,对于包含基站在内的2B业务,还是比较充分的,华为希望把联接、计算、人工智能、行业应用结合起来,为客户创造价值,这方面有巨大的机会。 

至于手机芯片,因为华为每年要消耗几亿支手机的芯片,所以对于手机相关储备,我们还在积极寻找办法,我们也知道有很多美国公司也在积极向美国政府申请。 

日本媒体提到,美国对华为的禁令也导致日本企业损失高达1万亿日元,美国半导体协会和国际半导体协会也对美国政府的禁令做法表示担忧,对美国企业芯片销售构成了极大限制。我们期望美国政府能够重新考虑他们的政策,如果美国政府允许的话,我们仍然愿意购买美国公司的产品。 

问:我们注意到,高通也在向美国政府申请向华为提供芯片的许可证,华为是否会考虑在华为旗舰智能手机中使用高通的芯片?华为是否有计划投资芯片制造工厂或者晶圆厂? 

郭平:高通一直是华为重要的合作伙伴,在过去十几年里面我们一直对高通的芯片有采购。我也注意到,高通说他们在向美国政府申请出口许可,如果他们申请到,我们很乐意使用高通芯片制造手机。华为是有很强的芯片设计能力,我们也乐意帮助可信的供应链增强他们的芯片制造、装备、材料的能力,帮助他们也是帮助我们自己。 

问:在华为等待美国芯片供应商申请许可证的同时,华为内部做了哪些事情来应对当前情况?华为鸿蒙操作系统以及华为移动服务在今后发展会不会放缓?随着美国禁令实施华为手机出货量会下降,华为是否考虑与中国其他手机厂商合作推向市场? 

张平安:现在我们要做的是在限制的情况下如何继续做好其他方面的创新,包含未来的各种智能终端形态,我们的研发团队还要思考。虽然我们在芯片领域会受到一定限制。 

第二,我们仍然可以为7亿用户提供很多创新业务与服务。我们希望能够通过我们的HMS能够把用户服务好,我们也希望通过我们的操作系统能够继续研发,在下一代操作系统有不一样的创新。 

目前的状况更坚定我们构建HMS生态的决心。我们认为生态一直是非常开放的,因为我们所做的所有生态数字服务以及生态平台系统,最终是服务全球用户。我想我们也会跟所有的智能硬件厂家一起,我们来看看怎么更好得创建一个更好的生态平台。 

问:为应对今年的制裁,华为是否有可能进行业务调整,并是否有打算把IoT与云业务优先级设置比华为手机业务优先级设置更高? 

郭平:“915”刚刚过去几天,具体影响我们还在评估,至于您说到具体业务计划,我们现在还没有详细的计划分享给你们。 

问:基于当前情况,华为是否采取一些危机应对方式确保能够生存下去?是否考虑裁员或者是调整? 

郭平:华为目前人、财和业务发展基本平稳,未来一段时间我们公司的人力资源政策是稳定的,我们会继续吸纳最优秀的人才,解决华为问题的关键是“优秀人才”,把沙子变成芯片靠的是什么?靠的是优秀人才。至于具体单个市场会根据需求进行调整。 

问:我们看到之前在全联接大会上有提到过“不投资”等战略,过去一年在美国打压下,看到华为有一些动作,比如哈勃投资、与深圳市建立基金。面对打压,华为会不会考虑将业务通过投资或者是分拆等方式进行剥离? 

郭平:华为的核心业务是聚焦在“联接”和“计算”,由于受到各种打压我们建立了我们的哈勃投资,是对供应链策略投资,华为毕竟是一家公司,我们不是一个产业链,所以会通过投资和华为的技术去帮助产业链成熟和稳定。 

问:我们知道深圳在打造鹏城智能体,华为是深圳一个重要的企业,对于帮助深圳做“智慧城市”有什么经验?华为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 

侯金龙:智慧城市建设与城市治理、企业生产效率、居民生活密切相关,所以非常受到关注。随着联接、计算、AI、云、应用的“5机”协同,将加速行业或企业智能升级,智能升级是企业和行业提升核心竞争力的关键。 

我们在企业智能升级当中也碰到很多问题和挑战,为了解决这些问题我们和深圳市一起实践。我们推出了智能体,它是政企智能升级的参考架构,以云为基础,AI为核心,构建一个开放的、立体感知、全域协同、精确判断、持续进化的智能系统。 

我们与深圳市一起打造鹏城智能体,助力深圳创建全球数字经济城市样板,我们发挥在5G、云、AI、计算等方面的技术优势,来共同打造解决方案。我们希望智能体能够从深圳走向全国、走向全球,从城市走向其他各个行业。 

问:国内提出了“国内国外双循环”策略提振经济,华为接下来准备采取什么策略?国内国外业务是否会有调整?国外哪些市场比较重要? 

郭平:今年的疫情给全球经济都带来了非常重大影响,对华为也不例外。我们这次大会的主题“5机协同”,技术是用来创造价值,面对大规模疫情,应对疫情和疫情后的生产恢复,应该说ICT相关技术是发挥了一个积极作用。 

举例子来说,在疫情过程中保持畅通的联接是救灾的基础,在中国在国外很多主要的区域,华为和华为的合作伙伴负责支撑很多区域的紧急扩容,使得在疫情期间人们能得到更好地联接。 

联接是整个数字经济一个基础,我们相信经过疫情会进一步巩固大家对于联接、对于计算的需求。当然这些技术需要跟各个行业的场景进行深度融合,这也是华为与社会全世界伙伴,面对发展数字经济一个重要的挑战,也是一个重大机遇。

END 。制作:任颖文    审校:陈睿雅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