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录 | 注册 |
未完成

华为的底色

2020-09-24 17:58 | 作者: 刘哲铭,李薇

芯片断供被视为美国对华为的“杀手锏”。但,华为并不仅仅只有消费者业务。在各项业务背后,华为最终的底色是什么?这或许才是剥离表象之外,更为关键的问题。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刘哲铭

编辑|李薇

图片来源|被访者

“脚踏实地。”华为云与计算BG总裁侯金龙接受《中国企业家》专访时用这四个字表明态度,“我们认为今年既有挑战,也有希望。”

这种态度十分华为。尽管面临美国对B、C两端的全面围困,消费者业务、企业业务、运营商业务、云与计算业务四大业务板块均面临巨大压力,华为对外依旧表现出十足的信心。

“求生的欲望使我们振奋起来,寻找自救的道路。我们仍然要坚持自强、开放的道路不变。你要真正强大起来,就要向一切人学习,包括自己的敌人。”信奉市场不相信眼泪的任正非曾说道。自上而下,这成为全华为人的信条。

使命在此,作为一名入职华为24年、在一线炮火中成长起来的先锋大将,侯金龙深知,华为没有退路,只能继续冒着枪林弹雨前行。华为的新布局也随之浮出水面。

2020年7月,侯金龙首次将“共建全场景智慧”公布于众,华为2018年在终端业务上提出的“全场景智慧生活”延展到B端。9月24日,华为全联接2020大会上,他给“全场景智慧”下了一个定义:“全场景智慧是指面向城市、企业和行业等场景,通过5G、云、AI、计算等多种技术与行业知识深度融合创新产生的裂变效应,提升城市综合治理水平,让居民的幸福感更强、企业生产效率更高、行业创造力更强。”

“最终不是说渗透得多远多广多深,而是说,全场景智慧最终能给我们使用者带来什么价值。”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说。在他看来,全场景智慧的价值远不止于技术融合这一个维度。

但对于一家拥有超过19万员工的超级企业而言,布局与理念终究要回归商业与数字。在C端业务和海外业务被迫收紧的特殊时期,华为国内B端业务无疑将是备受瞩目的一年。

在华为全联接2020大会上,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同样表示,华为现在遭遇很大的困难,求生存是其主线。但与此同时,他认为,ICT产业正面临巨大的发展机会,政府和企业全面进入数字化和智能化。

“B端是华为最核心的。”侯金龙这样总结华为的to B业务,“华为首先成功就是在B端,只不过终端名声大了以后,大家都觉得华为是做终端的,实际我们最强的是B端业务。”

1996年,华为开始开拓移动通讯业务,侯金龙以无线GSM产品经理的身份加入华为,他经历了华为移动通讯业务的发展壮大,见证了中国移动通讯产业从无到有的历程。2020年年初,华为组织架构调整,“Cloud&AI产品与服务”部门升级成为第四大BG,即华为云与计算BG,与运营商、企业、消费者三大支柱业务并驾齐驱,侯金龙即掌舵人。

近年来,华为消费者业务一路高歌猛进,不断创造营收神话,因此芯片断供被很多人视为美国对华为的“杀手锏”。但,华为并不仅仅只有消费者业务。在各项业务背后,华为最终的底色是什么?这或许才是剥离表象之外,更为关键的问题。

从量变到质变的B端

如侯金龙所说,华为起家于B端业务。

1987年,任正非在深圳创立华为,通过“农村包围城市”的策略,将小型电话交换机扩张到欧洲大型电信公司还未涉足的偏远地区,赚到了第一桶金。但彼时,通讯设备相关的技术与设备都被西方垄断。

两年后,任正非从华中科技大学请来三位技术人才,正式开启自研之路,并在不久后便推出了众所周知的第一台数字程控电话交换机C&C08。1998年,华为开始在海外开拓市场,推广其交换技术。

一位华为前工程师回忆,在华为仍需证明自己的早期,经常在客户的机房里睡觉,以便实时调试系统。当时,华为的技术与发达国家仍有差距,“我们的客户不信任技术,但他们信任人,因为我们非常努力。”凭借这样的精神,华为的海外业务一步步拓展到西班牙、德国与日本。

一家2万元人民币起家的公司开始指数级成长。2020年7月12日,华为发布2020年上半年经营业绩:上半年销售收入4540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3.1%,净利润率9.2%。

与此同时,华为开始扎根于各类技术,奋力创新。从云到底层算力,从技术芯片到开发平台,从数据库到操作系统,华为均有布局。在最新露面中,任正非再度表态,华为需要创新,找到一个一个的机会点。

侯金龙解释,华为之所以在这个时间点提出“全场景智慧”,并非因业务受阻,而是时机成熟。

“第一是观念转变,第二是技术准备度。我们看到,目前5G已经步入商用阶段,中国目前是全球5G建设最全的国家之一;第二,云计算的成熟让我们的算力、AI能力,能像用水或用电一样,触手可及。”侯金龙说。